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六百三十八章 嗨到爆!

第六百三十八章 嗨到爆!

  周泽一直不是很清楚,在阴司,有没有官身,区别到底在哪里?

  但至少在表现形式上,

  周泽可以很清晰地看出来,

  冯四儿所展现出的实力和风采,

  比安律师要牛太多太。

  不过,周老板也有些意外,自己也晋升捕头了,安律师只是说等过段时间可以看看阴司会给自己安排什么奖励,甚至可能是泰山府君留下的奖励,毕竟自己所拿的是泰山府君的“原始证件”。

  这有点像是当初国民政府开始办理国民身份证时,常凯申的身份证号码是000001一样。

  安律师还不知道自己已经被老板心中被冯四儿完全覆盖了风头,

  不过冯四确实彪悍,

  女人的身子挥舞起皮鞭来,也依旧是风采满满。

  “啪!”

  木承恩被抽中了膝盖,跪了下来。

  “啪!”

  木承恩的双手被皮鞭直接裹住。

  冯四儿掌心下压,

  木承恩的双手也被反扣在身后。

  只是,当许清朗向前走准备给木承恩施加符纸封印时,

  木承恩忽然张开嘴,

  一团黑烟直接从其嘴里喷吐了出来,

  速度非常之快!

  冯四目光一凝,却也来不及出手阻止,更不可能收起自己的皮鞭,否则一旦释放木承恩的手脚,眼下和其距离这般近的许清朗将会更加危险。

  这团黑雾直接喷吐到了许清朗的脸上,

  这是打算直接夺命,

  死也要拉一个垫背的!

  然而,黑雾过去之后,许清朗却没有丝毫地停顿,直接上前。

  三章符纸,

  一张贴在了木承恩的额前,

  一张贴在其胸口,

  一张贴在其后背位置,

  同时手中的铜钱剑更是刺入木承恩身前,

  猛地一转!

  铜钱剑上的铜钱当即散落开去,直接覆盖在了木承恩的身上。

  虽然身体还在不停地晃动,

  但木承恩眼下是动弹不了了。

  周泽马上上前,迎上封印结束正在后退的许清朗。

  “怎么样了?”

  周泽问道。

  许清朗摇摇头,没说什么。

  周泽伸手抓住了许清朗的脸,强行把他的头抬起来,

  却发现许清朗的整张脸上都是蛇鳞,

  看来之前的黑雾杀机都是靠这蛇鳞给化解掉了。

  只是这脸上的蛇鳞已经在腐烂和脱落,

  许清朗摇了摇头,

  蛇鳞褪去,

  原本白皙的脸居然出现了一块大面积的黑斑,

  像是严重晒伤。

  “额…………”周泽有些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原本手拿把攥的事儿,居然也出了意外。

  好在,

  许清朗并没有傻乎乎地问:“我变丑了么?”

  而是浑然不当一回事儿,默默地准备新的一轮阵法准备完全把木承恩给压制住,不给他喘息和反抗的机会。

  这倒让周泽有些不好意思了,之前他一直在旁观,没出手,若是他出手的话,可能老许也不会破相,随即道:

  “老许啊,回去买些好一点的美容护肤品,好好保养一下,还是能回去的,实在不行,我带你去美容医院,做个整容,放心,走公帐。”

  许清朗无所谓地白了周泽一眼,

  很平静地道:

  “蛇会蜕皮。”

  周泽被噎了一下,

  这句话的意思是,

  他不需要什么化妆品护肤品,也不用去什么整容,不就是皮肤黑一点,过阵子蜕几次皮之后,就能回去了。

  怪不得老许自己都不把这个当一回事儿。

  “行吧,没事儿就好。”

  周泽转身,走到了木承恩面前,木承恩现在只能用眼神恶狠狠地盯着周泽,连嘴都张不开了。

  在木承恩面前蹲了下来,

  周泽也在打量着他,

  僵尸在这个世界上是很罕见的物种,

  而有灵魂的僵尸,

  则是罕见中的罕见,

  比大熊猫的数目都稀缺多了。

  二人想见,倒是没有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的感觉,一开始,是木承恩算计自己,现在则是自己把木承恩给强行镇压下来了。

  “可以揭开一张符纸。”

  许清朗在旁边又布置好了一个镇压的法阵对周泽提醒道。

  周泽点点头,伸手揭开了木承恩额头上的符纸。

  木承恩当即张开嘴,

  却又在此时身体一颤,

  想要再吐出黑雾的他被硬生生地憋了回去。

  “说吧,为什么要算计我?”

  周泽问道。

  以前看谍战片,倒是经常可以看见审讯用刑的画面,但周老板不会这个,同时,对人的刑罚用在僵尸身上,效果也不大。

  “呵呵。”

  木承恩咧嘴,

  开始笑了起来。

  很显然,

  他不打算坦白。

  他是僵尸,他的特殊性,哪怕是搜魂,也注定是一件极为麻烦的事儿。

  反正横竖一死,

  死前为什么要便宜了别人帮人解惑?

