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六百九十七章 猴脑(第二更!)

第六百九十七章 猴脑(第二更!)

  “来也匆匆,去也匆匆,恨不能相逢;

  爱也匆匆,恨也匆匆,一切都随风……”

  电视里,正在放着元旦跨年晚会的重播,周华健在唱着金庸武侠电视剧金曲串烧。

  老道坐在吧台后面,

  手里捏着花生米儿一粒一粒地往嘴里丢着,

  时不时地跟着一起哼一段儿,颇为享受。

  虽说当前是山雨欲来风满楼了,

  但书屋里的人,也早就练就了虽泰山崩于面前而我咸鱼依旧的本色。

  老道也是经历过不知多少大风大浪的人,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呗,

  该吃吃,该看看,该乐乐,两不耽搁。

  许清朗从外头走了回来,他心里像是压了一块石头。

  昨天的那浓郁到差点把自己憋死的白雾,以及今晚先前下起的血花,带着那么清晰明了的暗示。

  不,

  这几乎是明示了。

  “XX台的跨年晚会真不好看,请的都是什么流量明星,整得不像是晚会,跟老早以前的大众KTV似的,是个人都能上台吼两嗓子。

  还是江苏卫视的跨年好看一些,舞台看着也舒服,能听的歌能看的表演也比较多。”

  许清朗闻言,抬头看了一眼挂在上面的液晶电视,不置可否。

  他能做到大事面前至少看不出有太大的紧张,但还没荒唐到跑去和老道兴致勃勃地聊什么晚会。

  “猴子呢?”

  似乎从自己起床下来,就没看见猴子。

  “蛆了心的孽障,没造化的种子!”

  老道怒其不争地骂道。

  “嗯?”

  “贫道也不晓得。”

  自己辛辛苦苦养大的猴子,去做了舔狗,

  太丢人了。

  “对了,老板啊,你带回来的那只花狐貂,到底是公的还是母的啊?”

  现在,老道是母的还能接受,公的就……

  “我不知道。”

  周泽摇摇头。

  “嗯?不知道?”

  “上次想看来着,结果忘了。”

  “那个,它之前不是一直在你肩膀上的么?你应该有所感觉才对。”

  老道伸出一根手指,

  戳了戳面前的空气,

  嗯,

  感觉。

  “那种妖兽,你很难分得清楚到底是公还是母。”周泽搪塞了过去,眯了眯眼,从沙发上站起来,“我去休息了,莺莺。”

  “嗯,老板。”

  莺莺马上过来,习惯性地搀扶着自家老板,虽说老板的那条手臂已经复原了。

  …………

  小猴子没精打采地从屋顶上下来,那只花狐貂躺在屋顶上,晒月亮。

  自己在旁边喊了半天,说了半天话,本以为大家可以用兽语交流一下,谁知道人家根本就不理睬你。

  小猴子有些灰心丧气,尤其是看着人家一动不动吸收日月之精华的样子,真的好不明觉厉!

  小猴子不知道的是,那货也不知道在尸毒形成的绿色石块里沉睡了多少年,会吸收个屁的日月精华,完全是把小猴子当妖族里的土包子在装逼。

  从二楼窗户进去,到了二楼,小猴子拍了拍嘴巴,打了个呵欠,它觉得自己应该下去睡觉了。

  “吱吱吱?”

  小猴子吸了吸鼻子,

  它嗅到了,

  大海的味道!

  咸,

  湿,

  sao!

  小猴子撇撇嘴,它不是很喜欢那只狐狸,总觉得她不是什么正经妖怪。

  但既然人家来了,总得去打个招呼,毕竟,它也算是这里半个主人。

  蹦蹦跳跳地来到了房间门前,门没锁,猴子伸出爪子很轻松地就推开了门。

  只是,

  屋子里空荡荡的,

  床上也没人。

  “吱吱吱!”

  小猴子左顾右盼,

  鼻子不停地耸动着。

  挠了挠头,

  它又往楼下走去,

  它能隐隐约约地嗅到味道,

  但却不知道白狐具体在哪里,

  它有些奇怪,

  莫名地感到了不对劲。

  猴子的灵觉本就很强,书屋的猴子又是几世功德猴转世,同时获得过搬山猿猴的传承,在灵敏方面,自然更是出类拔萃。

  它在找,

  它在寻,

  只是看不见。

  小猴子窜下了楼梯,继续耸动着鼻子,

  在哪里呢,

  在哪里呢?

  抬起头,

  小猴子看见周泽和莺莺正在向它走来。

  “吱吱吱吱!!!!!”

  小猴子叫了起来,

  它要发出警报,

  狐狸不见啦!

  然而,

  周泽和莺莺像是完全没看见它一样,从它面前走了过去。

  “吱吱吱!!!!”

  小猴子又窜到了台阶上,拦住了周泽和莺莺。

  它在蹦跶,在叫喊着,

  只是,

  周泽和莺莺再度走了过去。

  小猴子伸手去抓,

  却抓了空,

  他们看不见自己?

  小猴子猛地一个激灵,

  两只爪子捂住了自己的嘴,

  它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但它清楚这绝对不是什么好事情。

  “吱吱吱吱!!!!”

