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六百四十九章 疯狗

第六百四十九章 疯狗

  周泽的话,并没有让癞头和尚生气,也没有引起他的怀疑。

  诸葛亮当初唱空城计到底高不高明,其实不在于他本人,而在于他所要迷惑的那位,脑补得够不够厉害。

  如果诸葛亮当时是唱给一个二货听……

  好在,眼前的癞头和尚绝不是什么二货莽夫,

  他觉得周泽的话以及那位的态度,

  是这般的贴切,

  这般的顺畅,

  这般的理所当然。

  是啊,

  这不就是那位的性格么!

  癞头和尚的脸上,居然露出了崇敬之色。

  尤其他的脸,本就“泾渭分明”了,再加上这个表情,真是要多怪异就有多怪异。

  周泽都因此诧异了一下,

  自己无非是在虚张声势,

  说点不好听的,

  真的很像死鸭子嘴硬,

  但为毛对手感觉却像是在“甘之如饴”?

  “是了,阿弥陀佛,贫僧,将竭尽全力,去尝试杀了你。”

  癞头和尚左半边身子闪烁起了金光,

  右半边身子则是露出了黑色的光泽,

  身上的气息以一种极为恐怖的姿态迅速地提升着。

  这是要认真了,

  也是必须要认真了,

  只有证明自己有杀死眼前这个人的能力,

  那位存在,

  才会出现,

  才会和上次那般,

  和自己“论佛”!

  用句中二的话来形容就是,

  癞头和尚在听到周老板的嘲讽话语之后,感觉自己全身上下的小宇宙都开始燃烧沸腾起来了!

  杀死周泽,是那位存在给自己的历练吧!

  “嗡!”

  癞头和尚身形从原地消失,

  周泽只看见在自己的视线里出现了两团刺目的光圈,

  随后就察觉到胸口被狠狠地砸中。

  “砰!”

  根本就没什么可以给自己反应的余地,

  周老板整个人倒飞了出去,

  撞碎了窗户玻璃,向下坠落。

  然而,

  还没等周泽落地,

  那团双色的光芒又再度出现在他的身边,

  周泽脖颈位置被一双手狠狠地掐着,

  下落的速度再度得到了加强。

  “砰!”

  癞头和尚将周泽重重地摔在了马路上,且又提起来,将周泽的身子压在路面上,向着前方快速地奔跑。

  “砰!”

  癞头和尚松手,

  像是打保龄球的姿势,

  周泽的身子像是一块麻袋一样在路边上继续滑行翻滚着,地上留下了一条长长的沟壑。

  等到势能将耗尽后,

  身子在地上弹跳了几下,

  颓然地面朝下摔了下来。

  站在旁边,可以清楚地看见周泽后背上的衣服已经完全磨损得干干净净,皮肉也被刚刚那一串恐怖摩擦给破开,留下了极为恐怖的伤口,深可见骨!

  癞头和尚没有继续向前,

  他站在原地,似乎是在观察着周泽的反应。

  按理说,

  很多无脑电视剧一直在诠释着一个主题,那就是反派死于话多。

  这个时候不管敌人死没死,直接下死手补几刀才是最为正确的选择。

  然而,

  癞头和尚并不是想要多欣赏欣赏周泽狼狈的样子,

  纯粹是因为他必须得停下来,调和自己体内两种属性的力量。

  佛是用来镇压的,也是拿来遮掩的,

  因为这头顶上的乌云,可一直都没完全散去啊。

  新加入的力量固然很强大,但也很不稳定,一个处理不慎,走火入魔还好,直接被雷劈下来才是最恐怖的结局。

  他需要停一下,

  调理和控制一下。

  也就是这会儿的功夫,

  在癞头和尚的视线里,

  周泽的双手慢慢地颤抖起来,

  他想支撑着身体站起,

  却很难做到。

  刚刚一连串的打击,

  已经超出了周泽本人所能抵抗的极限。

  艰难地抬起头,

  周老板咬着牙,

  这时候,

  其实心里想的反而不多,

  唯一的念头就是站起来,

  站起来,

  没什么理念,

  也没什么信念,

  纯粹就是你被人打趴下了,

  好疼,

  好想起来给对方也来一拳!

  “阿弥陀佛!”

  癞头和尚双手合什,

  好不容易,

  他终于把自己体内两股力量的冲突给化解了,

  身上的金光和黑色的光芒也都同时暗淡了下去。

  他迈步走向了周泽,

  缓缓道:

  “您再不出来,贫僧可就真的把您的看门狗给超度了啊。”

  看门狗!

  听到这三个字时,

  周泽的眼睛猛地瞪大了一些,

  胸口一阵起伏,

  双手死死地攥紧,

  十指间还在流血,鲜血顺着指尖的缝隙滴淌了出来。

  癞头和尚走到周泽面前,

  对着周泽的头,

  抬起了脚,

  “阿弥陀佛!”