  这让周泽有些头疼,

  不过也不是没有其他办法,

  比如木承恩的家人。

  周老板不是什么善男信女,如果用木承恩家人可以逼迫其就范的话,周泽会毫不犹豫地这样做。

  …………

  “什么,都是半尸了?”

  此时,站在土屋卧室门口的周泽脸色很是难看。

  正如之前安律师很是纠结到底该怎么完成自家老板吩咐的任务一样,

  周泽也是有些措手不及,

  木承恩的家人都被他炼制成了半尸,

  很显然,他是想让他们也变成僵尸的。

  那么自己该怎么威胁?

  把他们杀了,彻底终结了,对于木承恩和他的家人来说,反而是一种解脱。

  把他们变成僵尸,正好随了木承恩的心愿。

  “老板,这里还有一幅画。”

  莺莺提醒周泽向上看。

  周泽转过身,

  向上看去。

  那幅图,

  收入眼中。

  第一反应,

  周泽马上就认出了那位坐在白骨王座上的男人肯定是赢勾无疑,

  这几乎成了那货标准出场画面了。

  历代看门狗肯定清楚,包括当初在蜡像馆里周泽也见过相似的作品。

  只是,

  画中的铁憨憨很生气啊,

  而那个坐在白骨王座下方正矜持地饮酒的那货,

  又是谁?

  本能的,

  周泽觉得这可能是铁憨憨的一部黑历史,再仔细看了一下那个饮酒男子在画面中的装束衣着,应该不是很古代的时候,具体的细节周泽不了解,但可能也就几百年前的事儿吧。

  也就是说,

  在几百年前,

  铁憨憨曾被人算计过?

  否则画中的他为何会这般愤怒?

  那又是被谁算计?

  这数千年来,无数次的轮回,铁憨憨都是躲藏在人的灵魂深处慢慢地恢复力量,同时躲避自己仇家的感应。

  周泽心里忽然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至于画面中的情景到底是不是真的,

  周泽觉得大概率真的可能性比较大,

  一个能见识过赢勾“本尊”的人,会无聊到在几百年前画一幅画来自我吹捧?

  虽说赢勾根本就没提过这件事儿,

  但以周泽对铁憨憨的了解,

  铁憨憨宁愿自己去死,也不会去自爆自己的黑历史。

  这货纯粹是死要面子的典型。

  不过,眼下倒是有趣了。

  先是木承恩的家里挂着这一幅古画,

  木承恩又是和自己一样,是有灵魂的僵尸。

  呵呵,

  木承恩应该不是画中人,一是年代对不上,二是能够算计成赢勾在赢勾面前饮酒挑衅对方的存在,就被一个阴司巡检直接拿皮鞭抽趴下了?

  不过,至少可以确定一件事,这木承恩,肯定和赢勾甚至是和自己,有一定的联系,而这,很可能就是他发现自己后就马上算计自己的原因。

  …………

  “怎么搞?老子搞过刑讯,但从没搞过僵尸啊。”

  安律师此时正和冯四嚷嚷着。

  很显然,

  大家都想从木承恩嘴里弄出些讯息,冯四直接说这是安律师以前的专长。

  他会幻术,心和手都狠,当初阴司里很多亡魂都是经由他的手撬开的“嘴”。

  “这他娘的,还是得等老板过来,他如果没办法别人也就没办法了,这僵尸的灵魂和普通人的灵魂不同,想从其肉身上分割出来都很困难,至于对肉身用刑,老子还得准备金刚钻是吧?

  老板呢?

  老板还没出来?

  他有经验,他自己是僵尸,又天天搞僵尸…………

  哟,

  老板您出来啦,冯四儿刚还在说他想你嘞。”

  周泽没理会安律师,

  而是再次在木承恩面前蹲了下来。

  “看见我家人了?”

  木承恩开口道。

  周泽点了点头。

  “答应我一件事,我就把你想知道的,告诉你。”

  周泽毫不犹豫,

  摇了摇头。

  木承恩身体一颤,呼吸也变得急促了许多。

  见他这个样子,

  周泽笑了,

  “少知道一件秘密,又不会死,我照样过我的日子,至于你的家人,我没看错的话,你应该是不想让他们变成普通的没有神智的僵尸,想让他们具备自我思维。

  又想拥有僵尸的寿元,又想拥有高级僵尸的灵智,但他们年份太低,你办不到,只能这样强行续命等待着。”

  木承恩身体不停地颤抖。

  “行吧,我知道了,等会儿我做点手脚,让他们直接尸变,且放他们下山去嗨。

  杀杀人,吸吸血,

  被你弄得躺那儿不知道多少年,也该出来活动活动筋骨了。

  然后我就让人抬着你,

  让你亲眼看着你的儿女孙子辈们是如何嗨的,

  嗨到老天爷降下雷罚,

  让你再眼睁睁地看着他们,

  嗨到爆!”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