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六百四十三章 来啊,官人

第六百四十三章 来啊,官人

  拍了照,周泽招手示意莺莺下来,莺莺又在众人的欢呼声以及下方主持人和表演团队的揪心之中安稳地下来了。

  呼……

  主持人和身边的杂技演员们都长舒一口气,

  要是游客在他们这里出了什么意外,

  他们是真的麻烦,

  甚至可能会对整个景区都造成极差的影响。

  “她也是练过的吧?”

  一个杂技演员问道。

  只是,

  等他们再想找先前那个女孩时,

  周泽已经牵着莺莺的手,消失在了人潮之中。

  距离大厅里的节目表演开场还有半个小时,周泽继续牵着莺莺的手闲逛着。

  纯粹地打发时间其实也是一种享受,

  人活一世,

  除了年少时,其余时候真正无忧无虑地偷闲又能有几回?

  逛着逛着,

  周泽和莺莺走到了一个内部景点门口。

  抬起头一看,

  居然是“鬼屋”。

  鬼屋是游乐园以及古城里的经典项目,只是这里相对于整个景区的人潮来说,要稍显冷清。

  愿意进去这里玩的人,毕竟还是少数。

  周泽让莺莺去买了门票,

  然后和莺莺一起走了进去。

  说出去估计要被人笑话,

  一个鬼差带着一头僵尸,

  去鬼屋参观。

  不过,

  从另一方面来讲,

  正因为鬼屋里有了周泽和莺莺进来,

  这才能真的叫“鬼屋”,

  而且是货真价实的鬼屋。

  刚进去没多久,

  周泽就看见俩雕塑放在那里,

  穿着差役的服侍,

  左边那个手里拿着锁链,

  右边那个手里拿着杀威棒,

  旁边挂着两条横幅,

  一边是“鬼差执法”,一边是“活人回避”。

  周泽手里比划了一下,他很难想像自己拿锁链穿着差役衣服站在这里是什么样子,估计中二气息满满吧。

  不过在民间,鬼差基本就是这个形象。

  “来,莺莺,给我和他们合个影。”

  周泽走到那俩雕塑旁边,和他们一起摆姿势。

  莺莺打开了手机照相机闪光灯,开始给老板拍照。

  连续拍了好几张,周泽也换了好几个姿势,兴致挺高。

  不过等继续往里走,

  里面也就乏善可陈了,

  大部分都是给你吹吹气,喷喷小水花,然后就是一堆又一堆用棉布裹着的“鬼”形象,配合着有些低端的音响在这里“嘎嘎嘎嘎”。

  周泽和莺莺都很淡定,

  一直走到了快要到出口位置时,

  上方忽然落下来了一个巨大的布偶,

  紧接着四周同时响起了巨大的噪声,

  “威武!!!!!!!!!!!”

  布偶做得很大,之前应该是挂在了上方,等人经过时再落了下来。

  再配合周围的画布以及黑暗的氛围,

  很像是古代县官升堂时的感觉。

  周泽再往前走几步时,

  那件木偶就作势要被收回去,应该是设定的程序。

  周泽伸手拽住了他,

  仔细看了一下木偶旁边的牌子,

  上面的字体很模糊了,像是被人刻意抹掉了一样。

  周泽松开手,木偶终于又弹回去了。

  “老板,这里有字唉。”

  莺莺似乎知道自家老板在找这个木偶的身份,指着旁边的画布说道。

  画布上画着的是古代县衙的背景图,

  中间是波浪卷儿,

  再上面的一个牌匾,

  写着:泰山殿!

  这个木偶cos的是泰山王董?

  之前周泽也不是没数过,

  平等王陆死了,

  宋城王余在自家地盘被血月直接砸爆了法身,

  另外还有七个阎罗在奈何桥外围剿赢勾时被赢勾一个接着一个打爆了法身。

  但还剩下一个,

  那就是泰山王董。

  据说,

  这位泰山王是泰山府君一系的残存,

  昔日最后一代泰山府君失踪之后,

  为了安稳人心,

  泰山府君一脉继承了十殿阎罗之一。

  从当初的皇,变成了十大诸侯之一。

  不过,上次因为赢勾的出现,阴司大乱,唯有他这位泰山王董得以幸免。

  这里面,

  真的仅仅是因为运气好么?

