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六百七十二章 当僵尸遇上吸血鬼

第六百七十二章 当僵尸遇上吸血鬼

  “怎么会这样?”

  阿红显然有些无法相信眼前的情景。

  周泽也懒得去给她科普什么鸡汤,毕竟大家都不是什么脆弱的人,都很坚强。

  对于这个女鬼差来说,很可能是某种美好幻想破灭的感觉吧。

  “其实也挺好,至少你那个男人没给她找人来吸血,只是在家里养了一群鸡。”

  说到这里,

  周泽忽然愣住了,

  因为他想到一件事,

  那个男人主动把家里钥匙给了阿红,

  要是阿红是个普通女人,

  主动地进了他的家想给他一个惊喜的话……

  “对了,你当初想过吸人血么?”周泽看着阿红问道。

  阿红摇摇头,“没有,我当初没有想吸血的冲动。”

  “那这就奇怪了,难道是说他妈妈进化了?”

  久病在床,两年前阿红还特意潜入过这里,他妈妈当时躺在床上,形容枯槁,神志不清,这应该不是装出来的。

  但两年过去了,他妈妈却变成了这个样子。

  不像是什么血统爆发了弄出来的模样,因为阿红当初也承受了十多年的折磨,并没有这种异变。

  这个老妇人应该是和阿红在同一个时期被咬的,有一个样本在旁边,那么,这个样本大概率是出了什么意外,而且就是在这两年间。

  “她儿子是几点下班来着?”周泽打了个呵欠,既然她儿子都开始帮她养鸡了,证明他儿子很可能是个知情者。

  老实说,这个男的至少在孝心方面是没的说。

  人们常说久病床前无孝子,这男的不光是克服了这一点,而且还发展到了一个新的高度。

  很显然,这个孝子知道一些事情。

  “嗯。”阿红点头。

  “他在哪里上班?”

  “我……我不知道。”

  “不知道?”

  “我真的不知道。”

  周泽笑了笑,“好,那就等他回来吧。”

  多余的话,周泽没说。

  他相信,阿红不会那么傻,为了所谓的朦胧爱情,去故意通风报信什么的。

  “老板,她怎么办?”

  莺莺对周泽喊道。

  那个老妇人还一副随时准备扑过来的样子,但忌惮于莺莺刚刚的那一巴掌,只是在那里眼珠子不停地“滋溜”转着。

  “看住她吧。”

  “好的,老板。”

  周泽下了楼,这里的空气真的太不好闻。

  去厨房拿了瓶矿泉水,周泽坐在沙发上,喝了口水,翘起二郎腿,拿出手机。

  恰好看见有微信消息,是安律师发的,他说他和小男孩在那边找到了一个已经退休的老警察,问到了一些事情,不过还需要进一步地调查,等晚上再碰头。

  周泽也回了个他也发现了一些事情。

  具体的都没说,因为现在并没有实质性地突破,只是又找了一个受害者,而这个受害者出现了“异变”。

  僵尸事件隔了十多年之后,才出现了异变,周泽并不认为这是当年僵尸事件引发的,很可能会牵扯到其他的事情。

  阿红也下了楼,在周泽对面沙发上坐着。

  在她的脸上,周泽倒是没看见失魂落魄的神色,显然,她自己能调解自己。

  等到晚上六点的时候,外面传来了汽车发动机的声音。

  别墅男主人,回来了。

  很快,玄关大门那边传来了门卡刷动的声音,门被推开。

  阿红马上起身,冲了过去。

  “砰!”“砰!”

  两下子,

  刚回家的男子就被掀翻在了地上,

  阿红用膝盖顶住了男子的后背。

  男子手中提着的袋子落在了地上,里头是从超市里采购回来的东西,此时都散落了一地。

  “是你,阿红?阿红你怎么在我家?”

  男子抬起头,当他发现压着他的是谁的时候,脸上居然露出了惊喜之色。

  呵,

  周泽嘴角露出一抹微笑,

  这场面还真是有趣。

  起身,周泽走到男子面前,弯腰,看着他,直接问道:

  “你是怎么把你妈变成那样子的?”

  直接开门见山,懒得再啰嗦了。

  不管他把他妈妈留在家里吃鸡还是吃鸭,都和常人没关系,又没在他家里发现人的骨头和尸体。

  “我……我……”

  男子支支吾吾起来。

  周泽叹了口气,伸脚踩住了男子放在地上的手,正在周泽准备发力的时候,阿红忽然从袖口拿出了一把匕首,抵住了男子的脖颈。

  “快说,不然今天就要你的命!”

  周泽眼睛眯了眯,还真是情深意长。

  “我说,我说,我妈,我妈是被…………”

  男子的身子忽然绷直了起来,

  其袖口位置居然飞出了一只只黑色的蝙蝠,而且这些蝙蝠十分凶狠,直接对着阿红的眼睛啄了过去!

