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六百四十二章 美好

第六百四十二章 美好

  眼熟?

  确实眼熟,

  在这张符纸飘出来的刹那,

  在场的所有人,

  其实都认出来了。

  这不正是老道嘴里一次次说的“这是俺最后一张祖传符纸”号符纸嘛!

  周泽从安律师手里接过了这张符,

  确实,

  一模一样,

  老道的符纸在小猴子的背包里常年备用一大沓,厚厚的一叠。

  就是书店里的其他人,也能偶尔从老道那里蹭一些符纸过来用用。

  这符纸攻击力不强,但往往能够发挥出一些奇特的效果。

  尤其是在裆部焐热之后再佐以两根黑毛时,效果最佳。

  这就是泰山府君给我留的东西?

  周泽已经不是生气了,这压根气不起来,明明是自家书店里烂大街的东西,居然被泰山府君当宝贝一样放在这里,留给以后拿了自己传承的那位升了捕头时当作奖励。

  府君大人,

  您就不觉得磕碜么?

  若是没遇到老道,说不定周泽真可能把这符纸当宝贝一样供奉起来,

  然后等危急时刻拿出来用时被坑得不要不要的。

  “呵呵。”

  安律师干笑了两声,

  为了缓解这尴尬的氛围,

  拍拍手,

  道:

  “那啥,咱吃早餐吧。”

  不管怎么样,失望归失望,但饭还是要吃的。

  大家下楼,在酒店餐厅里用早餐。

  安律师坐在那儿要了份面条,加了一泼油辣子,吃得倒是爽利,但眼睛里,明显藏着心事儿。

  不是第一次了,

  真的不是第一次了。

  妈的,

  先是自己之前做的梦,

  再是明显受过搬山猿福泽的小猴子对老道那般的亲厚,

  现在连符纸都弄出来了!

  安律师大口咀嚼着面条,

  心里忽然有了一种老子是不是拜错码头的感觉?

  天选之子,似乎不是老板啊,那鬼差证虽然在周泽手上,但那只是一个证啊。

  俗话说,良禽择木而栖不是?

  但安律师想了想,

  哪怕老道真的和泰山府君有很深的关系,

  但难不成要自己改换口味为了拍马屁,每天都去街面上的低档足疗店或者站街的那边陪他去安慰大妹子去?

  这也太委屈自己了吧。

  再者,

  最后一代泰山府君是一个被地藏王菩萨给忽悠瘸了的货,

  亡国之君,

  和赢勾比起来,差距还是很大的。

  嗯,

  还是跟咸鱼比较有前途,

  生活也比较愉快,

  至少不用勉强自己。

  许清朗则是就着豆浆吃着油条,吃得很慢条斯理,不过他也在想着心思。

  虽说大家很默契地没有把这件事搬到台面上来说,

  但每个人心里都有着自己的思量。

  老道,

  很可能和泰山府君脱不了干系。

  也难怪了,

  明明这么会趟雷,

  却能一口气活到七十多,

  其余的人,只要和他待在一起,就使劲地倒霉。

  许清朗又咬了一口油条,

  又喝了一口豆浆,

  算了,

  不想了。

  莺莺坐在周泽旁边帮周泽剥鸡蛋,她不吃,但喜欢伺候周泽吃饭。

  周泽不说话,她也不说话。

  整顿早餐,周泽是吃得最轻松自在的,公家的便宜没占到,有点遗憾,但还不至于以头抢地,日子,还得照样过下去的不是?

  周泽看得开。

  至于老道的事儿,他其实无所谓,细数下来,自家书店就没一个正常人,他这个当老板的,都有些习惯了。

  因为今儿个的飞机航班票不够了,要回就大家一起回,所以干脆买了明天下午的机票。

  大家伙商量着也趁着这个机会出去逛逛,

  弥补一下因为木承恩的事情所造成的疲惫波折,毕竟一番折腾,也确实需要一点休闲和放松。

  安律师开着车去酒吧了,他身体养大好了,正是张弓搭箭时,片刻都忍耐不下了。

  再加上这阵子,别人都可以睡觉,就他一直不能睡,积攒下来的负面情绪和压力,也需要释放一下。

  搁以前,

  他还真是靠这种方法来缓解无法睡眠所带来的抑郁和压力的。

  许清朗则是一个人逛古城,打算走走看看,前天是晚上到的,只是晚上转悠了一会儿就碰到了骷髅骑士的事儿,逛得很不尽兴。

  周泽想了想,他们都出去了,自己又没有理由让莺莺陪着自个儿闷在屋子里。

  他也有心想要带自家女仆一起出去玩一玩,毕竟莺莺自打跟了自己后,要么就是在书店里做事,要么就是陪着自己东北西跑忙活,自己也很少带她出来纯粹地玩耍,选择了一下,周泽就带着莺莺打车去了当地的丽江千古情景区。

