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六百七十章 当年秘辛

第六百七十章 当年秘辛

  周泽愣了一下,

  然后又观察了一下女尸,

  女尸没穿衣服,

  许是因为女老板原本也不太可能让其他人再看见她,也就没做准备。

  周泽点点头,道:

  “你身材还挺好的。”

  女老板没害羞,也没觉得恼怒,而是微笑道:

  “谢谢夸奖。”

  都是死过一次的人了,

  该看开的也都看开了,

  不至于说变得滥交和开放,但也真正算是不拘小节了。

  周泽伸手,在女尸脖颈位置抚摸了几下,问道:

  “不是马上被咬死的吧?”

  按照女老板之前的自我介绍,她阳寿可是活到了三十岁,再算上五年鬼差,在上世纪末这里僵尸事件时,女老板才十几岁的样子。

  但这具尸体,可不是什么花季少女了。

  “是,我没被当即咬死,事实上,我也不是因为这个而死。

  大人,这里冷,我们还是上去再聊吧。”

  周泽很想说不用,他觉得在这里挺舒服的,但看看女老板那发抖的样子,想想还是点头答应了。

  众人又回到了她的办公室里,

  周泽坐在主桌位置,心情很好。

  他也没想到自己居然直接就找到了线索,而且很可能是找到了当年的一个被害人。

  有时可能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

  女老板又上了一杯茶,周泽不是个爱茶的人,他上辈子工作比较紧凑,也没心思放这些东西上面,这辈子倒是咖啡喝的比较多一些,平时偶尔喝茶也是莺莺给自己泡的普洱。

  把茶杯往旁边一放,周泽开口道:

  “先说吧。”

  女老板没问周泽为什么要追究这件事,一是身份地位使然,二则是如果周泽想要追查这件事,她其实是很愿意帮忙的。

  当了鬼差之后,她也曾尝试过去寻找当年放学回家那个夜晚的痕迹,但到头来,却依旧什么线索都没有。

  她想报仇,

  很想报仇,

  因为那处脖子上的伤口,

  虽然没直接给她带来死亡,却给她带来了更为可怕的东西:长达十多年的折磨!

  若是当初那个夜晚,她直接被咬死了,可能都不会有这么大的怨恨。

  “那是二十多年前的事了,那年,我十二岁,我从小到大,就生活在都江堰,不过那个时候,都江堰也只是一个小县城,远远没现在这么发达。

  记得那晚,

  晚上放学我一个人背着书包回家,因为要参加学校里的一个歌舞晚会排练,所以从学校回家时,天已经黑了。”

  说到这里,

  女老板似乎显得有些心情沉重,

  那段记忆,应该是她很不愿意回忆起来的。

  当然了,

  周泽也不会无聊到这时候上前安慰,更不会递出个手绢面巾纸什么的帮人家擦眼泪。

  笑话,

  都是下过地狱的人了,

  还需要别人去安慰?

  “一个黑影忽然从后面抓住了我,然后我就觉得我脖子那边,好痒。”

  “好痒?”

  周泽忍不住用戴着手套的手摸了摸自己的牙齿。

  痒,

  是几个意思?

  “对,很痒,像是被蚊子叮咬时的感觉,当时,是真的不觉得疼,只觉得痒,那种酸痒,浸润到骨子里的痒。”

  周泽被她形容得都觉得自己后背有点痒了,

  但他现在抓挠后背很不方便。

  莺莺见状,马上起身走到自家老板背后开始帮老板抓背。

  呼,

  舒服了。

  “然后,我昏过去了。”

  女老板说道。

  “昏过去了?”周泽有些难以理解,“痒昏过去的?”

  “失血过多。”

  “哦。”

  “整个过程持续了大概三十多秒,我耳畔甚至能听到对方从我体内吸食鲜血的那种声音。”

  “你为什么没死?”

  这是周泽很好奇的,毕竟那时候眼前的这位还不是什么鬼差,只是一个十二岁的普通少女。

  “我被人发现昏倒在了马路上,送到了医院去了,当时抢救过来了。”

  “然后呢,身体没出现什么问题?”

  “出问题了,出院后没多久,我就休学了,因为身体越来越差,每晚只要睡觉就必然做噩梦,很恐怖的梦。

  整个人,像是被梦靥了一样,不光如此,我的身体,那种酸疼感,也一直在折磨着我。”

  “不致死?”

  “如果我爷爷不是一个老中医,如果没有他拿偏方给我治疗的话,我活不过三个月的。”

  “哦,你爷爷还在么?”

  “还在,但我没有再和他接触了,因为你也清楚的,我们这种人,和普通人接触得太多,对他们不好。

  尤其还是上辈子的血亲,带着太多的太重的因果。”

  周泽点点头,表示理解,但还是记住了这个人。

  民间牛逼的艺人真的很多,每一个都是宝,而能够挽救眼前这位性命的老中医,这手段,确实令人佩服。

  只可惜周老板现在这个伤,非药石能治了,再牛逼的医生也不能让你逆生长吧?

