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六百七十七章 见面!

第六百七十七章 见面!

  他在,就好,周泽最怕的,其实就是他不在。

  至少以目前的情形来看,事情的发展还是保持着一种平稳和顺利的势头。

  轻松地找到线索,轻松地顺着线索跟进,然后,轻松地来到了这里。

  甚至连那句骂安律师的“白痴”,

  也为了整个过程的进度做了一个基调。

  周泽迈开步子,走了进去,莺莺跟在后面,小男孩和安律师紧随其后。

  虽说刚刚被骂了一声“白痴”,

  但安律师自然有着那种“唾面自干”的本事,

  浑不当一回事儿,

  他也不会傻到在这个时候和那位骂自己的人隔空对骂。

  那只“蜘蛛”,在惊愕了许久之后,倒是没有选择再跟着进去看看,而是爬到了硕大的朱门下面,双手双脚都攀附在了上头。

  一会儿哭,

  一会儿笑,

  声音一会儿低一会儿高,

  一直到,

  最后开始慢慢地只剩下了低鸣和呜咽。

  …………

  进入甬道之后,氛围一下子就压抑了下来。

  周泽发现甬道的墙壁上似乎有壁画存在,

  这也很符合古墓的风格,

  墓室里的壁画一般分为两种,一种是描述墓主人生平的,基本上会以春秋笔法进行修饰;

  这一点无论是在国内还是国外都一个样,人之常情或者叫人之本性吧,毕竟一般来说肯愿意花大价钱做墓室的要么就是墓主人生前自己盯着的行为要么就是和墓主人关系很亲的后代负责安排的。

  第二种则是带着浓郁宗教气息的渲染,古埃及那边的倒是比较常见,带着夸张的浪漫主义风格。

  只是,

  当周泽拿出自己手机打开手机手电筒后,

  他的嘴角,

  下意识地抽了抽,

  这是,

  啥?

  第一幅壁画上,

  描绘出了一群人,

  围坐一圈,

  载歌载舞,

  到这里来看,

  倒还算是正常,有点像是进行庆典或者宗教祭祀活动,

  但这群人的中间,

  摆放着一个大铜锅,

  下面烧着炭,

  如果铜锅里煮着什么野兽妖魔甚至是煮的是*肉的话,

  那也可以啊!

  但铜锅被分成了9块,

  超级清晰,

  超级明显,

  分明是,

  九宫格火锅!

  墓室第一幅壁画,

  讲述的是,

  墓主人在很嗨皮的恰火锅?

  哪怕墓主人不在意,

  但也得替千百年后的盗墓贼想想吧,

  费尽千辛万苦进来看到这个,

  真的很打击人的,

  万一墓主人的陪葬品是一个个铜或者铁做的火锅怎么办?

  “呵呵,这个,这个情调,还真别致啊。”

  安律师看了一眼壁画,也是有些不可思议,同时,还特意用手指了指,

  道:

  “这里画得还真好,我都能看得出这里绝对是在煮毛肚。”

  众人继续往前走,来到了第二幅壁画前。

  第二幅壁画显得很宏大,

  没有人,

  只有一个动物,

  不是神兽,

  也不是凶兽,

  而是,

  一只鸡!

  这只鸡先被喂养,

  再被杀死,

  再被处理,

  再被腌制,

  再被烘烤,

  到最后,

  变成了一只惊天动地可歌可泣地……很好吃的鸡。

  “这是,叫花鸡?”

  安律师嘴巴张得大大的。

  这已经不叫非主流了啊,

  这他娘的,

  谁能心大到在自己墓室壁画上,

  留一个叫花鸡的菜谱?

  然后,

  继续往里走,

  周泽见识到了“古法烤全羊”,“古法酿酒”,“古法大乱炖”;

  其中有一幅图让人印象无比深刻,

  壁画中两个人,穿着白衣风度翩翩的应该是墓主人,

  手里拿着一碗冒着热气的东西,也不晓得是豆腐脑还是汤圆什么的。

  而在这个人面前,

  有一根柱子,

  柱子上一个穿着黑色衣服的人被绑在上面正在被火烧,

  这个人头顶上也顶着一个碗,

  上面也是热气腾腾的。

  而且还做了标注,

  白衣服的身边写了个“咸”,

  被火烧的那位身边则写了一个“甜”字。

  “原来,这个争论在古代就有了啊。”

  安律师感慨着,

  然后重重地点点头,附和道:

  “对,甜党就是异端,该被火烧!”

  周泽已经不想再继续看下去了,

  一路看菜谱么?

