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六百九十五章 第一个!(第四更!)

第六百九十五章 第一个!(第四更!)

  书屋的暖气,让周泽有些难受,总觉得闷得很。

  两世为人,他都没怎么在真正的北方待过,而所谓的供暖,基本到江苏的最北边徐州那儿就差不多停了。

  那种大冬天东北老少爷们儿穿短袖坐屋子里吃雪糕的奢侈,

  对于通城一带长大的人来说,基本无法体验到了。

  周泽喜欢冷,抗冻,他可是连冰柜都能睡得香的狠人,只是为了照顾书屋里的其他人,没办法把书店弄得冷飕飕的。

  白狐根本没把自己当个外人,长得漂亮的女人,就是有这种自信,反正天涯何处无舔狗。

  嗯,

  除了在书屋里。

  书屋的老板,她勾引不动,不对,是勾引的他压根没反应!

  那个糟老头子,喜欢年纪大的,其实她年纪也大,比大部分女人大得多得多了,但糟老头子要看起来年纪大的,这就没办法了。

  至于那个厨娘,

  一个男人,

  长得和自己一样漂亮,到底谁去勾引谁?

  唯一能够和自己玩个眉目传情的律师,现在人还在四川搞“深夜疗养院”;

  白狐觉得自己有些寂寞啊,洗个澡,她就上楼回自己刚刚收拾出来的房间了。

  老道这次装修时,把二楼拓宽了一下,保留原有格局的同时,向菜园子那边做了打通,等于又开了几个房间出来,倒是不愁没地方睡。

  白狐躺在床上,玉腿横陈,手里拿了一本上来时从书架那儿随手抽上来的《vista看天下》杂志,随意地翻动着。

  翻着翻着,她就有些困了,她决定睡觉了。

  把杂志丢到了床下,她躺了下来,睁着眼,看着天花板。

  脑海中下意识地浮现起那一夜自己入浴时的那一幕,

  那个老头忽然出现,

  用一根笛子,

  斩断了自己的尾巴。

  原本清丽动人的脸上,浮现出了一抹狰狞,她恨的,她肯定恨的,恨得牙痒痒。

  那个老东西,

  差点毁了她!

  老娘起来多少年了,

  就没再那么憋屈过!

  闭上了眼,

  准备休息了,

  其实她的精力还是足够的,但反正现在没什么事做。

  她腿脚弯曲,侧身躺着,从后面看过去,那迷人的浑圆臀瓣足以让九成九以上的男人控制不住自己。

  不过,

  刚闭眼没多久,

  她就又睁开了眼,

  嗯,

  好像哪里不对?

  白狐从床上坐了起来,

  她不知道这种不对的感觉出自于何处,

  但她毕竟是从丛林里走出来的大妖,这点敏感还是有的。

  她下了床,开始在整个房间里目光逡巡。

  因为刚开出来的几个房间,并不是书屋里主要人物的卧室,所以老道设计装修时做得面积不是很大,顶多起个小客房的角色。

  房间,

  就这么点地方,

  正当白狐自己都开始怀疑自己时,

  她的目光忽然直了!

  在自己刚刚躺着的床上,

  赫然出现了一块金子!

  金子有成年人拳头那么大,安安静静地躺在那里。

  白狐的呼吸开始变得急促起来,

  她认出了这块金子,

  是的,

  她认出来了!

  不是只有传说中的“龙”才会有收集宝藏的癖好,

  这种早就开了灵智的妖物,哪怕还没能化形成人,但也会去刻意搜集一下人类社会的“金银”。

  白狐摇了摇头,

  自嘲地笑笑,

  这,

  这怎么可能?

  她回过头,打开房间门,走道里没人,只是,当她走出房间时,她却发现自己正站在一处灵堂内。

  附近,

  有人在哭,

  有人在闹,

  哭声参杂着喧嚣,

  那令人窒息的火烛烟灰,

  让人近乎崩溃!

  “该死,谁在拿幻境戏弄老娘!”

  白狐尖叫道。

  “叮咚!”

  “叮咚!”

  “叮咚!”

  有撞击的声音传来,

  这声音宛若一声声催命鼓,

  一次次地击打在了白狐的心间。

  白狐显得有些错乱,

  她张开嘴,

  身后出现了三条尾巴,

  周围的一切都开始扭曲起来,

  翠绿色的狐眸迅速捕捉到了一个裂口,

  双手抓撕过去,

  “哗啦”

  一声,

  刚刚的所有情景都消失了。

  白狐弯腰,双手撑着自己的大腿,重重地喘息着。

  没敢做过多停留,

  白狐马上冲下了楼梯,

  高喊道:

  “他来了,他来了,他来了!!!!!!!!!”

  她相信,

  书屋里的人应该知道她喊的“他”到底是谁,

  因为那个“他”,

  当初差点把整个书屋都灭了。

  虽说她恨那个人,

  虽说她刻意来到书屋也是等报仇的机会,

  但她并没有天真地认为自己一个人就能对付她。

  只是,

  当她跑下楼梯时,

  她看见吧台后面的老道在那里拿着账本在算账,

  看见书店的老板依旧躺在沙发上,目光看向窗外,

  书店的女僵尸正在帮老板续杯咖啡,

  那个厨娘依旧蹲在雪地上玩忧郁!

