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六百七十五章 找到源头

第六百七十五章 找到源头

  场面,

  有些尴尬,

  安律师放下了手中的电话,

  讪讪地笑了笑,

  道:

  “哈哈哈哈哈,

  这么巧啊。”

  周泽摇摇头,没说什么。

  安律师走到周泽身边,俩“杨过”并肩而立,山里的风比较大,俩人那一只空荡荡的袖子一起随风飘扬。

  周泽忽然觉得这有点傻,

  所以故意往后退了一步。

  同时,抬起手,向前指了指,意思是,你先。

  在老道不在的日子里,

  总得有个人走在前面。

  安律师点点头,然后也伸出手,往前指了指。

  小男孩对那俩独臂男翻了个白眼,

  大大咧咧地往前走去。

  “砰!”

  一脚下去,

  生锈的铁门轰然倒下。

  他们不是去调查的,也不是去玩儿什么高难度潜入的,这太累,也太麻烦。

  几只小蝙蝠加一只老蝙蝠而已,

  直接堂堂正正地进去吧。

  把那个男主人留在了下来,周泽等人跟着小男孩一起往里走去。

  那位孝子,

  周泽还真没办法去难为他,

  他是有点傻,但傻得还真有些可爱。

  也难怪阿红会对他有感觉,当然了,这也是因为这帮家伙不属于亡魂的范畴,哪怕放走几个漏网之鱼,对周泽来说也没什么影响,因果到最后也不会算在自己头上。

  至于这帮人应该归谁管,

  周泽还真不晓得,反正阴司没这项业务。

  疗养院的面积不大,就两栋楼,门窗紧闭,而且看样子是很长时间都没打开了。

  不过,当众人进去后,却发现在一栋楼下的平地上,坐着一个盖着黑色毯子的男子,男子没有头发,脸上呈现出一种病态的神情。

  他像是很冷,蜷缩在毯子里,瑟瑟发抖。

  “就他?”

  安律师向四周看了看。

  “我后悔了。”毯子下的男子说道,“我不该让他们把我放这里的,你们居然这么磨蹭,我又受不住冻,我真怕你们还没来,我就被冻死在这里了。

  你们也不用找了,其他几个人,我都放出去了,让他们不要回来了。

  他们也都是可怜人,都是可怜人。

  被我传染了病之后,他们也没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

  男子的声音很沙哑,但不低,可以感觉出他说话时音调在颤抖,按照他的说法,是冻的。

  “你知道我们是谁?”

  安律师指了指自己问道。

  男子摇摇头,道:“大概猜出来,可能是国家派来的吧。”

  “额…………”安律师。

  莺莺去旁边一个房间里给周泽找了把椅子,周泽在椅子上坐了下来,开口问道:

  “我们是来问你一点事情,你不要紧张,我这个人,一向与人为善心慈手软得很;

  在这个世界上,真的没几个仇人。”

  男子把手从毯子里伸出来,一个平板落在了地上,上面在播放着视频,视频里,是周泽杀那俩吸血鬼时的画面。

  “…………”周泽。

  哦豁,

  好尴尬。

  “我说,你这毯子不是为了保暖吧,我瞅瞅里面有啥。”

  安律师走上前,伸手去抓那个毛毯。

  “你做啥子,莫挨老子!!!!!!!”

  男子直接炸毛了。

  其实很多人都有这个习惯,在自己情绪失控的时候,往往会习惯性爆出自己的“母语”,也就是地方方言。

  安律师无视了对方的不满,直接掀开了对方的毛毯。

  豁,

  好家伙,

  怪不得要盖着毛毯,

  这人除了头和手脚是正常的以外,整个躯干部分已经萎缩到了一个让人难以想象的地步。

  “啊啊啊啊啊啊!!!!!!”

  男子手舞足蹈地尖叫着,

  像是一只蜘蛛。

  安律师把他毛毯给盖了回去,皱了皱眉,道:“你这是缩阳功练得走火入魔了吧?”

  男子气急败坏,但这时只是死死地抓着自己的毛毯,整个看上去可不像是什么“大人”,更像是一个走投无路的病人。

  当初曾在医院工作了十年的周泽,见过太多太多类似的一幕。

  “我没杀过人,也没害过人,他们都是自愿的,都是自愿的,我是在帮他们,我是在帮他们。”

  男子不停地嘀咕着。

  “那,那三个家伙是怎么回事?”

  周泽问道。

  “我们发现了你去小林的家,我就让他们去看看情况,没让他们杀你,我们只是想知道到底是谁在调查我们。

  我们很怕,我们真的很怕,我们害怕会被当作传染病源给处理掉,我们怕,怕得要死。

  但,但,但他们却被,被你…………”

  他们却被你给都杀了。

  “我只是想问你,上世纪末时的僵尸事件,和你有没有关系?”

