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六百五十五章 好嗨哦

第六百五十五章 好嗨哦

  “他们来了。”

  刚刚出去接人的许清朗推开门说道。

  莺莺从床边站起来,对走进来的小男孩和黑小妞点点头,然后继续坐下来,照看着自家老板。

  将近两天的时间过去了,

  老板还是一点动静都没有。

  身体没动静,

  灵魂也感应不到丝毫,

  好在,

  还有一个唯一的希望,

  就是此时还深插在老板心脏位置的那支钢笔。

  这支笔,

  不会无聊到故意跑那里待着的吧?

  肯定是有原因有目的有作用的吧?

  否则它就真的是个煞笔了。

  小男孩靠在墙壁上,看着躺在床上的这块人形黑炭,表情,依旧淡淡的。

  其实,

  他是不怎么想来的,

  这段时间里,书屋里要自己陪睡的那个男人也来云南了,

  书屋又在装修,

  他干脆找老道要求帮忙,让自己借住到了王轲家。

  美名其曰:方便学习!

  每天和小萝莉一起上学,放学,一起吃饭,

  正是最青梅竹马乐不思蜀的时候,

  结果忽然一通电话,就要抛弃温柔乡来这里。

  但看看床上的老板,

  还真不好意思再表露出不满的情绪来。

  耸了耸肩,

  有些心酸啊,

  那位自己的老祖宗,如果没沉睡的话,

  自己这位老板,

  应该不至于这般凄惨吧?

  具体的事情,他知道得还不多,毕竟事发突然,安律师只是直接让他们过来,也没做过多的交流。

  若是小男孩知道自家老板是被天雷波及到才变成这样子的话,

  肯定都得直接竖起大拇指喊:66666了。

  身为僵尸,

  在之前的几百年存在时光里,

  害怕被雷劈,

  几乎是他的生活常态。

  还是自家老板牛叉,

  雷劈都没劈被劈干净。

  黑小妞则是黑着一张脸,

  她的脸本就黑,

  眼下,

  更黑了。

  一来,她人过来了,但死侍还在家里种着,天知道那个不靠谱的老道能不能按照她的吩咐把死侍照看好。

  二来,

  这个王八蛋都碳化成这样了,

  老娘的尸毒,谁给自己解?

  他要是再过半个月不醒来,

  老娘也得毒发身亡!

  儿豁!

  难道他们喊老娘来是要老娘给他陪葬的么?

  “你给律师打个电话,他说让你到了后直接去找他。”

  许清朗想起了安律师之前的吩咐,对小男孩说道。

  小男孩点点头,他又不通医术,而且,眼下老板的状况,哪怕送再好的医院请再优秀的医生也没用,点点头,拿着手机走出门去。

  有事儿忙就好,他也不想无所事事,否则又得继续承受相思之苦。

  黑小妞则是有些不解地转了转头,

  她能看出来莺莺心情很不好,

  这时候她可不敢去撩拨莺莺,万一这僵尸发飙了可是什么事儿都能做出来的。

  一个女人,

  在自己男人变成人形黑炭之后,

  你还能期待她有什么好脾气?

  她只能鼓着嘴对许清朗问道:

  “我呢?叫我来有什么事儿?”

  许清朗皱了皱眉,

  他在犹豫要不要把安律师之前的打算给黑小妞说,

  要不让她提前开块田浇点大粪准备一下?

  想想,还是算了,反正老板现在已经这样了,估摸着除非那支钢笔自己出问题,否则老板的状况应该不会再比现在更坏,那就等等吧。

  等安律师回来再做考虑。

  “你不急,先待在这儿。”

  许清朗敷衍道。

  “待着?”

  黑小妞愣了一下,

  然后又看了看躺在床上的周泽,

  其实,

  周泽不光身体焦黑一片,

  还能发现其身上的残缺,

  她马上瞪大了眼睛,

  而后,

  居然又迅速露出了激动无比的神情,

  近乎雀跃道:

  “你们,想让我把他种下去?”

  黑小妞目露期待,

  跃跃欲试!

  她种过很多菜,种过彼岸花,还种过自己的婆婆,但她还没种过僵尸!

  而且,

  她是亲身经历过徐州那一夜的,

  所以明白这头僵尸的品级,

  到底有多恐怖!

  空门之后的那句“抱歉,走错门了”可是至今还在耳畔回响着呐!

  “再等等。”许清朗只能这样敷衍着。

  他本能地希望安律师那边能有一些突破,让事情产生些转机。

  他和周泽是朋友起步,

  自然不愿意看着周泽头上也变得和死侍一样绿得发慌。

  况且,死侍到底种出了什么结果还没得到验证,再看看这黑小妞一幅科学怪人的期待眼神,许清朗就本能地觉得有些不靠谱。

  “好,我等!”

