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六百八十四章 开端!

第六百八十四章 开端!

  老张从星巴克里走出来,手里拿着两杯咖啡,坐进自己的警车后,把其中一杯递给了副驾驶位置上的月牙。

  月牙接了咖啡,放在手里慢慢转动着。

  天儿很冷,并不是每个鬼差都能和周泽一样抗冻,周泽只是一个特例,事实上,大部分的鬼差,还只是普通人的身体罢了。

  “辛苦你了。”

  老张有些歉然道。

  “为人民服务。”

  月牙笑着回应了一声,没办法,老张来到网咖说明来意之后,郑强和刘楚宇直接装作没听见,他们才懒得去玩什么侦探游戏。

  按照头儿的意思,过阵子估计会有大事儿要发生,他们只想先休息下来。

  如果不是看在老张和他们一样,都是头儿手下五鬼差之一的份儿上,他们说不定都要出言讥讽了。

  最后还是月牙看着没办法,只能主动对老张点头,示意自己可以陪他去调查案子。

  毕竟是头儿吩咐下来的事情,如果三个人真的没一个人去配合的话,可不好向头儿那边交代。

  老张喝了一大口咖啡,用手背擦了擦嘴,

  道:

  “其实,这事儿不是我在矫情,如果是普通的案子,我就自己调查了,也不会想着麻烦到这里。

  我就是感觉这案子里有一点问题,所以才想着来找个帮手,而且一些事情上,我处理起来,的确没你们方便。”

  “那你怎么不和头儿直接明说?”

  老张摇摇头,“毕竟没什么证据,只是凭借我的直觉。”

  一个几十年老刑警的直觉。

  “又或者,是你之前拿这种事儿把头儿给弄烦了?”

  月牙说出了真相,

  在之前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无论是在老张生前还是身后,他都喜欢找周泽来帮忙破案。

  周老板好几次都不得不捏着鼻子从了,但一而再再而三之下,一向懒散惯了的周老板只能对老张敬而远之了。

  老张舔了舔嘴唇,有些尴尬。

  “是四个人失踪是么?家属都没报案,都是同事或者邻居报案的?”

  “对,所以这个失踪数目,应该更多,毕竟,不是每个同事每个邻居,都那么热心肠的。”

  “其实事情很简单咯,既然家属不承认人失踪,直接抓一个过来,拷问一下,不就可以了?

  显然,至少这四个人的家属,应该是知情的,人忽然没了,却不报案,很明显清晰了。”

  老张咳嗽了一声。

  “哦!”

  月牙露出了恍然之色,

  “合着,您是不想脏了自己的手?”

  “我和你们不同。”老张叹了口气,“说实话,我虽然也是鬼差,但和一个普通人,没多大的区别,不是我有什么道德洁癖,我也不是那么迂腐的人,但我去做的话,容易留下很多的痕迹,到时候,可能会把事情弄得更加麻烦。

  很多时候,周泽的事情,我都帮不上忙,只能在旁边看看,或者帮忙做做一些跑腿的工作;

  有时候我也觉得亏欠他很多,毕竟不说我生前他帮了我多少次,如果没有他,我现在也不可能继续坐在警车里了。”

  月牙哼了一声,

  嘴唇一翻,

  几根银针吐了出来,落在了手里。

  “不一定哦,说不定,你的作用比我们其他几个都大呢。”

  “怎么可能?”

  “没什么不可能的,老实说,我们现在也只是给头儿做做跑腿的工作而已。

  以头儿的性格,如果不是有那位姓安的律师在规划和安排,他可能根本就没想到要收鬼差做手下,也懒得培养和提拔什么。

  可能,他更感兴趣的是去外面溜达一圈,再拐一两个大妖回来。

  唉,

  那只长得跟树懒一样的东西你刚也看到了吧?

  我们几个鬼差凑在一起,可能都不是人家的对手。

  我们和一头畜生相比,可能优势就是我们会说话,能交流。

  再说了,

  欧洲人拍个电影,都得注意角色里面得放个黑人或者亚裔进去呢,那叫什么来着?

  哦,对了,叫政治正确。”

  月牙意味深长地扫了一眼老张,

  伸手在他肩膀上拍了拍。

  很显然,

  言外之意是:

  你就是自家头儿的政治正确。

  老张有些局促,这怎么聊着聊着感觉自己成了一个吉祥物?

  “地址给我,我去抓舌头问一下。”

  “不要伤到人。”

  “我比你更怕伤人命。”月牙白了他一眼。

  “嗯,就在前面的小区里,是一个三口之家,不过儿子在外地上大学,不在家里。

  夫妻两个都是附近一家纺织厂的员工。

  女的失踪了,丈夫没报案,对外说妻子回娘家了,但纺织厂里有两个和他妻子是同乡的职工,没听到这个消息,就私下里来警局报案了。”

  “还真是热心呢,这年头,这样子的人可真少见了。”

  如今的社会风气就是只管自扫门前雪,哪管他人瓦上霜。

  “也正巧是因为最近杀妻或者骗保的案子比较多,所以引起了一些人的警觉而已,所以本着最为稳妥的原则,她们选择偷偷报案了。”

  “那现在丈夫在家咯?”

