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六百四十七章 找上门来

第六百四十七章 找上门来

  “轰!”

  “轰!”

  “轰!”

  冯四的心里,忽然升腾出了一股无力感,只能眼睁睁地站在原地,看着癞头和尚像是个铁头娃一样,

  凶猛且有效地,

  耸动,

  耸动,

  再耸动,

  结界,已经濒临破碎了。

  无力的原因,并不是因为冯四忽然变弱了,之前的他,在对付木承恩时,确实是占据着绝对优势,但那一是因为木承恩和他同出一系,大家都是阴司的人;

  二则是因为木承恩的僵尸体质固然有些难缠,有点硌牙,但他毕竟和周泽的僵尸体质无法比,对于冯四来说,尚在承受范围之内。

  而眼前的这个癞头和尚,则完全不同。

  首先,

  看他直接拿脑袋撞结界的架势,

  其肉身现在强悍的程度,

  完全已经把可以变成僵尸的木承恩甩在了身后。

  再者,

  这癞头和尚是“活人”,且一身佛门修为都在,可以说是,完克冯四儿的功法。

  肉身,这具随便找来的女人身体根本不是其对手。

  功法上又被对方完全克制,

  冯四现在真有种一身本事没办法用出的无力感。

  “砰!”

  结界碎了,

  癞头和尚直接出现在了冯四面前。

  冯四身形微微下蹲,

  头低垂,

  癞头和尚举起手掌,

  他现在迷恋上了抽人巴掌的感觉,

  这和他以前的行为习惯以及形象很不相符,但他就是忘不了那一晚在徐州自己几次被那位抽飞的画面。

  他着迷,

  他模仿,

  甚至,

  有点崇拜。

  你可以说癞头和尚当初确实是被赢勾直接打自闭了,

  但也可以说,

  他被赢勾的个人魅力给征服了。

  明明痛恨那个人,却无法抹除那位在自己脑海中所留下的深刻阴影。

  冯四的肉身直接炸裂,

  癞头和尚停顿了一下,因为他自己清楚,自己明明还没碰到对方呢。

  紧接着,

  一黑一白两道光芒直接旋转而出,

  “阴司有序,亡法无情,破!”

  白色的光芒不停地发着光,融入到黑色的光芒之中,随之而来的,则是一道恐怖的罡风气浪!

  癞头和尚没来得及躲避,

  整个人直接被撞飞了出去,

  摔落下了山崖。

  “四爷,他死了吧?”

  白色光芒里有声音传出。

  “走!”

  黑色光芒毫不犹豫,冯四自然清楚,若是那个妖僧没肉身依靠的话,自己刚刚那一下很大可能会将其灵魂打散,但现在,显然不太可能。

  黑色的光圈出现,

  黑色光芒直接裹挟着白色光芒钻了进去。

  等到“地狱之门”关闭之后,

  一个蓬头垢面身上血迹斑斑的癞头和尚像是一只蜘蛛一样,以极快的速度攀爬了上来。

  看着这一地的狼藉,

  癞头和尚面露怒容,

  眼眸里也闪现出了赤红色,充满着暴戾气息。

  但少顷,

  他就闭上眼,

  双手合什,默念心经。

  很快,

  情绪恢复,双眸里也恢复了清明冰冷。

  不过是一个企图破坏自己好事儿的巡检而已,这里可不是阴间,这里是阳间,是活人的主场,以他现在的状态,还真不怵对方。

  抬头,

  乌云虽然消散了不少,但隐约间依旧可以感知到仿佛随时都有下雨打雷的可能。

  “一身佛皮,哪怕下面是森然白骨,你却劈不了我;

  阿弥陀佛,

  到底是这天变了,

  还是这天硬生生地故意要把人逼成了不人不鬼的模样?”

  …………

  安律师从龙凤祥会所里出来,

  直接走到前面的一家星巴克,没点咖啡,要了杯抹茶味的拿铁。

  头顶的天空,

  一会儿黑一会儿泛白,这也把安律师给弄得一头雾水。

  之前明明那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感觉这般强烈,现在又像是箭在弦上又被强行缩回去一样,把人弄得不上不下的。

  此时的他,

  还不知道冯四儿因为无法阻拦癞头和尚,已经毁去了肉身带着翠花直接回地狱去了。

  其实,如果有机会的话,冯四大概率会通知安律师等人那边所发生的情况,但问题偏偏就在于,没时间,也没机会。

  他连肉身都没能送回去没能保存下来,就别提其他的了。

  莫名地,

  心里忽然一阵烦乱。

  安律师有些诧异,

  这次的贤者时间似乎维系得有点太短了啊,

  难不成还得再回去来一次?

  要节制啊,要节制啊。

  在安律师的旁边,一个女大学生模样穿着白色羽绒服的女孩儿正在那里焦急地敲着笔记本键盘,旁边还放着手机和平板。

  安律师侧过头,瞥了两眼,最后实在是见女孩儿这般着急的样子,忍不住笑道:

  “研招网崩了啊,很正常啊,别急嘛,过个半天就好了。”

  女孩儿有些意外地看了一眼安律师,

  见这个男的长得还不错,虽然年纪大了一些,但挺有气质的,倒是难得的嘟了嘟嘴,道:

  “能不急嘛。”

  花费了大量时间,别人谈恋爱和潇洒时,你还在图书馆里自习刷题背书,

  大学又没有高中那种学习氛围,付出了那么多,克制了那么久,现在任何一点状况都是不能承受之重。

  “这考研又不是争着烧头香,谁抢着了就能发财成功,平下心多复习复习吧,多背一个知识点是一个。

  距离考研不还有一个礼拜嘛,心态最重要,放心,比高考简单。”

