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六百八十九章 白骨生肉!(第五更!)

第六百八十九章 白骨生肉!(第五更!)

  书屋隔壁的“菜园”里,温度有点高,都有些桑拿房的既视感了。

  黑小妞把羽绒服脱了,只穿了一件短袖,却依旧还在流汗。

  周泽走进来时,黑小妞正把自己的领口往外扯,对着里面用手扇风。

  哪怕是知晓周泽进来了,

  她也依旧没有收敛,

  没沟的人生,无所畏惧。

  周泽不怕冷,但怕热,他本想说为什么这里这么热,但很快就明白了,之前那些藤蔓上的小黄花,把白烟都吸扯了进去,肯定经由死侍的传导都输入到这里的地下了。

  按老道的说法,以后书店都不用配备什么防火器材和设施了。

  “您来做什么?”

  黑小妞看向周泽。

  “我想把我的手臂复原。”

  “哦,可以。”

  “我想速度快一点。”

  “要多快?”

  “明天天亮时,我想它长出来。”

  “可以。”

  回答得依旧很干脆。

  周泽也没矫情,直接道:“那现在就开始吧。”

  “我话还没说完呢。”

  “讲条件?”

  “我有什么资格和您讲条件?我是个怕死的人,而你手里又捏着我的命,您太抬举我了,我可没虎口拔牙的勇气。”

  “那是什么?”

  “想要这么快帮你复原,是可以做到的,但只是把你种下去,再用种子在你体内发芽的话,这太慢了,根本不可能在你的要求时间内完成。”

  “说做法吧。”

  “做法就是,让您的干儿子,把他的一条臂膀给切下来,再移植到您的身上。

  他这里反正就是现成的,也不用担心什么排斥不排斥的,而且,他的手臂肯定比用植物的手臂效果更好。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想这么快地把手臂长回来,是为了要接下来去打架的吧?”

  “他的手臂?”

  周泽看向了死侍,

  死侍依旧只有一颗脑袋露在地面之外,

  哪怕在周泽和黑小妞说话时,

  他也依旧一声不吭闭着眼,

  仿佛一切都和自己无关。

  “您应该不会有心里芥蒂吧,就像是人体克隆技术,它有一个很巨大的价值,就是方便进行器官移植时取材。

  其实,我是怕你担心他会趁着这个机会对你进行夺舍。”

  “你觉得,我需要担心么?”

  这不是反问,是真的在问。

  黑小妞摇摇头,看着周泽,“我怎么晓得?我又不是他肚子里的蛔虫,呵呵。”

  “来吧,要准备什么?”

  “您可真干脆。”黑小妞赞叹道。

  周泽也没解释,这倒不是干脆什么的,而是对于夺舍这件事,自己最近经历得实在是太多了,李秀成都没成功的事儿,他不信死侍能办到。

  如果死侍真的忽然有了其他心思,

  自己灵魂深处的泰山,

  足以将他碾压得粉碎。

  当然了,这些东西不能说太多,更不用去讨价还价,人情人心这种东西,最怕的其实就是试探。

  “要先挖个坑。”

  黑小妞推动着自己身下的轮椅,来到了死侍面前,伸手拍了拍死侍的脑袋,道:

  “弄个坑出来。”

  “嗡!”

  前方的地面塌陷了,

  一个坑出现。

  “如果您觉得自己这身衣服很贵的话,可以把衣服脱光了再坐到坑里去,然后再请外面的一些人在旁边看着。

  万一,

  我说万一啊,

  万一他真的想要反噬你,

  说实话,

  我真的不懂自己到底会不会去阻拦。

  你也清楚的,

  女人为了所谓的爱情,

  往往会变得很盲目的,这是婆婆对我说过的话,我一直记在心里。”

  周泽摇摇头,

  没去通知其他人在旁边护法,

  直接走到了坑里,

  盘膝坐了下来,

  而后开口道:

  “开始吧。”

  黑小妞拍拍手,弯腰,有些艰难地自自己轮椅下方抓起了一把泥土,撒向了周泽,像是在进行着某种古老的祭祀仪式。

  就像是农民春耕前一个村里也要摆个祭坛祈祷风调雨顺一样。

  “去呗,你爸爸喊你。”

  黑小妞对着死侍说道。

  死侍依旧没睁开眼,他现在的这种状态,其实睁不睁眼都已经无所谓了。

  这地下的藤蔓,甚至是这里的植物,都是他的眼睛,也都是他的耳朵,当一些功能不被使用时候,不说是慢慢退化了,其实相当于世被自己给逐渐遗忘了。

  相传人类在最原始的时期,奔跑的速度能够和猎豹一样快;

  但再看看现在……

  也因此,睁眼,这个动作,逐渐开始变成死侍的一种表达尊重的社交礼仪。

  比如周泽白天回来后第一次来这里时,

  他睁开了眼,还对周泽点了点头,算是表示了尊敬。

  死侍慢慢地开始下沉,逐渐沉入到了地底,四周的泥土将其给覆盖住,而后又慢慢地填充。

  周泽继续盘膝坐在那里,没有任何的动作。

  黑小妞在旁边撑着脸看着,外面,雪又开始下了,但这里,却温暖如春。

  一条条藤蔓从周泽身边的土层里钻了出来,它们先小心翼翼地攀附到了周泽的身上,且大多都集中在了周泽仅剩的那条手臂位置。

  它们开始环绕,

  很温柔。

  坑内,

  开始有散发着鲜嫩气息的液体弥漫出来,渐渐积攒成了一个小水洼,液体是绿色的,周泽不知道这是什么,或许是营养液?

