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六百四十五章 由佛入魔!

第六百四十五章 由佛入魔!

  古城,

  小巷,

  许清朗一个人走着,

  他的脸,

  在昨晚就已经蜕皮了,

  虽说是男人,但男人,也是爱美的。

  否则超市里专卖店里的那些男士护肤品和化妆品卖给谁的?

  许是因为刚蜕皮的原因,

  此时的老许看起来皮肤比之前没受伤时还要嫩滑,

  不似前些年韩流席卷国内时所流行的那种阴柔魅化像,

  反而有点像是李玉刚化妆后的模样,

  却不施粉黛,

  自然而然地一种让人很舒服的感觉。

  许清朗心里还是带着点文艺气息的,当一个人脱离了为了生存而忙碌的阶段之后,都能带点文艺气息。

  毕竟也是早早地就有了二十几套房的男人,

  余生,

  就自在轻松多了,

  甚至可以说是“与国同休”也不为过。

  就这样懒洋洋地走了一个下午,

  到了晚上时,

  古城万家灯火,反而比白天更为热闹,夜晚的黑色也冲淡遮掩了不少白天的商业化气息,给人一种更适合“做梦”的氛围。

  “叮铃铃,叮铃铃……”

  手机响了,

  许清朗拿起手机,

  居然是老道发来的视频邀请。

  点了同意后,

  手机上出现了老道的脸。

  “老许啊,还在丽江呐?”

  老道极为热情地打着招呼,

  许清朗微微皱眉,

  因为他觉得,

  老道似乎有些过于热情了。

  第一反应,是有点慌。

  老道之前的趟雷属性在书屋不是秘密,否则之前周泽也不会让老道去陪那位气运之子游玩通城了。

  而现在,那位气运之子和他的哼哈二将,还在重症监护室里躺着呢。

  再者,有了之前符纸奖励的事儿,给老道的身上蒙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

  第二反应,

  则是书屋是不是出事儿了?

  老道被胁迫了,所以故意这般热情,是向自己示警求助?

  许清朗眉头微蹙,

  在思索着。

  …………

  “哇塞,老道没骗我们,这女的真好看啊!!!”

  “好美啊,她这一身男装穿起来真好看!”

  “我是女的,但我想鈤她!”

  “一楼说得对!!!!!!!!!!!!!!!!!!!!!!”

  “前面的你们是逗比么,老道不是说了么,要给我们看男人!

  她是男人!”

  “上面的,不要掩饰了,你的输入法出卖了你!”

  “秋哥打赏了一发火箭,请大家开启宝箱领取!”

  “台风饭店打赏了一发至尊火箭,请大家开启宝箱领取!”

  “大佬打赏了,大佬也激动了!”

  “有钱人女人太多,所以想换换口味?”

  “我没钱,但看见了他,也想换一下。”

  “老道,快发微信,捶你小胸口,嘤嘤嘤!”

  ………………

  “你是在古城吧,老许?”

  老道很是热情地打着招呼。

  “嗯。”

  许清朗应了一声。

  “那里有个伞街,在你旁边没有?你知道的吧?就是一条街的上面都是花伞的那个。

  抖阴上很火的那个!”

  许清朗点点头。

  他刚从那边走过,但那里是网红点,他还真不清楚。

  平时不是不上网,但他的兴趣点还是在画符和研究阵法上。

  “那你去那边走过去呗,让贫道开开眼,贫道这次没去成在家装修,好辛苦呢~~“

  老道居然开始发嗲了。

  许清朗下意识地想要挂断视频,

  甭管老道到底有没有事儿,

  他都不想管了。

  “别别别!”老道似乎感应到了什么,老许这要是挂了,他这直播还怎么开下去啊。

  要知道,粉丝水友可都是他的家人啊!

  “老许,求你了啊,真的。”

  许清朗深吸一口气,

  最后还是点点头。

  伞街就在前面,很近。

  “老许啊,把手机拿高点,我擦,还不够,你旁边有小卖部吧,买个自拍杆嘛!”

  “老许啊,你就买一个吧,这样吧,我出私房钱,把你房间重新精装一下,你以后工作时也能有个好心情不是?”

  “求你了,老许,你也知道贫道我是做直播的,这次没能去丽江,没办法亲自打卡,我也很难受啊。”

  许清朗买了个自拍杆,

  举起自拍杆,

  有些敷衍地走向了伞街。

  走得不是很快,却很是随意,他没兴趣给老道摆什么poss。

  但正是这种很随意很敷衍的风格,

  反而更能烘托出一种气质和氛围,

  老道直播间里已经直接炸了!

  ………………

  “啊啊啊啊啊啊啊!!!!我受不了了啊啊啊啊!!!!”

  “我对不起我妈妈,我感觉她儿子被扳弯了!”

  “小哥哥真的好好看啊。”

  “敦煌娱乐打赏了一根荧光棒:老道,我是娱乐经纪公司的,能把这个人的联系方式给我么?”

  “墨笑璇打赏了一发火箭:受不了啦,人家已经湿了。”

  “楼上小姐姐忍住啊!虽然我也憋得很痛苦!”

