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六百三十五章 幕后黑手!

第六百三十五章 幕后黑手!

  莺莺倒不是故意地想要表现什么,她也能听出来安律师这话里调侃的意味居多,但有些事儿,男人可以调侃,但她却不能不认真。

  虽说莺莺也清楚自家的老板,眼界高,寻常女人看不上,也不会跟着老道或者安律师去那种地方逍遥。

  但《女仆的自我修养》里有专门对男人秉性的介绍,

  哪怕嘴上说得多么多么正直,看起来多么多么克制,

  但事到临头,把持不住,也是人之常情。

  可能出个差一个人在酒店就去那啥了,

  可能出去买个菜就去那啥了,

  前阵子莺莺还看过一个新闻,一个男的和女朋友以及一帮朋友吃烧烤,他去上厕所,居然也去旁边站街的那边找了个女人那啥,正好碰到警方扫黄。

  莺莺不反对自家老板去那啥,但嫡母大妇风范她得有。

  安律师摇摇头,

  心里感慨着封建余毒害人不浅啊,

  同时又一万个嫉妒的小火山在疯狂地喷发!

  晚饭因为翠花儿不在了,自然没有酸菜,点的是外卖,安律师炫耀献宝似的给了冯四一瓶彼岸花口服液,大家吃得简单,却也有滋有味。

  等饭毕之后,

  冯四点了三根香,

  又默默地在自己掌心位置写写画画许久,

  随后才站起身,

  微笑道:

  “找到了。”

  具体怎么找的,周泽不清楚,但想来阴司有自己的办法。

  阳间这些年外界绰号的“天网”系统开始逐渐地普及,

  但阴司那边却更为细腻,人总是要死的,只要死了进了地狱,在阴司就有档案,再加上那么多双眼睛存在;

  哪怕如今阳间的鬼差基层已经腐化堕落得一塌糊涂,但终究是百足之虫死而不僵,拿起鞭子鞭挞几下,还是能有些作为的。

  大家伙拾掇拾掇东西,

  该打包的打包,

  该丢掉的丢掉,

  然后,

  报仇去。

  ………………

  拉市海现在游人很少,倒不是因为旅游淡季的原因,而是因为最近这里在做环境整治,叫停了附近的很多旅游项目,自然而然地,特意往这里跑的游客就很少了。

  车子开到附近后,里头的山路就不是很好走了,好在停车的农家乐旁边有一个马场,安律师去里头和老板谈了价格,让马场老板答应把马匹给牵了出来。

  倒不用策马狂奔,事实上养马的人也不敢你策马狂奔。

  安律师、冯四儿以及许清朗骑着马,前头各有一个养马人牵着马领着马走。

  周泽则是和莺莺坐在马车上,路有点颠簸,做马车倒不如骑马来得舒服,但靠在莺莺身上,倒也挺惬意得很。

  莺莺身上确实散发着寒气,但身子却不是硬梆梆的,反而很柔软,没有丝毫香水或者护肤品的残余气息,显得很纯净。

  操控马车的车夫是马场的老板,见周泽他们在抽烟,自己也点了根烟,这阵子生意不好,这次拉客也是看在安律师钱给的爽快才做的,否则被发现了得要罚款的。

  哪怕如此,他也是不得不亲自带头出来,如果遇到什么事儿,自己还能靠面子说说一二。

  当地人自然懂得“金山银山”的道理,

  哪怕近期收入受挫,但为了“细水长流”,也能看得开。

  车夫吐出一口烟圈,笑着指了指前面牵马的三个养马人,应该是他的员工,对着周泽和莺莺笑道:

  “古城里的木王府去过么?”

  周泽没回答,事实上,似乎还真没来得及去。

  “我姓杨,在丽江,杨这个姓氏,以前是木王爷的家奴赐姓,是木王爷家里的奴才。

  嘿嘿,

  瞧见我那几个员工了么?

  知道他们姓啥?

  姓木!

  木王爷的后代在给他奴才们的后代打工哩。”

  老板似乎很感激这种“翻身农奴把歌唱”的故事,估摸着经常对游客炫耀。

  老实说,

  木王府在丽江纳西族这块区域,确实是当了六百年的“土皇帝”,从元朝开始一直历经明清和民国。

  也就是雍正年间那会儿善于处理少数民族问题的清廷玩了出“改土归流”,

  算是削弱了木王爷的势力,但木家的富贵也是一直持续到了民国。

  然后,

  木王爷遇到了社主铁拳的打击,

  据说当初整个木王府都被清空,让附近没有恒产没有屋子的贫民住了进去,至于木王府的财产,也被充公分给当地贫民。

  虽说这只是历史浪潮里的一个小插曲,

  但这时候听起来,

  还真有一种“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的唏嘘感慨。

  走得比较慢,

  大概在快十点钟时,领路的冯四才举起手。

  安律师又给了一笔钱,并且让他们在这里等自己,等带自己等人下去后还有酬劳。

  老板也是应承了下来,答应等到第二天早上,随即,就带着昔日的“主子”员工到附近找山洞或者搭帐篷去了。

  早些年,当地人进山打猎,打熊,打狼,那是常有的事儿,哪怕是火铳这种东西,很多人家家里也藏了不少,当初政府要收缴,也没几个人真的那般老实就都交上去,搁家里也算是留个纪念。