  本能的,小猴子跳到了吧台上,开始喊老道。

  它倒不是想喊老道去救它,

  因为它也知道老道的斤两,

  它只是希望老道能够警醒一下,要么离开要么躲起来。

  只是,

  在老道面前手舞足蹈了半天,

  老道却依旧看着节目傻乐着,

  还伸手当着小猴子的面伸入裤裆里抓了抓,

  手抽回来后,

  还放在鼻前闻了闻。

  “…………”小猴子。

  “吼!”

  小猴子转过身,

  身体迅速膨胀起来,

  化身了妖猴!

  体积变大,妖气也变得浓郁起来,但这仍然没什么效果。

  老道继续看着电视节目,许清朗则是继续给他自己调制着鸡尾酒。

  “吼!吼!吼!”

  妖猴嗓子都快吼破了,

  但依旧没人鸟自己。

  小猴子很迷茫,

  它不清楚到底怎么了。

  就在这时,

  小猴子忽然听到了地板下传来了“咔嚓咔嚓”的声响,很沉闷,却很有力道,像是有什么东西要钻出来似地。

  小猴子身子缩小了回去,围绕着那块凸起的位置不停地转圈圈。

  一阵异香传来,

  扑鼻醉人,

  小猴子身子摇晃了一圈,

  最后才堪堪站稳。

  只是,

  当它再环视四周时,

  却发现以这个凸起的部分为圆心,

  整个一楼书屋的布局一下子变成了一个圆。

  而且中间高高凸起,

  两边凹陷了下去,

  像是一个女人的肚皮,

  大肚子。

  大肚子?

  小猴子不知道自己心里为什么会出现这个比喻,

  不是应该比作榴莲或者西瓜这类的自己喜欢吃的东西么?

  大肚子,

  是什么东西?

  “咚咚!咚咚!咚咚!”

  下面,

  沉闷的撞击声开始越来越急促。

  小猴子慢慢地匍匐了下来,

  对着那块中央凸出的部分龇牙咧嘴,做着随时可能扑过去的准备。

  “咔嚓…………”

  地板,

  终于裂开了,

  一个血淋淋的圆球状的东西,

  从裂缝之中被推了出来。

  “咯噔!”

  那东西落在了地上,

  不停地滚动着,

  最后,

  滚到了小猴子的面前。

  小猴子歪着头,仔细地打量着自己面前的这个东西,但这东西被一层皮肉包裹着,像是一个皮球,里头的情景,根本就看不真切。

  就在小猴子准备仔细观察这个皮球时,

  它听见身后有人跑动的声音,

  回过头,

  小猴子看见一个戴着安全帽穿着蓝色工作制服的男子从楼梯上跑了下来,

  男子身上还带着草叶子泥泞,肮脏狼狈不堪。

  不知道为什么,小猴子以见到他,心底就升腾起一团怒火,露出了自己的牙齿,对着这个男人发出了一声声低吼。

  莫名地冲动,

  忽然出现的暴戾,

  好想撕碎了这个家伙,

  好想好想!

  小猴子自己都觉得有些疑惑,但愤怒取代了一切理智,这个男人,像是自己哪怕就看一眼,就怒不可遏!

  “吱吱吱吱!!!!!”

  当这个男人目光看过来时,

  小猴子忽然觉得自己头好痛,

  它陪老道看过《西游记》,

  见到过里头的那只大猴子似乎经常捂着头很痛,

  这一次,

  它自己则是觉得自己的脑袋像是被开了瓢一样,

  连脑浆都开始沸腾了起来。

  “吱吱吱吱!!!!!”

  小猴子死死地抓着自己的脑袋,

  眼睛里开始翻起白眼儿,极为煎熬。

  男子似乎一阵寻找,最后看见了小猴子,

  当即愤怒地咆哮道:

  “你眼瞎啊!

  冤有头债有主!

  你为什么不能冲着我来,

  为什么不能冲着我来!!!!!”

  小猴子几乎疼得无法思考了,

  但当这个男人开口说话时,

  它体内的凶厉一下子被彻底激发了出来,

  “吱吱吱!!!!”

  要撕碎了你,

  要撕碎了你,

  要撕碎了你啊!!!!

  正当小猴子打算不顾一切地扑上去时,

  原本滚落到它面前的皮球,

  忽然破开了,

  里头是一个皮肤褶皱的新生婴儿,

  “哇哇哇哇………………哇哇哇哇………………”

  婴儿的哭啼声是那么的刺耳,

  宛若穿脑的魔咒,正在不停地穿凿着自己!

  小猴子的头,更痛了,只是,当它看见婴儿的全身时,它的脑子当即像是炸了一样,直接立在原地不动了。

  这婴儿,

  有三条腿!

  “哇!”

  婴儿忽然蹦跳了起来,

  张开嘴,

  咬住了小猴子的脑袋,

  三条腿死死地挂在了小猴子的身上,

  像是一头野兽一样,

  疯狂地撕咬起来,毫无顾忌,无比地贪婪凶狠!

  小猴子依旧愣在原地,宛若被施了定身咒一样,似乎毫无所觉,一动不动,

  只有它眼眸里,

  不断地有晶莹的泪水缓缓地滑落…………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