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六百四十八章 你不配!

第六百四十八章 你不配!

  虽说刚刚只是“一面之缘”,

  但睡醒来后笼罩在这里的氛围感以及打开门时所看见癞头和尚的感觉,

  已经足够让周泽重新认识“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这句话的含义。

  同时,

  在心底,

  周泽不禁对铁憨憨又腹诽了一遍又一遍,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莫欺他秃头!

  之前在徐州,苏醒过来后周泽特意让人去岸边查找癞头和尚的尸体结果没找到,这件事就一直像是一根刺一样留在周老板的心里。

  周老板是一个不吃隔夜饭的人,也不喜欢隔夜仇,彻底死掉烟消云散的敌人才是最可爱的敌人,那种被人用阴狠的目光在暗处盯着像是条毒蛇一样随时准备上来咬你一口的感觉,实在是让人太不舒服。

  然而,

  该来的还是来了,

  出来混的,

  就是这样。

  当初铁憨憨没在意这个“搞笑”的和尚,

  现在,

  人家找上门了。

  最重要的是,

  铁憨憨还在沉睡着,现在是叫都叫不醒他。

  当初他装逼装爽了,

  一巴掌把人家抽飞再坐在王座上等空门开,企图与佛会面,

  现在,

  收尾的烂摊子,还得自己来收拾。

  门被关了大概十秒钟,

  然后,

  门还是没开,

  因为在门板上,

  癞头和尚直接走了过来,

  其身上像是覆盖着电烙铁一样,

  直接把门板融出了一道人形。

  他站在了房间里,

  继续双手合什,

  诚声道:

  “贫僧特来讨教,还请施主行一个方便。”

  周泽扫了一眼那个门板,拿毛巾轻轻地擦了一下嘴角的泡沫,

  道:

  “真的不方便。”

  周泽很想和对方聊聊,交涉一下,

  你要找的人,现在正在沉睡着,我也在找让他苏醒的办法,既然这样,我们要不要合作一下,一起想办法把他弄醒然后你再报仇杀了他?

  你看,

  这样多有成就感!

  但周泽还是什么都没说,毕竟,万一人家知道赢勾彻底沉睡后,会不会变得更为肆无忌惮?

  “无妨,贫僧也清楚,每次施主遇险或者即将身死出现危机时,他也就出来了,他需要一个台阶,贫僧懂的。”

  癞头和尚自信满满地自言自语,

  然后,

  举起了自己的右手。

  他真的无比迷恋抽人的这个动作,

  似乎比什么无上佛法万千梵音更为通透,

  世间事物,诸多烦扰,红尘滚滚,

  何必参?

  何必悟?

  何必忧?

  一巴掌抽出个干干净净,才是大自在。

  巴掌落了下来,

  “你敢!”

  身边,早就严阵以待的莺莺迅速上前,单拳怼了过去!

  “嗡!”

  沉闷的肉体碰撞之声,

  房间里的玻璃和电子设备的屏幕上都出现了一道道裂纹。

  莺莺身体一倾,癞头和尚的力道超乎了她的想象。

  紧接着,

  癞头和尚又是一巴掌下来。

  莺莺这次改为双拳格挡,

  “嗡!”

  第二次交手之下,

  莺莺身体直接被向后弹飞出去,

  直接落在了大床上,

  而后只听得一阵“嘎吱”的脆响,

  床塌了。

  轻描淡写之间,就凭借着自己的肉身力量,击退了一头女僵尸。

  而且在莺莺下意识地想要起身时,却感知到自己体内的煞气被一缕缕金丝给搅动起来,这金丝竟然封锁了自己身体的几处穴位,阻滞自己体内煞气的流转。

  癞头和尚出身佛门,乃佛门世间行走,一身佛法,自然不容小觑。

  虽然心中不再有佛,却不会有什么洁癖一般舍弃了佛门诸多手段不用。

  一时间,

  莺莺想爬都爬不起来。

  自己的女人被打了,

  周老板自然不可能再站在旁边举着手再解释什么,

  和尚摆明了来者不善,

  说是上门讨教,其实就是来报仇的。

  既然这样,

  那就干吧!

  周泽双手指甲迅速长长,

  身形一窜,

  对着癞头和尚血淋淋的脑袋刺了过去!

  癞头和尚双手举起,

  以一种很诡异的速度直接钳制住了周泽的双手手腕,

  紧接着膝盖就是向前一顶!

  这是正宗的搏击手段,其实,任何东西到了一定高度和境界后,就会向返璞归真的方向去发展,只剩下最为纯粹的朴实。

  周泽也提起自己的膝盖,

  二人的膝盖对撞在了一起。

  “嘶…………”

  周老板只觉得膝盖位置似乎在这一下直接被撞碎了,

  但癞头和尚仿佛毫无感觉,

  双手扣着周泽的手腕,直接中门大开,向前探身,这一切,都来得很快,也就是趁着周泽立足不稳的时候。

  刹那间的电光火石之下,

  二人变成了癞头和尚从周泽身后抱住了周泽的姿势,

  “起!”

