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六百五十四章 转机出现

第六百五十四章 转机出现

  钢笔尖,从胸口烧焦的皮层里探出一个小小的尖头儿,但大部分的笔身还是留藏在体内。

  安律师原本绝望的表情一下子焕发出了新的生机,

  对于很多人来说,

  活着,

  锦衣玉食地活着,

  已经不算是活着了,

  他想出人头地,他想掌握权柄,

  一旦这些没有了,富家翁一般的活着,只能算是一种酷刑!

  老板的命,对于安律师来说,就是他的未来啊!

  莺莺和许清朗也靠在边上看着,安律师伸手示意他们不要太过靠近,提醒道:

  “不要触碰它,不要触碰它,这是……这是……这是老板现在的生机。”

  钢笔所在的位置,正好是这具身体心脏所在,这支钢笔,正在护住身体的命脉!

  更有可能,

  连带着老板的灵魂,

  此时也在这钢笔里面!

  火种还在,

  哪怕现在老板的身体状况很差很差,

  而且雷劈下来时,老板又和癞头和尚距离这般近,灵魂没受到波及是可能的。

  但就算再差,

  0.001和纯粹的0之间,还是有着本质的区别!

  “先休息休息吧,老板这边,莺莺你来照顾一下,不,我们轮流换班,大家刚刚都不好受,抓紧时间尽量把自己给恢复好,这里毕竟在外头,不是在通城。”

  安律师这话是对莺莺说的,

  莺莺闻言,点点头,同意了,她不傻,也不蠢,自然不会像是脑残剧里的女角色那般喊出“不,我死也不会离开他的身边”这种话。

  一天的时间,就这样过去了。

  大家轮流换了一遍看护班,

  中途,

  许清朗还又去了雷劈的地点,拿了一个玻璃容器把癞头和尚的骨灰给装了回来。

  安律师洗好澡出来,看见茶几上放着的大玻璃瓶,有些腻歪道:

  “我还以为都被风吹掉了呢。”

  “差点吧,我去的时候,环卫工在那里骂谁这么没公德心,去晚一步的话,可能就要被收进垃圾车里去了。”

  “留着干嘛?”安律师忽然想到了一个菜名,叫“骨灰拌饭”,

  马上有些担心地问道:

  “不是拿来做菜吧?”

  许清朗摇摇头,

  指了指玻璃瓶内的骨灰,

  道:

  “只是觉得挺好看的。”

  “呵呵。”

  安律师走到卧室那边,现在一轮换班过去之后,又轮到莺莺陪在床边。

  只是,

  老板还是躺在那里一动不动。

  没有任何要复苏的迹象,连那支煞笔也没任何的动静,一切,都静悄悄的。

  看了一会儿,

  安律师又走回客厅在许清朗身边坐了下来,用商量的语气道:

  “我给书屋发信息了,那头小僵尸和黑小妞我都让他们马上订机票过来,估摸着晚上前半夜应该就能到了。”

  许清朗愣了一下,

  小僵尸来倒是可以理解,

  毕竟老板现在躺在那里,毫无生机。

  自己仨人,看上去没什么事儿的样子,但内在的伤势可不是一朝一夕就能恢复过来的,小男孩在这里的话,也能起到一个保驾的力量。

  但是那个黑小妞?

  许清朗马上想到了店里的死侍,当即有些不可思议道:

  “你是想让她把老周种下去?”

  安律师吐出一口烟圈,在茶几的烟灰缸里抖了抖烟灰,

  道:

  “如果真的有必要的话,种就种吧!”

  许清朗身子后仰了一下,看了一眼躺在卧室床上的周泽,稍微压低了点声音,道:

  “你有没有想过,老板醒来后,发现自己被种在地里,头发上和咱书店里那个死侍一样,脑袋上长满了翠绿,

  会是一种怎样的后果?”

  “能醒来就成,大不了我拿一把扫帚扫马路去。”

  许清朗也只是调侃一下,然后又默默地把玩起手中的玻璃瓶,还用手指对着瓶身玻璃弹了几下,发出了“叮叮”脆响。

  “行吧,我去外面买点啤酒回来,你继续扒灰。”

  安律师伸手在许清朗肩膀上拍了拍,起身走出了房门。

  这是一栋公寓楼,但一楼没人住,也不知道原主人干嘛去了。

  走到外头的便利店里,安律师买了一打啤酒和一些零食,往回走时,他想了想,在花圃边的长椅上坐了下来。

  “啪!”

  打开一罐啤酒,

  喝了一大口,

  而后长舒一口气。

  伸手,抓了抓自己的头发,安律师抿了抿嘴唇。

  难道是自己做错了?

  来云南,

  其实一场错误?

  不过是来云南一个多星期的功夫,却即二连三地发生了这么多事。

  而这一切的主因,都是自己鼓噪出来的,否则老板怎么可能会离开通城?