  “老道,让他也开直播呗,保证比你火!”

  “是啊,你卖冥币我们买,他卖草纸我们也买!”

  ………………

  一条伞街走完,

  许清朗对老道点点头,

  道:

  “没事了吧?”

  老道瞥了一眼旁边小猴子拿的平板,扫了一下后台打赏数目,笑得眼睛都眯成了缝,他担心被许清朗发现,马上道:

  “行了,老许,谢谢你!”

  许清朗挂断了视频,

  把自拍杆取下来,随手丢在了路边的垃圾桶里。

  伸了个懒腰,

  抬起头,

  看着夜空,

  整个人却忽然愣了一下,

  天上,

  不见星星和月亮,

  但这并不是天气很差的原因,

  事实上,

  夜幕上像是染上了一层荧光粉,

  黑是黑,

  却带着一股子通透。

  许清朗深吸一口气,

  有一种被呛到的感觉,

  不是嗅到了鬼气,

  而是身旁烧烤榴莲的店铺刚出锅了一批榴莲摆放了上来。

  ………………

  “你好厉害啊,我不行了,身子都软了。”

  女人躺在床上,媚眼如丝。

  安律师嘿嘿一笑,

  全身通泰地走到了阳台上,点了一根烟。

  只是,

  烟才抽了一口,

  安律师就愣了一下,

  抬头看看天空,

  “火山喷发了?”

  ………………

  “舍利子,色即是空空即是色,色不异空空不异色………………”

  高原爬山,本就是一件很痛苦的事儿。

  癞头和尚看起来比之前瘦弱了许多,尤其是那张脸,原本带着肥润,此时看起来却给人一种萧索之感。

  胡须也长出来了,

  衣服破烂,

  鞋袜也破烂,

  倒不是他存心学什么济公,

  而是因为他是从徐州以北,

  一步一步地拖着病破的身体,

  走到这里来的。

  一路以来,

  多少心酸,

  多少苦楚,

  他却毫无所觉。

  佛说,肉身无非是一具臭皮囊。

  既然是臭皮囊,还在意做什么?

  走,

  走,

  走,

  终于,

  走到了坡顶。

  云南多山,丽江更是被群山环绕,而丽江当初之所以兴起,也是因为它的地理原因,是西南地区最为著名的中转站。

  当初赫赫有名的马帮队伍,就是向这里聚集,又从这里出发,翻越崇山峻岭,历经艰难险阻。

  山太多,自然难以全部发掘完,事实上除了少数地区做了旅游开发以外,大部分山区连公路都没有,自然也就谈不上什么勘探和开发。

  也因此,

  这里人迹罕至。

  癞头和尚走到了一块顽石面前,

  默默地坐了下来。

  他看着石头,

  石头仿佛也在看着他。

  他下意识地双手合什,

  却又默默地放了下来。

  “抱歉,走错门了。”

  这个声音,

  再度在他脑海中响起,

  那是信仰破碎的声音,

  那是人生观被颠覆的时刻,

  那是他不愿意记起却总是在梦中和浑浑噩噩中会不断重复的画面。

  他信佛,

  笃定佛是世间一切真理的本质,

  佛是无量的,佛是无边的,佛也是无畏的。

  仿佛是一场美梦,大家一起做,他却被一记响亮的耳光直接抽醒了。

  有句话很俗套,却很有效。

  当初爱得多深,现在恨得就有多深。

  “你说你圆寂了,你说你坐化了,你说你伟大了!

  但你们仨当年明明可以把鬼窟彻底解决,却故意留着它存在。

  你圆寂在这里,镇压鬼窟,以前我还觉得是什么大慈大悲,现在才觉得:

  呸,

  真恶心!

  分明是想着长年累月地靠这个刷功德,

  给自己下一世转生修行增加砝码!

  芸芸众生,

  你说你慈悲为怀,

  但你只对自己慈,把悲都留给了众生!”

  癞头和尚一拳砸出来,

  砸在了石块上,

  石块没动,

  癞头和尚的手却鲜血淋漓,

  但当石块被浸润到鲜血后,开始慢慢地脱落,

  一具枯骨从石块中显露了出来,古井无波,一动不动。

  “呵呵!”

  癞头和尚站起身,

  伸出舌头,舔了舔自己手上的伤口。

  回头看了一眼,

  似乎有所感应,

  “阴司的人,反应好快啊。”

  抬起头,

  再看看天空,

  癞头和尚忽然很想笑,

  佛是虚妄的,

  现在,

  连这阳间,

  都开始有趋势要变得阴不阴阳不阳!

  鬼窟的躁动,固然有前阵子受到刺激的原因,但也是这天地规则在发生变化的原因在里头。

  阴阳不分,就要来了!

  这场风,

  将把现在的一切都吹垮!

  深吸一口气,

  癞头和尚一脚踹在了那尊枯骨上,

  枯骨直接破裂,

  癞头和尚面目狰狞地大笑道:

  “既然求佛不得门,

  不若入魔寻始终!”

  :。: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