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六百六十五章 奇怪的大妖!(第三更!)

第六百六十五章 奇怪的大妖!(第三更!)

  周泽只觉得自己胸口位置压上了一个很柔软的东西,抬头一看,发现同样的有一双明亮的小眼珠子居然也在盯着自己看着。

  虽说已经一起睡了很久了,

  但这还是一人一兽第一次目光对视,

  有种上了车后再补票的感觉。

  周泽不晓得这是什么东西,

  但大概可以猜到之前帮自己斩断了那些藤蔓的,应该就是眼前的这位。

  花狐貂也在盯着周泽打量着,

  周泽向左侧了侧头,

  花狐貂也向左侧了侧头,

  周泽向右侧了侧头,

  花狐貂也跟着同步。

  额……

  下面,

  该做啥?

  这时,

  黑小妞和莺莺以及许清朗他们终于赶来了,之前大家都在安置炸药的位置,哪怕收到了安律师的讯号,下来再赶到这里也确实花费了一些时间。

  “老板!”

  莺莺见周泽醒来了,几乎喜极而泣。

  她现在满脑子除了和自家老板回通城就没其他念头了,

  这次云南之行,

  实在是太跌宕起伏了,

  这也让莺莺越发想念以前在通城的日子。

  虽说在通城时也绝不是平静无波,

  但也没来云南这般策马奔腾连一口气都不让人喘一下啊!

  老板以前也经常折腾得身受重伤回来,自己甚至都伺候习惯了,但老板以前不管再怎么出去浪,也没被雷劈过啊?

  许清朗攥住了莺莺的手腕,阻止莺莺向周泽的靠近,他的双眼则是死死地盯着周泽胸口位置上的那个小家伙。

  是它,

  就是它!

  许清朗重点放在了对方的肉爪上头,

  因为他之前只近距离看清楚了对方的爪子。

  安律师还在那里咳血,当真是欲哭无泪,但又不敢抱怨,甚至连大喊大叫都不敢。

  说句毫不客气的话,

  老板胸口上的那位,

  不是什么宠物,至少现在还没到那个份儿上,

  也不是什么帮手更不是朋友,

  那个东西一旦发起狠来,

  在书屋众人现在都受伤的前提下,

  真的有把大家一起埋葬在这里的能力!

  场面,

  一下子陷入了安静,

  周泽也只是和眼前的这个花狐貂对视着,其余的也没敢再做什么,难不成摸摸它的头?

  其实,最重要的,还是因为周泽从花狐貂的眼里看见了一种“冷漠”。

  对方不是真的亲近自己,

  也不是和自己什么一见钟情,

  可能,在对方眼里,自己连生命都算不上,只是好玩又或者是好躺?

  所以这个时候互相来个萌萌哒然后就把它当宠物抱在怀里,是最愚蠢和天真的行为。

  此时此刻,

  周泽像是类似拆弹部队电影里的角色,不是拆弹的那个,是被绑着定时炸弹的龙套。

  只是,

  树欲静而风不止,

  周泽原本打算在没想好确切方法之前就这样继续躺着不动,

  然而,

  刚刚被斩断的藤蔓居然在自己体内又再度生长了出来,

  那种小芽在你体内又顶又撞又冲刺的感觉,

  周老板根本就无法忍受。

  身体开始抑制不住地颤抖起来,

  仿佛自己整个人已经成了一个蜂巢,里面勤劳的小蜜蜂正在发了疯一样拼命地开拓着属于自己的迷宫。

  那只花狐貂似乎对周泽扭来扭曲很不满意,在它看来,自己的床,就应该安安稳稳的。

  它抬起了肉爪,

  这一爪子要是拍下去,

  周老板估计就真的交代在这里了。

  事实上,也没有任何的特殊情况出现,周老板也不具备那种虎躯一震就让大妖纳头便拜的能力,

  爪子,

  落了下来!

  “砰!”

  “轰!”

  身下的藤蔓长了出来,

  周泽整个人被甩了出去,

  而那只肉爪则是拍在了空档处,

  一阵闷响传来,

  周泽之前所躺着的位置,居然出现了一个凹坑。

  人有灵,植物也有属于自己的危机感,在刚才,是周泽体内的植物做出了本能地躲避反应。

  很搞笑的一幕,

  之前要救自己的现在要杀自己,而之前要杀自己的现在要救自己,

  舞台上的演员很随意地在互换着身份,至于周老板这一棵背景树到底如何,没人去在意。

  不过,

  至少在这个时候,

  花狐貂终于和周泽分开了一段距离,不再是叠加在一起的样子。

  花狐貂眼珠子一转,似乎对自己这张床居然自己长脚离开很不爽。

  身形一闪,

  直接从原地消失,

  这速度,

  真的是令人惊愕。

  周泽身前出现了一道道的藤蔓,组成了一道绿色的防线,然而,这道防线很快就被撕裂,花狐貂的速度和攻击力的恐怖再度展露无遗。

  只是,

  周泽身前的藤蔓在被撕裂之后很快又长了出来,企图用这种连绵不绝的方式保护自己。

  之前在那绿色溶质里,这株植物依靠着周泽可没少储存尸毒,其实大部分的尸毒是被周泽体内还在沉睡的那位本能地吸收了,

  剩下的一小部分则是被这株植物截流了,周老板这个当事人,反而什么都没剩下,可能就经手了一下赚了一丁点的利息,连手续费都不算,否则现在也不至于这般不堪。

  “帮我拦住它!”

