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六百六十六章 我不信!(第四更!)

第六百六十六章 我不信!(第四更!)

  周泽真心觉得自己这具身子已经成了“筛子”,

  也不晓得自己现在能不能去一边喝水一边浇花。

  从进入云南以来,这具身子一直在修修补补,若非中途有过翠花儿的调理,可能早就彻底散架了,当然了,现在也绝对好不到哪里去。

  最纠结无奈的是,

  本来自己完全可以依靠之前那段时间,吸收精纯尸毒的机会去恢复一下,谁知道被那位一声不吭地完全截流。

  你想去和他生气也没办法生气,因为他还没醒来,但这一个变故,真的是相当于变相地对着本就站在悬崖边的周泽又狠踹了两脚。

  好在周老板已经在连续地打击之中“升华”了,

  哪怕现在又被这人形藤蔓给透了,

  他也都能处之淡然。

  佛祖当年割肉喂鹰大概也是这种感觉,

  麻木了,无所谓了,

  所以才能看透这肉身嘛,

  不就是一个臭皮囊么?

  不过,

  在看见自己身前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后,

  周泽终于长舒了一口气,

  比起那缠人的人形藤蔓,

  这个小家伙才是最棘手的,

  如果它能被制住,

  这里的局面也就大概被控制住了。

  旁边的许清朗已经昏迷了过去,他的伤势实在是太重。

  莺莺和小男孩则是快速赶来,莺莺毫不犹豫地扯住了人形藤蔓,就开始硬生生地往外拽。

  小男孩则是在另一头,强行分开藤蔓之间的勾连。

  黑小妞昏倒在地上,帮不上忙了,不过有俩力大无穷的僵尸在这里忙活,纯粹地以力破一切,有没黑小妞在旁边,区别真的不大。

  安律师顾不得去看伤员,走到旁边,直接指着那只花狐貂道:

  “其他地方给掰开,这块区域,这里,看见没,老板和这只貂被串在一起的三根藤蔓先不要动它们。”

  人形藤蔓像是一头血蛭一样死死地贴在了周泽和花狐貂身上,但在两头僵尸的蛮力面前,也只能一点点地被剥离出去。

  这其中的痛苦,

  自然不用多说,

  但周老板只能继续忍耐着。

  而在这个过程中,莺莺和小男孩都分出了不少注意力放在了花狐貂身上。

  这可是一个定时炸弹啊,

  一炸大家就都得玩完。

  到最后,

  莺莺和小男孩直接用牙齿开始咬着这藤蔓,一边啃一边咀嚼,而且还在吞咽。

  速度当即加快了许多,

  等到整个人形藤蔓被咬得支离破碎终于从周泽身上剥离出去后,

  莺莺和小男孩的脸上居然还带着明显的意犹未尽。

  “你吃掉吧,别浪费了。”

  莺莺指了指地上散落的这些藤蔓。

  小男孩默默地点头,蹲坐下来,把地上散落的藤蔓捡起来放入自己嘴里,像是吃甘蔗一样继续咀嚼起来。

  这可是好东西,要知道这藤蔓之前在周泽体内可是吸收了海量的尸毒,而且经过了它自身的过滤,有这一个转化吃下去也不用担心迷了心智。

  莺莺则是靠近了周泽,目光着重落在了周泽面前的那只花狐貂。

  花狐貂满脸委屈,

  可怜弱小又无助的模样,

  当真是我见犹怜。

  但这个生物的恐怖,莺莺先前可是亲自领会过的,她对任何做出伤害过自家老板行为的东西,都不会有丝毫好感。

  此时,

  还剩下三根尖锐的触角连接着周泽和花狐貂。

  花狐貂如果想脱离,真的再简单不过了,它的速度和它的攻击力,足以让他在此时书屋众人面前占据绝对的优势。

  不过,

  它怕疼,

  自己给自己拔刺,会很疼,它怕!

  刚刚小男孩和莺莺给周泽掰开藤蔓时,周泽的身子难免被牵扯着颤抖,自然而然地牵引到了那三根尖刺,这直接导致花狐貂也跟着一颤一颤的,泪花闪烁。

  此时,

  周泽伸出自己的手指,放在二者之间的一根尖刺上,轻轻地一弹。

  尖刺震颤,

  周泽倒吸一口凉气,

  嘶嘶嘶,

  痛唉。

  “叽叽叽叽!!!!”

  花狐貂直接叫了起来,

  随后又开始了压抑的呜咽,

  眼里露出了祈求之色。

  它是真的怕疼怕到了极端的地步!

  像是小孩子怕打针一样,哭得稀里哗啦。

  也是,

  东北老林子里的那些大仙儿可都是从最底层一步一步搏杀出来的,

  谁没被人咬得遍体鳞伤的经历?

  但这花狐貂和它们却截然不同,

  一来,

  它应该很小,

  也不知道是谁把它给封印在了这绿色的坑壁里头了。

  二来,

  它那恐怖的速度,

  足以让其躲避掉对手的大部分攻击,

  事实上,

  如果不是那株人形藤蔓上来的太过及时,加上各种极端的巧合,

  想要伤到这只傻貂还真的很难。

  周泽又伸出手指,靠近了尖刺。

  “呜呜呜呜呜…………”

  花狐貂嘟着嘴,眼巴巴地看着周泽,

  丝毫没有大妖的霸气侧漏,

  只是卖萌和求可怜。

  这倒是把周泽给看乐了,

  这年头,

  连大妖都这么从心的么?

