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六百九十六章 獬豸出手(求月票!)

第六百九十六章 獬豸出手(求月票!)

  老张可能不是个好丈夫,否则上辈子也不会和自己妻子离婚;

  当然了,拿“离婚”这件事去定义一个人的好坏,也确实是有失偏颇。

  离过婚了,就是坏男人,就是坏女人?

  不过,有一点毋庸置疑,

  那就是,

  老张是个好警察。

  在大家对社会的冷漠慢慢接受,

  对俗世的尘埃灰屑逐习惯,

  对潜规则可以堂而皇之地挂裱而出宣之于口的今天,

  老张无疑是这夜空中最闪亮的星;

  他曾闪瞎过周老板的眼,

  让一个“自私”“懒惰”“躲事”的葛朗台,

  不惜为了他铤而走险,硬是要助他还阳归来;

  眼下,

  他更是在“獬豸”的庇护之下,

  好人,

  该有好报。

  陈警官把自己的帽子摘了下来,解开了自己脖子上的灰色围巾,平静的眼眸深处,有红色的光泽正在流转。

  当老张的身影已经消失在了医院大堂时,

  陈警官也缓缓地迈开了步子,

  她是警察,

  她是獬豸,

  她是法兽!

  或许,

  在之前,

  因为对方这一位的特殊,

  她不想插手,

  也不方便插手,

  但当她发现自己一步步的退步,一步步地谦让,

  换来的是对方步步紧逼,

  换来的是对方毫不迟疑地挑衅,

  甚至是完全地无视时,

  她怒了!

  帝尧之下,它成了“法”的化身,

  法无畏,

  法无情,

  法,

  无惧!

  “真当我……怕了你不成?”

  陈警官背后的影子,

  一只独角兽正在嘶吼!

  古往今来,

  它只在一个人的手上曾吃过亏,

  但你又算是什么东西,

  配和他去比?

  老张没走电梯,而是直接开始顺着楼梯奔跑,这具身子比他原来的身子年轻,还阳之后,他还经常做运动锻炼,身体素质那是相当的。

  比起当初四十来岁时的对身体发福的自暴自弃,现在的他,更懂得珍惜的道理。

  只是,

  老张不知道的是,

  在上面,

  到底是怎样的一个存在在等着他;

  同时,

  老张也不知道,

  在下面,

  到底又是怎样的一个存在准备来罩着他。

  他反正浑浑噩噩的,他反正稀里糊涂的,

  他只分得清对错以及该做不该做,

  余下的,

  无所谓了,

  只负责发亮!

  一口气上了九楼,老张喘了几口气,又迅速地跑到了窗户破碎的位置。

  老张没留意到的是,哪怕出现了破窗摔死人的动静,这座医院,依旧很平静。

  熬夜排队等A级磁石治疗的还在继续排队,夜班的医生护士依旧在做着自己的事儿。

  一般来说,

  只有当鬼物或者妖物,而且是比较强的鬼物或者妖物出现时,才会出现这种情况。

  譬如当初周老板在手术室外和妖猴掐架,比如当初在警局围墙之外赢勾手撕獬豸分身。

  不过,

  没想到归没想到,

  其实,

  就算想到了,

  老张硬着头皮也得上啊,

  不管怎么说,

  他也是鬼差啊!

  “鬼”开始杀人了,

  他不能不管。

  快速地跑到了办公室门口,老张推开了门。

  破开的落地窗,满地的玻璃碎片,却没有第二个人的身影。

  老张深吸一口气,

  拿出了手机,准备给警局拨通电话,但手机上却显示没有信号。

  “真是见鬼了……”

  老张下意识地吐槽完才反应了过来,

  这应该是真的见鬼了啊!

  鬼片里手机不能用几乎是标配了,而且他也不是第一次经历这种情况,也有经验了。

  只是,

  人呢?

  哦不,

  是鬼呢?

  …………

  “嗒嗒嗒……嗒嗒嗒……”

  皮鞋踩在台阶上,发出清脆的声响。

  陈警官拾级而上,在第五层楼梯的拐角处,她停下了脚步,缓缓地抬起头,看向上方,眸子的红色,愈发地深沉。

  一个老者的身影出现在了上面,

  他穿着白大褂,

  双手笔直地贴着自己的大腿位置竖放着,

  嘴巴嘟着,

  重心在脚尖和脚后跟位置不停地转移,

  整个身子也在不停地前后轻微晃动。

  “我以为你不会上来呢,但你还是上来了。”

  老者的声音里带着些许的惊喜,

  他认出了獬豸的身份,

  他不怕獬豸。

  “我本来也不想上来的,但有人,太不像话了。”

  陈警官针锋相对。

  “啧啧啧啧,其实,我和你应该是一方的,对吧?

  不不不,

  你和我不一样,

  你现在怕得要死,

  不不不,

  你不是怕,

  是你,

  从上古时期就存在的法兽,

  居然也学会了拿块布遮住自己眼睛了。

  上古以来,

  天地规则变化,

  妖开始缩减,阴司不得上岸,

  你也学会了明哲保身,

  也学会了……装瞎!”

  老头儿说着说着,似乎越来越来气,身子开始颤抖起来,

  “哎呀呀呀,连法兽都开始装瞎,没得救了,没得救了,我想死就更难喽,难喽!”

