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六百七十九章 好气哦!

第六百七十九章 好气哦!

  太顺了,当然了,这种顺,并非是人为安排的,这让周泽想到了某个洗发水的广告词:

  自然柔顺。

  周泽和安律师,都找到了属于自己的线索,源自于当年的那场僵尸事件。

  其实这种事儿,对于非普通人层次的有心人来讲,真的很容易可以顺蔓摸瓜到这里。

  而这一切发生的原因,以及当初上世纪末那场恐慌的主导因素,

  其实就源自于这位没事做在感应到有人靠近这里时,

  打了个呵欠。

  古代天有异象,都能引得下面人心惶惶,连天子都得下罪己诏。

  这半张脸别看现在这么凄惨,

  但单轮生命层次的话,脱胎于赢勾的他,

  和普通人对比起来,真的和天一样。

  你要说他故意的,闹着玩儿的,可能么?

  若是换做其他人,

  进来后,

  一番似是而非的对话交流,

  像是学长学弟又像是老乡家人般淡淡的氛围感,

  糅合一下一点点憧憬佩服的情绪,

  一锅烩,

  很容易就相信眼前的这位是位带着荣高理想和信念的同志。

  比如,

  身边的安律师,

  他就真的信了,且自以为自己看透了一切,甚至还主动给小男孩打手势,想要把小男孩招呼过来,抢在莺莺前面,落下这份机缘。

  当然了,倒不是安律师故意“谋私”,而是他也能看出来:

  周泽大概率是不愿意让自己的女人被另外一个男人上身的。

  火候之把控,那可真是相当得好。

  每个人都有“自我感觉良好”的心态,

  总觉得自己是特殊的一个,认为幸运会降临在自己身上。

  “呵…………”

  半张脸笑了一声。

  周泽则是弯下腰,像是在菜市场看一份猪蹄一样,仔细观察着对方的成色。

  又像是一个挑剔的大妈在看珠宝一样,审视的意味极为明显。

  半张脸扭过来,问道:

  “你想杀我?”

  周泽摇摇头,很坦诚道:“我做不到。”

  是的,他做不到。

  哪怕是赢勾,当初之所以能够成功吞噬平等王陆,也是因为平等王陆主动兵解了自己,放弃一切抵抗,甚至算是把自己烹饪好摆上刀叉请赢勾来享用。

  他周泽可没那个本事,把眼前的这块牛皮糖给撕碎。

  倒不是不可以把他强行吞下去,然后靠自己灵魂里的那座泰山去镇压碾碎,这个念头一直在周泽脑海里盘亘着。

  但周老板不敢赌这一手,

  他很担心,

  万一泰山压不碎他,

  反而被他给崩碎了,

  那玩笑可就大了。

  这位,

  真的不一般啊,

  无论给予多高的重视都不为过。

  若是自己玩儿脱了,

  赢勾又陷入着沉睡,

  那这货岂不是“衣锦还乡”了?

  周泽在下方坐了下来,背靠着石台,道:

  “我也就不搞事情了,

  咱就继续保持着一点点单纯和美好吧,

  叙叙旧,

  聊聊天,

  然后我就离开,

  离开后会让人把这个盗洞给重新封印住,至少三十年吧,你破不开,口气也影响不到外头了。

  三十年后,

  如果我还活着的话,

  我就再来给看看你,

  上炷香,

  再把封印给你加固一下。”

  “谢谢啊。”

  “自家人,别客气。”

  “呵。”

  “呵呵。”

  然后,

  冷场了。

  周泽作势起身,同时道:“看来你没什么话想聊的了,那就,祝你晚安?”

  “你想我聊什么?”

  他还是想说话的,

  毕竟,

  比起肉体上可以被麻木的折磨,

  这种长时间的孤寂,似乎更为让人难以承受。

  “当然是聊一些开心的事情啊,比如,你是被谁给弄得这么惨封印在这里的。”

  “…………”半张脸。

  又是沉默,

  沉默。

  周泽起身了,准备离开。

  其实,如果这位全须全尾的在这里,下场没这么凄惨的话,周老板可能真的会按耐不住,想要和他争一争,把他吃回去,能补上多大的亏空啊?

  到时候,

  铁憨憨很可能就能苏醒了。

  他也确实是最好也是最理想的“补品”,

  毕竟同源同宗。

  然而,他都这么惨了,周泽反而不敢妄动了,能把他弄得这么惨的存在,肯定很牛叉,而那个牛叉的存在,却杀不死他;

  周老板一直以为自己最大的优点,就是有自知之明。

  用小萝莉的话来说叫:有逼数儿。

  “你该碰到时,总归是会碰到的。”

  笼屉里传来了这么一句话。

  “装神秘。”

  周泽很无奈地摇摇头,

  “咱们又不是在拍电视剧,为了收视率想要把悬念留到最后,我就不信你把那人的身份说出来,马上就会天打雷劈。”

  “呵呵,你被雷劈过么?”