  旁边的安律师见到这一幕,心里腹诽着:怪不得和你这么亲!

  周泽笑了出来,

  然后牵扯到了伤口,

  尖刺开始颤抖,

  花狐貂也痛得不停地流眼泪。

  好不容易,周泽才收敛住了笑容,他用一只手拖住了花狐貂的屁股。

  手感和柯基的屁股有的一拼,

  在触碰到它时,

  可以清晰地感知到花狐貂正在打哆嗦,

  手感不错,

  周泽还揉了揉,

  花狐貂“呼呼呼”直抽气。

  可惜现在二人身子被三根尖刺串在一起,不太方便操作,

  否则周泽还真想检查一下这货到底是公的还是母的。

  周泽托着它,转身,脚下却一阵虚浮,莺莺眼疾手快,马上搀扶住了自家老板。

  “老许,怎么样了?”周泽问道。

  安律师走过去检查了一下,道:

  “昏过去了,死不了。”

  周泽点点头,心里一块石头落下。

  再转过脸,看向那边同样昏迷的黑小妞时,倒是没说什么。

  老安和自己一样,丢了一只胳膊,老许受重伤,其他人,也都各个挂彩,这是不幸,却也是最大的幸运,至少没人死亡。

  安律师凑过来,小声道:“我答应过她,这次只要她出力了就给她自由。”

  “等再种出一茬彼岸花,就给她自由。”

  安律师听了,点点头。

  “老板,我们回去吧,回通城吧。”

  莺莺开始劝说道。

  “扶我去前面。”

  “好的,老板。”

  莺莺搀扶着周泽又走到了绿色坑壁面前,周泽转过身,背靠着坑壁慢慢地坐了下来。

  怀中花狐貂蜷缩在周泽胸口,

  因为周泽这次动作很小心,

  所以它还算安稳。

  等后背靠上去之后,

  一股股绿色的光泽开始从坑壁位置转移到周泽身上,

  虽说大部分还是被自己体内的那位完全没点逼数儿的家伙给吞了,

  但因为没了人形藤蔓的私藏克扣,

  原本属于它的那一部分,这一次倒是被周泽给截流了。

  虽说占得比例很小,

  但架不住这里的量大啊。

  周泽就这样抱着花狐貂坐在这里,

  鲸吞般得不停地吸收着坑壁内的尸毒。

  在场可能除了这只花狐貂以外,没人能猜出来到底是哪位大人物当年没事做在这里为了封印它,用了这么奢侈的一个布置。

  甚至,花狐貂自己可能也不清楚,因为它太小了,它很可能刚出生没多久就生活在这坑壁里了,一直没出去过。

  但一番折腾变故下来,

  这些布置,还是都便宜了自己。

  周泽就像是一个大忙人,忙来忙去,终于忙完了,也终于可以坐下来,好好地吃顿饭了。

  莺莺去给安律师和许清朗处理伤口去了,小男孩坐在那里,也不敢太靠近周泽,因为他担心自己对那面墙壁靠得太近容易迷失。

  不过,他也明显地感受到那种吸引力正在逐渐减弱了,因为是越来越多的尸毒被周泽抽走的原因。

  周泽这一坐,就一直坐到了第二天天亮。

  在其背后,

  原本绿色的坑壁已经变成了普通的岩石坑壁,这里,已经被周泽吸干了。

  周泽尝试在心里喊了好几遍铁憨憨,

  但还是没得到回应,

  是还没醒来么?

  这么多的尸毒了,还不够啊?

  撇开这些心思,周泽现在觉得身上暖洋洋的,一些伤口位置开始发痒,应该是在恢复了。

  外伤需要一点时间,但内部的元气,却早就被补充得满满当当,甚至还有一种“吃撑”的感觉,对于他们这类人来说,外伤只要不影响行动,反倒不算是什么大问题了。

  周泽下意识地想伸个懒腰,但还是克制住了,低下头,下面的这小家伙居然匍匐在自己胸口位置睡着了。

  伸手碰了一根刺,

  花狐貂身体一颤,睁开眼,委屈巴巴地看着周泽。

  “我待会儿把这三根刺给拔掉,你能保证这件事,就揭过去了么?之后,我走我的,你走你的,井水不犯河水?”

  花狐貂闻言,马上点头。

  周泽也点点头,

  却对前面站着的莺莺道:“莺莺,帮我去那块地方找一下,我的钢笔之前好像掉那里了。”

  莺莺走过去翻找了一下,果然找到了那支煞笔,递给了周泽。

  周泽手里把玩着钢笔,

  感慨良多,

  没有这支煞笔的护佑加持,

  可能在雷劈下来时,自己就已经被牵连死了,也没有现在了。

  长舒一口气,

  接下来,

  周泽猛地反手握住钢笔,

  对着花狐貂那肉肉的后臀就直接刺了进去!

  下手极快,

  毫不留情!

  钢笔整个人的刺入了其臀肉里,嵌在了里头。

  “叽叽叽叽!!!!!”

  花狐貂疼得嗓子都叫沙哑了,那叫一个声嘶力竭。

  周泽则是松开手,

  淡淡道:

  “我不信。”

  …………

  四更完成!

  求月票,求打赏,

  打滚求,

  龙滚过来了…………

  …………龙又滚回去了…………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