  又或者,是这些藤蔓,或者就是死侍自己本人的……分泌物?

  黏黏的,却不难闻,若是此时闭上眼的话,完全可以根据味道幻想出自己在花海中倘佯。

  “嘶…………”

  手臂上传来了阵阵刺痛,

  像是有一只只蚊子的口器刺入了自己的皮肤,

  然后开始逐渐蔓延和扩张。

  上次在遇到花狐貂的地洞里,周泽经历过类似的情况,那一次很霸道,但这一次,却很柔顺。

  仿佛真的是自己的这位儿子,生怕自己这个老子受一点点的苦痛。

  痒,

  好痒,

  白骨手上传来了阵阵酸麻的感觉,

  仿佛来自于白骨深处,

  那种掏心窝子一般的奇痒难捱!

  周泽的嘴角开始下意识地抽搐起来,

  身上的皮肤也不时地颤抖几下,

  他在忍耐,

  毕竟虽说旁边没其他人“观看”,

  但要是自己舒服得叫出声来,

  他本人都会觉得极为羞耻!

  一层层胶质物开始在周泽的白骨手面上覆盖起来,连带着还有绿色的细茎,它们像是血管一样,重新覆盖在了上头。

  而后,

  身下水洼里的液体被吸扯了上来,

  这些绿色的细茎开始蠕动起来,

  血肉、

  血管,

  皮肤,

  竟然以这样子的一种诡异的方式开始了重生,

  或者称之为“修复”更为合适一些。

  黑小妞一直注视着这里的变化和进展,目前为止,没有任何的意外发生。

  事实上,这种方法也没几个人可以用,一是因为死侍的特殊性,它来当媒介是最为恰当的,二则是周泽的这具身体别看残破,但质量是真的好,所以能撑得住。

  换做普通人,这种白骨生肉的奇观,是不可能出现的。

  原本洁白的白骨手,逐渐被血肉给填充覆盖住。

  周泽轻轻地握住拳头,

  不再硌得慌了,

  他能感知到血肉的温度,

  只是这只手还是有些脆弱,

  也就是有点嫩,

  像是新生儿的肌肤一样,吹弹可破,一点都不糙。

  心底,忽然有了一些失落。

  自己想象中的那种精铁手套配白骨手,或者晚上给自己白骨手上钻个玉人何处教吹箫的情景,

  是不可能再出现了。

  白骨手复原完毕,

  但这只是小试牛刀,

  接下来,

  最大的问题还是那条断臂的再生!

  如果是一般人比如工厂里的师傅因操作不当或者意外导致手指或者手掌等等其他部位被分割出了身子,如果能够把断肢保护妥当的话,及时送到合格的医院,还是能够有很大的概率给接上的。

  可能以后不能再从事精细的工作,但至少能够把生活上的不便给降到最低。

  安律师他们当初不是没想到这一茬,但当时周泽的那条断臂被癞头和尚抓过去随着他一起被劈成渣渣了。

  “准备好了哦,接下来,可能会有一点点痛呢。”黑小妞在旁边有些幸灾乐祸道:“通则不痛,痛则不通。”

  周泽没反应。

  黑小妞似乎解说上瘾了,总觉得在这个时候不找点存在感有点过于遗憾,继续道:

  “初极狭,才通人。复行数十步,豁然开朗。”

  原本裹挟在周泽白骨手那边的藤蔓开始慢慢地退去,

  坑洞四周长出了一朵朵紫色的花朵,妖异美丽。

  周泽身后的泥土开始松动,

  死侍的头从里面慢慢地探出,

  他依旧闭着眼,

  慢慢地探到了周泽后背位置。

  这片泥土像是属于他的池塘,而他,是这片池塘里最游刃有余的锦鲤。

  他来了,

  他张开了手,

  指尖,

  对着周泽的脖颈位置。

  周泽似乎是有所感应,却没有回过头,

  只是开口道:

  “空帮哇。”(晚上好)

  死侍身子颤了一下,

  他慢慢地睁开眼,

  目光清澈,

  嘴角也露出了一抹微笑,

  比以前喜欢傻笑的他要显得含蓄了许多,

  他嘴唇嗫嚅了几下,

  回应道:

  “空帮哇……”

  似乎是又犹豫了一下,

  但还是加了上去:

  “哦头桑。”(父亲)

  ………………

  这是今天第五更!

  晚上还有!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