  “…………”周泽。

  好像,不能愉快地聊天了。

  旁边的安律师和莺莺一起看向周泽,

  就差替自家老板点头了。

  “没被雷劈过的人,是很难体会到那种感觉的。”

  “额,我好像……”

  “那是一种大恐怖,外人,根本理解不了。”

  “抱歉。”

  “什么?”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我好像前几天,刚被雷劈过的样子?”

  “…………”半张脸。

  “条件满足了,你可以说了么?”

  “其实,我已经说了。”

  周泽闻言,若有所思地抬了抬头,同时伸手向上指了指,道:

  “是天?”

  “是仙。”

  仙!

  这是周泽个月第二次听到关于“仙”的事儿。

  一次是在通城的书店里,白夫人差点借助着和“仙”有关的东西,把自己给“颠覆”。

  尤其是那个炸出来的坑内,

  那个身上带着七彩线条的娃娃,

  若非自己身边有泰山和铁憨憨两位的气息加持,

  自己当时很可能“噗通”一声就跪下去了。

  那时的感觉,现在都记忆犹新,仿佛“跪”,接受仙人抚我顶,是那么的自然。

  就像是家里祭祀时,长辈叫你给先人另外磕头一样。

  第二次,就是眼前。

  一个能当着赢勾的面,

  装完逼后挥一挥衣袖,

  没带走云彩却带走了赢勾几千年的积攒,

  结果,

  却也依旧倒在了“仙”字的面前。

  周泽记得自己以前看《西游记》或者其他的神话故事,总有一种固定的思维模式,这个世界,分为天地人。

  有仙界,有人间,有阴间。

  现在周泽是他从地狱来,

  脚踩在人间,

  但这个“仙”究竟在哪里,周泽还真的不清楚。

  “你希望,他找到你么?”半张脸带着笑音喊道,“不用急的,不用着急的,到时候了,他就会来找……”

  “不想。”

  “…………”半张脸。

  半张脸忽然觉得,当初那位没杀得死自己,但自己现在真的很可能被眼前的这位晚辈看门狗给活生生气死!

  擦,

  真的好想掐死这逼啊!

  好好活着不好么?

  这是周泽的想法,如果不是因为铁憨憨沉睡了,这次他都没打算出来。

  等这次回去后,他也得猫好一阵子,出来一趟,别人是旅行的疲惫,他不光是疲惫了,还要被雷劈。

  这个世界上,有多少人敢冒着被雷劈的风险去旅游的?

  如果能一直维系着书屋这种平稳美好的生活节奏,

  我干嘛要出去搞事情?

  我现在日子过得很舒服了,我闲得慌么?

  有了上辈子的经历,周泽真心对现在书屋的生活状态和节奏,满意得很。

  不用上班,不用奋斗,不用看领导和老板脸色,不用应付同行的交际,

  不缺钱,

  不缺房,

  还有一个莺莺在身边,

  还想啥呢?

  “具体的呢?不说说么?”

  “说不上来,说了也没意思。”

  “那我这次真的走了。”

  周泽起身,

  走出了主墓室。

  安律师看了一眼那个笼屉,咬了咬牙,跟着周泽出去了。

  小男孩和莺莺自然紧随其后。

  主墓室里,

  一下子陷入了安静,

  不一会儿,

  就传来了“咔嚓咔嚓”的声响,

  像是在磨牙,但比磨牙激烈多了。

  反正这些年,他也没有其他事情做,除了睡觉,总得寻个其他事儿打发打发时间。

  磨着磨着,

  他停下了,

  虽说被笼屉笼罩着,

  但他依旧能够“看”见,

  看见周泽,去而复返。

  他笑了,

  笑道:

  “你终究还是回来了啊。”

  仿佛一切,

  尽在掌握之中,

  半张脸松开了铁棍,

  笑吟吟的。

  他很开心,

  是啊,

  能见到赢勾的看门狗,怎么可能没野心没野望呢?

  那些浑浑噩噩之辈,不入流之辈,根本就连知晓赢勾存在的资格都没有啊。

  “嗯。”

  周泽脸上有些不好意思,像是有些难为情。

  “呵呵,人之常情,人之常情,就比如我,也贪图梦想着有朝一日,可以从这里走出去,找到一具可以合适我的肉身载体出去……”

  半张脸停住了说话,

  因为他“看”见周泽走到了主墓室角落位置,

  “看”见周泽端起了一个酒坛,

  “看”见周泽端着酒坛对他挥挥手,

  “忘了拿了,不好意思,这是你答应给我的。”

  说完,

  周泽就抱着酒坛走了出去,

  头也不回,

  生怕半张脸会反悔似的。

  “…………”半张脸。

  他在这里承受了不知道多少年肉身被分割的痛苦,

  他在这里忍受了不知道多少岁月的孤苦寂寞禁闭深深,

  他都坚持过来了,

  他都扛过来了,

  他坚韧,他持久,他有大毅力和大信念,

  然而,

  在这一刻,

  他忽然想放弃了,

  他,

  想死……

  …………

  做个通知哈,

  下个月,也就是元旦开始,龙打算争一波月票榜。

  距离月底没几天了,

  大家准备一下月票弹药哈!

  莫慌,

  抱紧龙!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