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六百八十章 保护费

第六百八十章 保护费

  周泽抱着酒坛往外走,莺莺等人跟在他后面。

  走到朱门那边时,

  周泽看见“蜘蛛”双手双脚都挂在了朱门上,

  而他整个人,

  已经完全失去了生机,

  现在是冬天,

  蓉城今儿还下起了雪,

  这时候连身子都已经冷了。

  他在这里守候了二十多年,但最后的解决,却显得有些太过寡淡。

  这似乎并不符合旁观者的“欣赏需求”,

  但对于他自身而言,

  这其实也算是一个最好也是最恰当的归宿。

  毕竟,与其说他是对这座古墓有执念,倒不如说是对这扇朱门有执念,当初的他和他的同学导师,根本就没有进入过这座墓室。

  二十多年的守候,隐姓埋名,苟且偷生,或许,他自己也曾迷茫过,迷茫着自己的坚持,到底是为了什么。

  而有时候,所谓的坚持,所谓的苦难,并非是真的需要一个彻彻底底明明白白的结果。

  周泽等人的到来,给了他勇气重新进入了盗洞。

  “蜘蛛”仿佛又找回了二十多年前原本应该属于自己的那段人生,

  既然悲惨是在这里开始,

  那么苦难也应该在这里结束。

  至此,上世纪末那场轰动一时的僵尸事件,算是终于落下帷幕了,最后的一名“见证”和“经历”者,也已经闭上了眼。

  至于是否还有其他受害者依旧在痛苦中苦熬着,就不是周泽所需要关心的事情了。

  “要不要把他拉出去埋了?”

  安律师指了指“蜘蛛”说道。

  老实说,这货是长得丑了点,形象确实很像反派,但还真的让人讨厌不起来。

  “就让他保持这个姿势吧,我们走。”

  周泽拒绝了安律师的提议,率先走出了盗洞。

  等到其余人也出来后,周泽环视四周,对安律师道:

  “把这里的产权拿过来,没问题吧?”

  安律师笑了笑,道:“本行。”

  这处地方,包括下面墓室的那半张脸,周泽现在动不了,但并不意味着以后动不了。

  以后等自己可以站得再高一点,

  或者干脆等铁憨憨醒来,

  收拾他,也就简单了。

  这就像是自己给自己找了个宝藏,藏好,做个标记,等以后来取用。

  “把月牙刘楚宇他们都叫来,这里的事情再理一下。”

  “理一下?”莺莺有些不能理解。

  “嗯,我来安排,这个疗养院里的人都会被找出来,监控住,或者,干脆把他们都安置在这里?反正每天就只要喝喝鸭血鸡血就行了。”

  “你看着办吧。”周泽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不要杀人。”

  这里的杀人,当然不仅仅是亲自动手杀人,安律师也不可能真的亲手杀人,但只需要把他们身上“有病”的消息泄露出去,他们就很容易被“消灭”掉。

  “我懂的。”

  “嗯。”

  周泽没离开这里,而是去了前面那一栋楼,这里还有几个房间收拾过的,环境还可以,应该是之前疗养院里的人住的地方。

  因为洁癖的原因,周泽没上他们的床,而是在柜子里找了个没开封的床垫,铺在了地上,自己躺了上去。

  莺莺不在身边,睡是睡不着的,不过周泽也没打算睡觉,只是想一个人躺一会儿。

  天亮后,许清朗和黑小妞也来了。

  昨天的事情,他们没参加,被安排在了酒店里休息,这会儿黑小妞倒是没什么事儿了,老许脸色还是有些发白。

  显然身体上的亏空,可不是一朝一夕能够恢复好的。

  但现在正是用人的时候,

  郑强、刘楚宇以及月牙还没赶来,就算他们赶来了,这封印盗洞入口的事儿,还是得落到许清朗头上。

  好在这事儿也不用着急,许清朗可以慢条斯理地布置,而且阵法的难度也不大,毕竟不是追求什么攻击力杀伤力的阵法,只是想起到个迷惑和遮掩的作用。

  等到下午的时候,月牙、郑强以及刘楚宇三个坐飞机都来了。

  不过因为周泽还待在房间里没出来,本来想先拜见一下刚升任捕头的他们只能先去做事。

  等到傍晚时,周泽才从房间里出来,对着夕阳,蹲着。

  “这么萧索?”

  “你姓林,对吧?”

  周泽记得那位“蜘蛛”好像叫过这个别墅男主人小林。

  “嗯,我姓林,叫林关。”

  林关在周泽身边,一起蹲了下来,看着夕阳。

  周泽掏出两根烟,递给林关一根。

  林关拿出打火机,先帮周泽点了,再帮自己点。

  “我把我妈也接来了。”

  林关开口道。

  周泽听了有些意外,但还是点点头。

  他出来时就听到了状况声响,有几个人已经被抓过来了。

  “蜘蛛”在周泽等人来之前,把疗养院里的几个人都“遣散”了,而在周泽的安排下,安律师带着莺莺小男孩以及一帮鬼差去把那些遣散的人又抓回来了。

  为什么这么做,一是为了保守秘密,二则是为了控制这帮人。

  如果真的拍拍屁股就直接回通城了,

  这里再发生什么事情,也就和周泽没关系了。

  但既然要把这里控制住,相当于接手了一个倒闭的公司,它的一些烂摊子自然也得管起来,解决掉。

  “那一栋楼下面,还有一个地下室,里面有一个简易实验室,我可以帮你做一些事情。”

  “为什么?”