  记得上辈子那会儿有阵子关于逆生长的保健品炒得很火,厂家还特意找了一直装嫩的老明星来代言,最后弄个一地鸡毛的结局。

  “活是活下来了,但这活得,真是受罪。

  噩梦,

  一直伴随着你的噩梦,

  每天都在折磨着你的神经,

  对于别人来说,睡觉是一件很幸福的事儿,但对于那时候的我来说,睡觉真的是一种折磨。”

  “现在呢?”周泽补刀道,“你会觉得那时候哪怕做噩梦睡觉也很幸福吧?”

  女老板愣了一下,

  笑着点点头,

  算是默认了。

  至少比自己现在,连睡都不能睡,要好很多了。

  “这个折磨,一直持续到我三十岁那年,我一直没结婚,家里也知道我的身体精神情况,也没人逼我。”

  “最后你是怎么死的?”周泽很好奇道。

  “一场意外。”

  “哦。”

  “触电死的。”

  “很疼吧?”

  “嗯,时间比我预想中持续得要长很多,长得我都后悔了。”

  “预想?”

  “我在我三十岁生日那天,坐在浴缸里,把通着电的电吹风,丢了进去。”

  “嗯。”周泽顿了顿,继续道:“也挺好,比出车祸好。”

  在后面一直帮自家老板抓背的莺莺听得二人的话题越来越偏,不觉有些好笑。

  俩人居然还在一本正经地讨论自己怎么死的事儿,

  或许,

  这也就是鬼差之间才能聊的话题吧。

  周泽似乎也觉得这话题方向太放飞自我了,当即问道:

  “你生前,包括你当了鬼差后,去探寻过那件事么?”

  “探寻过,但没用,我没看见那个人的脸,这是最致命的,因为当时我很害怕,现在真的很后悔,再怕我也应该回头看一眼的。”

  毕竟那时候,才是一个十二岁的小姑娘啊。

  “不过,那时候这些事儿,闹得很普遍,风声很紧,据说,死了不少人。”

  “没上报?”周泽问道。

  女老板摇摇头,“当时家里人还讨论过,但还是决定把事情隐瞒下来。”

  这就像是女孩子被玷污了之后,

  很多人都不愿意报警一个道理。

  “那之后呢?”

  “之后,我一直没放弃去寻找,但都徒劳无功。不过,在我当了鬼差之后,又回到了家乡以另外一种身份生活,这倒是让我找到了一个线索。”

  “什么线索?”

  “那是我开这家火锅店的第二年,是我当鬼差的第三年,深夜,店里接待了一个人吃火锅的客户,他喝了不少酒,我也陪他喝了一点。”

  周泽皱了皱眉,

  不是说没有陪酒服务么?

  似乎是看出了周泽的疑惑,女老板补充道:“他长得还可以。”

  周泽咳嗽了一声,道:

  “你可以不用解释的。”

  “抱歉,大人,我和他喝酒了。”

  “喝完酒后?”

  “他就结账离开了。”

  “哦。”

  “不过他说,他母亲一直生病待在家里,让他很痛苦,倒不是没钱治病或者不孝这类的,他是觉得母亲承受了这么多年的苦难,让他很难受。”

  “他母亲有问题?”

  “嗯,他说他母亲,经常做噩梦,身体会一直痉挛,而且很怕冷。他带着他母亲去过国内甚至国外的很多医院去求医了,但都没什么效果。

  我当时还没觉得有什么,一直到他说他母亲最开始犯病的时间时,我才警觉了起来。”

  “和你被咬,在同一个时间段?”

  “对,甚至可以具体到同一天,因为他说他母亲当初受过伤,在他小时候生日的那天,他记得很清楚。

  而那一天,也是我被咬的那一天,我也记得很清楚。”

  “然后呢?”

  “我跟着他回家了,不是坐上他的车,而是跟在他后头,到了他的家。”

  “她母亲也是受害者?”

  “是。”

  “询问过了么?”

  “我偷偷潜入到她母亲的房间里,但她已经失去神智了,问不出什么东西。”

  周泽当即脱口而出道:

  “杀了她,直接问灵魂呗。”

  女老板面色一变,

  有些不敢置信地看着周泽,

  似乎没料到这种话会出自于一个鬼捕头的口中。

  要知道,鬼差不能无故杀普通人,否则会遭受阴司的处罚。

  周泽讪讪地笑了笑,

  眼前的这位女老板鬼差,

  是真的纯啊。

  不过他也不想让对方觉得自己很冷血草菅人命的什么的,

  马上顺道来了一记鸡汤:

  “她活着也只是继续受折磨,杀了她等于给她解脱折磨;

  同时,还能帮她和你,一起报仇。

  我这么说,

  对么?”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