  老张看了一眼手表,点头道:

  “应该下班回家了。”

  “我总觉得,你还有一些事情没告诉我?”月牙侧过头看着老张,“当然,如果属于那种告不告诉我都无所谓的话,就不用告诉我了,我只帮你问话,然后把问出来的结果告诉你,我就完成任务了。”

  老张叹了口气,

  揉了揉眉心,

  有些无奈地道:

  “依照目前掌握的这四个失踪人口的调查情况来看,他们其实都有一个共性。”

  “共性?怎么听起来有点像是什么连环谋杀案死者都穿红裙子的感觉。”

  “说句不恰当的话,如果只是单纯地连环谋杀案,可能我都不会这么纠结,大不了和凶手拼速度,看是鱼儿快还是渔网快吧。

  但这四个失踪人口,其中三个身患癌症,还有一个是尿毒症。”

  闻言,月牙愣了一下,皱起了眉头。

  “我懂了。”

  四个身患绝症的人在短期内集体失踪,这还可能只是被发现的冰山一角,这里面到底隐藏着什么秘密,稍微思量一下,都会给人一种心寒心惊的感觉。

  水很深,深得可以把人埋得死死的。

  “你们警察问过话了吧?”

  老张点点头,“问过了,但家属都不配合。”

  “那我下去了,你呢?”

  “我坐这儿等你的消息。”

  “那就待会儿见了,我的警官。”

  月牙笑着对老张敬了个礼,下车,走入了前面的小区。

  …………

  这是一处老小区,应该有些年头了。

  月牙按照老张给的地址,找到了那户人家,楼道里没有摄像头,一路走来,除了大门位置以外,也没发现其他地方有监控。

  月牙走到门前,指尖出现了两根银针,对着钥匙孔一阵鼓捣,很快,防盗门就被打开了,随后的屋门也被轻而易举地打开。

  走进去之后,

  月牙只觉得一阵刺鼻,

  很重的酒精味道。

  不会是在喝酒吧?

  月牙有些担心,如果那位直接喝醉了,自己还拷问个屁啊?她可不会搜魂,而且,她也不敢杀人夺魂。

  客厅不大,月牙先推开了卧室的门,第一间卧室应该是他们儿子的房间,里头挂满了C罗的海报。

  月牙推开了第二间卧室的门,这应该是夫妻俩的卧室,被子乱作一团,一地的烟头,显得很脏乱,但还是没看见人。

  月牙又回到了客厅,

  这时候,

  她才忽然发现客厅的墙壁上有点挤,

  之前以为是贴着什么明星海报之类的,但这次仔细看过去,发现上面都是一个人的照片。

  照片中的男子一会儿穿西装,一会儿穿白大褂,一会儿又是球衣,而且下面的标语也都很响亮,完全是把这个男子描述成了一个“伟人”般的存在。

  “这是明星么?”

  月牙有些疑惑地想了想,

  因为这照片中的男子,她真的不认识,也没见过。

  她觉得自己并没有落后于潮流,平时除了做业绩之外,自己的业余生活还是挺丰富的,哪怕是现在井喷出现的一圈儿又一圈儿的那些小鲜肉们,她大多也能叫得出名字。

  “哐当!”

  这时,

  卫生间里传来了一声脆响。

  月牙走过去,推开了卫生间的门。

  一个中年男子正跪伏在马桶边,手里还拿着一个白酒瓶。

  刺鼻的酸臭味自打开卫生间门的那一刻就涌了出来。

  月牙脸上露出了嫌弃之色,

  手里的银针几度翻转,

  真想直接把面前的人刺死,省得污染了自己身边的空气。

  不过,月牙还是耐住了性子,尝试着问道:

  “你妻子去哪里了?”

  男子睁开了通红的眼睛,摇头晃脑地看着月牙,似乎有些疑惑,却没意识到一个陌生人,已经出现在了他的家里。

  “你妻子去哪里了?”

  “去治病了呗。”

  男子又喝了一口酒,然后转身就对着马桶吐了起来。

  “在哪家医院治病?”

  月牙继续忍受着刺鼻的“熏陶”。

  “医院?”

  男子露出了疑惑和嘲讽之色,

  仰头,

  打了个酒嗝儿,

  直接嚷嚷着喊道;

  “医院那是治病的地方么?根本就是骗钱的。”

  ………………

  零点之后就是一月了,

  龙提前和大家打下招呼,把保底月票都保存好,投给《深夜书屋》哈。

  莫慌,

  抱紧龙!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