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六百七十六章 我来看你了

第六百七十六章 我来看你了

  “就在这里?”

  周泽下意识低头看了看地面,

  老实说,

  还是觉得有些不够真切。

  原本以为要花费很长时间很长精力才能找到的东西,却在一天的功夫里,起源于一顿火锅,就都挖了出来。

  事实上,哪怕今天自己什么都不做,安律师那边也能找到这里来。

  安律师伸脚踩了踩地面,咂咂嘴,嘴角露出一抹笑容。

  可能是在云南那边走背字儿走多了的缘故吧,坏运气都在那边被消耗掉了,来四川后就否极泰来,运势一下子就回来了。

  男子裹紧了自己的毯子,下了椅子,他走路的姿势也很怪异,是真的用双手双脚在走路,之前安律师掀开他毯子时,周泽也看见了对方的身子。

  可能,

  他真的是主干部分是真的萎缩到无法支撑起行走了,只是这个样子看起来,真的很像是一只蜘蛛。

  尸毒的霸道周泽是清楚的,但周泽不认为尸毒可以把人变成这个样子,大部分都是让人肉身和灵魂一起遭受吞噬。

  很直接,很干脆,很刚猛,

  不至于产生这种弯弯绕绕的路子和变化。

  “跟我来啊。”

  男子回头,挥挥手,示意后面的人跟上来,他似乎显得很迫切。

  “是不是太顺利了?”安律师走到周泽身边问道。

  “苦日子过多了?”周泽反问道。

  “行,你是老板,你淡定就好。”

  众人跟着那个“蜘蛛”一起走到了疗养院第二栋楼里头,四川多山,这座疗养院又是依靠着山谷建立的,围墙和建筑物的布局也都是采取了这种方式。

  这第二栋楼完全是贴着一侧山壁,等众人进去后,“蜘蛛”拿了一串钥匙,打开了里头一个房间的保险柜大门。

  保险柜的门被缓缓推开,

  里头出现了一个盗洞。

  居然是以这种方式把这个盗洞给藏了起来,还真的是有些让人难以预料。

  “我守着它,我看着它,倒不是说我有多善良,怕别人进去也遭受了厄运,纯粹是因为我心里很不甘心。

  一是我想知道这里面到底是什么东西,到底是什么东西把我们变成了这个样子。

  二则是,我心里还带着些许庆幸,希望能够从这里获得治疗我自己的方法。”

  说到这里,“蜘蛛”回过头,长长的脸挂着诡异阴森的笑容,看着周泽;

  他看出来了,周泽才是这一群人里真正的领头的。

  “我的心思,就是这些,我没什么好对你们隐瞒的,也没打算对你们有什么不利的想法,我没那个能力,也没那个必要。

  事实上,我自己清楚自己现在的身体状况,我活不了多久了,如果是二十年前,找到了治疗我的方法,兴许我还有机会变回正常人,恢复我的生活。

  但现在,已经回天无力了。

  现在,

  我心里只剩下一个念头,那就是看看,这里头,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我想在我死之前,

  看看那个害我承受这么多年苦难的真正罪魁祸首,

  同时,

  也是你们之前问的僵尸事件的真正元凶!”

  “呵呵。”

  安律师笑了笑,

  老实说,

  阴谋诡计见多了,再见这么坦诚的,还真有些不适应。

  周泽点点头,走到“蜘蛛”面前,看着他:

  “治疗你身上的问题我做不到,但我能答应让你走得舒服一些。”

  “走得舒服一些?”“蜘蛛”有些茫然。

  他是真的不知道有地狱,也不晓得有阴司的存在,甚至,他一开始是把周泽等人当作是国家派来的专员。

  比如什么中国龙组,特种兵王或者是特殊现象调查局什么的,反正劳动人民的智慧结晶确实诞生出了很多听起来很炫酷的组织名字。

  乃至于,如果周泽指着自己说自己等人是从梵蒂冈来的,可能“蜘蛛”也会相信。

  “走得舒服一些?”蜘蛛犹豫了一下,开口道:“只是希望你们饶了另外几个人,他们本都是重病垂危的可怜人,被我感染之后,其实变得更可怜了。”

  “那你一开始就不该传染给他们。”

  “他们求我的,苦苦地求我,我没有办法。

  再加上,我也有私心,不到死到临头的时候,谁愿意真正地坐在那里等死?

  我需要手下,我需要帮手,万一,万一我真的能看见希望呢?”