  “因为你不可能让我离开,所以还不如在这里做做事情,顺带,照顾一下我的母亲。”

  “其实,我对这些东西的兴趣不大,真的。”

  他和“蜘蛛”不同,

  “蜘蛛”是饱受折磨,所以为了挣扎求存,想了许多许多的方法,也做了很多似是而非的布置。

  然而,周老板不一样,林关的实验,到底能研究出什么东西暂且不谈,周泽反正对他的研究成果没什么迫切的需求。

  赢勾那里还遗留了很大的宝藏,他灵魂深处还有一尊泰山,

  外加那半张脸还被自己给找到了,这时候也封存着。

  三个宝藏在眼前,而且周老板还没能完全开发出来,哪里还愿意再去找其他的地方继续挖坑?

  “我知道你对这个不感兴趣,但我感兴趣。”林关说道,“说不定我还能找到救我母亲……或者说,唉,其实是找到救我自己的方法。”

  “我没钱。”

  周泽很坦诚。

  这种研究所一旦开动,往里砸钱到底有多恐怖他是知道的。

  本就没多大的兴趣,就更不可能愿意往里投钱了。

  “我有钱。”

  周泽忽然觉得好伤,

  仿佛胸口被扎了一刀。

  为了防止继续被扎刀,

  周泽没继续追问“你为什么这么有钱?”

  这等于是给对方装逼搭台子,自己再傻乎乎地坐在下面当观众鼓掌。

  “你想研究,你就研究呗。”

  “好。”

  林关点点头。

  他的话一直不多,是一个很木讷的人,但哪怕是周泽都无法否认的一点是,就是这位虽然看似有些“傻”,但“傻”得不让人讨厌。

  否则也不会获得那位火锅店女老板的“垂青”。

  有时候勾心斗角的日子过多了,反而喜欢傻呆子形。

  外面传来了发动机声,很快,小男孩和月牙郑强刘楚宇他们几个回来了,还押着两个人。

  见周泽在前面,

  郑强、月牙以及刘楚宇三个人一起上前几步,对着周泽单膝跪下:

  “参见捕头!”

  “参见捕头!”

  周泽站起身,点点头,道:“起来吧。”

  三人站了起来。

  他们三个是周泽还是鬼差时就收的手下,当自己成功晋升捕头后,双方的从属关系等于从官面上被确认了下来。

  “老安呢?”

  “还有一个目标,安律师和莺莺去抓了。”

  “哦,好。”

  安律师和莺莺是在晚上九点多的时候回来的,又抓回来了一个,经过里面的人互相指正应对,应该是没漏网之鱼了。

  这些人一开始觉得很害怕,以为他们被抓回来了是要被“人道毁灭”了,各个十分惶恐。

  但随后他们都被安置了房间,一切照旧。

  这里面除了林关,是被以“特殊人才方式”引进过来的,所以在外面有房子,平时是来这里上班喊个道,因为实验室没进入正常的运作状态,所以他也就扫扫地干干杂活,然后就回去照看自己母亲。

  而其他人其实基本都是“孤家寡人”的角色,要么是已经没有亲人了,要么就是早就和亲人分割干净了。

  大家平时也都生活在这个疗养院里,从绝症的阴影下走出,但又步入了另外一种“苟延残喘”的道路。

  所以说,他们也没其他地方可以去。

  安律师和莺莺还带回来了不少菜,还有火锅底料,晚上准备来个聚餐。

  没什么是比“火锅”更适合聚餐的了。

  月牙和许清朗负责准备开饭,

  安律师则是走到周泽身边,一脸坏笑道:

  “老板,这次发了。”

  “什么?”

  “那个蜘蛛,普通人还真的不屑一顾,也是,普通人也发现不了他,这次我抓回来了八个,那个姓林的,家里有钱吧?

  我跟你讲,他是里面资产最低的一个,也就是他父亲当初做过生意,留下了丰厚的遗产,但那八个人里,各个都是富豪权贵。

  不过都早就和家里人脱离了干系,甚至,都做了‘假死’的掩护。

  因为都怕自己得了绝症还能继续活下去的话,被发现了很可能被送去切片研究。”

  “哦,然后呢?”

  “然后?老板你怎么不高兴呢?这帮逼都很有钱啊,而且身份都不愿意公布出去。

  本来我们还要专门安排两个人留下来看守他们,

  现在完全不需要了,

  直接把这里改造一下,

  在青城山下面盖个大庄园,

  以后夏天还能跑这里来避暑。

  他们反正自己也不敢出去,也都各个有钱,

  什么物业费,安保费等等的,

  我们不用花一分钱。

  还有一个更干脆,抓到他后直接给我俩箱金条,说是这半年的保护费。”

  ………………

  PS感冒了,不停流鼻涕流眼泪,这一章耽搁了太久,晚上还有一章,莫慌!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