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六百四十章 男孩纸,女孩纸

第六百四十章 男孩纸,女孩纸

  周泽一只手猛地抓住了莺莺的脖子,

  同时张嘴作势就要咬上去!

  莺莺抿着嘴唇,闭上了眼睛,表情上,没有丝毫地畏惧,只有一种坦然。

  这种坦然,不带丝毫杂质,也没有任何的其他心思,对于自家老板的任何要求,莺莺向来都是无条件服从,不打任何的折扣。

  整个事情发展到现在,速度之快,让在场的其他人都有些始料未及,哪怕是书屋里的许清朗和安律师,也都根本来不及做出反应。

  实在是莺莺太主动了,根本就不给他们任何思考的时间。

  獠牙,

  在莺莺白皙的脖颈边停了下来,

  只是在边缘位置,

  轻轻地蹭了一下,

  连皮肤都没破开。

  周泽赤红色的眸子,

  死死地盯着面前的这张俏脸,

  鼻尖,还带着她身上的体香。

  “老板,我先把竹床设计做好,否则万一到时候你要烧我,找不到竹子怎么办啊。”

  “老板,我的房子数目马上要超过许娘娘了,而且我的都是大别墅哦!”

  “老板,你如果还没饱的话,就吃了我吧!”

  “对不起,老板,人家下面是冰的。”

  “老板,嘤嘤嘤!”

  这些声音,

  这些画面,

  开始不停地在周泽脑海中浮现和回荡,

  硬生生地止住了周泽接下来的动作。

  周泽一把推开了被自己抓着的莺莺,

  而后双手死死地抱着自己的头,

  发出了一声又一声的怒吼。

  “老板?”

  莺莺有些着急,她能看出来自家老板现在很痛苦。

  许清朗这时才反应过来,马上上前,伸手拽住了莺莺,提醒道:

  “他在尝试控制自己,不能再给他刺激了。”

  说着,许清朗左手出现了一张符纸,铜钱剑也露了出来,这是准备万一事情有变,直接把周泽制服住。

  虽说,

  他也不清楚自己的道法到底能不能制服住周泽。

  但他更明白,

  这时候周泽处于意识模糊的状态,

  万一真的让周泽吃了莺莺,

  等周泽清醒过来后,将会何等的痛苦和后悔。

  无论是出于朋友角度还是书店员工角度,许清朗都别无选择,只能站出来阻止。

  安律师的左手白骨露出,但他没敢用自己擅长制造幻境的能力去对自家老板做什么,他害怕适得其反。

  万一真把老板刺激得炸毛了,

  可能不光是莺莺,

  连带着在场的大家都有危险。

  虽说冯四儿刚刚拿皮鞭直接把木承恩那头僵尸给抽趴下了,

  但安律师并不认为他能依葫芦画瓢同样极为轻松地制服住自家老板。

  只有冯四儿,是众人之中最淡定的一个,站在那里,宛若一个局外人。

  “吼!”

  “吼!”

  “吼!”

  周泽跪在地上,

  仰起头,

  双手死死地握紧,

  不停地捶打着地面,

  直接把下方的沙石冻土,砸出了一个个深坑。

  渐渐的,

  他身上的符文开始慢慢消退,

  脸上的狰狞也在逐渐地微弱,

  连带着眼里的赤红色也缓缓地恢复正常。

  “呼…………”

  安律师和许清朗长舒一口气,

  这是,

  控制住了。

  当周泽嘴角的两颗狰狞獠牙也隐去之后,

  周泽身子一阵摇晃,

  很是勉强地才保持了平衡没有摔倒,

  但依旧用手抓着自己的脑袋,

  头痛欲裂!

  很久很久,

  没有这种感觉了,

  像是宿醉之后那样。

  好在,并没有伴随着脱力和疲惫感,反而精神满满,全身上下,都充斥着旺盛的精力;

  仿佛每个细胞都在催促着自己去发泄,去发泄,去发泄!

  周泽咬着牙,

  手撑着地面站了起来,

  再扫了一眼身边的众人,

  见他们都在紧张地看着自己,

  周泽有些疑惑道:

  “怎么了?”

  ………………

  土屋里六具半尸被许清朗用符纸焚化,算是了结了他们的痛苦,周老板最后也没刺激他们尸变让他们去浪然后欣赏那绚烂的自然“花火”。

  木承恩已经死了,被自己硬生生地吸食死了,

  此时再对他的亲人做什么,

  也没丝毫的意义。

  毕竟,

  木承恩连灵魂都消散了,想让他“含冤九泉”或者“死不瞑目”,也缺少实际操作的土壤了。

  周泽自认为不是什么好人,

  却也不是变态的虐待狂。

  土屋里的那幅画,周泽示意安律师取了下来,保存好,这是打算带回书屋去的,毕竟里面有关于赢勾的讯息。

  其实,

  这幅画的价值,并不大,也没有什么其他的玄奥。

  或许,

  周泽收藏它的最大目的,

  是准备以后等赢勾醒来:

  “你被算计过!”

  “没有,滚!”

  “你当时还很生气!”

  “没有,滚!”

