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六百七十一章 老妇人

第六百七十一章 老妇人

  女老板不知道该如何接周泽的这个话茬,她本能地感觉到不对,但又不敢直接顶撞周泽。

  这也不奇怪,

  虽说周泽也是从“鬼差”的身份上一步一步地走来的,

  但二人的工作环境和工作经历,真的天差地别。

  女老板还是一个恪守本分的“老实人”鬼差的身份,

  而周泽,

  早就已经浪出了边际。

  举个不恰当的例子,

  如果说女老板是乖乖听话的学生的话,

  那么周泽就是那种连校长都打过的无法无天的主儿。

  “这事儿,就先这么定了,哦,对了,那个女人,还活着么?”

  按照女老板的叙述,她和那个男人认识然后发现了那个男人母亲的情况,已经是两年前的事儿了。

  如果人已经死了,那就没什么好调查的了。

  “还活着。”女老板很笃定地说道。

  周泽微微一愣,笑道:“你一直观察着他?”

  这里是他,不是她。

  女老板似乎明白了周泽话语中的意思,点头道:“我一直和他保持着联系。”

  “因为他长得好看?”

  “嗯。”

  女老板承认了。

  上辈子因为自己身体原因,没谈过恋爱,也没结过婚,这辈子当了鬼差,感情方面,总得补足一些。

  “你去准备一下,待会儿直接去他家,我要去拜访一下他妈妈。”

  女老板犹豫了一下,

  还是点了点头,离开了办公室。

  周泽抓住了莺莺的手,问道:

  “你老板长得很难看么?”

  为什么,

  女老板对那个男人和对自己的态度,完全不同?

  之前自己没亮出捕头牌子时,

  人家是怎么回应自己的?

  对不起,我现在很忙。

  但怎么对那个男人的,一起喝酒,还一直关注着他,顺带还关心了人家的妈妈。

  她刚刚,居然还担心自己会对他妈妈出手,还犹豫了!

  这点东西,周老板自然是看出来了,毕竟这个女鬼差和“饱经风霜”的周老板比起来,真是嫩了太多。

  问题是,

  周泽从不觉得自己丑啊,

  周泽上辈子长得也不算丑,

  这辈子更别说了,

  徐乐的模样,长得真的是顶好,否则林家也不会让徐乐去入赘了。

  那个男人真的貌比潘安么?

  “老板当然是最帅最英俊最好看的啦!”

  莺莺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周泽清楚,

  她说的是实话,而且是发自内心的实话。

  但这个女孩子,

  她的话,

  似乎不太具备代表性啊。

  周泽站起身,走到办公室的窗户前,仔细地开始打量起自己。

  然后,

  周泽理解了。

  若非他涵养在这里,

  否则真想指着镜子极为嫌弃地骂一声“这煞笔是谁?”

  缺一条胳膊就算了,古天乐的杨过也很帅。

  但自己这张脸,比古天乐都黑得多得多了。

  烧焦的皮肤虽然褪去了不少,但那密密麻麻的暗斑也是密密麻麻的,老实说,和好看根本就不搭边,甚至连“正常入眼”的级别都达不到。

  这么下去不行啊,

  周老板虽然对外貌不是很在意,

  但也不想让自己看得跟个“丑比”一样。

  看来,安律师说得对,回去后得试着让黑小妞给自己种一下,胳膊得弄出来,这皮肤,也得做一个深度清理。

  如果黑小妞真能做到这一点,周泽不光是愿意给她自由,甚至还能给她一些其他的奖励。

  比如,

  她不是对死侍情有独钟么?

  那就把她许配给死侍,一直留在书店相亲相爱的种菜好了。

  大概一刻钟后,女老板上来,示意可以走了。

  周泽和莺莺走了下去,坐上了女老板的车。

  “好像还没忘记问你的名字,我叫周泽。”

  “我姓汪,您可以喊我阿红。”

  补了个自我介绍,

  周泽就不再说话了。

  大概二十分钟后,车子开入了一处别墅区。

  周泽注意到的是,阿红是从车里拿出了门卡刷开了门禁。

  没等周泽问,阿红就主动开口道:

  “我在这里也有房,这几年做火锅生意,赚了一些钱。”

  我也有房,这几年做了书店生意……

  我女仆买了很多房!

  车子开入了一栋别墅的地下车库,下车后,周泽跟着阿红走出了车库,转了个弯,来到了后面那栋别墅的院子口。

  阿红伸手指了指,

  道:

  “他家就住在这里。”

  合着,

  你住他对面?