  黑小妞很乖巧地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在有机会种下一头打僵尸的巨大诱惑面前,

  她甚至觉得自己的毒没人去解也无所谓了。

  对于种菜,对于土地,她确实有着一种异于常人的执念,兴许,当初那位婆婆,就是因为看中这个才收下她的。

  “咦!”

  黑小妞看见了茶几上的玻璃罐,发出了一声惊呼,马上拿在手中开始观察着,而后,更是扭开了瓶盖,用自己的手指沾了一点灰,又送到自己嘴里吮吸着。

  许清朗刚转过身就看到这一幕,

  他没觉得恶心,

  甚至连面色都没变一下,

  只是走过来,

  问道:

  “味道怎么样?”

  若是安律师没出去还在这里见到这一幕,估计吓得以后都不敢吃许清朗做的饭了!

  这人,有毛病啊!

  “上好的肥料啊!”

  黑小妞惊叹道。

  “我问你的是味道。”

  “味道?白开水一样的味道,你要是喜欢,可以往里面放点芥末。”

  许清朗摇摇头,在旁边坐了下来。

  “你们可真是贴心,这是给我提前准备的肥料吧?”

  黑小妞看着许清朗问道。

  看来,

  她对这一款肥料很满意,

  而且,

  她可不是什么纯真少女,她是知道这里头是什么的。

  “算是吧。”

  许清朗回答道。

  “那我能不能省着点用?”黑小妞有些期盼地问道,“留一点,回去给死侍用用。”

  她确实一直把死侍挂在心上,毕竟同是天涯沦落人,她是痴,死侍是傻,二人正好凑一对。

  许清朗懒得搭理他了,

  干脆闭上眼。

  “话说,这些灰,看起来怎么有点眼熟啊?”

  黑小妞有些好奇地继续看着面前的骨灰。

  许清朗笑了,

  这个世界上,

  真的有那种“化成灰也能认识你”的人啊,

  可不是熟么?

  许清朗可是清楚的,癞头和尚和黑小妞,应该是认识的。

  “是那个癞头和尚的。”

  具体的事儿,许清朗懒得做介绍了,毕竟癞头和尚已经成灰了,老板也变成这样子了。

  “哇靠!不愧是和尚,这他娘的变成的灰都比普通人干净得多,早知道这样,老娘应该早点想办法把他给火化当化肥用了。”

  …………

  小男孩打车,到了医院门口,等了大概一刻钟的时间,就看见安律师从里面走了出来。

  安律师见到小男孩后,

  高兴地直接上前,就差把人给抱起来亲一口了!

  娘咧,

  老子能睡觉了!

  “去哪里?”

  小男孩直接问道,

  他是没有半点和自己枕边人叙旧温存的想法。

  “去矿山。”

  “好。”

  小男孩没问其他东西,他的行为方式也一直很干脆,让自己干嘛,就干嘛吧,早点完事儿自己也就能早点回通城去。

  上了一辆出租车,司机一听要去矿山,马上摇头,毕竟太偏远了。

  安律师直接把司机给催眠了,司机这才浑浑噩噩地点头开着车出发了,好在催眠状态下并不影响司机开车技术的发挥。

  将近一个小时后,出租车下了省道,拐入了下面的一个镇上,又过了这个镇子再往前开了一段有些颠簸泥泞的路,这才停了下来。

  安律师下了车,活动着手脚,这条路到处都是坑,应该是常年被货车压出来的。

  小男孩安静地站在他身后,不发一言。

  “喂,你把鼻子放灵敏点儿。”

  小男孩微微皱眉。

  “这里头,有你的好东西。”

  一直以来,对这个枕边人,安律师心里还是有着不少亏欠的,总觉得他陪自己睡觉是一种损失和牺牲。

  所以,安律师一直很想给他做一点补偿,之前教他一些功法,这不算什么,僵尸本就不是靠这类玩意儿吃饭。

  但那种绿色石头,连老板都表现出了极大的兴趣,安律师笃定这对小男孩肯定也是有着极大好处的。

  如果这次能找到多一些的话,

  自己给小男孩也用一点。

  当然了,那得是多很多很多了,因为不光老板要用,可能还得满足那位醒来的剂量,这就很恐怖了。

  但那位必须得想办法给弄醒的,

  这一点,

  安律师还不至于因私废公。

  走进了矿场,

  里头静悄悄的,安律师觉得可能是停工整顿了,毕竟这座矿场虽说没有发生塌方事故,但忽然间好多个工人发疯了,这可能比塌方更让人觉得恐怖。

  在矿场里转了一圈,除了门卫室那边有几个人在那里看场子打牌喝酒以外,倒是没再看见其他人。

  安律师伸手摸了摸小男孩的头,问道:

  “有没有感觉?”

  小男孩真的很莫名其妙,直接问道:

  “什么感觉?”

  “额……”安律师脑子里开始回忆老板和莺莺对那个玩意儿的描述,

  补充问道:

  “就是那种:

  好嗨哦,感觉人生已经到达了搞朝?”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