  阿红下意识地后退,让开了距离。

  男子直接站直了身子,立了起来,同时,客厅落地窗的位置忽然炸裂,两道黑色的影子直接窜了进来,且来势不减,直接逼向了距离他们最近的阿红。

  阿红手中的匕首不停地挥舞了起来,她匕首挥舞得速度很快,哪怕两道黑影的速度再快,她都能应付下来。

  周泽注意到了,阿红的眼睛一直散发着淡淡的蓝光。

  她的能力应该是类似于“看破”,因为她的速度并不快,身手在普通人里算很好,但并没有到特殊异常的地步。

  但她似乎能提前看破对手的招式和路数,所以在应对时能够有所准备,靠着这种方式,虽然一直被迫后退,却并未多么狼狈。

  只是,当第三道黑影出现时,阿红彻底乱了,开始直接往周泽身边靠近,甚至不惜露出了自己的破绽。

  周泽没动,并没有选择出手帮助。

  他在担心,

  这个阿红会不会有其他的动作。

  因为这个男的变化得太诡异,

  这仨黑色的玩意儿出来得也太突然,

  有些颠覆周老板之前的想象。

  阿红是鬼差,这一点周泽是能认的,之前周泽也很自信地认为,阿红不可能为了什么所谓的“儿女私情”去做不确定的事,哪怕是现在,周泽也是这样认为的。

  但他不敢去赌这个,

  他自己的命多么宝贵,

  现在身上漆黑一片,烧焦的痕迹还在,手臂都断了一支,另外一只手也剩下了白骨,周老板现在就剩下一条命最宝贵了。

  阿红是想求周泽出手帮忙的,她一个人扛三个,扛不住!

  哪怕她能提前看穿对方的招式,也超出了她自己所能应对的极限。

  “噗!”

  一道爪子刺了过来,

  阿红整个人摔在了地上,

  这一爪直接刺入了她的后背,距离心脏位置,只差那么一点点。

  这一点点,还是她提前移动了一下,堪堪躲避掉了。

  场面,

  安静了下来。

  那三道黑影停留在了原地,露出了三个身穿着黑色礼服的男子,面容很很瘦削,嘴角也带着獠牙。

  这是标准的吸血鬼装扮,却不是西方人面孔,这三个,都是东方人面孔。

  那位孝子,此时嘴角也露出了两颗獠牙,目光狰狞,只是当他的目光落在地上的阿红身上时,露出了一抹不忍之色。

  周泽弯腰,在阿红身边蹲了下来,撕下她的衣服,给她做止血包扎。

  整个过程,显得很安静,也很随和。

  阿红紧咬着嘴唇,虽然伤口的位置很惊险,但毕竟没伤到真正的要害。

  她看着周泽,

  她能清楚地感知到,

  周泽刚刚是对她见死不救了,

  此时此刻,

  作为一个还没被大潮流污染的鬼差,

  周泽这个捕头在她心里的印象,真的是不停地被抹黑抹黑再抹黑。

  周老板倒是不觉得有什么,帮阿红简单地包扎好后,他蹲在地上,抬头看着面前的三个穿着夜礼服的家伙。

  今天是圣诞节,

  不是万圣节。

  但周泽还是想不通,在国内,怎么会出现这种东西。

  “你们是,吸血鬼?”

  周泽微微侧着头,问道。

  “我在家里,装有摄像头,你们进来时,我就发现了。”

  男主人开口道。

  哦,摄像头。

  周老板点点头,忘记这一茬了。

  他原本还想来一个守株待兔,结果没想到反被别人来了个瓮中捉鳖。

  丢人了啊,丢人了啊。

  “阿红,你可以留下,我可以让你也变成和我一样,我喜欢你,你是知道的,我可以帮你向大人求情,大人肯定会同意收下你的,到时候,我们就可以一直在一起了。”

  周泽看着这个男主人,

  他在分辨这家伙到底是真傻还是装傻。

  今儿个的事情,今儿个的人,让周老板真有一种老油条进入了小清新爱情故事的感觉。

  老油条肯定是周老板本人喽。

  “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会来到这里,说出来,我可以饶你们不死!”

  其中一个身穿夜礼服的男子往前走了几步,俯瞰着周泽。

  “阿红,你是被她胁迫的么,阿红,你快说啊!”

  这下子,

  不仅仅是周泽了,

  连那三个身穿着夜礼服的同伴都在用一种看傻子的目光看着男主人。

  胁迫的?

  看她之前对你出手再看她刚刚和我们交手,

  就知道这个女人不是普通人了!

  周泽抬起手,

  开口道:

  “等等,我们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误会,没有误会,都到这个时候,再想隐瞒什么已经不可能的了,你也别想装傻充愣!”

  那个夜礼服男子呵斥道。

  周泽摇摇头,慢慢地站起身,

  语气从茫然转而慢慢化作了严厉:

  “我说的误会是,

  到底是什么,

  给了你们在我面前说这种话的自信!”

  “吼!”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