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六百四十四章 山雨欲来风满楼

第六百四十四章 山雨欲来风满楼

  没做太多犹豫,周泽走进了对方的房间,房间里的陈设和之前自己的房间是一样的。

  女人从自己包里拿出了茶叶,泡了一杯茶,递送到了周泽手中。

  房间门没有关闭,

  莺莺虽说没进来,却也一直站在自家房间的门口,这倒不是为了监视什么,而是纯粹为了万一有事自己可以马上冲进来。

  在护主技能上,

  莺莺可是点满了的。

  周泽坐在沙发上,翘着脚,没碰茶几上的茶。

  走进来其实已经算是小小的以身犯险了,周泽可没兴趣为了展现自己的风度再去喝她的茶水。

  “先做一下自我介绍,我姓木。”

  周泽眯了眯眼,

  有点无奈和头疼,

  丽江之行,

  怎么就和木氏杠上了呢?

  拔出萝卜带出泥,纠缠不休?

  “木王府曾统治这里几个朝代的时间,虽说在解放后于阳间的威势已经如过往云烟,但在另一面的阴暗下,其实还是以木王府为主导。”

  周泽抬手,打断了对方的话,有些好笑道:

  “合着,你们木王府已经笼罩了本地的鬼差产业?”

  这种现象,古代比较普遍,因为在古代,受交通和通讯条件限制,除了县令县丞等这少数几个一县之官是由朝廷直接任命的以外,下面的众多小吏其实都是本地人,流水的上官铁打的他们,往往也会因此造成地方大族在实际上掌控了真正权力的局面。

  很多熟读四书五经的县令来到地方后,说话都没当地大族好使。

  哪怕是当代,这种情况也不少见,尤其是在一些人情关系氛围比较重的地方,

  可能一个部门或者一个单位里大半的人都沾亲带故的。

  虽说周泽对日益腐朽的阴司没什么期待,但也真的不太相信,木王府这个当初的世俗小土司,居然能把手伸展得那么长。

  “并不是当地的鬼差和捕头,都是木家子弟,但从数百年前开始,木王府都会亲自册封祭奠当地的鬼差捕头,甚至赐姓为‘木’,

  久而久之,这种传统也就保留和传承了下来。

  我叫木蝶,

  也是丽江本地鬼差,

  很高兴认识您。”

  周泽有些玩味道:“所以,那个被灭口的女鬼差,是因为她不姓木?”

  “哪儿都有这种现象的,不是么?”

  木蝶不以为意。

  一个圈子自然有一个圈子的规矩,那个被灭口的可怜女鬼差,只能说是自己运气不佳吧,来到了一个裙带关系严重的单位。

  “你主动凑上来找我,是为了什么?我想,应该不是为了给木承恩报仇吧?”

  周老板真巴不得对方直接点头。

  这样一来,自己把她给解决了,也就安生了。

  当初在徐州,自己几乎把徐州本地鬼差扫了一空,没道理如今当了捕头,却比以前更怂的说法。

  经历了很多事儿之后,周泽越来越理解当初铁憨憨在地狱的行径,能用拳头解决的问题,往往是最舒心和最干脆的。

  “木承恩算计大人,再被大人裁决,很理所当然的事,我们虽然都姓木,却并不是什么同气连枝的关系,这些年,也一直仅仅是井水不犯河水罢了。

  再说了,

  木承恩早就背离了我们。”

  “你们还有组织?”

  木蝶点点头,“历代丽江鬼差,之所以会被赐姓木,享木王府之祭祀,一是为了保境安民,维护这一方山水百姓不受亡魂野鬼之侵袭,二则是为了镇守丽江这里的一处龙穴。”

  “龙穴?”

  周泽有些不好意思地伸手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

  他真不认为丽江这里有龙穴,倒不是说他对这个风景秀丽的地方有什么偏见,而是因为历史上的木王府,之所以能保存数百年的时间,原因很简单,每逢中原王朝要改朝换代时,那一代的木王爷都能及时审时度势当新朝的带路党。

  无论是当初的蒙古人来还是明军又或者之后的清军过来,木王爷都会主动迎接上去,送上物资给养和自己的“忠诚”,喜迎王师!