  然后,

  拿出这幅画当证据,

  嘿嘿。

  处理完这些事情,众人往回走,找到了马场那帮人,坐上他们的马下山。

  周泽还是和莺莺坐在马车里,

  莺莺手里拿着一些野果子,有些酸,皮也有点厚,莺莺就用嘴把果皮给咬开,再把果肉送到老板嘴里。

  酸是真的酸,但酸味之中也带着一股子甜味,再加上这里的果子都是纯野生的,尝个鲜也确实不错。

  周泽偶尔会特意侧过头,看着坐在自己身边伺候着自己的莺莺。

  其实,

  之前发生的一切,

  他都清楚,

  也都记得,

  因为当时他是清醒着的,

  并没有人在控制自己,

  而是自己无法控制自己内心的渴望和冲动。

  之所以来那么一句“怎么了?”,

  也只是为了避免尴尬而已。

  周泽心里也有些后怕,如果之前自己没能在最后关头清醒,没能控制住自己的话,真要是把莺莺给吃了,现在的自己,

  会是何种感受?

  估计会发疯吧,

  不,

  是肯定会疯的吧。

  不过,周泽也有些迷茫,为什么会出现这种事?

  之前的感觉,仿佛自己又回到了当初面对青衣娘娘的杀机时那般,

  很纯粹地召唤出了那股力量,

  且自己似乎又无法控制住这股力量出现时所伴随着的负面情绪了。

  是因为自己吞了木承恩的原因,导致这股力量超出自己的控制能力范围了?

  又或者,

  是其他的原因?

  “老板,吃。”

  莺莺把果肉送到周泽嘴边。

  周泽张开嘴,咬住了。

  “老板,好吃么?”

  “酸呢。”

  一边,

  骑着马的安律师有些嫌弃地看了眼周泽,马上大呼:

  “艾呀妈呀,这狗虐得,受不了了,受不了了啊!

  驾!”

  原本牵马走的人被带开,

  安律师直接策马加速,一个人冲向了前面。

  显然,他是个马术高手,也是,两世为人的安律师,都不缺钱财,也都是公子哥的身份,马术好,也不算是什么让人意外的事儿。

  冯四这边也是一样,直接策马而去,追向了前面的安律师。

  马场老板和伙计们则是大惊,

  这里可是山道,

  万一坠马到时候算是谁的责任?

  他们做这一行生意的,最怕遇到这种情况。每年在力量,类似这样的纠纷,数不胜数。

  而前方,

  隐约传来安律师的引吭高歌:

  “让我们红尘作伴,活得潇潇洒洒,策马奔腾,共享人世繁华…………”

  莺莺看了眼前面已经几乎看不见人影的安律师和冯四两个人,又看向了自家老板:

  “老板,你要骑么?”

  周泽摇摇头,

  他是知道安律师是故意的,

  因为木承恩死了,

  冯四儿也马上要回地狱去交差了,

  安律师有些话想单独和冯四说。

  周泽伸手,搂过莺莺的肩膀。

  莺莺依偎在了周泽的胸口,很是柔顺。

  其实这个动作,很有讲究,很多女生看电视剧里女主依偎在男主怀里时,画面感很美。

  但自己又没经验,所以往男友怀里靠或者坐的时候,是结结实实坐或者靠上去的,往往男方的感觉,会很痛苦。

  不过,莺莺不存在这个问题,她总是能找到能让周泽最舒服最满意的姿势。

  “莺莺啊。”

  “嗯,老板。”

  “如果哪天我不在了,你也得给我好好地活着。”

  “老板?”

  莺莺嘟着嘴,

  你死了,

  我还活着干嘛?

  这么肉麻的话莺莺没有说出口,但她确实是这样想的。

  一个曾承受过两百年被掩埋在棺材里孤寂历程的少女,

  在被周泽驯服之后,自然而然地迷恋上了这种依赖的感觉。

  “你想啊,我还没有孩子。”

  “啊?老板,你想生宝宝了?”

  “不是,万一我死了,逢年过节,连个烧纸的人,都没有,这得多可怜?”

  “不可怜啊,老板你不管账,所以你不懂。

  你已经存下了好多冥钞了唉,哪怕是死了,在下面也是大款了呢,可以包养好多个女鬼。”

  “额……”

  思考了一会儿,

  周泽继续忽悠道:

  “但没有后代给我供奉,在下面会给人瞧不起的。”

  “这样的吗?”

  “所以,如果我死了,你不能死,你找个安静的地方,领养一个孩子,让他跟我姓吧,养着她长大……

  监督着她逢年过节,一定不能忘了给我供奉,

  一直监督到她老死,

  然后你如果还不想活,就不活了吧。”

  “好的,老板。”

  莺莺答应了。

  旁边骑马跟在后面的许清朗听了这番对话,有些好笑。

  他自然知道周泽的用意是什么,他也清楚莺莺晓得自家老板的用意是什么。

  不过,

  这倒是让许清朗心里有些怅然,

  领养一个孩子,

  啧,

  似乎还不错啊?

  那么,

  领养一个女孩子?

  还是,

  男孩子?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