  周泽摇摇头,不想因为这件小事儿破坏了自己现在的心情,和莺莺走出了鬼屋后,看了下时间,千古情表演要开始了。

  周泽就和莺莺一起排队入场,

  因为莺莺买的是VIP座位的原因,所以进去后有专门的服务生带着入座,坐在最中间的黄金位置。

  前面大光屏上不停地循环播放着央视关于千古情的采访。

  人很多,因为进这个古城,古城门票和表演门票是绑定在一起的,不过周泽这一排暂时就坐着自己和莺莺两个人,毕竟票价差距很大,其实坐普通位置也是一样的看。

  周泽拿出手机,准备刷新闻打发时间。

  但想想自己这次是带莺莺出来玩,

  自己往这儿一坐就玩手机好像有点不好。

  其实,

  没有人天生会谈恋爱,这确实有一定的道理。

  但也没有真的蠢到“注孤生”,

  无非是取决于他是否真的在乎你罢了。

  至少在今天,

  周老板改变了很多,

  没以前那样任性了。

  不过当周泽看向莺莺时,发现莺莺居然拿着手机在那儿看小说。

  额,

  而且还看得津津有味,

  丝毫没有被男方冷落的感觉。

  其实,

  如果作为女朋友的话,莺莺真的很完美。

  她不用买化妆品,永远年轻,不会生病,也不会来大姨妈。

  只是一想到莺莺看的那种小说,

  周泽顿觉眉头出现了黑线。

  没等他对自家女仆的思想建设做引导时,

  周泽的旁边就坐下了一个人,

  周泽注意到了,

  且多看了她几眼,

  甚至为此耽搁了对自家女仆的思想建设。

  因为这个女人很漂亮,

  年纪不轻了,

  应该有三十出头了,

  却很有女人味,

  身材不算苗条,却丰腴得恰到好处,多一分则嫌腻,少一分则无味。

  女人把自己的包放在了面前的茶几桌上,

  见周泽在打量着自己,也礼貌性地和周泽点点头。

  这时,

  原本还坐在周泽右边正在专心致志地看耽美小说的莺莺,

  就像是脑袋上插了一根天线一样,

  瞬间收到了警报!

  莺莺侧过头一看,

  打量着坐在自家老板左手边的那个女人。

  周泽刚打量完人家,就看见自家女仆正直勾勾地盯着人家在看,女人也感应到了莺莺的目光,看了一眼莺莺,微微一笑,然后就坐正了回去,盯着前面的大幕。

  “老板,你喜欢她么?”

  莺莺把嘴凑到周泽耳垂边小声问道。

  “嗯?”

  “老板,你不是想要个宝宝么?

  我觉得,

  她好生养呢!

  而且,现在奶粉不安全,她应该也能自己奶。”

  “额…………”

  “还有哦,她很成熟的说。”

  说着,

  莺莺很无奈地嘟了嘟嘴,

  很苦恼道:

  “怎么办,人家永远都只能这么年轻,永远不能老。

  永远都不能变得和她一样成熟妩媚,

  怎么办呐,老板。”

  女人心细,莺莺自然能懂自家老板对哪种口味的女人更感兴趣一些。

  甚至,有时候莺莺也会想,自家老板之所以对林医生一直很冷淡,除了怕和木承恩那样给身边人带来厄运以外,是不是也是在等林医生的年份再成熟一点?

  “莺莺啊。”

  周泽压低了声音。

  “啊?”

  “这种抱怨以后不要在外面随便乱说,否则会被打的。”

  灯光开始慢慢地暗了下来,

  表演正式开始。

  整场表演时间有一个多小时,歌舞的感觉平平,但关于马帮的舞台剧表演倒是挺吸引人眼球的。

  表演进入尾声时,

  坐在周泽左手边的那个女人拿出手机,像是接了一个电话,然后起身,快步地离开了座位出去了。

  过了几分钟,这个女人又走了回来,在之前的位置上坐下。

  没多久,表演就结束了,大家开始散场。

  周泽牵着莺莺的手,没再在这里做过多停留,直接走到了景区大门口打车准备回酒店。

  打车时,

  莺莺伸手捅了一下周泽,向后面指了指。

  周泽回头看去,发现那个女人也在自己二人后面,似乎也是在打车。

  “老板,要不我就把她打晕了扛回酒店吧。”

  周泽伸手在莺莺脑袋瓜上弹了一下,

  “脑子里整天想什么呢。”

  车来了,

  周泽坐进了车里。

  二十多分钟后,

  到达目的地酒店,

  二人刚刚下车,

  就看见另一辆车在酒店门口停了下来,

  下来的乘客,

  正是之前坐在自己身边的那个女人。

  “哇塞,老板,这下连扛回去的事儿都省了。”

  周泽摇摇头,没说什么,他已经察觉到些许不对劲了。

  进电梯时,

  当电梯门被关闭时,

  那个女人也走了进来。

  然后,

  当电梯到了周泽房间所在的八楼时,

  周泽和莺莺走了出来,

  女人也从电梯中走了出来。

  莺莺微微皱眉,

  这时候如果还不能察觉到异样,那反应也太迟钝了。

  这个世界上,确实会有很多匪夷所思的巧合事儿;

  但周泽不相信这种事儿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然后,

  等莺莺拿出房卡,

  打开房间门时,

  那个女人居然在周泽房间对门的房间门口,

  拿出了房卡,

  打开了门。

  周泽停下了脚步,没走进房间,而是转过身。

  女人也转过身,

  侧开了一点,

  指了指自己的房间,

  微笑道:

  “要不要进来坐坐,我的捕头大人?”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