  砸吧砸吧了嘴,

  安律师苦笑了一声,

  又喝了一大口。

  一罐啤酒喝完,短暂地伤怀惆怅也该结束了,安律师提起便利袋,起身,准备过马路时,却看见好几辆救护车从自己面前的马路上开了过去。

  上面打着急救信号灯,风风火火。

  嗯?

  出事儿了么?

  安律师本没有做过多理会,

  但最后一辆急救车忽然在前面不远处停了下来,

  里头也传来了一声大叫,

  车门被打开,

  从里头窜出来一个身着乌黑工人装的男子,男子手臂上还缠绕着输液塑料管儿。

  “啊!啊!啊!”

  男子大叫着,

  直接冲到了马路边的下水沟那儿,那儿还有一块积水,男子直接把脸贴上去,开始疯狂地舔起来。

  后头,护工和护士门马上追了过来,大家一起拉拽,但男子还是无动于衷,像是头疯狗一样,继续嘶吼着。

  安律师一开始觉得这是不是精神病又或者是狂犬病?

  但仔细看了一会儿,发现又不像。

  这时,

  那个男子居然强行挣脱了几个护工的束缚,

  不管不顾手脚并用地向前跑去,

  正好跑向了安律师所在的方向。

  男子眼里根本就没有安律师,直接冲撞了过来。

  安律师手里左手提着东西,

  不过还是身形后退一步,右手伸出去,直接抓住了对方的脖颈,同时左脚对着对方膝盖就是一踹!

  男子发出了一声惨叫摔在了地上,

  安律师的脚直接踩到对方后背位置,

  男子起不来,

  只能双手不停地在马路上抓挠着。

  “谢谢,谢谢。”

  护士和护工们马上过来,护工更是拿出了绳子,准备把男子给绑起来。

  旁边不少群众在围观,还有附近的店家也走到店门口看着。

  倒是没人会说这是在虐待还是啥的,一来这些是开着救护车,一看就是医院里的人,不是警察城管什么的,无法挑动起好事者那颗搞事的内心;

  二来,

  这个男的一看就是有问题的。

  安律师收回了脚,准备离开,

  但面色忽然一变,

  手里的袋子直接丢在了地上马上蹲了下来,伸手攥住了男子的手腕。

  男子还在不停地大喊大叫着,嘴里“咕噜咕噜”的,倒是没有口吐白沫的症状,就是眼里全是血丝,密集得恐怖。

  安律师则是只盯着他的手指,在其手指指甲位置,有一层淡淡的绿色,安律师低下头,甚至还伸出舌头舔了一下。

  “…………”护士。

  “…………”护工。

  安律师面色大喜,

  这是,

  这是老板上次在民宿里说的那个石头!

  是木承恩当时拿来给那个女鬼差设计哄骗大家上当的那个东西!

  随着木承恩的死,

  安律师本以为这条线索应该就断了的,

  但居然在这里被自己又碰到了!

  要知道,这东西对僵尸可是大补啊,有这玩意儿,老板肉体上的伤势,很可能就有新的转机!

  甚至,

  如果那东西足够多,

  连那位的苏醒,

  都出现了可能和曙光!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安律师看向了身边的护士。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

  护士马上挥手拒绝回答。

  “他是从哪里接来的?”

  “我不懂,我不懂,请你不要问了,这个得保密,谢谢你刚才的帮助,谢谢。”

  男子被护工打包好了,几乎是被扛着的,又送到了救护车上去了。

  安律师没继续问下去,

  他清楚,

  护士不是不知道,是不能说,其实,男子的工作服后头印着的“天成矿业集团”已经说明了很多事情了。

  矿上发生的事情,被下封口令也是很正常的事儿。

  “矿上,矿上?”

  安律师眯了眯眼,

  拿出手机,拨通了许清朗的电话。

  “喂,不是去买酒的么?”

  “遇到点事儿,我要去查一下,小僵尸到了的话马上通知我一声。”

  “什么事儿?”

  许清朗很不解,

  老板都这样子了,

  你还要搞事情?

  老实说,就像是之前安律师一个人坐在花圃边自我反思一样,

  其余人,包括莺莺和许清朗,

  不说对这场云南之行抱有怨言也是不可能的,虽说不至于记恨到安律师头上,但对于他这种急功近利且不择手段的心态和作风,肯定有些微词。

  “和老板有关。”

  安律师没说太多,也没在意许清朗电话那头的语气。

  “行,我知道了,你自己也小心点。”

  “嗯。”

  挂断了电话,

  安律师看也不看自己刚刚丢在路上的零食和啤酒,

  伸手拦下了一辆出租车,

  坐上去后直接道:

  “跟上前面的那辆急救车,我亲人在上头。”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