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六百五十章 我思故我在

第六百五十章 我思故我在

  当周泽被癞头和尚从楼上砸下来时,下方的安律师和许清朗第一时间就感应到了。

  但有些尴尬的是,

  周泽和癞头和尚下去的方向正好在酒店的背面区域,

  等到安律师和许清朗以最快的速度绕了一个圈赶来时,

  战局已经进入了白热化,

  一条看门狗,一条疯狗,

  正在进行着最为惨烈血腥的厮杀,

  那喧嚣的气浪,

  那恐怖的能量宣泄,

  肉身之间的碰撞和搏杀,

  安律师和许清朗甚至没敢靠近,

  实在是这种厮杀的气势,让二人心里也清楚,哪怕现在下去,双方间已经杀红了眼了,你就算是想要去帮忙也帮不上,甚至可能会使得自家老板心里产生顾虑。

  “赢勾不是沉睡了么?”

  许清朗有些不能理解地自言自语。

  赢勾已经沉睡了,这件事,他相信周泽不会欺骗大家,且也没有欺瞒的必要。

  但那现在又是怎么回事?

  安律师则是伸手揉搓了一下下巴,略作思量,道:

  “我觉得,多半和老板之前吞了木承恩有关系。”

  “和他有关系?”

  “你记得木承恩家里的那幅古画吧?”

  许清朗闻言,点点头。

  那幅画,自然是记得的。

  木承恩当时是准备屈服坦白了,但那时的老板似乎被陷入到了某种情绪之中,完全无法理会其他,把木承恩给彻底“吸干”。

  那幅画,也就成了最后留下的线索了。

  “看过一部电影么,好像叫《致命ID》。”

  许清朗点点头,“看过。”

  “里面讲的其实就是多重人格的故事,互相残杀,到最后,剩下几个人格就是几个人格,有时候我也在想,老板和那部电影里的情况真的很像。

  你要知道,赢勾其实不是隐藏在他体内的灵魂,也不是什么寄宿主寄生的关系。

  赢勾很喜欢喊老板是‘看门狗’,

  其实里面就有着这一层的意思,

  他们是一具灵魂里诞生出来的不同意识。

  而很显然,赢勾是这群意识里当之无愧的老大,也可以说是所有人格之中最为强大的一个。”

  “那老板呢?”

  “他算是显人格吧,有点像是一个国家的外交部,管着对外的一切活动,但在这个国内,真正掌权的权力机关,却不是他。”

  “我还是有些迷糊。”

  “我也有点迷糊,但大概可能就是这么个意思。之前在通城,不是出了白夫人和李秀成那档子的事儿么?

  白夫人不知道利用了什么特殊甚至可以说是带着点禁忌的力量,比如那个‘仙’,凡是和那个字有关系的,都是禁忌般的存在。

  在白夫人的推动下,其中的一个人格,李秀成差点反叛成功,如果不是老板灵魂里还有一座泰山镇压下来,可能现在的老板已经变成李秀成了。

  呼…………”

  说到这里,

  安律师也不禁长舒一口气,

  感慨道:

  “很奇怪,也很不可思议吧,居然能把生命层次细化到人格。

  芸芸众生是以肉身为存在根本,肉身一坏,意味着生命的消亡。

  我们阴司则是更进一步,以灵魂为载体,甚至肉身也不是不可以换,就比如之前冯四儿上来时,去殡仪馆借用肉身一样。

  但到了赢勾那个层次,他甚至可以把生命细分到人格的这个细小层面,螺丝壳里做道场,那种层次,真的太可怕了;

  有点我意不灭,身亦不灭的意思了。”

  “你的意思是说,现在老周所表现出来的,是另外一种人格?”

  “五五开吧。

  一个可能是老板自己觉醒了,就像是日漫《圣斗士星矢》里的那样,打不过你没关系,通过一番回忆杀和自言自语就能燃烧小宇宙玩个爆发。

  老板被那和尚逼急了,来个咸鱼翻身,咸鱼突刺,咸鱼对决,咸鱼万岁冲锋,

  好像也不是没可能?”

  说是这样说,也说了五五开,但许清朗能听出来,对这个可能,安律师自己都不怎么相信。

  “第二个可能呢?”

  “第二个可能就是,因为老板吞噬了木承恩,而木承恩和画中人很可能有着极为深刻的关系。

  要知道,

  这个世界上,

  木承恩是我所见过的,第二个有灵魂的僵尸!

  他要么是那个画中人的后代,要么是继承了画中人一部分的衣钵或者是传承。

  总之,画中人和木承恩之间肯定有关系。

  而那幅古画中的视角,

  看起来也很奇怪,

  赢勾在愤怒,那个年轻男子在把酒言欢。

  我倒是有一个猜测,我相信老板也猜到了,那就是,那个画中人,很可能是之前的某一任赢勾的看门狗。

  但他却成功地成长起来,且脱离了赢勾的束缚,是他太优秀了还是他算计了赢勾辜负了赢勾,这个不可考证。

  总之,

  他成功了。

  他让赢勾无可奈何,成功地走出了历代看门狗结局宿命,开创了新的格局。

  而木承恩,则是他的传人或者侥幸得到了他的部分衣钵。”

  听到这里,

  许清朗眯了眯眼,

  他体内也有部分海神的力量被封印着,很多东西,其实有着更直观的思考和感受,当即道:

  “你的意思是,老板因为吞了木承恩,刺激到了他体内的某个人格苏醒?