  安律师笑了笑,拿出自己的钱包,在夹层里厚厚的名片里手指快速拨动,

  终于选到了现在适合的身份,

  直接递给女孩,

  道:

  “这样吧,如果你还觉得紧张的话,可以联系我。

  我是一名心理医生,诊所在上海;

  现在是在丽江旅游的,希望我可以帮助到你。”

  说完,

  安律师伸手轻轻拍了拍女孩的肩膀,把名片放在她面前的茶几上,直接起身,走出了咖啡店。

  过犹不及,欲擒故纵,

  安律师懂得把握火候的关键。

  拐了个角,

  安律师停下了脚步,

  双手使劲地揉搓着自己的脸,

  上脑了上脑了啊,

  怎么一整天就想着那种事儿。

  禽兽,

  无耻,

  败类。

  自己把自己骂了一通,减轻了不少负罪感,安律师点了根烟,刚点燃,还没来得及吸一口,指尖的烟居然熄灭了。

  安律师又拿出打火机点了一次,

  又很快熄灭了。

  丢下了烟头,

  安律师露出了严肃的神情,开始环视四周,

  鼻子嗅了嗅,

  自言自语道:

  “人不人鬼不鬼的,什么怪味儿?”

  …………

  许清朗在炭烤榴莲店面前驻足良久,

  把女店员看得脸蛋红扑扑的,

  最后,

  人家都主动说请他吃一个榴莲。

  然而,

  许清朗还是没能克服自己的心理障碍,摇摇头,离开了。

  榴莲这种东西,对于喜欢它的人来说,那是绝对的美味,而对于不喜欢它的人来说,就是彻头彻尾的折磨了。

  尤其是这种炭烤榴莲,当真是给人一种将一坨不可说之物放进微波炉里加热的感觉。

  溜达大半天了,天也完全黑了,许清朗准备回宾馆。

  走到宾馆门口,

  他却停下了脚步,

  目光向四周打量了之后,许清朗又选择后退了几步,手里掏出一张符纸。

  “天地无极,玄心正法!”

  符纸被用两根手指夹着放在了自己双目之间,

  目光凝视,

  视线之中,

  出现了一道道黑色的气流,

  将这整个酒店大楼给笼罩。

  许清朗下意识地以为是自家老板又在里面“悟道”了,

  但想想似乎又不太像,

  自家老板虽然是鬼差,但很少用鬼术,基本以煞气运用为主。

  这么浓郁的鬼气,

  不太可能是自家老板。

  当下,

  许清朗掏出了手机,

  拨打电话过去。

  “您所拨打的电话不在服务区,请稍后再拨…………”

  明明就在跟前的楼里,却提示说不在服务区。

  许清朗又拨通了安律师的电话,那边很快就接通了。

  “喂,一起吃宵夜啊。”安律师在电话那头喊道,因为那位可爱的大学生妹子刚刚寻着自己名片上的号码主动加了自己的微信。

  “出事儿了,回酒店来。”

  “好。”

  挂断了电话,

  许清朗没有冒然地冲进去,而是后退到酒店正对面的一个巷子里,等安律师来了再说。

  越是遇到突发情况,就越是不能自乱阵脚。

  许清朗也不相信周泽和莺莺会被莫名其妙地一击毙命,自己留在外面看情况接应,价值更大一些。

  …………

  “咳咳咳………这是下雾霾了么?”

  周泽咳嗽着醒来,看一眼窗外,还是黑夜,自己这一觉应该没睡太久。

  “老板,你醒啦?”

  “怎么这么呛人,不是烧干杆儿的时候啊。”

  周泽抱怨了一声,

  然后,

  整个人愣了一下,

  他是鬼差,

  虽然他走的路线和其他阴司同僚完全不同,

  但对鬼气的感应是每个鬼差最基本的能力,否则就像是行侠仗义结果连一个大门都进不去,还玩个屁啊。

  这么浓郁的鬼气啊,

  龟龟。

  周泽马上想到了白天在自己睡觉前,木蝶说的那些话。

  我艹,

  自己没那么背吧,

  睡觉时鬼窟就被破开了?

  “莺莺,通知一下安律师,让他们不要在外面浪了,我们现在就去机场。”

  “啊,可是现在没航班啊?”

  “哪个飞机最先起飞就坐哪个,不管飞哪儿先离开这儿再说。”

  总不能遇到什么事儿就他来顶吧?

  他又不是救世主,

  爱谁谁去呗。

  周泽起床,走向卫生间准备洗漱。

  “咚咚咚!”

  敲门声传来。

  周泽咬着牙刷从卫生间出来,

  打开了门。

  门口,

  站着一个一脸是血的男子,

  周泽一眼就看见了对方那坑坑洼洼的癞子头!

  癞头和尚见到了周泽,

  双手合什,

  很恭敬地道:

  “阿弥陀佛,

  真是缘分,许是因果定数,施主你居然也在丽江。

  贫僧此来,

  是为了继续和施主论佛,

  还请施主像当日在徐州那般,

  不吝赐教。”

  “对不起,你找错人了。”

  说完,

  “砰!”

  周泽直接把房门关了上去。

  周老板没说谎,也没敷衍人家,

  他确实是找错人了,

  上次抽你的那个,哦不,上次和你论佛的那位,

  真的不在啊!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