  周泽抬起头,看着那肮脏的鞋面,

  真的,

  好脏啊。

  慢慢地,

  周泽眼里的视线,

  开始逐渐模糊起来,

  原本只是在双眸边缘位置出现的红色开始逐渐向中央区域覆盖,

  且以极快的速度迅速填充起了一双眼眸。

  之前在玉龙雪山里,周泽吞噬了木承恩,这一股力量差点使得他陷入疯狂,如果不是最后清醒过来,可能连莺莺都给他吃掉了。

  僵尸之间的吞噬,是提升力量最快的方式,但也最容易因此“失去理智”,古往今来,的确有好几个赫赫有名的大僵尸,却最终都没能得到善终,宛若一道流星幻灭。

  原因就在于,一路吞噬一路疯狂后,猖狂得苍穹看不下去了,直接降下雷劫灭杀!

  这股力量只是被暂时压制了下去,若是经过几个月时间的慢慢调理和消化,问题倒也不大。

  然而,

  眼下距离吞噬木承恩,才刚刚过去不到两天的时间。

  “吼!”

  灾厄、

  诅咒、

  愤怒,

  种种最为原始的负面情绪开始不停地汇集和激荡起来。

  癞头和尚心里当即一喜,

  道:

  “是您,

  是您醒了么?”

  这一刻,

  癞头和尚居然有种自己考试终于及格马上要被家长奖励表扬的欣喜之感。

  但很快,

  他又疑惑地皱了皱眉,

  “不是您的气息,

  那这,

  又是什么鬼?”

  “吼!”

  周泽抬起头,

  发出了一声怒吼,

  体内的一处处骨节都开始发出刺耳的摩擦声。

  “轰!”

  癞头和尚身形迅速后退,和周泽拉开了距离,表情一脸严肃。

  原本周泽所躺着的地方,掀起了阵阵尘土,待得尘土消散之后,显露出周泽的身形。

  周泽弓着腰,双手自然下摆在身体两侧,

  身上的伤口位置,

  正冒着热腾腾的白气,

  尤其是后背位置,因为之前在地面被强拽着快速摩擦,伤口最为可怖,而眼下,

  可以清楚地看见周泽后背那边不断升腾起的阵阵热浪,

  像是开水烧开了一般。

  “很像,却不是他。”癞头和尚疑惑地自言自语着,随后又自顾自地摇摇头,“先前看起来很像,现在又不像了。”

  周泽赤红色的眼眸里,似乎看不见任何的情绪波动。

  只见他默默地低下头,

  看着自己血淋淋的双手,

  之前的十根指甲,

  此时还刺在癞头和尚的胸口位置。

  双臂挥舞了两下,

  又抬头看了看手掌,

  觉得缺了点什么,

  不够习惯。

  周泽喉咙里发出了一阵颤音,

  似乎是在表达着某种不满的情绪。

  他举起自己的左手,

  张开嘴,

  将左手塞入自己的嘴巴。

  “咕嘟咕嘟咕嘟…………”

  一阵刺耳的摩擦吞咽声传来,

  当周泽把左手从嘴巴里取出时,

  整个左手手掌不见半片皮肉,只剩下森然的白骨。

  接下来是右手,

  很快,

  右手手掌也变成了白骨,

  而这剔骨刀,

  居然就是周泽自己的獠牙!

  没有指甲了,

  但无所谓,

  因为找到新的替代品了。

  身体,

  越发地佝偻了起来,

  双臂慢慢地摇晃着,

  白骨指尖在触及到脚下的地面时,

  居然刮蹭出了一串火花。

  周泽慢慢地抬起头,

  赤红色的眼眸盯着前面的癞头和尚,

  咧开嘴,

  笑了起来,

  宛若一头饿狼,

  盯上了自己的猎物。

  下一刻,

  一只脚前倾,

  一只脚拖后,

  猛地一蹬,

  “砰!”

  癞头和尚只觉得一道犀利无比的风吹到了自己面前,

  紧接着,

  就是刺鼻压抑的血腥味!

  “佛说……”

  “砰!”

  癞头和尚脑袋一阵晕眩,

  他甚至来不及做出其他任何的反应,

  就被周泽的手臂直接架住了脖子狠狠地砸在了地上,

  而后,

  周泽仰起头,

  “吼!”

  以更快的速度,

  一边将癞头和尚死死地压在了地上,

  一边拽着他开始向前方更快地奔跑冲刺!

  “轰轰轰轰!!!!!!!”

  宛若一台奔腾的推土机,

  直接扛推了过去!

  之前你怎么对我的,

  现在我就怎么还回去!

  周老板无论什么时候,都不是什么宽宏大度的人,尤其是那些对自己不好的有伤害的人,能今晚报复绝对不拖到明天天亮!

  待得推行了很长一段距离后,

  癞头和尚身上再度闪烁出了金色和黑色的光芒,

  肉身瞬间变重,

  双脚下压,踩住了地面,

  同时双臂猛地抓向了周泽。

  二人双手交织在了一起,

  周泽的白骨手子宛若一把把锋锐的手术刀,

  狠狠地刺入了癞头和尚的体内。

  而癞头和尚双手手心位置,也是凝聚着浩瀚的佛力,正在疯狂地侵蚀着周泽的身体。

  僵持片刻之后,

  二人一同出脚,

  互相踹中了对方的身子。

  “砰!”

  二人同时向相反的方向倒飞出去。

  但很快,

  双方又再度扭转了身形,

  又再度拼撞到了一起。

  宛若两条纠缠在一起厮斗的,

  疯狗。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