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六百六十八章 僵尸事件

第六百六十八章 僵尸事件

  周泽一行人出去后,

  老医生先把自己的搭班护士搀扶到了床上让她好好休息,女护士精神状态不是很好,很可能会发个烧,但问题也不算大。

  然后他自己搬着一个板凳,

  在诊所门口坐了下来。

  抽出一根玉溪,

  点燃,

  吐出一口烟圈,

  他孙女喜欢看美剧,他也不是老古董,上个暑假还陪放假回家的孙女一起看了不少美剧,总觉得美剧里很多剧情都太不切实际了。

  而今天,

  他觉得自己好像经历了电视剧里的场景。

  摇摇头,

  眯了眯眼,

  他没去报警,

  烟抽完了后就回到里头,泡了杯茶,看着桌子上的两沓钱,一沓是人民币,一沓是冥钞。

  也不知道为什么,他把人民币随手丢到了抽屉里,却专门拿出了一个信封,把冥钞整齐地放在了里头,然后锁到了办公桌下面的小保险柜里。

  他自己都觉得自己这个行为有些好笑,

  做完这些,

  他才坐到了自己椅子上,

  用微微颤抖的手拿起茶杯,

  喝了口茶。

  ………………

  “高德地图持续为您导航,我是林志玲,请注意不要疲劳驾驶哟。”

  “什么,去蓉城?”

  安律师有些震惊地喊道。

  “对,府南河不是在蓉城么。”周泽有些理所当然地说道。

  他要去蓉城的府南河,找那位存在的痕迹。

  “不是,老板,你去找他干嘛?难不成是一诺千金?”

  安律师真的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且看看现在车里的众人,说是乌合之众都有点过誉了,当真是一个个残兵败将啊。

  “去看看,打个圈儿就回去,找不到就算了,反正已经出来一趟了,顺带把事儿都给料理了,之后回通城后短时间内我是真不想再出来了。”

  周泽把手伸到车窗外抖了抖烟灰。

  这是一辆面包车,他坐副驾驶位置,黑小妞和许清朗俩人躺后坐上,安律师则是坐中间。

  安律师算是有些理解老板的思路了,反正云南和四川靠着,直接去蓉城把事儿给过一遍,没找到也无所谓,做个样子就行了。

  但问题就在这里,

  找到是很难找到的,

  但万一真找到了呢?

  前代看门狗遇到当代看门狗会摩擦出怎样的火花?

  这不光是火花了,

  这是要把人给火化啊!

  安律师不相信身为看门狗的周泽不清楚其中的弯弯绕绕,也因此,安律师才对自家老板的这个决定感到万分的不解。

  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这不是老板的画风啊。

  老板明明是那种明知山有虎,那就不去吧!

  周泽伸了个懒腰,下意识地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胸口位置,

  道:

  “我决定了。”

  得嘞,

  这意思是没得聊了,

  领导已经做出了最终指示。

  安律师长叹一口气,但眼睛里有些许光芒在闪烁,他看着周泽,马上想到了一个可能,难道?

  所以,

  老板才明知道危险,也要去主动找那位的么?

  只是,

  既然老板没扯明了说,安律师也就不好细问,他只是想抱大腿以后加官进爵,课没兴趣当什么霍光。

  花狐貂一直安安静静地趴在周泽肩膀上,

  在度过了一开始的惊慌和彷徨之后,

  它安静得很快,

  而且,

  它似乎很喜靠着周泽睡觉,

  所以在车上时,它就趴在那儿一动不动,睡觉。

  莺莺一直在专注着开车,在老板说出了目的地之后,她马上拿出手机导航前进,可没安律师那般屁话多。

  安律师心思转了几遍,道:

  “那我们是真的要找么?”

  安律师还得再确认一下。

  “去都去了,太敷衍了也不好,稍微找找,碰个运气吧。”周泽说道。

  安律师点点头,拿起身边的矿泉水,扭开瓶盖喝了一口,“府南河是吧?我有印象。”

  “哦?说说。”

  “府南河其实不叫府南河,它叫锦江,是流经蓉城的两条河道,叫府河、南河,在一环那儿又合流了。

  府南河的说法还是92年才出现的,是当时蓉城市政府命名,不过在零几年的时候又改回了锦江。

  所以它叫府南河的时间真的很短,不过,这只是官面上的说法,当地人有自己的叫法,只是不形成于书面文字和官方用语。

  说到府南河,就不得不说一件事,而那件事和老板你想找的那位,天然带着一种联系。”

  “什么事?”周泽问道。

  “僵尸事件呗。”

  周泽“哦”了一声,

  很显然,

  他听说过这个。

  在互联网刚开始普及的那几年,网络上曾一度盛行过各地的一些经典恐怖故事,带着极为浓郁的悬疑色彩,且突破了地域的桎梏,乃至于全国闻名。

  这起僵尸事件也算其中一例。

  “关于僵尸事件,网络上流传着很多版本,可以说是众说纷纭,可以确认的一点就是,当时在蓉城范围内,造成了很大的恐慌。”

  “真的是僵尸事件?”周泽有些不太相信。

  僵尸,

  比如自己身边的莺莺,比如小男孩,

  其实都是低调得不能再低调,

  君不见昨天刚去世的癞头和尚就是因为蹦跶的太欢就被雷劈死么?