  “你要一起下去么?”周泽指了指“蜘蛛”。

  “嘿嘿,你需要一个探路石的话,我愿意下去再看看。”

  “那就请了。”

  周泽说完,回过头,示意身后的安律师、莺莺以及小男孩都做好警戒。

  之前按照“蜘蛛”的叙述,

  里头有奇怪的烟雾,

  虽说周泽不认为那些黑雾会对自己有什么特别的影响,但小心驶得万年船。

  “蜘蛛”走在最前面,他手脚并用,速度很快,周泽等人的速度也不慢,一直跟在后头。

  很快,

  随着手机探照灯的亮起,

  那座红色的朱门出现在了众人眼前。

  确实是很大的一座门,

  给人一种银行金库大门的感觉,

  不过它并不是完全闭合起来的,中间留着一道缝隙。

  “很多古墓里,都是这个样式,因为门厚度的原因,无法闭合起来,不过外面会再做封闭,这个门是否需要闭合起来,无关紧要。”

  “蜘蛛”下意识地介绍着,仿佛又回到了二十多年前,他还是个考古学生的岁月。

  只是,

  当初跟随在身边的同学和导师们,早就物是人非了。

  甚至连他自己,都早早地被抹去了存在。

  “蜘蛛”把自己的眼睛抵着朱门的缝隙间,手里的手电筒一直对着里面照射着,

  他吼道:

  “你出来啊!

  我又来了,

  你出来啊!”

  周泽四人站在他身后,

  “蜘蛛”需要发泄,

  二十多年的怯懦,二十多年的渴望,

  需要一个宣泄口。

  当然,这也是因为他知道自己大限将至,也没把周泽等人的命放在心上。

  或许,在他看来,如果再来一次黑雾,把自己和周泽等人一起“埋葬”,哪怕再现当年僵尸事件的景象,也是一个不错的结局。

  “哈哈啊哈哈,来了,来了,黑雾,来了,来哦!!!!!!”

  “蜘蛛”叫了起来,

  像是一条狗在地上蹦跶着。

  周泽目光一凝,

  伸手向前一拽,抓住了“蜘蛛”的肩膀,把他向后摔去。

  蜘蛛四脚朝天摔在了地上,但依旧兴高采烈地尖叫道:

  “来了,黑雾,又看见了,来了,它来了!

  我们都得死,都得死,大家一起都得死,哈哈哈哈哈!!!!!!!”

  “蜘蛛”笑得很开心,

  眼角有浑浊的泪水不停地滴淌下来,

  或许,

  结束对于他来说,也是一场解脱。

  他仿佛回到了二十多年前,和自己的老师同学们一起走向了灭亡。

  黑雾确实出来了,时隔二十多年,再度降临,带来属于它的恐怖,而这个恐怖,曾笼罩过整个蓉城,哪怕是一直到现在,都是经久不息的传说。

  周泽张开嘴,

  吸了一口气,

  “呼!”

  从朱门缝隙间冒出的黑雾顷刻间被周泽吸入了嘴里。

  而后,

  周泽转过身,

  打了个呵欠。

  “味道怎么样?”安律师在旁边问道。

  “有点像是抽万宝路爆珠。”

  “这么爽的么?”

  “你也来一口?”

  “别别别。”

  “…………”蜘蛛。

  边上的蜘蛛,

  整个人石化了,

  他心心念念二十多年的噩梦,

  居然被眼前的这位给直接吸进嘴里了?

  而且眼前的这个人,还跟个没事人一样!

  仿佛一种信仰被打垮了!

  而且他刚刚还酝酿了好久好久的情绪,

  现在都憋在了心底,放不出去,又吐不出来,很难受!

  “莺莺,推开门。”

  “好的,老板!”

  莺莺走上前,双手撑着朱门,开始发力。

  “咔嚓嚓…………咔嚓嚓………………”

  朱门被缓缓地推开了,

  一股子腐朽的气息弥漫了出来。

  周泽正准备伸腿往前走,

  安律师却拦住了周泽,面带微笑地问道:“老板,有把握么?”

  “什么把握?”

  “那个,万一在里头真的遇到了当初那位看门狗,您觉得你现在有把握么?”

  安律师这话的意思其实就是在问,他的那个关于赢勾已经苏醒的猜测到底准不准!

  周泽伸手在安律师肩膀上拍了拍,

  很无所谓地道:

  “那你说,他当初决定反赢勾时,有把握么?”

  “我艹,老板你这句话说得老有逼格了!”

  说着,安律师把自己的手机递给身边的小男孩,然后再看向周泽道:“来,老板,我再问你一遍,你再回答我一遍,这个经典的一幕必须录下来啊!”

  小男孩接过手机,打开了摄像头,对准了周泽和安律师,同时还打开了手电筒。

  “那个,万一在里头真的遇到了当初那位看门狗,您觉得……”

  “白痴。”

  “咦,老板我还没说完呢。”

  而后,

  安律师愣住了,

  因为他发现周泽根本就没张口,这话根本就不是老板说的,

  那声音,

  来自朱门深处!

  “我好像被鄙视了。”安律师说道。

  周泽点点头,

  向前跨出一步,

  对着这深邃的甬道直接喊道:

  “我来看你了。”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