  所以,山里露营这种事儿,对他们来说,也不算什么辛苦为难。

  众人聚集在了一起,又在冯四儿的带领下往前走了几公里路,才在一处山坳处停了下来。

  斜前方的山坡上,有一个土屋,那里应该住着一户人家。

  安律师有些失望地叹了口气,道:“一看就很穷啊,原以为打个草谷还能转笔快外回来,现在感觉连车马费都赚不回来。”

  当然,这只是开开玩笑。

  山坡上,一户人独居,倒真是有一种“世外高人”的感觉。

  “要不要分几路包抄?”安律师看向冯四。

  “一起上去吧,他不会跑的,他家里很多人。”冯四儿说到这里,很平静地继续解释道:“他儿子摔断了腿,瘫痪了,他女儿是个智障。

  下面还有四个孙子辈的,都有疾病,生活不能自理,他又能跑哪里去?”

  “这么悲惨?”周泽有些意外,但随即马上道:“既然活得这么悲惨,我们就赶紧帮他解脱了吧。”

  对想要自己命且算计自己的人,周老板可不会有什么妇人之仁。

  至于那位如果死了,他的家人怎么办,

  抱歉,

  周泽一点都不想管。

  “这是?”安律师则是听出了其他的意味,因为这家伙实在是太倒霉了,“强行待在一起是么?”

  冯四点点头,

  “他死后,当了鬼差,领了差事后,却和自己家人住在一起,甚至还主动帮助自己家里人改善生活,治病。

  一开始倒是和和美美,

  但慢慢地,

  先是父母横死,然后儿女出意外,随后更是连四个孙子辈的也都遭受厄运。

  说白了,

  我们这种人,哪怕占据着一个活人的身体在阳间活动,却终究不属于阳间人,强行和自己有关联的人生活在一起,只会给他们带来在厄运。

  玄修倒是还好些,自己有自己的办法化解,但对于普通人来说,靠得越近反而越容易引起反噬。”

  周泽听了有些默然,

  莺莺则是有些欣喜,

  因为这样一来,老板的原配就再也回不来了!

  周泽倒是没第一时间想到林医生,

  他想到的是老道,

  许清朗是个玄修,他和鬼差僵尸住在一起倒是没什么,

  但老道只是一个半吊子神棍,除了摸裤裆半点真本事没有,

  在书店里住了快两年了,

  却依旧精神奕奕地可以去安慰大妹子,

  啧,

  命可真硬。

  等到众人开始往山坡上走时,

  远远地就看见在土屋前面的空地上,

  坐着一个老农模样的人。

  在老农身边,

  还有十多只鸡在走来走去。

  “真正的土鸡跑山鸡,不吃饲料的。”

  老许在旁边感慨着。

  拿这些鸡熬汤,出来的滋味自然是不同。

  等到众人再靠近之后,

  那个一直坐在那里编织着竹筐的老农默默地站了起来,

  略显拘束和腼腆,

  但开口直接喊道:

  “你们来啦!”

  声音洪亮,且在山谷中不停地回响。

  “哎~~~我们来啦!嘿,咚咚猜!”

  安律师喊了回去。

  周泽有些意外,看向身边的冯四儿,“真的是他?”

  其实从老农之前的反应来看,已经确认是他了,他也相当于承认了。

  但眼前这个人的形象,和周泽所想象出的那位算计自己且直接杀死鬼差灭口的幕后黑手,出入真的很大。

  “嗯。”冯四点点头,“他叫木承恩,在这里,当了六十年的鬼差。”

  六十年的鬼差!

  周泽缓缓点头,

  修炼一甲子,穿山甲都能成精了,何况是一个鬼差。

  “小的给巡检大人,给捕头大人请安!”

  老农直接跪了下来,

  姿态很足,

  同时抬起头,

  一脸诚恳地道:

  “一人做事一人当,大人们既然来了这里,自然是小的来招待。

  小的也手痒,想和大人们过过手,反正横竖一个死,小的也明白,大人们不会放过小的。

  唯有一件事儿,

  屋子里有小人的家人若干,都是苦命人,还请大人们发落完小的后,不要为难他们,家人瘫病在床,也担心脏了大人们的鼻子。”

  说完,

  老农又直挺挺地站起身,

  原本的“奴才请安”的姿态荡然无存,

  只剩下一种仿佛和周围山崖融为一体的磅礴气势!

  “莺莺,老安!”

  周泽喊道。

  “老板?”

  “在的,老板!”

  “去把他家里人抓起来,待会儿我扁他时,

  这老菜帮子只要敢还手,就给我折磨他的家人,让他们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老农。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