  周泽摇摇头,他没兴趣去理会和探究一个中年女鬼差的感情故事,不过还是留了个心眼。

  因为女人有时候在面对感情时,往往会很没头脑。

  尤其是眼前这个女鬼差,她两辈子都没谈过恋爱,又经历了很长时间的折磨后,同时更是见证了地狱的恐怖,若是她真的动了心,看上那个男的了。

  很可能为了那个男人去痴狂去不顾一切。

  周泽忽然想到了自己,

  自己上辈子似乎也没谈过恋爱,也没结婚,

  不过,

  或许男人和女人,确实是真的不一样吧。

  “他下午六点才下班回家,现在他家里没有人。”

  “没有人?他妈病在床上,不用保姆?”

  阿红摇摇头,“我观察过了,他家没用保姆。”

  “那他妈在他上班时的吃喝拉撒怎么办?

  你不会抽空进去帮他妈妈料理一下吧?”

  这个玩笑开得很不友好,

  但男人就是这么贱,

  况且,

  双方身份的差异,足以让周泽下意识地忽略掉很多东西。

  阿红张了张嘴,还是摇摇头,“我没第二次进过他家。”

  周泽点点头,对身边的莺莺道:“翻上二楼,开个门。”

  “好的,老板。”

  “不用了。”

  阿红从包里拿出了一张房卡,刷了一下,玄关的门就被打开了。

  “…………”莺莺。

  周泽没说什么,门开了,就进去呗。

  阿红则是又解释了一句:“他主动把房卡给的我,但我一次都没进去,我和他,除了上床以外,都做过了。

  我不敢太靠近他,怕对他不好。”

  “行了,不用对我解释,我又不介意这个。”

  老实说,周泽对鬼差的审美,尤其是对女鬼差的观感,说实话,跟一个正常男人看人造美女差不多。

  女鬼差这种生物,无论再美,都和原装的没什么关系了。

  尤其是在刚才,自己还去冻库欣赏过她的遗容。

  “他母亲住在三楼。”

  阿红领着周泽往楼梯上走。

  周泽却停下了脚步,没急着上楼,而是转过身,来到了楼梯旁的往下的楼梯位置,侧耳倾听了一会儿,指着下面道:

  “这下面,还养了鸡?”

  “我不知道。”阿红摇摇头。

  虽说都江堰的房价没蓉城市区那么夸张,但在这里买得起别墅的人,还会这么讲究地在自家地下储藏室里养鸡?

  有这么勤俭持家的么?

  且听阿红的叙述,那个男的虽然周泽不知道他是从事什么职业的,但应该也是个不差钱的主儿,否则也不可能有条件当年带着他妈妈国内国外地到处求医问诊。

  周泽拍拍手,主动走上了楼,没再去计较鸡的事儿。

  直接上了三楼,周泽忽然皱起了眉头,停下了脚步。

  这里,

  一股浓郁的消毒水味道,

  而且比医院里的都还严重。

  像是有人每天都拿消毒液在这里清理过一样,但那种淡淡的血腥味,却还是无法被完全掩盖住。

  阿红也捂着鼻子,显然,她并不知道这里的情况。

  她说她没来过第二次,

  周泽信了,

  这个女鬼差谈恋爱的方式真特么的文青,

  比琼瑶笔下的男女主人公还要墨迹。

  宁愿在人家对面买套房,偶尔看一眼,却不想越雷池一步。

  甚至,她自己可能还自得其乐,沉浸在其中。

  很多人一开始谈恋爱时,都是这个状态,等到自己成了老司机之后,就懒得再玩这些了,更注重的往往是那三秒钟的体液交换。

  “我觉得,你很可能会忽略掉一些很重要的东西。”周泽说道。

  阿红没回话,因为此时已经不怎么需要回话了。

  “他妈住哪个房间?”

  这楼上有四个房间。

  “如果没变的话,应该是左手边的那个。”

  周泽走过去,推开了房间门。

  阿红也走了过来,往里一看,整个人愣住了。

  “所以,我也好奇,按照你的说法,他妈应该活不了多长时间了,结果现在却还依旧活着。”

  屋子里的床上,

  一个老妇人手里正抓着一只鸡,

  正在疯狂地啃咬着吸食它的鲜血。

  房间里弥漫着浓郁的血腥味,令人作呕。

  同时,

  窗帘都是加厚的,把窗户彻底遮盖住了。

  老妇人的指甲很长,是黑色的,脸色很白,白得恐怖,但那一双眼珠子,却显得格外有神。

  “呼,你看看他妈妈,哪里像是要死的样子,简直越活越精神。”

  “啊!”

  老妇人忽然把手中的死鸡丢下了床,整个人像是一条猎狗一样四肢着地,猛地一跳,扑向了周泽!

  莺莺横身一步,来到周泽身前。

  “啪!”

  老妇人被莺莺一巴掌抽飞了出去,砸在了墙壁上,但落地后还是马上又四肢着地匍匐了下来,虎视眈眈地看着这边。

  周泽扭头看向了身边一脸震惊的阿红,

  道:

  “真精神啊,我说得对吧?”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