  周泽喊道。

  这种自己的身体和自己的处境都不完全被自己掌控的感觉,真的是糟糕透了,他也不可能再允许自己继续束手待毙下去。

  最重要的是,

  自己体内的这株植物,

  他真的不看好它可以真的挡得住这只花狐貂。

  “你去帮老板控制那植物,其余人,拦住那只貂!”

  这时候,

  哪怕是硬着头皮也只能上了。

  安律师真的很反感这种感觉,

  作为一个腹黑官场男,他讨厌一切打鸡血万岁冲锋的行为,大家一起玩玩儿算计躲在幕后当当推手不食人间烟火难道不好么?

  一定要这样头铁似的刚上去?

  但形势比人强,安律师的白骨手散发出了粉色的烟雾,只是,当他准备用这烟雾去笼罩住那只貂时,花狐貂却一下子转移了位置。

  这速度,

  安律师哪怕给自己的粉雾加上喷气机也追不上!

  莺莺一头白发,目光清冷,肩膀两侧位置的伤口她压根毫不在意,在和小男孩对视一眼后,二人从两侧一起攻了过去。

  许清朗则是趁着这个机会取出了一张张符纸,完全是天女散花的架势在丢撒,这种低级符纸他真的太多太多,也就这个时候正好可以用得上。

  虽说交上手了,但大家都清楚,两头僵尸可能还能扛两下子,但许清朗和安律师,则是处于薄脆血皮的状态,

  只要擦一下,

  估计就交代了。

  趁着花狐貂被吸引的短暂间隙,

  周泽看向了边上黑小妞,

  黑小妞马上双手掐印,像是拔河一样猛地向后一拽!

  “嘶…………”

  像是一整层皮被硬生生撕下来的感觉,

  一株株藤蔓从周泽身上伤口位置被扯了出来,

  扯出来后,居然还是一个人形!

  人形藤蔓本能地在反抗,想要继续往周泽体内钻去,周泽是它的根部,是它汲取养分的根基,自然不可能愿意去放弃。

  且因为刚刚在周泽体内它实在是长得太粗壮了,导致黑小妞这个“农夫”居然都有些控制不住它了。

  周泽身子一阵摇晃,空虚感传来,这是真的身体被掏空!

  但他还是咬着牙,没有栽倒下去。

  许清朗马上冲过来,二话不说,扛起了周泽就往外跑。

  这个时候,只要能把周泽救出去,就不算亏!

  然而,

  原本还在和两头僵尸纠缠的花狐貂见自己的床居然要被人偷走了,立即发出了一声鸣叫,

  “嗡!”

  一声脆响,

  竟然直接从两头僵尸的包夹之中穿透了出去,

  目标直指扛着周泽的许清朗,

  且那双眸子里泛着赤红之色,

  显然已经是动了杀机了!

  安律师心里“咯噔”一下,

  完了!

  “啊!”

  旁边的黑小妞发出一声惨叫,力竭后摔在了地上,而那个之前一直被她压制着的人形藤蔓也以极快地速度冲向了周泽。

  周老板倒是真成了大家一致的手心里的宝。

  “砰!”

  许清朗只觉得天在转,

  转得好快好快,

  重重砸落到了地上后,想再爬起来时,却只觉得自己四肢百骸都传来剧烈的疼痛,胸口位置更是有一条恐怖的爪痕。

  而原本许清朗所在的位置,

  周泽、

  花狐貂、

  人形藤蔓,

  三者居然被串联到了一起。

  大家之前只是二人游,现在变成了三人行。

  这只是在刹那间发生的事儿,

  人形藤蔓像是饥渴到极点的人,一搭上之后就马上将自己的藤蔓刺向周泽,

  它,

  要回家!

  这种果决,这种巧合,哪怕是花狐貂都没能反应过来。

  但随即,

  它和周泽都一起发出了闷哼,

  人形藤蔓的尖锐触手居然连带着花狐貂也一起穿透了,也就是说,周泽和花狐貂像是冰糖葫芦一样被人形藤蔓给串了。

  “叽叽叽叽!!!!”

  花狐貂一开始是懵逼的,

  但很快就发出了凄厉的惨叫声,

  反倒是周泽有了之前被进入的经验,

  现在虽然疼但还是能承受的住,

  只是这花狐貂的叫声未免也太凄惨了一点,

  而且,

  它居然主动放弃了所有抵抗,

  明明它拥有一击就撕裂藤蔓的能力,

  但在此时却只知道傻乎乎地大呼大叫,其余的都忘记去做了。

  周泽低下头,看了眼紧贴着自己的花狐貂,

  看着它那水汪汪的眼珠子里,居然噙满了可怜的泪水,

  那无助的小眼神,

  哟哟,

  看得直叫人心颤。

  同时,

  周泽确认了一件很荒唐的事,

  那就是,

  这么强大的一头大妖,

  它,

  它,

  它居然怕疼!

  …………

  龙争取在凌晨一点前把第四更写出来,

  莫慌,

  抱紧龙!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