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六百六十九章 是我!

第六百六十九章 是我!

  坐在卡车上当然谈不上多舒服,这里弯道多,难免被左右摇摆。

  司机中途了在一个服务站停了一下,还特意买了一些夜宵送过来给周泽等人。

  周泽手里提着便利袋,想对司机说些什么,但司机直接摆摆手,直接坐回了自己的驾驶室。

  他似乎只是想单纯地给残疾人帮帮忙,但也不想太伤害他们的自尊心。

  “嘿,我还真被感动了,这年头,这种傻……这种好心人,

  不多了。”

  安律师从周泽手中便利袋里拿了个面包,直接撕开包装袋就开始吃了起来。

  周泽没什么胃口,取了根火腿肠后就让莺莺把袋子拿下去分给老许和黑小妞吃,她们是伤号,得吃点东西。

  不过好在这里距离都江堰不远了,周泽等人计划着不用直接进成都市区,先在都江堰停下来休整一下,也总得给大家一个喘息的时间。

  之前急匆匆地离开云南,也是着实被一连串的变故给弄怕了,现在出了云南地界,至少在心里上可以松一口气了。

  周泽用牙齿咬开了火腿肠的包装袋,

  然后把火腿肠送到自己肩膀上的花狐貂面前,

  花狐貂伸出鼻子嗅了嗅,

  然后没什么反应。

  “挑食啊?”

  周泽笑了,

  “这你得跟你猴哥学学,它什么都吃。”

  老道在书店里吃啥,猴子一般也就跟着吃啥,有时候“爷孙俩”还能坐一起就着花生米喝点儿白酒。

  花狐貂当然不认识传说中的猴哥是谁,不过面对周泽的话语,它可不敢有其他表示,但还是不吃这个火腿肠,畏畏缩缩跟个小受一样蜷缩在周泽肩膀位置,打算再侧身睡一觉。

  周泽自己咬了一口火腿肠,

  当即皱眉,

  玉米味儿的,

  他吃不惯。

  很长时间以来,周泽一直觉得玉米味的火腿肠简直就是反人类。

  车子又再度开了起来,过了一个多小时后,抵达了都江堰区域,周泽等人在这里和这位司机老哥分手告别。

  临走前,周泽在对方驾驶室位置夹层里放了一沓人民币和一沓冥钞。

  虽说被对方误认为是身残志坚的残疾人表演艺术团施加了温暖,

  但的确是承了人家的照顾,

  况且,这位司机人也挺好的,

  好人,应该有好报才对。

  大家入住了都江堰的一家酒店,周泽和莺莺一间房,其余人各自分配,黑小妞和老许虽然身子虚弱着,但自理能力勉强可以。

  本来周泽打算安排安律师和小男孩一个人陪一个病号的,但看安律师可怜巴巴抓着小男孩的手百般不愿的样子,

  周泽想想就算了。

  一夜无话,

  大家总算睡了个好觉。

  等到第二天醒来时,

  周泽伸手推开了房间里的窗户,

  一股清新的空气扑面而来,

  让人神清气爽。

  都江堰的环境确实好,四面环山在,风景秀丽,也没有蓉城的喧嚣,是一个很宜居的地方。

  没去酒店吃早餐,莺莺特意出门买了不少豆浆油条包子这类的带到了房间里,其余人也一起聚集了过来,算是开一个碰头会。

  黑小妞之前是体力透支了,一觉之后倒是恢复了不少,吃东西时胃口也很好。

  许清朗还有些病怏怏的,面色依旧有些泛白,正慢条斯理地用手指撕着手中的油条,一点一点地往嘴里送。

  他的目光倒是不时会落在周泽肩膀位置那儿的花狐貂身上,

  可以说,

  老许之所以会弄得现在这般狼狈,大部分的账都得算在这只花狐貂身上。

  但既然现在这只花狐貂已经被周泽收服了,许清朗也不会无聊到再去翻什么旧账。

  周泽又尝试着给花狐貂再喂点东西,但它依旧表示出了一种不配合的态度。

  若非周泽清楚这怂包没那个绝食自杀的勇气,可能还真会以为他在忠贞不屈地反抗。

  一顿早餐吃完,

  许清朗和黑小妞继续在宾馆休息,周泽和安律师分别带着莺莺和小男孩出了酒店。

  从都江堰到蓉城市区坐动车的话也就半个小时,真的不算远,大家说好了晚上再回来碰头。

  安律师和小男孩先打到车走了,

  周泽倒是没急着离开,而是和莺莺在都江堰的街道上闲逛着。

  “老板,我们不是要找人么?”

  莺莺有些不解地问道。

  “嗯,找人。”

  周泽点点头,没再解释什么。

  这一路闲逛,就逛了整个上午,周泽就片刻没停过,比真正的游客还敬业。

  中午饭点时,周泽在一家小火锅店门口停下了脚步,看了看招牌,上面写着“老蓉城火锅”,笑了笑,就走了进去。

  莺莺自然是跟着老板一起,二人入座后马上就有服务员送上了菜单,周泽拿起笔勾画着。

  哦,手指上戴了黑手套,不至于直接掏出白骨手出来吓人。

  至于另一条缺失的手臂,周泽现在也没兴趣弄个假肢或者塑料来撑着。

  点好了菜,

  周泽一边喝着茶水一边等火锅上来。

  “老板,我们这样真的好么?”