  哪头僵尸敢弄得满城风雨,整个城市都在流传着他的传说,那就真的足以被雷劈个百十来回了。

  “我也不清楚,我的主要活动范围无论是在生前还是身后,都和蓉城没什么关系。

  老板,僵尸,咱们真的不陌生。”

  现在车里,

  坐着仨。

  总共六个人在面包车里,

  百分之五十是僵尸,这何止是不陌生?

  “其实,这种谣言很难当得准,我记得我生前那会儿,国内还有谣言说苏联人需要男人的蛋蛋去造原子弹呢;

  那造成的恐慌面积更大,甚至一整村一整村的村民晚上都聚集在一起睡大铺了,还安排专门的人去守夜。”

  “不是僵尸,又叫僵尸事件?”

  周泽眯了眯眼。

  “是的,老板,想想木承恩。”安律师接话道:“如果真的是闹了僵尸,肯定和那位没关系,那位没那么蠢,也没那么不经事儿。

  但木承恩很大可能就是获得了他的传承才得以变成有灵魂的僵尸,

  那么,

  在当年,

  是不是也有其他人侥幸机缘巧合下得到了他的传承,

  结果一个个不知天高地厚乱嗨起来,闹出了事儿?”

  对于安律师来说,

  找不到那个人,才好;而在这个前提下,又找到那个人的传承,那就是最好不过了!

  “传承?”周泽伸手揉了揉自己的眉心。

  “反正等车开到了蓉城后再看嘛,对了,记得老道以前在蓉城待了很长时间,可以把他…………”

  安律师说着说着就不说话了,

  通城飞蓉城可比飞丽江方便得多,

  但这个建议刚说出来安律师就想抽自己巴掌。

  还嫌在云南折腾得不够酸爽?

  还想再找点刺激?

  “还是不要叫他了吧,书屋的装修也是很重要的。”

  “嗯,老板你说得对,我还是考虑不周啊。

  等到蓉城后,找当地鬼差寻求一下帮助吧,蓉城是个大城市,人口多,鬼差名额应该也多,说不定能碰到一个很早以前就当值的老鬼差呢。”

  “嗯。”

  周泽把烟头丢了出去,

  换了个姿势,

  开始睡觉。

  安律师则是继续道:“等咱回去后,试着让她帮我们也种几天,不求原配,至少得想办法把这手臂给长出来。

  否则少了条手臂,我这传教士都做不起来。”

  周泽闭着眼点了点头,同意了。

  莺莺继续聚精会神地开车,

  等到了深夜时,

  黑小妞和许清朗都相继苏醒了,二人的状态都不是很好,但性命无忧,只是需要休息而已。

  可是,

  问题出在了后半夜,在山间省道上,面包车忽然熄火了。

  似乎是发动机出了问题,总之发动不起来了。

  这里距离蓉城还有两百公里,说远真的不远,但想靠腿脚走过去,还真不现实。

  安律师提出建议,把车丢下,然后“借”辆过路车的去蓉城。

  周泽同意了,

  毕竟大半夜地耽搁在这荒郊野外的也不是个事儿。

  恰好,

  没过多久,

  一辆中型卡车开了过来,

  还没等安律师上前拦车呢,

  那辆卡车居然就减速缓缓停了下来。

  一个中年光头司机探出了头,

  看着路边的周泽等人,

  问道:

  “要搭车么?”

  没想到,

  在这里居然遇到好心人了,还主动询问是否需要搭车。

  至于这个人是否别有用心,

  这就不是周泽等人需要担心的事情了,

  这司机如果有其他心思那可真的是中大彩了。

  坐到后面空的货车位置后,周泽忽然有些可怜同情这个司机,

  一般开长途货车的司机都带一点点迷信和忌讳,

  这位可好,

  直接大半夜地拉了三头僵尸上车。

  事实上,如果不是他自己主动停车要搭人,

  可能现在已经被一群僵尸和鬼给“打劫”了。

  谁知道还没等周老板同情完人家呢,

  这司机在看见众人都上了车后,没回驾驶室,而是来到后面给安律师和周泽发烟,

  感慨道:

  “你们是残疾人艺术杂技团的吧?

  唉,

  大家都过得不容易啊,

  你们,

  可都是好样的,我佩服!”

  “…………”周泽。

  “…………”安律师。

  没法子,

  周泽和安律师都只剩下一条手臂,

  许清朗身子还很虚弱,黑小妞是靠爬行走的。

  可不就是个残疾人杂技团?

  司机笑呵呵地看着边上的莺莺,像是想到了自己的女儿,有些心疼道:

  “唉,

  这个漂亮的小女孩儿应该是聋哑少女吧?

  一般,聋哑少女长得都漂亮,那句话怎么说来着,上帝关门又关窗的。”

  “…………”莺莺。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