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六百七十四章 好尴尬

第六百七十四章 好尴尬

  面对这句感谢,莺莺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回。

  周泽摆摆手,懒得再和这位“傻宝”扯什么其他的了,

  直接问道:

  “你是怎么把你妈,哦,也是把你自己,变成这样子的?

  好好回答,好好配合,我可以放过你和你妈。“

  周泽还真的懒得欺骗他们,他本就没什么卫道士情节,更没有“清扫天下”的志向,再加上,人就在家里喝喝鸡血鸭血,好像也不算什么罪大恶极吧?

  否则满大街的“金陵鸭血粉丝汤”不都罪孽深重了?

  “这个……我……这个……那……“

  男子支支吾吾起来,似乎是有着什么顾虑。

  都到这个时候了,他似乎还没下定决心。

  周泽身子往前一倾,

  侧身把耳朵对着男子,

  道:

  “说你马呢?”

  “我妈,是从我妈出事儿之后,我就一直在找寻可以治疗我妈的方法,前些年,各大医院都去遍了,都没效果。

  但是在一年前,有一伙人找到了我,他们说,他们可以帮我治好我的母亲,让我母亲恢复过来,但要求是让我帮他们做事。”

  “做事?”周泽点了根烟,问道:“你是做什么的?”

  “生物研究。”

  周泽皱了皱眉,“你的意思是,在这里,还有他们的研究所?”

  这不是国外科幻小说里的情节么?而且是那种烂大街的设定。

  “没有研究所,只有一个疗养院,而且里面规模也不大,和国际前端的实验室比起来,只能算是一个蚂蚁窝,甚至在国内来说,都不算条件很好的一类。”

  “是……私人的?”

  “是私人的,我的工作,其实是负责给大人治病。”

  “大人?治病?大人是谁?”

  “我不知道,他一直蒙着脸,但我被他咬过,我母亲也被他咬过。

  他们说,这是一种生命的认可和赐予,是一种进化…………”

  “你真的信?都是电影里说烂的台词了。”

  “我不信,但当时我母亲真的撑不住了。

  很多年前,我母亲还清醒时,就求过我,让我放弃她,让她得到解脱,让她去死!

  她跪在我面前,抓着我的手,一遍又一遍地哀求,她说她苦不堪言,承受不住了,宁愿死。

  但我拒绝了,是因为我的自私,我幼年丧父,我不想再失去我的母亲,是我让我母亲多承受了这么多年的痛苦。

  我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她死,否则这些年的痛苦不是都白白承受了么?

  不管他说的是不是假话,无论他是否真的在欺骗我和利用我,我都没得选,至少,他真的让我母亲变得……变得很……很…………”

  男子似乎很难以用确切的形容词来描述他母亲现在的状态。

  “很精神。”

  周泽帮他形容。

  “嗯,很精神。”

  周老板看了一下时间,已经快七点了,想了想,担心夜长梦多,还是直接道:

  “带我们去那个地方,对了,我把他们三个都杀了,会惊动那里么?”

  “无所谓的,因为那位大人,他走不了,我没去那里之前,他就一直在那里了。”

  “哦,好。”

  “带路吧,就坐你的车。”

  当车子从别墅门口开出去之后,前面那栋楼的卧室里,正在给自己重新包扎伤口的阿红站在窗户边,隔着窗帘看着下方的情况。

  她的脸上,唯有些许的失落,她自己都不清楚自己究竟在失落着些什么,大概是为某些看似美好的气泡被戳破后的无奈神伤吧。

  简而言之,

  就是矫情。

  对于这些,周老板是懒得理会的,他可没那么闲,大老远的一个通城鬼捕头跑四川这边来关心一个女鬼差的爱情发展。

  …………

  车子出了都江堰市区后就一直往青城山那边开,周泽坐副驾驶位置,莺莺坐后面。

  “你觉得,你们是真的吸血鬼么?”

  周泽一边看着车窗外的风景一边问道。

  男子摇摇头,“在我看来,这应该是一种传染病。”

  “嗯。”

  周泽记得那仨coser,体内基本都被蛀空了的那一幕。

  这个传染病,和吸D的感觉差不多,以消耗生命的方式来获得嗨感。

  其实很多人在得病将死的时候,那种全身上下所有器官集体衰竭的概率很低很低,大部分是某一个病灶彻底恶化导致了不可逆的结果。

  而这种“吸血鬼”,周老板不清楚他到底是不是原版,但以目前来看他刚刚所接触和所杀的吸血鬼,都属于那种靠打“鸡血”的方式在持续着生命。

  纯粹地燃烧,但终究还是会谢幕。

  吸血鬼据说可以寿命很长,但在这里,周泽不信他们在变成吸血鬼之后寿命能变多长,只能比普通人更短,不过似乎可以解决某些病痛的折磨,对于绝症患者来说,确实是“延长寿命”了。

  “你就没想过报警?”周泽笑着问道,“比如,上交给国家?”

