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六百八十五章 药!(第一更!)

第六百八十五章 药!(第一更!)

  老道忙活了半个下午,终于把密码锁给换下来了,他本来还想着卖个乖的,特意鼓捣出的这个,但效果却只能说和当初自己买电动轮椅给老板有的一拼。

  但老道向来不是一个气馁的人,

  他依旧乐观积极昂扬向上,

  满满的正能量!

  否则面对人生中的风风雨雨,

  这么多的雷,

  他也活不到现在,

  不被炸死也早就被炸抑郁了。

  普通人能活到七十出头,也算是高寿了,对于老道来说,就更为不易。

  “人家不搭理你,你还硬往前凑做啥子?瞧你这没出息的样子!”

  老道瞅着自家的猴砸一直围绕着花狐貂身边献殷勤,不由得有些腻歪。

  小猴子却不管不顾,继续围着花狐貂“吱吱吱”,对这个新加入的“玩伴”,小猴子抱以极大的热情。

  “你说你要是喜欢个母猴子,咱晚上就一起去动物园给你找;

  胖的瘦的,高的矮的,知达理的浪荡外放的,

  咱把这长三角动物园都扫一遍,总能凑齐你喜欢的口味。

  但你喜欢这玩意儿,这他娘的都不是杂交了啊。”

  驴和马能生骡子,哈士奇和柯基也能生崽,

  但猴子和貂,能生娃么?

  老道还真的思考了一会儿,似乎不可能啊。

  “不对,这他娘的是公的还是母的?”

  老道这才发现自己忽略掉了最重要的一个问题,先不管物种的区别了,要都是公的,再强大的物种和血统,也白搭。

  伸手,抓住了花狐貂的屁股。

  正当老道准备把花狐貂举起瞅瞅下面到底是哥哥还是妹妹时,

  花狐貂忽然睁开眼,

  扭过头,

  盯着老道。

  眼眸深处,

  带着无尽的寒冷!

  旁边的小猴子都吓呆了,不敢“吱吱吱”了。

  按理说,一个上辈子是几世轮的积善妖猴,又得到了搬山猿猴的遗泽,一个是曾出现在上古神话中的大妖血脉;

  硬要比较的话,还真的很难说出到底谁更高一些谁更低一些。

  但现在无疑来说,小猴子还处于懵懂的成长阶段,论实力,花狐貂绝对甩了小猴子半条街以上的身影。

  其实,要不是这货娇嫩怕痛,又恰好在洞穴里被人形藤蔓和周泽“串”到了一起,周泽别说收服它了,那时候自己这帮人能否全须全尾地从地洞里离开都难说。

  连猴砸都怕了,

  老道更不用说了,

  身子都开始颤抖了起来,

  娘咧,

  老道不认为自己是在作死,

  一般喜欢作死的人都觉得自己要多安分守己就有多安分守己,

  他只能在心里埋怨老板这次怎么带来一只脾气这么差的妖兽。

  这杀机,

  是实打实的,

  这货是真的想要撕碎了自己!

  “好美的臀啊,美滴很,美滴很呐!”

  老道把手收了来,谄媚道:“这通城的天可冷得很,贫道给您置办几件衣裳?”

  说着,

  老道伸手指了指旁边穿着衣服的猴砸,

  “瞧着,就它这样子的衣裳,我给你选上好的料子,弄见丝绸的成不?貂皮的也行”

  杀机,

  再度浓郁!

  “放肆!”

  一声低喝传来。

  花狐貂吓得一个哆嗦,马上蜷缩到了沙发的一角,把自己的屁屁撅起,举高高。

  而且还晃了晃,

  意思是,

  人家很乖很乖很乖的!

  刚刚洗好澡出来的周泽穿着一身白色的运动服,手里拿着毛巾一边擦着头发一边走到了这边,看了一眼老道,

  “它刚被抓来,野性未泯,你别瞎撩拨它,万一我不在的话,它真的很可能把你撕成夫妻肺片的。”

  “哪能啊,哪能啊。”

  老道讪讪一笑。

  其实,他心里也有点数儿的,这花狐貂是脾气不好,但不是傻,它也不敢随便在店里杀人。

  这时,店里居然来了客人。

  居然来了客人!

  嗯,

  周泽有些疑惑,

  开店来客人不是很正常么,

  为什么我心里想的是“居然”?

  小猴子跳到了沙发下面,和花狐貂一起躲避了外人的视线,其实这里老道单独设计过的,旁边有屏风还有其他遮挡物,就是因为他知道周泽喜欢躺在这里看报纸喝咖啡,所以单独圈起来,让老板能更清静。

  老道上前去招待客人了,上了两杯咖啡。

  周泽则是取了今天的报纸,走到了沙发那边躺了下来。

  去了云南之后,周泽最想念的还是这个位置。

  舒舒服服地躺下,报纸摊开,其实都不用真的去计较报纸上的新闻到底写的啥,光是闻着这股子油墨清香就已经是一种享受了。

  虽说还有许清朗师傅的事儿摆放在眼前,但这个急不得,只能等老许再找出一些具体的线索。

  以后,有的忙呢,先清闲清闲放松放松才是正经事。

  “我跟你说了,这是我们沧州祖传的药,古方配置的,你拿了,保证错不了!”