  安律师和小男孩去蓉城调查了,自己和老板就在这里吃吃喝喝,好像真的挺不上路子的呢。

  “没事儿,你也吃点,难得出门一次。”

  莺莺平时不用吃东西,她只要和周泽睡觉就能“吃”饱,但并不是不可以吃。

  店门虽小,但火锅的味道不错,食材也很干净,这一顿饭,周泽吃得相当满意。

  吃完后,周泽伸手招了招。

  服务员走了过来,问道:“先生,是买单么?”

  “把你们老板喊出来一下,我要见一见。”

  “好的,稍等。”

  很快,

  老板出来了,

  一个个头很高的中年女人,穿着围裙,之前应该是在厨房里忙活着。

  “先生,吃得怎么样,您有没有觉得哪里需要改进的地方?”

  女老板走到周泽身边亲切地问道。

  “想找你喝杯茶。”

  女老板面色一变,

  旁边的几个服务员也是面色变得很难看,

  都以为是小混混上门了。

  开门做生意,谁没遇到过类似的事儿?

  “抱歉,我这里忙呢,不方便。”

  女老板不卑不亢地回答道。

  周泽把手伸进衣服里,

  这一刻,

  他忽然觉得自己像是冥钞的锦衣卫附身,

  掏出了一块牌子后,

  丢在了饭桌上。

  又问道:

  “方便么?”

  …………

  “捕头大人,请喝茶,这是刚出来的新茶。”

  周泽接过了茶杯,微微点头,含蓄中带着一种矜持。

  之前在云南晋升了捕头,但在木承恩身上,周泽可没感受到一丝一毫当官儿的感觉,在这里,倒是找到了那种下属对上官毕恭毕敬的爽感。

  “捕头大人,您来这里,是?”

  女老板听出了口音,周泽不是本地人,对于鬼差来说,身体会发生变化,但口音方面,却很难改变,也懒得去改变。

  毕竟还阳当鬼差,虽说也算是暗地里的活计,但也没严重到和谍战剧里一样。

  比如周泽就在南大街开书店,这位则是在都江堰开火锅店。

  大家都很富有生活气息,

  唯一的区别是,

  周泽的书店是亏本运营,

  这位,

  生意看起来很好的样子。

  “来旅游。”

  周泽很随意地说道。

  “嗯。”

  女老板应了一声,心里明白对方不愿意说。

  “哦,对了,你是本地人吧?多大了?”

  “三十加五,三十五了。”

  三十是上辈子的阳寿,五是做鬼差的年数。

  周泽在心里大概算了一下,那会儿她应该才十来岁的样子,但还是抱着一些侥幸的心思,问道:

  “你对上个世纪末的僵尸事件,知道多少?”

  听到这个问题,

  女老板愣了一下。

  她居然真的知道?

  这让周泽有些意外。

  “知道,知道一些。”

  “我要的不是捕风捉影,神神鬼鬼的谣言。”

  网上版本太多了,大家一起集思广益,跟写鬼故事一样。

  周老板自己都是个鬼了,还无聊到去听鬼故事?

  “嗯,不是捕风捉影。”

  女老板脸上露出了一抹苦笑,

  然后开始解开自己的衣服。

  一边的莺莺目光一凝,

  什么鬼!

  周泽则是用手摩挲着下巴,没说什么。

  安律师带着小男孩去了蓉城市区找线索,他没去,因为他清楚,蓉城那边应该很难找到老资格的鬼差了。

  昨晚他倒是没想到这一茬,第二天早上时才想起来。

  上海的那位瞎子在离开蓉城前,在他的冥店里,把小萝莉在内的一帮鬼差杀得“尸横遍野”,不说周边地区,至少蓉城当地的老鬼差势力,基本被扫了一遍。

  女人只是把外套脱了,然后又从自己办公室衣柜里选了一件更厚的羽绒服穿上,走到门口,

  “请您跟我来。”

  周泽和莺莺起身,跟着女老板下了楼,来到了地下室,这里应该是一个小冻库,火锅店拿来存放食材的地方。

  女老板打开冻库门,先走了进去,里头很冷,温度是凌下十多度的样子,但周泽却觉得很舒服。

  早年没遇到莺莺时,周老板可是天天睡冰柜的。

  女老板搬开了几个箱子,又拿出了一把钥匙,那里面,居然还有一个小隔间。

  一个方块大小,很隐蔽。

  女老板把它打开,

  然后向外一拉,

  类似于太平间停尸柜一样的设计,

  一个钢板床被拉了出来,

  上头还躺着一个冰冻着的人。

  周泽在旁边蹲了下来,

  这是一个女人,

  年纪在三十左右,因为长时间的冰冻缘故,尸体看上去比较白。

  女老板伸手把女尸的脖颈侧过来,

  周泽目光顿时一凝,

  在女尸脖颈位置,赫然存在着两颗齿痕!

  “她是谁?”

  周泽问道。

  “是我。”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