  这里要是有“龙穴”,也没见木王府真的扯旗造反震动江山啊。

  木蝶似乎是猜到了周泽的心思,她没生气,她是清楚的,自古以来,水友族(当地人叫法)心里一直有种优越感。

  这种优越感可能来自于文化传承观念有关,甚至哪怕是人死后变成了鬼差,因为保留了生前的全部意识,也不会改变。

  “龙穴之地,是一处鬼窟,曾经在一段时期里,祸乱周边,不仅仅是如今丽江的地界,甚至小半个云南都曾遭受过它的危害。

  后来有三个得道高僧来到这,将那处魔窟封印住了,甚至其中一位高僧更是圆寂于此,这之后,关于魔窟的事情才渐渐不为人所知。

  而我们丽江历代鬼差,则担负着帮木王府镇压维系那处鬼窟封印的职责。

  木王府为我们正名,阴司对我们职责默认,绩点和功德上,也会因此被添上一笔,有点像是阳间的庙神。”

  “说重点吧。”

  周泽提醒道,

  他出来旅游,对当地的民俗表演都向来兴趣缺缺,自然对当地的鬼差历史也没什么兴趣。

  “很尴尬的是,被您刚刚制裁的木承恩,是我们这一代丽江鬼差里,唯一一个能靠近鬼窟封印的人。

  而最近,

  因为前阵子您在边境线位置引动了数万军魂的动静,

  刺激了鬼窟,

  导致现在鬼窟已经出现了不稳定的征兆,

  所以…………”

  “啊,我累了。”

  周泽站起身,

  茶水反正是一口没喝,起身后直接把外套拉链拉起来,走向了门口。

  “我明天的机票回去,再见。”

  木蝶愣了一下,似乎没想到周泽会是这个反应,当即马上道:

  “大人,一旦鬼窟出现问题,所造成的影响和破坏,将是很恐怖的,当地的…………”

  “你最好在我洗完澡准备休息之前就退房离开,否则,我会很生气,还有,下次别学人家当什么痴汉。”

  周泽头也不回地警告道。

  随后,

  直接走回了自己对面的自己的房间,让莺莺关上了房门。

  …………

  “老板,那个女人你不喜欢么?”

  莺莺一边给老板打肥皂一边问道。

  周泽周泽坐在板凳上,闭着眼,一边享受着莺莺牌泡泡浴服务一边摇头道:

  “漂亮的女人都是事儿逼。”

  他是通城鬼差,和云南相隔没万里之遥,但也真的差不太多。

  替天行道,以拯救天下苍生为己任,一直都不是周老板的信条。

  鬼窟的事情到底是否真的棘手到这个地步,甚至鬼窟到底是否真的存在,周泽都不清楚。

  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虽说阴司摇摇欲坠着,但基本的运转还是可以维系的,自己之前打了申请虽说是走了后门,但也让冯四儿拿着“公差”的名义上来了。

  所以,丽江这边哪怕要出事儿,大不了再让阴司派人呗。

  至于如果自己不及时出手导致什么危害发生的话,

  呵呵,

  干我屁事?

  莺莺开始拿喷洒帮周泽冲洗身体,

  有些惋惜道:

  “可惜了,是个鬼差。”

  “有什么可惜的?”

  周泽不禁有些好笑,

  这丫头脑子里居然还在想那些事。

  “老板,你是不是对鬼差有偏见啊?

  嗯,对的,老板你以前是外科医生,肯定是有的吧。”

  “这怎么说?”

  “很多男的对女方是否整过容很在意的啊,鬼差的话,算是这个世界上最彻底的整容了吧?”

  除了灵魂是原状的,

  整个身体,

  已经换了一个人了啊。

  听到莺莺这句话,

  周泽此时正好面对着淋浴间里的镜子,

  他看着镜子里自己,

  这张,

  这两年来已经看得很熟悉很习惯的脸。

  是啊,

  自己原来的模样,

  好像也已经有些模糊了呢。

  莺莺没发现周泽的异常,继续自言自语道:

  “不过想想也是呢,两个鬼差生下的孩子,会不会也有什么不同呢?

  不过生孩子,还是和这具身体有关吧,应该…………”

  “莺莺啊,水有点凉了。”

  “哦,对不起老板,我马上调一下。”

  见莺莺有向“到底谁绿了谁”的话题靠拢的趋势,

  周泽马上转移了话题。

  洗完澡出来,

  周泽让莺莺去外面看了一下,

  确认那个木蝶已经离开后,

  周泽才放心地躺在了床上。

  睡觉睡觉,

  明天回家。

  莺莺很乖巧地躺在周泽身边,

  陪着周泽一起睡觉。

  虽说今天有木蝶出现的小插曲,

  但也算是两世为人难得的轻松愉快的一天,带着一种和漂亮女孩子约会结束后的满足感,

  周老板进入了甜美的梦乡。

  他不知道的是,

  在他入睡的时候,

  木蝶蹲坐在一个小院儿里,默默地烧纸,眉宇间,全是忧愁。

  有一个大妈骑着一匹滇马进入了一处大峡谷之中,大妈一脸严肃。

  而就在峡谷前方的山坡上,

  一个身穿着乞丐装的中年男子正在一步步前行,

  男子其貌不扬,

  可能唯一可以引人注意的,

  就是他头顶上密密麻麻的癞子。

  天上的乌云,

  正越来越浓密,

  丽江的雨季已经过去,

  但大雨,

  似乎又要来了……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