  男子愣住了,

  没有回答,

  但脸上露出了期待之色,

  问道:

  “你,你不是来解决我们的?”

  “我对你们,不感兴趣。”

  如果是正儿八经的吸血鬼,周泽倒是有兴趣研究一下,或者抓回去重建自己的“动物世界”。

  但眼前的这位包括被他感染的那些人,

  周泽是一点兴趣都没有。

  这都不能算是高仿的了,低配都算不上,只能是残次品。

  “我耐心不是很足,你能不能继续活下去,看你的表现。”

  周泽点了根烟。

  老实说,

  原本还以为进入这疗养院后得和一群蝙蝠打一架,

  谁晓得最后是这个场面。

  “那是二十多年前的事儿了,当时我是考古队的一员……”

  “这开头怎么这么熟悉,喂,你不会在背盗墓小说吧?”

  安律师忍不住调侃道。

  “我叫吴成光,考古系专业毕业,当时我跟着我的导师的队伍,在府南河至青城山一带进行考古勘探,人数不多,当时的条件也比较差,老师只是带着我们五个学生而已。

  而且,这次只是负责勘探,因为蓉城多古墓,但哪怕再多,也不可能随便找就能找得到的,但那一次,却真的有了发现。

  就在青城山南麓导师发现了一个盗洞。

  我们都很激动,以为有了重大发现,导师在业内其实名气并不大,一直渴望有一个重大的考古发现给自己增加名声。

  所以我们违规操作了,没有先通知上面,在导师的带领下,我们先一步下了盗洞。

  导师原本以为这是一处被盗掘过的古墓,但谁知道,当我们顺着盗洞下去之后,

  看见的,

  是一处紧闭的朱门,

  红色的漆料,完全由铜块浇筑而成的门,呈角度闭合,因为大门有厚度,所以无法完全紧闭,站在外面甚至能有大概手机一样的宽度可以看见里面。

  导师拿着手电筒,向前照了照,既然门没打开,我们就准备打道回府了。

  毕竟想打开这扇门,得需要专业的工程队下来。

  但就在我们准备走的时候,

  从那朱门后面忽然出现了一团黑雾,我们都被黑雾笼罩在了里头。

  大家一起落荒而逃,都担心黑雾里有毒。

  我是第一个出来的,

  当我准备接应第二个出来的同学时,却被他直接推倒在了地上,然后他开始疯狂地尖叫,一边捂着脑袋一边开始向其他方向狂奔。

  接下来上来的几个同学也是一样,他们像是完全变了一个人一样,直接狂奔了出去。

  因为导师年纪最大,

  平日里大家看在他是导师的面子上一直拍马屁嘘寒问暖,但真正逃命的时候,没人愿意让着他,所以他是最后一个上来的。

  但他上来后,是直接扑向了我,要咬我!

  我被他扑倒在了地上,捡起身边的石块砸了过去,导师被我砸死了,脑袋开花的那种。

  我被吓傻了,

  因为杀了人的原因,我没敢去报警,甚至一度在这山林里隐居了很长时间,大概在这里过了半个月吧,我实在是无法忍受这种野人般的生活了,但我又担心警方发现了导师的尸体,害怕自己已经被通缉了,所以只是偷了住在山脚下居民的衣服,偷偷回到了蓉城市区。

  我尝试联系我的家人,却发现在我家人那边,我已经死了,死因是考古意外,家里甚至已经给我办好了葬礼。

  我找到了导师以前藏文物的地方,这个地方只有我和他知道,因为我帮他经手过,我把文物取出来,卖了不少钱,在蓉城里找了个地方住了下来。

  慢慢地,僵尸事件开始流传出来,据说有不少人被咬了,然后上面出动了很大的力量进行地毯式搜索和捕捉。

  我很害怕,因为我有种预感,那些咬人的,可能不是什么老僵尸,可能就是我那几个同学。

  因为连我,都开始对鲜血感兴趣了,但只限于鸭血和鸡血,对人血我只觉得恶心。

  我认为可能是因为我第一个跑出来,所以被感染得不算深吧,我的同学和导师们感染得太深,已经失去神智了。

  接下来的发展,就很俗套了,反正我一直苟活到现在,这个病的效应也在越来越明显,我没失去神智,但我的身体,已经变成这样了。”

  “那个古墓,在哪里?”

  周泽问道。

  男子咧开嘴,露出了一口黑色的牙齿,笑着道:

  “就在这座疗养院中间。”

  男子歪了歪头,

  “我一直守着它,守到了现在。

  但我一直没有勇气再下去一次了。”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