  癞头和尚发出了一声低喝,

  “咔嚓嚓………………”

  这一层酒店地板地砖,不光是这个房间,而是一片又一片的区域,全都出现了龟裂的现象,哪怕是房梁那边,也不断有灰屑掉落下来。

  看似是两个大男人的搏斗,

  没有漫威宇宙的那种夸张的特效炫彩,

  但基本每次碰撞都是拳拳到肉,

  连带着整栋酒店里的人都能清晰地感知到楼房似乎在一震一震的,若非酒店此时被鬼气环绕着,普通人在这里的感知会被抑制和模糊,可能现在酒店里的住客和员工都会尖叫着喊着“地震啦”逃出来。

  周泽双脚即将离地,

  却在此时嘴角两颗獠牙长了出来,

  上半身也出现了一道道符文流转。

  即将被癞头和尚从后面抱起的周泽又再度稳稳地踩在了地面上,且开始继续发力,一只手反向抓住了癞头和尚的脑袋另一只手则是扭住了对方的肩膀。

  “给老子,去!”

  弯腰,

  屈膝,

  转身,

  癞头和尚被周泽“背”了起来。

  “阿弥陀佛,不动如山!”

  一层金光落在了癞头和尚的身上,

  周泽只觉得自己“背”着的这个人似乎比之前重了几十倍!

  “咔嚓,轰!”

  地板塌陷了,

  周泽和癞头和尚一起掉入了下一层的房间,

  好在下一层的房间是空置着的,没有住客,否则不知道会被吓成什么样子。

  地板塌了,却没能阻止周泽和癞头和尚的继续角力。

  与此同时,周泽感知到一缕缕带着佛门属性的气息正在疯狂地刺入自己体内。

  “吼!”

  周泽发出了一声咆哮,

  他知道不能这样继续下去,

  现在的他,

  遇到了和之前冯四差不多的情况,

  癞头和尚现在就像是一个bug,

  尤其是对于“阴司选手”来说。

  刹那间,

  周泽直接松力,

  癞头和尚瞬间掌控了局面,

  将周泽狠狠地摔在了地板上,

  地板这次没破,甚至连龟裂都没出现,不是因为癞头和尚最后收力留手了,就像是一个人出拳击打别人时,手臂完全挥出去其实没有稍微保留的击打力更大一个道理,癞头和尚在最后用了一个反震的力道。

  周泽只觉得自己自己五脏六腑一阵扭曲,

  若非这具肉身被自己打磨过很多次,可能直接在这一下就得变得稀巴烂,被硬生生地摔烂成一滩碎肉。

  然而,

  周泽没有停下自己的动作,

  趁着癞头和尚在自己上方的短暂片刻,

  双手十指向上,

  “加糖!”

  十根指甲,

  十根!

  周泽毫无保留,

  完全射出!

  “噗!噗!噗!…………”

  十根指甲,

  完全没入了癞头和尚的体内,

  饶是以他现在的肉身,都没办法在这个空档间挡住周泽指甲的锋锐。

  “哒哒哒哒…………”

  癞头和尚踉跄地连续后退,

  在自己胸口位置,

  十根黑色的指甲触目惊醒,

  鲜血,不停地滴淌了下来。

  周泽挺着一口气,强行按压下去了身体内的恐怖疼痛,硬是又爬了起来,弯着腰,双手耷拉在身体两侧。

  两颗獠牙,反射着狰狞的光泽,眼眸深处,也在有赤红色的光泽正在慢慢地流转,仿佛随时都可能彻底覆盖整片眼眸。

  十根手指那里,

  则是不停地滴淌着鲜血,

  十指连心,

  这种痛,自然是旁人所无法体会的,上一次这般时,还是周泽面对小男孩时。

  不过现在的周泽比当初的自己进步了很多,

  但依旧在面对癞头和尚时,

  被逼入了这种窘境。

  好在,

  对方也绝对舒服不到哪里去了。

  其实,冯四儿和周泽不同的地方就在于,如果大家都在地狱,不借助外力的话,周泽真的很忌惮他。

  但在阳间,

  彼此有肉身加持时,

  冯四儿很多时候会被限制得太多。

  如果给冯四儿一具合适的肉身,虽说不见得真的能够在山顶上拦下癞头和尚,但至少不至于会被人碾得仓惶逃回地狱。

  癞头和尚张了张嘴,

  吸了一口气,

  一时间,

  胸口位置上的伤口瞬间止血,一层层黑色的冰块覆盖在了伤口位置。

  这是浓郁的鬼气出现实质的征兆。

  眼前的癞头和尚,

  半张脸慈悲,半张脸狰狞,

  佛和鬼共存,

  看起来分外诡异。

  “我佛慈悲!”

  癞头和尚闭上眼,

  脚下出现了一朵佛莲,

  一步一步走向了周泽,

  步步生莲,

  形成了一种对“鬼”这种存在的天然压制。

  周泽只觉得自己脚下,自己身边,似乎都传来了灼热的刺痛感。

  “施主,他再不出来,贫僧就只能下杀手了。”

  癞头和尚沉声道。

  周泽左手一滩,

  一支钢笔落入掌心,

  钢笔瞬间被周泽手掌的鲜血浸染,

  当那朵佛莲出现在自己脚下即将把自己完全覆盖住时,

  周泽猛地弯腰,

  直接将手中的钢笔刺入了地板之内。

  “嗡!”

  佛莲碎裂。

  周泽微微侧着脖子,

  盯着面前的癞头和尚,

  笑道:

  “他说了,你不配让他出来。”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