  她下来时,

  没人搭理她,

  没人看见她。

  白狐慌了,

  她觉得自己已经入瓮了,

  但让她最恐惧的是,

  自己明明已经从刚刚的幻境中出来了,

  为什么这里的人依旧看不见自己?

  难道他们一时间都……集体眼瞎?

  “咚咚咚!咚咚咚!”

  卫生间的门开始被撞击起来,

  白狐侧身看向了卫生间。

  “啪!”

  卫生间的门被推开,里面弥漫出一股股的白烟。

  白狐咬了咬牙,靠近了过去,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毕竟是从老林子里厮杀出来的大妖,拼命的勇气还是有的!

  只是,

  让白狐始料未及的是,

  当卫生间的门被撞开后,

  并没有什么了不得的东西冲出来,

  卫生间里,

  布置得和一个小灵堂一样,

  挂着黑白横幅,

  一口薄棺就这样躺在里头。

  “叮咚!叮咚!”

  棺材盖子开始颤抖,

  里面的东西像是要出来了。

  这到底是什么鬼!

  “咯噔!”

  有重金属从棺材盖上掉落了下来,

  是一块成年人拳头那么大的金子。

  金子,

  又是那块金子!

  白狐面色骤然一变,

  “哐当!”

  棺材盖被掀开,

  一个形容枯槁的老者从里面坐了起来,

  他穿着寿衣,

  棺材里的陪葬品也很很酸,就一把猎弓以及一只猎狗的项圈。

  当见到老者时,

  白狐嘴唇微颤,

  显然,

  她认识这个老人。

  老人咧开嘴,

  眼睛凹陷,

  开口道:

  “为什么就给一块,为什么就给一块,为什么就给一块…………”

  “我…………”

  白狐有些措手不及,面对这个曾在她记忆之中盘亘许多年的苍老高大身影,她显得很较弱不堪。

  “叮咚!叮咚!”

  书架后面,

  一个中年男子走了出来,

  他面色惨白,

  胸口有一根箭矢刺在那里,正中心窝!

  “为什么就给一块,为什么就给一块,为什么就给一块…………”

  中年男子眼神死死地盯着白狐,质问道。

  “叮咚!叮咚!叮咚!”

  书店门口,

  一个身上背着锁铐穿着白衣的中年男子走了进来,他行走时踉踉跄跄,却很坚定,不停地喃喃道:

  “为什么就给一块,为什么就给一块,为什么就给一块…………”

  白狐感觉自己脑袋都要炸了,

  马上捂住了自己的耳朵,

  身后的尾巴也长了出来,

  开始疯狂地甩动。

  只是,

  当她捂着耳朵低下头时,

  看见地上还有一个中年男子,

  他双腿趿拉在地上,只能靠双手爬行,

  他不知道什么时候悄无声息地来到了白狐身下,而白狐却丝毫未曾感知到。

  “为什么就给一块,为什么就给一块,为什么就给一块…………”

  “啊啊啊啊啊啊!!!!!!”

  白狐踉跄地后退着,

  而后蹲了下来,

  她的眼耳口鼻都开始溢出鲜血,

  灵魂似乎在承受着被撕裂的痛苦,

  痛不欲生!

  “为什么就给一块!”

  “为什么就给一块!”

  “为什么就给一块?”

  “为什么就给一块…………”

  白狐脸色无比苍白,身体上已经开始出现白色的毛发,显然,这是连人形都保持不住的征兆。

  “我不想的,我不祥的,我真的不想的啊,不想的啊………………”

  白狐跪伏在地上,她委屈,她痛哭。

  只是,

  当她再抬起头时,

  却发现那口棺材居然已经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棺材里的老人探出了身子,

  距离很近地看着跪在地上的白狐。

  “我不想的……我真的不想的……我不知道会这样……我真的不知道会这样啊……”

  白狐一边哭泣一边看着面前的老人,

  她还记得在那个冬天,老人抓住了她,却和她一起在破烂的木屋里架起一口锅,和她一起分享了一锅热乎乎的乱炖。

  老人的表情像是在哭,又像是在笑,

  他看着白狐,

  开口道:

  “你瞎……还是我……我瞎?”

  白狐愣住了,

  眼眸之中,

  有鲜血滴淌而出。

  …………

  不知道多少年前的那个秋天,她回来找那个老人,她想报恩。

  一身洁白的她,带着那块自己收集来的金子来到了村子里,却看见老人住的那户人家,正在办丧事。

  白帆飘飘,

  哭声隐约。

  灵堂供桌下面,

  跪着三个孝子。

  老人,死了啊。

  白狐有些感伤,

  她看了看那下面跪着的那三个孝子,

  又看了看自己身前的这块金子,

  三个人,

  三份,

  她伸出了爪子,

  虽说那时的她还不能幻化出人形,

  但用爪子切割金子倒是没什么问题。

  三个人,分三份哟。

  只是,

  当爪子触及到金子时,

  白狐却停住了,

  她的眼眸里露出了一抹狡黠。

  咦,

  干嘛要分呢,

  一整块丢过去,

  你们自己抢嘛,

  嘻嘻嘻,

  好玩好玩,

  嘻嘻嘻,

  有趣有趣……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