  “千古情”是一个以舞台表演为主打的古风游乐场,比较有名的分别是杭州宋城千古情,三亚千古情九寨千古情以及这里的丽江千古情。

  一进入丽江,就可以看见它那铺天盖地的广告宣传。

  老谋子也曾在丽江导过“印象丽江”节目,

  但那个在山上,周泽懒得再折腾上山了,所以没选择去那里。

  打车到了千古情景区门口,

  门口牌坊的大招牌那一句:

  “给我一天还你千年”

  确实彰显着一种霸气和自信。

  不过,其实无论是丽江还是杭州又或者是三亚的千古情,也就看似换了一种皮肤,但实际上,套路还是相通的,这一点,和周泽书店里很多小说书差不多。

  莺莺去买了两张VIP座的门票,表演还有两个多小时才开始,这段时间正好可以在古城里逛逛。

  哪怕两世光棍,

  但没吃过猪肉难不成没见过猪跑?

  在古城里的店铺里,周泽给莺莺挑选了一些饰品和民族服饰,看着她换上,再做点评。

  在一些人造知名景点位置,周泽还帮莺莺拍照片,也麻烦了几次附近的游客帮他们拍了几张合照。

  莺莺很开心,

  真的像是个高中生小女生一样一直黏在周泽身边,

  恍惚间,

  周泽也有一种拐骗了未成年的罪恶感。

  也不对,

  很多高中生其实都成年了的,

  嗯。

  前面聚集了不少人,

  有一个杂记表演团队穿着古风衣服,在表演“刀山火海”。

  莺莺拉着周泽在旁边看着,

  其实,

  周泽真的很想说一句,

  你一不怕火,

  二不怕这些刀,

  有什么好看的?

  这些表演者讲究的还是个技巧门道,说白了,也是靠技术活儿吃饭,和你不同,可不是什么刀枪不入水火不侵。

  但好在周老板还懂得克制住自己说出这些破坏氛围的话。

  “往来都是客,相聚皆是缘,欢迎大家来我们这里做客,下面将为大家带来的是极具危险和刺激性节目,

  上刀山!

  接下来,

  我要随机在下面请一位朋友来帮我们试验确认一下,

  这些刀,

  是不是真的刀!

  是不是开过锋的!”

  主持人是一个穿着巫师衣服的瘦高个,

  他的目光在人群里扫了一遍,

  马上就看中了那个看起来最漂亮的女生,

  主动指着她道:

  “这位漂亮的女士,请你上来一下好不好?大家鼓掌鼓励!”

  莺莺有些意外,看了一眼身边的老板。

  周泽笑着点点头,道:

  “上去吧,我给你拍张照。”

  莺莺上台了,

  主持人递给她一块布条,

  “来,请你随便选一把刀试验一下,让现场的观众们看一下,我们的刀,是不是真的刀,

  这上刀山,

  是不是真功夫!”

  莺莺愣了一下,

  她会错了意,

  也是,

  在她的视角里,

  眼前这大概十来米高的由一把把刀组成的“刀山”,

  有什么好害怕的?

  再者,

  老板让自己上去,

  要给自己拍照哎!

  上去,

  上去,

  上去,

  凸!

  误会,

  就这样产生了。

  莺莺接过了布条,

  而后直接伸手抓着上面的刀口,

  脚踩在下面,

  直接开始往上爬。

  “…………”主持人。

  “…………”表演者。

  “哇!”

  “哇塞,好厉害!”

  “她胆子好大哦!”

  下面有观众开始惊呼,

  也有好事者开始起哄:

  “看到没有,假的啊!”

  “她都爬上去了,假的啊!”

  “哈哈哈哈,假的,假的!”

  “被拆穿了,哈哈啊哈!!”

  “哎呀妈呀,这真的是光速打脸!”

  主持人清楚,这刀是真的,至少下面几排都是真的,上面的,虽然有故意打平的钝角,但也是锋利的。

  虽说这女孩儿穿着鞋子不是赤脚,

  但他可是眼睁睁地看着女孩儿用手抓着刀口往上爬的!

  要知道,

  就是他们自己的演员,爬上去时,也只是脚踩刀口上,但手是抓着木桩子往上的。

  主持人一开始被弄懵逼了,

  等到他反应过来时,莺莺已经爬上去了。

  他急得直跺脚,却又不敢爬上去把人抓下来,他只是主持人,不是杂技演员。

  莺莺一口气爬到了顶端,

  下方观众当即发出了一阵阵喝彩欢呼声,

  哪怕不是刀山,

  一个女孩子家家爬这么高上去,

  也是厉害得不行了!

  周泽一开始没弄懂莺莺这是什么意思,

  不是上去拿布条试试刀口是不是锋利的么?

  怎么就上去了?

  不过,

  在周泽看见莺莺坐在刀山的最上面,

  晃荡着双脚对着自己比着拍照的手势时,

  周泽还是会意地举起手机,

  “咔嚓!”

  一张照片,

  就这样被定格了。

  照片中,

  莺莺坐在刀山上,

  甜美可爱,

  在她后面,

  是丽江湛蓝的天空。

  照片里的一切,

  都是这般的美好。

  :。: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