  可惜没事摄制组没发现这里,否则可以在这里拍一个“舌尖上的古墓”,

  感觉可以把已经商业化严重忘掉初心的原版给直接PK下去。

  终于,

  甬道走完了,

  来到了主墓室门口,

  周泽竟然觉得,

  自己有些饿了。

  标准的东方古墓,样式都差不离,主墓室居中,两侧是耳室。

  耳室,顾名思义,它的存在其实是为了安置一些陪葬品,或者是一些殉葬坑,有些耳室还可能埋葬着妾室。

  主墓室则是墓主人和妻子所有,当然了,如果墓主人曾续弦过,之后的妻子也会合葬在这里。

  不过,这间墓室没有耳室。

  反正吃惊的东西已经够多的了,这一点点的奇特反倒是让人觉得很寻常。

  甬道过去之后,就直面主墓室了,直来直去,根本不用担心迷路。

  主墓室没有门,是一卷珠帘,朱脸上挂着琉璃珠子,手电筒的光照射过去后,反射着五彩光泽。

  营造出了一种九十年代KTV舞厅的视觉效果。

  周泽伸手掀开了帘子,

  走了进去,

  里头的空间也不是很大,大概一个普通一百三十平三室一厅的房子客厅的大小,显得有些逼仄。

  而且,

  里头没有棺材,

  正中央的位置有一个石料做的台子,

  上头有一个笼屉。

  是的,

  笼屉,

  大早上早餐店装小笼包的放大版!

  其余位置,则显得有些空荡荡的,过不,这墙壁上,有些沟壑和纹理。

  “可惜了,老许没跟着来,不然他应该能看出一些门道。”

  安律师有些惋惜道。

  许清朗在阵法上的造诣和潜力,是安律师都不得不佩服的,当初的他,就是靠自己琢磨的阵法把海神的一部分给封印在体内的。

  安律师当初是提前发现了这一点,却没有做出阻止,只是在旁边隔岸观火,一直到最后许清朗成功了,安律师也觉得很是吃惊。

  “大家小心一点,不要散开,莺莺,你们两个守着出口。”

  “好的,老板。”

  莺莺和小男孩就站在了出口位置,

  周泽和安律师则是继续往前,

  来到了那个“笼屉”的面前。

  “不应该啊,刚刚不是有人和我打过招呼么?”

  “那也算是打招呼?”

  “别在意这些细节,老板。

  如果关系很好的两个人,见面互相喊个煞笔和智障,也不能说明什么,对吧?

  比如,我喊你咸…………“

  安律师咽了口唾沫,

  哎呀,

  嗓子有点干啊。

  “你来了啊…………”

  声音,从笼屉下面传来。

  周泽眯了眯眼,

  没说话。

  安律师则是死死地盯着笼屉。

  “我知道你是谁,给自己想过名字吧?

  比如,

  旺财,来福,

  或者,

  盼虎胜男什么的?”

  “有个人,托我来看看你。”

  周泽回话道。

  “哟,谁?”

  笼屉里的声音有些奇怪,因为他说话时,似乎在咀嚼摩擦着什么东西。

  “一个二货。”

  “哦。”

  然后,

  是沉默。

  俩人都不是什么会聊天的人,

  冷场是很正常的。

  而安律师虽说就站在旁边,但着又不是在KTV或者饭桌上,他也不能当这个场控。

  “他呢?见了我了,怎么不出来说两句话?”

  周泽知道对方说的“他”指的是谁。

  “他在睡觉。”

  “睡觉?不可能的,你既然找到了我,就不可能没和他联系过,其实,绝大部分的狗狗,活了一辈子,可能都不晓得自己体内还住着一个人。

  对了,你说他在睡觉是吧,

  我想想,

  他是在沉睡么?

  也不可能啊,

  这么多年过去了,

  当初的亏空,就算没能完全弥补过去,但也应该恢复了不少。

  他见到我后,

  应该用那种语气和我说话:

  看……门……狗……我……们……又……见……面……了……啊……”

  “模仿得很像。”

  “是吧,像吧,似乎大人物说话都喜欢一顿一顿的。

  好像不这样就不能体现出他很厉害的样子。”

  “同感。”

  “嘿嘿,你来找我,是为了做什么?”

  “看看你,过得怎么样。”

  “现在,看到了吧?”

  周泽不做声。

  往后退了两步,

  伸手,

  提起了那件笼屉,

  很重,

  真的很重,

  周泽嘴角出现了两颗獠牙,

  进入了僵尸状态,

  才堪堪将这笼屉给提起了一段高度。

  笼屉下面,

  有半颗人头,半张脸,

  一条黑色的铁棍从其嘴里横穿了过去。

  所以,

  他说话时,像是在咀嚼着东西,是因为他的舌头在绕着嘴里的铁棍。

  “你觉得我,过得怎么样?”

  对方独眼看着周泽。

  周泽摇摇头。

  “你在,可怜我?”

  “周泽又摇摇头。

  “你也是个有趣的人,不,是有趣的狗。”

  “我饿了。”

  周泽忽然道。

  旁边的安律师愣了一下,

  这是什么对话模式和画风?

  “西北角下面有个密封的罐子,我当初留下的,距今八百年,八百年窖藏,招待你。”

  周泽又摇摇头。

  “不满意?”

  “有其他吃的么,那酒太贵了。”

  “别客气,就当我这条老狗请你…………”

  “我想拿它去卖钱。”

  “额…………”半张脸停滞住了,然后他开始笑了起来:

  “哈哈哈哈哈哈…………”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