  “他们,他们其实没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疗养院里的那七八个人,都是自愿的,在生命走到尽头时,有人愿意给出一个法子,换取生命的延续,哪怕只是延续几年,甚至只延续半年,也是难以拒绝的。”

  “哦,那你想喝人血么?”

  “没那种冲动,鸡血鸭血一般也就够了,人血反而会觉得恶心。”

  “这么环保的?”

  “呵呵,算是吧。”

  “你在那家疗养院的工作具体负责哪些?”

  “打扫卫生。”

  “…………”周泽。

  “我没骗你,我的工作,真的就是打扫卫生,那里确实是有一个很简陋的生物实验室,但一直没投入正常的运作和使用。

  因为那位大人说,时候还没到,他还需要再等一等。

  我认为,那个大人似乎一直在尝试解决他身上的一个……一个缺陷,或者叫桎梏,而疗养院包括我,都是他为自己解决掉桎梏之后所准备的。”

  “哦,那你觉得,他要你之后去做什么?”

  “基因重组吧,或者叫基因编辑,前阵子的那个抗癌新生儿的新闻,你知道吧?”

  周泽点点头。

  “这个难度其实真的不大,路都被铺好,技术性难关也早就被国内外的专家给攻克了,还发表了论文。

  只是因为这个有违伦理道德上的问题,所以一直没人敢真的去尝试做出来,据说那个新闻刚爆出来时,还被当作科技突破在宣传。

  我想,他应该是想让我帮他做类似的事情。”

  “挺专业的话题。”

  周泽把座椅后背往后放了放,道:

  “对了,你知道上个世纪的僵尸事件么?”

  男子愣了一下,看了一眼周泽,问道:

  “您之前在我家里时的那个样子,是僵尸么?”

  “是我在问你,而不是你在问我。”

  “我一度怀疑,我母亲就是那次事件的受害者,但具体的东西,我没查出来多少,我找过机会问过那位大人,但他没有回答我。”

  没有回答,而不是说回答不知道。

  “但我查看过,那家疗养院,是在96年被承包下来的,一直到现在。”

  “你母亲当初被咬时,和你说过一些细节么?”

  男子摇摇头,“她当时被击昏了,醒来后才发现身上的伤口。”

  “你怀疑过么?”

  男子笑了笑。

  话题也就这样结束了,

  周泽也没再继续问下去,

  而是指着外头的山色对身后的莺莺道:

  “莺莺啊,这里就是青城山。

  有首歌怎么唱着来着:

  青城山下白素贞,

  洞中千年修此身,

  啊~~~啊~~~”

  “老板,白素贞是从这里出来的么?”

  “应该是的,在这里从蛇修行成人的。”

  “哦,原来白娘子是在这里啊,不对啊,老板,白娘子在这里修行的,雷峰塔怎么在杭州啊?

  而且西湖也在杭州呢。”

  这个问题,

  让周泽愣了一下,

  似乎还真的很少有人去思考这个问题,

  一个在四川,在成都边上修行的蛇精,

  为毛要大老远地跑去杭州去谈恋爱?

  “她是蛇精啊,她能飞,她一飞,就飞了很远,飞到西湖边上了。”

  “哇,老板好聪明哦,这个都能知道!”

  旁边开车的男主人一脸黑线。

  大概半小时后,天色已经完全黑了,男子把车停了下来,前面是一家很简陋的疗养院,大门都生锈了,有点像是半废弃的样子。

  “就在里面了。”

  男子指了指前面说道。

  周泽和莺莺一起下了车,

  周老板伸个懒腰。

  恰好这个时候手机响了,一看来电提示,是安律师。

  “喂。”

  “喂,老板,我今晚得晚点回去了。”

  “这么巧,我也得晚点回去了。”

  “我这里找到些线索,按照那个退休老警察的指引,我找到个地方,准备摸一下。”

  “我这里也差不多吧。”

  “哈哈哈,那我们比比看,谁能发现得更多,谁能早点找到那个家伙。”

  “好啊,比比看呗。”

  “行啊,老板…………”

  这时,

  身后来时的路上出现了一辆吉普车,停了下来,然后一大一小两个身影从车上下来。

  那个大身影还在拿着手机大声讲着电话:

  “行啊,老板,咱们比一比…………额”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