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六百六十四章 傻貂(第二更!)

第六百六十四章 傻貂(第二更!)

  那只之前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存在,看起来还真的是挺憨态可掬的。

  肉嘟嘟,毛绒绒,自带着一股子让安律师觉得似曾相识的慵懒气息。

  它的毛色是灰色的,也不懂是不是因为被绿色的液体不断折射的缘故还是其他,隐约间可以看出一些紫色的纹路来。

  看起来像是一只猫,但又像是狐狸,此时的这个家伙,四个爪子都放在自家老板的身上,整个人更是趴在老板胸口位置。

  这俩人,

  哦不,

  这人、兽,

  是在睡觉?

  安律师觉得眼前的画面,

  充斥着浓郁的讽刺片的效果。

  许清朗此时也靠了过来,顺着安律师的目光也看了过去,然后,他也愣住了。

  不怪他们愣住,实在是因为他们之前设想过无数个好的局面和坏的局面,唯独没有想到会出现眼前的这一幕!

  老板非但没被那位神秘恐怖的存在杀害,

  俩人还居然靠在一起睡觉觉?

  “我怎么觉得…………”许清朗顿了顿,很艰难地继续道:“他们睡得挺香?”

  这是一种很荒谬的感觉,但却是最直观的感受。

  “或许……可能……大概……总之……我也不知道了。”

  安律师眨了眨眼,

  眼前的这一幕,真的已经超出了他的经验和可认知范围。

  “那,到底是炸还是不炸呢?”许清朗问道。

  “按道理来说,应该是不炸的,毕竟老板至少目前来看,没什么危险。

  但看看我们忙活成这个样子,又都一个个受伤挂彩,他在这里搂着新欢睡得正香,我就真的手好痒好想炸啊!”

  这种老板,是员工们一致想炸死的对象吧!

  许清朗点点头,表示同意。

  “嘿,行了,回去通知莺莺他们,先静观其变吧,我在这里看着。

  妈的,

  没想到这么一大把年纪了,还得客串一把通房丫头。”

  “我先出去了,有事你告诉我一声,这里还是有信号的。”

  “我晓得,先看着,如果有事了,就直接炸。”

  许清朗退出去了,

  安律师则是用自己的独手摸了摸口袋,掏出一根烟,咬在嘴里,再换了个姿势躺了下来,点燃香烟,深吸一口,又重重地吐了出来。

  他一直在思考,

  那个像狐狸又像是猫的东西到底是个啥?

  至于它为何和自家老板“如此融洽”,

  安律师不得而知,也懒得去费这个脑细胞,因为他之前就没想通过为什么自家老板能和赢勾变成那种关系?

  “速度很快,又像狐狸又像猫,啧啧,也像貂,这个…………”

  安律师开动了自己的思维,

  把历史上有名的那几个妖怪都细数了一遍,

  数来数去,

  似乎都没什么头绪。

  不过,当他准备放弃时,脑海中忽然灵光一闪。

  花狐貂,

  紫金花狐貂!

  《封神榜》里似乎有关于这一头妖兽的记载,

  好像是佳梦关魔家四将之一魔礼寿的活体法宝,凶猛异常,但最后好像是把杨戬给吞了,最后被杨戬从其腹中斩杀。

  龟龟,

  是同一只么?

  安律师又侧过脸,看了看那边还在熟睡着仿佛真的是不知岁月久的一人一兽。

  如果真的是那一只,哦不,哪怕是封神榜中那一只的同族同类,

  也绝对是一种极为恐怖的存在啊!

  再联想起那位先前对小男孩和莺莺出手时的恐怖速度和攻击力,可是连僵尸体魄在它面前都得汗颜,而许清朗的海神虚影可是被其直接撕裂了。

  妖,是讲血统的,以这位所表现出来的实力和能力来看,

  东北老林子里的书屋所接触过的那些大仙儿们,连给它提鞋的资格都没有。

  就是,

  老板什么时候能醒来?

  最重要的是,

  老板的身子,怎么还这么破,似乎一点改善都没有啊?

  明明是几乎被浸泡在“营养液”里,一点再生的表现都没有?

  其实,

  效果还是有的,

  只是因为太缓慢而且太过于内在,所以安律师隔着老远没办法看出来。

  一根根藤蔓,宛若细小的触须,在周泽的体内不停地延展着,它们化作了周泽的经脉,甚至是血管,开始对身体进行重新地改造。

  因为它把周泽当作了自己生长扎根的土壤,出于一种植物的本能,肯定要把自己脚下的根基给固定好,所以说,它倒不是主动地想要帮周泽恢复伤势调理身子。

  周老板只觉得身上痒痒的,很舒服,舒服得让人根本不想睁开眼,如果这是一场梦,那就一梦不醒呗。

  周老板胸口上的那一只,

  也不时地爪子收缩张开,无意识地抓弄着,

  还伸出舌头偶尔舔舔自己的嘴唇,

  似乎也睡得很香甜。

  只是,

  这种宁静,并没有持续太久的时间。

  因为在周泽的身体完全被这一株植物给覆盖掌控住了之后,

  一股单纯却又刚猛的意识,

  居然开始直接向周泽的意识发动了攻击!