  陈警官继续往上走,

  老头儿浑然不顾,

  继续嚷嚷道:

  “我给你唱首歌吧,

  捂住我的眼啊,捂住你的眼啊,

  看不见啦喂,看不见啦哟…………”

  陈警官举起手,

  在靠近老头后,

  一巴掌挥了下去!

  “砰!”

  老头宛若离线的风筝,

  顺着楼道摔飞了出去。

  然而,

  在下一刻,

  “捂住你的眼啊,捂住我的眼啊,

  看不见啦喂,看不见啦哟!”

  老头儿双脚踩在楼梯的背面,头朝下,整个人像是颠倒了过来,

  歌声依旧,

  满满的嘲讽,

  满满的戏谑。

  陈警官一把攥住了老头的头发,往下一拽,老头的脚却依旧黏在了楼梯背面的水泥板上,身子被直接拉长。

  “你还不收手?”

  “收手?”老头儿笑了,其实他一直在笑,但听到陈警官的这些话之后,他笑得更夸张了,“我还嫌闹得不够大呢,这才哪儿到哪儿啊!”

  “你就不怕天罚?”

  “天罚?

  你以为你怕了天罚,所以身居法兽之位,却做那睁眼瞎!

  世间不平,贪污腐败,营私舞弊,冤屈欺诈,

  本该是你的职责,

  你不敢管,

  你不敢碰!

  哈哈哈哈哈,

  捂着你的眼啊,捂住我的眼;

  看不见啦喂,看不见啦哟!

  我算是发现了,

  喜欢装瞎的人,哦不,

  是喜欢装瞎的东西,

  就会下意识地以为这个世界上,所有人都和他一样畏缩胆小,

  这样他就能获得认同感,

  这样他就能心安理得!”

  “你……放肆!”

  “噢噢噢噢!!!!!!”

  老头的身子被越拉越长,

  “啪!”

  身子直接拦腰断裂,

  脚还继续倒立站在楼梯背面,

  但上半身已然被陈警官拖拽了下来。

  “怎么,你心虚了?

  戳中你的痛点了?

  哟哟哟,

  装瞎装得心安理得,

  捂着眼在心里喊着看不见喂看不见哟,

  被人指出来后,

  还恼羞成怒了。”

  “世间自有规矩,自有……”

  “人,总是不缺自我安慰的理由,

  真,

  无,

  聊,

  哇!”

  陈警官的身子猛地一颤,

  老头分开一半的身体迅速复合,

  其拳头直接砸了过来!

  “砰!”

  陈警官被砸退了出去,

  后背撞在了楼道墙壁上。

  “轰!”

  墙壁被撞出了一个窟窿,陈警官身子一阵摇晃,却依旧保持着站立姿势,只是身上以及头发上,全是白色的石灰。

  “嘶…………嘶…………”

  老头儿不停地倒吸着凉气,

  他的头部位置,

  居然有一个肉瘤在慢慢凸起,

  像是也长了一个角一样。

  “你到底,打算做什么?”

  陈警官怒吼道。

  “看一个,杀一个,看两个,杀一双!

  各个都以为自己圣洁如白莲花,每个人都觉得自己迫不得已,

  我要告诉他们,

  雪崩之下,

  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

  我要杀,

  杀尽睁眼瞎!

  杀得他们痛,

  杀得他们怕,

  杀得他们不敢再装瞎!!!

  蠢,情有可原,爹妈的错,生得不好;

  瞎,就是原罪,心都坏了,留着干嘛!”

  “你杀不完的。”陈警官摇头笑道,“你可以自己数数,你再杀多少个后,这雷,就得下来了。”

  老头双手连续拍打着自己的嘴,

  “哦哦哦哦哦,

  人家好怕怕怕哟。”

  随即,

  老头扭过头,

  哭起来:

  “你真坏啦,你居然这样吓唬人家。”

  紧接着,

  老头又回过头来,

  脸上挂着诡异阴沉的微笑,

  一字一字道:

  “是谁告诉你,我会怕死的?”

  老子,

  求死啊!

  “以前的你,不是这样的。”

  陈警官疑惑道。

  “呜呜呜呜呜…………是的呢,以前的人家不是这样子的,你说对了,我同意,因为我也是这样觉得的。”

  老头儿的身子直接冲撞向了陈警官,

  二人碰撞到了一起,

  “轰!”

  一连串的窟窿,

  整层大楼都在摇晃震颤,

  最终,

  老头双手死死地抓着陈警官的肩膀,

  陈警官的双手则是扣住对方的手腕,

  二人贴着一堵墙,

  墙后头,

  是街道。

  陈警官气息不断起伏,

  这一次,

  她很吃力。

  “以前,我记得,我每次出来,主持一下正义,再稍微扫清一下妖氛,也就烟消云散了或者沉睡去了。

  但这一次,我发现自己变得更极端了。”

  “到底……是为什么?”陈警官艰难地开口问道。

  老头儿歪了歪头,

  像是在仔细思索着缘由,

  然后一脸真诚地看着陈警官,

  像是病人在向医生汇报自己的病情一样,

  道:

  “或许,

  是因为上次还没来得及发泄,

  就被人捶死了吧。”

  ——————

  现在,

  和第一差一万票,

  和第二差两千票,

  最后,

  今天龙仍然爆发!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