  两个客人里,其中一个大声地对另一个嚷嚷道。

  “但这个太贵了啊,我就是想问问能不能便宜点?”

  “便宜点?我跟你说啊,这又不是从流水线上走下来的工业品,怎么可能便宜?

  咱就先不说这方子的钱了,就是现在流行叫啥来着,哦对了,叫专利费。

  就看看这里面加了那么多种名贵中药,你自己摸着良心算算,它能便宜得下去么?”

  “但这太贵了,不太好分销出去啊。”

  “怎么可能?这个药丸肯定好卖得很,男人嘛,谁不在乎这个?谁不愿意为这个花钱?

  真到了那个虫虫上脑的时候,有几个能把持住的?”

  “但也太贵了。”

  “放屁,贵毛线,这是古方,秘方,沧州是武术之乡,你晓得吧?

  这是那边一个大家族保存下来的古方,我费了好大的代价才拿下来的。

  这可是真的好东西啊,西药伤身,谁都知道,但这个东西,不光效果好,不伤身,还能滋补身子。

  把方子给我的人还说了,当初乾隆爷就是天天吃这个,这么好色却也能活到太上皇,就是靠这个!”

  男子说得信誓旦旦,

  连古代名人都扯进来了,

  就差在拿两盒东西上印上大内珍藏了。

  周泽听得直摇头,一般来说,卖古董的才会讲究这个,尽量给古董上安一个诡异精彩的故事以此来哄抬其身价。

  要是能和古代名人沾染到边,哪怕是捕风捉影,那就更好了。

  但这卖药的居然也这么吹,

  看来时代真的在变化了。

  老道在旁边也竖着耳朵在听着,他也听出味儿来了,大概也晓得卖的是什么药,有些好奇地看了看自家老板,献媚道:

  “老板,我去买几个送给你”

  周泽放下报纸,

  平静地看着老道。

  “送给你的手下几个用用?”

  周泽摇摇头。

  “你就说吧,你吃了后,有没有效果?”

  “额有。”

  “效果明显不明显?”

  “额明显。”

  “这不就成了嘛!放心,那些有钱人,很乐意用这个的,他们不怕你贵,就怕你便宜!

  你再瞧瞧,那些开成人用品店的,一盒药有二十粒,我跟你说说成本吧,他只要卖出一粒,剩下的十九粒就都是利润了!

  就这样,还有人去故意选着这贵的买,为啥?便宜的不放心啊!

  爽完之后万一伤身子,大家都怕啊!

  这东西不怕啊,吃了就是补药,补药的同时还能壮阳加硬度加时间,我给你拍胸脯保证,肯定有大把大把的人愿意为这个花钱!

  我这是要赶着去下个地方,否则我才不会这么点儿价格就分销给你了。”

  “这但行吧,好吧,我先拿两件。”

  “爽快,就该这样嘛!”

  男子把自己的挎包拿出来,推到对方面前,

  “行了,你转账吧,这个包也送给你,这药丸包装盒上印着中药成分,你自己多看看,等你卖出手了,再联系我提货,我给你发。”

  “嗯,好,钱转过去了。”

  “行了,痛快!”

  那个买了货的人先走了,卖货的人则是继续坐在那里,不时看看手机。

  老道走过去,主动和那人攀谈起来。

  老道走南闯北那么多年,各地口音会得很多,很快就和那人攀起了老乡。

  周泽继续看着报纸,

  等一刻钟后,那个人也走了,老道走了来。

  “妈嘢,和他装了这么久老乡,才给我打八折。”

  老道手里还拿着一颗药丸,应该是从那个人手里买的。

  “力不从心了?”周泽笑到。

  “没,就是好奇。”

  老道抿了抿嘴唇,把药丸放在了周泽面前,指着它道:

  “听起来还真玄乎,也不晓得是不是真的有滋补的效果。”

  具体需要的,肯定不是滋补的效果。

  周泽瞥了一眼那粒药丸,问道:

  “多少钱?”

  “八百。”老道答道。

  “一粒伟、、哥多少钱?”

  “几十块吧。”

  “嗯,这也就值个几十块吧。”

  “啥?”老道很不敢相信,问道:“但它不是还有那个帮助那啥的效果么?”

  周泽把老道那边的包装袋拿了过来,上面写着一些中药成分枸杞之类的。

  “把一些吃不死人的中药捏在一起,再加半粒或者一粒伟、、、哥进去,

  就是这玩意儿了,效果肯定不会差呗。”

  “我擦,还能这么玩儿?”

  周泽以前做过医生,听到老道的惊讶,笑了笑,道:

  “现在其实很多中药里面都加了处方药的,药效还是处方药的药效,但多了这一层秘方古方噱头,身价一下子翻了十倍几十倍。

  骗傻子钱的。”

  求月票,

  求月票,

  求月票,

  龙继续码字,爆发,月票交给大家了!

  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ad9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