  而眼下这个,就是…………”

  安律师缓缓点头,

  其实,

  很多东西都很明显了,

  在周泽早就可以控制进出僵尸状态的前提下,

  因为吞了一个木承恩,居然差点失心疯连莺莺都想吃掉。

  很显然,

  是因为木承恩的关系,导致他体内的另一个人格,类似于李秀成那种的存在,开始发出了影响。

  不过,那位可比李秀成牛逼多了。

  要知道李秀成在太平天国兵败之时,哪怕对梦中见到的赢勾很是崇敬,但赢勾只是冷眼看着他起高楼看他宴宾客再看他楼塌了。

  看着他城破,看着他被俘,看着他被杀。

  于上位者角度来说,赢勾根本就是不拿历代看门狗当回事儿。

  古代皇帝和封疆大吏有一种说法叫“代天牧民”,这里的一个“牧”字,其实就把上位者对底层人的态度阐释得很清楚了。

  人间的权贵尚且把百姓当作猪羊犬类韭菜一般的角色,

  那么,

  生命层次远远超出人的想象,自上古时期就是一方大鳄的赢勾,会怎么看下面的人,也就能理解了。

  “那么,老板会不会被?”

  许清朗手指指了指自己的额头,转了个圈。

  安律师摇摇头,道:“应该不至于,按照画中所描绘的意思以及木承恩这个存在的出现,可以确定的一点是,那位看门狗完成了历代看门狗所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完全脱离了赢勾的掌控。

  甚至,很可能和赢勾分离了,独自以一种生命形式在存在着。

  但他毕竟当过看门犬,按照老板之前的形容,在他的灵魂深处,被泰山镇压的地方,有很多青铜柱子,还有一座湖泊,下面都是历代看门狗的身影。

  他走了,但那里肯定有他留下的精神烙印,对老板构不成威胁的。”

  “如果那样,岂不是等于又多了一个赢勾?”

  安律师差点没忍不住“切”一声,一句“妇人之见”几乎说出口。

  “那个只是一个人格的影响,和赢勾还是有很大不同的。”

  至少在安律师眼里,

  还是赢勾最好。

  其间最重要的是,

  赢勾只是一时落难,是一个值得抄底的超级潜力股!

  画中人再牛叉,无非是趁着赢勾落难时摆了赢勾一道。

  当然了,

  那位确实牛叉得不行,毕竟百足之虫死而不僵,能在赢勾面前虎口拔牙,绝对是优秀中的优秀。

  但和自家老板比起来,

  还是差了太多。

  瞧着自家老板和赢勾的关系,

  你一句“看门狗”,

  他一句“铁憨憨”,

  他娘的,

  “死鬼。”

  “冤家。”

  安律师有时候都很难以理解,

  要么是自家老板有得天独厚的人格魅力,要么就是瞎猫碰上死耗子,

  否则自家老板怎么能和赢勾相处出一种好机油的感觉?

  这番成就,

  足以秒杀历代所有看门狗,包括画中的那位。

  “还要打多久啊。”许清朗见下方战局还难分难解有些担心道。

  好在,这里鬼气和煞气弥漫,普通人是察觉不到这里的情况的,就像是当初在警局门口都打出了一个个大坑来了,但里面的警察们还是一点感觉都没有。

  “我倒是不担心现在,我担心等打完后。”

  安律师砸吧砸吧了嘴,对许清朗继续道:

  “你做好准备吧,以前是赢勾做主控,虽说那位有些眼高于顶,但每次回去之后,至少会留一些些后手,也因此哪怕以前老板每次都重伤回来,但将养一段时间就好了。

  现在这位,只是遗留下的人格影响,他可是不管不顾直接开造的主儿,看看他那双手,啧啧,我怕等打完后,老板直接被榨成人干了,甚至性命都有…………”

  许清朗闻言,点了点头。

  其实,力量还是这个力量,这个力量基数,则是以周泽本人这具肉身为载体去衡量的,赢勾用和周泽用又包括是在这个人格驱动下使用,

  所不同的是对力量的细微掌控和理解,

  但池子里水并没有什么量的变化。

  所以,

  在阳间,

  赢勾面对任何地狱有头脸的人时,都会下意识地“噤声”。

  但之前在地狱,有了平等王陆的自我献祭之后,马上就可以在地狱大杀四方,实在是纯粹以周泽这个“池塘”来衡量的话,不够做什么大事儿。

  “咦!”安律师发出了一声惊疑,“要分胜负了啊。”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