  求生、发展、生存,

  是每个生物的本能。

  刹那间,

  周泽只觉得自己全身上下有无数根细针在反复穿刺着自己一样,

  剧烈的痛苦如同潮水般袭来。

  周泽猛地睁开眼,

  他只看见自己身上原本好像有个什么东西,

  但等到他去细看时,

  那东西却消失不见了。

  而这时,周泽已经无暇顾及那个了,当他从平躺的姿势站起来时,一根根触手还在他身边不停地挥舞摇曳。

  这一幕,

  很像是岛国某个知名电影系列。

  “咦,老板?”

  安律师马上爬起来,盯着上头看,他看见自家老板像是条大章鱼似地,在那里不停地扭曲着身子,而那些藤蔓触手也是在不停地纠葛在了一起。

  安律师马上拿出手机,拨通了电话,谢天谢地,应该是附近就有基站的缘故,所以哪怕是在坑洞下面,也能有微弱的信号。

  “喂!叫甄美丽下来!”

  还没来得及挂断电话,

  安律师只觉得一股气浪收缩而至,

  眼前的绿色物质开始迅速收缩,

  这就像是打气筒的原理一样,快速的收缩造就了气压差,外面的空气开始被快速地抽进来,而安律师正好堵在坑道里。

  “啵儿!”

  安律师还没搞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就被吸了进来。

  好在那些绿色物质退去的比他更快,否则一旦浸泡进去,就不再是简单地截肢那么简单了。

  从地上爬起,抬起头,

  安律师看见自家老板正在从绿色的物质里挣扎着出来,半截身子已经探出了,但老板身上的触手们却发了疯似地开始往回拉拽,进行着角力。

  植物不想放弃这些养料,它本能地寻找着最适合自己生长和存活的地方,然而,周泽却不敢再继续留在那里了,否则让自己身上的这些植被再茁壮一点,自己很可能真的被鹊巢鸠占!

  似乎是因为周泽开始往外离开的原因,

  绿色物质开始慢慢地缩小和凝聚起来,

  周泽一只手按压在坑壁上,完全是把自己当作了一个大萝卜,开始自己拔自己。

  然而,

  身上的那些长的短的大的小的触手们则是疯狂地向着绿色坑壁里头狠狠地钻。

  “啊啊啊啊!!!!!!”

  周泽发出了低吼。

  这种自己陪自己拔河,自己要把自己撕裂的感觉,真的很不好受!

  而且,

  因为自己身体太过虚弱太过残破的原因,

  很尴尬的是,

  周泽发现,

  自己居然干不过这株植物!

  一种羞耻感弥漫心头,

  我居然,

  没用到这种地步?

  周泽下意识地举起自己仅剩的右臂,但是当他打算用指甲割断桎梏时,却愕然地发现自己根本就没有指甲,右臂上面只有漆黑的骨头手掌。

  先前和癞头和尚大战时,

  嗨过头了,

  把自己嗨成了这个样子!

  “嗡!嗡!嗡!”

  周泽的身子正在倒退,即将被重新拉拽进坑壁中去。

  安律师着急得不得了,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办,他现在也是和老板一样的杨过标配啊。

  黑小妞还没下来,怎么还没来!

  眼下,

  能制住老板体内的植物的,只有黑小妞了。

  “我…………”

  周泽的身子大部分都被拖拽回去了,

  只剩下了一只手和一个头还在外面,做着最后的挣扎。

  要断了,

  真的要断了啊……

  “唰!”

  一道空气摩擦声传来,

  紧接着就是“咔嚓咔嚓咔嚓咔嚓咔嚓!!!!”

  连续的碎裂声,

  周泽只觉得自己身上一轻,

  整个人从坑壁里直接前倾摔了下来,

  重重地砸落到了地上。

  “唔…………咳…………”

  周老板觉得自己这具身体真的可以拿去送给废品回收站卖了。

  “老板!”

  见周泽终于脱困出来了,

  安律师马上刻意地摇晃着自己的独臂一瘸一拐地跑过来,如果不是知道自己血流太多了,可能还要再故意扯出来一些增加点视觉效果。

  然而,

  当他即将靠近周泽时,

  “嗡!”

  声音传来!

  “我*&……%¥“

  安律师整个人倒飞了出去,重重地砸在了前面的墙壁上,等到他缓缓落下时,勉强地抬起头,看见那只灰色的花狐貂,

  又匍匐到了老板的胸口位置。

  一口老血直接从安律师嘴里喷出,

  妈的,

  这傻貂,

  以为我要和它争床位?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