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六百九十八章 你是隔壁的泰山(第三更!)

第六百九十八章 你是隔壁的泰山(第三更!)

  “砰!”

  两个人的身影一起从医院高楼上坠落了下去,

  狠狠地砸在了地上,

  扬起了一片尘埃。

  老头儿先爬了起来,伸手抓住了自己的脖子,“嘎吱”一声,给扭了回来。

  陈警官的则继续躺在地上,身体在挣扎,但一时间,却站不起来。

  “你放弃吧,你只是一具分身而已,若是你本尊来了,我屁都不敢放一个,有多远滚多远。

  还会一边跑一边给你歌颂:

  先有帝尧后有天,法兽更在盘古前!

  但你就拿一具分身投影出来,就想干我?

  嘶,

  也不是不可以啊,

  换做是以前的我,

  估计也就成了,

  但这一次,

  哎呀呀,

  我可是想玩个大的呢。”

  老头儿双手举起,开始捂着眼,蹦跶起来:

  “捂住你的眼啊,捂住我的眼啊,

  看不见啦喂,看不见啦哟!”

  嘟了嘟嘴,

  老头儿笑了笑,

  “你是为了那个警察才上来的吧?那个警察可真有意思,明明是鬼差,却不见多少鬼气,身上竟然还亮着光。

  啧啧啧,

  你是不是觉得自己这么多年一直蒙着眼装瞎当一个吉祥物供奉摆放着有点过意不去,所以想做点事情弥补一下?”

  “你要做什么?”

  陈警官质问道。

  “可惜了,可惜了,换做是以前,我不会对他做什么,他这种人挺对我胃口的。

  说到对胃口,我忽然想起来我好像还有一个徒弟,当初也挺对我胃口的。

  为了他能健康成长起来,

  我还特意把他爹妈杀了,

  可谓是对他仁至义尽。

  但……

  不好意思,

  和那家书店有关的人,

  这一次,

  都得死。”

  老头儿伸手,

  指着仍然躺在地上的陈警官,

  “你既然插手了,我就不能放你离开。”

  “你想杀了他们,为什么要费这么多的功夫?”

  “哎哟哟哟,啧啧啧,我忘了很多事情,但仅存的那一点点印象中,我上一次似乎死得很惨。

  所以,这一次我得谨慎点,绕着来,慢慢来。

  我甚至能够想象出上一次我出现时,

  志得意满,仿佛一切尽在掌握的得瑟模样,

  再联想一下结局,

  啊,

  现在脸还能觉得火辣辣的疼。”

  “你到底……是什么东西?”

  “我也一直想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

  老头儿双手抓住了自己的头皮,撕裂了下来,一只黑色的角从他脑袋里长了出来,他一只手攥住;

  “嗡!”

  这只角,被他掰了下来。

  老头儿走到陈警官身边,

  举起手,

  “噗!”

  黑色的角刺入了陈警官的肩胛骨的位置,

  陈警官发出了一声闷哼,

  眼中的赤红色开始变淡。

  “你就在这里待着吧,别坏我的事儿,知道你的分身投影很多,但我真的懒得和你继续墨迹下去了。

  反正你是高高在上的法兽,无论是否蒙着眼,都受万民膜拜;

  我只是一个不入流连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谁的玩意儿,连个泥胎蜡像都没嘚,

  您又何必跟我一般见识呢?

  当然了,

  我还是要说您一句,

  既然眼瞎了,

  还坐得那么高,

  干嘛?”

  老头儿踮起脚跟,伸手指了指上头,

  “给你个面子,那个警察,我最后一个再处理,等我把那家书店的猫猫狗狗牛鬼蛇神都清理掉后,我再把那个警察抓住,在你,

  哦不,

  在您这尊贵的法兽面前,

  亲手了结了他。

  替我捎去,我对您本尊的亲切问候。

  我倒是挺期待你的本尊不顾一切地现身来到这里对我出手的,万一能把我彻底杀了呢?

  人世间最大的痛苦不是没多久好活了,

  而是想死却怎么死都死不干净!”

  老头儿说完,

  径直向马路另一头走去,

  声音还在周围回荡,

  但身影,

  早就消失不见。

  ………………

  “早,主编。”

  “早。”

  “早。”

  薛向凯和办公室里的几个员工点点头,就坐到了自己办公桌上,随手拿起昨晚手下编辑送上来的稿子,开始查阅起来。

  报纸上刊登的一些时政新闻或者社会新闻,都需要他这个主编亲自来做把关审核。

  纸媒的发展到今天,其实已经逐渐走入了死胡同,面对新兴的网络传媒,他们往往显得很迟钝,也很狼狈。

  眼下,除了相关单位被强行摊牌下去的订报任务,市面上的散户销量和个体用户订阅量,已经在呈一种断崖式的下滑状态。

  报社倒并非没有做过相对应的举措,但软件和硬件上的各种掣肘和问题,往往能够让人很是无力。

  前年倒是有一个编辑自己做出了一个人气很高的当地公众号,结果在报社高层露出了想要接管的要求之后,那位直接辞职不干了。

  薛向凯打了个呵欠,自己给自己倒了杯咖啡,在他办公室玻璃门外面最靠近的那张办公桌,现在空着。

  原本应该是一位姓徐的年轻编辑坐在那里,不过在前天被开了。

  想到那张稚嫩且带着憧憬和梦想的面容,

  薛向凯也有些无奈地摇摇头,

  还是太年轻,一天到晚想搞大新闻,结果把自己工作搞没了,呵呵。

  昨儿个医院派人给他送来了一份礼盒,

  里头装的是一份放在床上的理疗磁石,当然了,薛向凯对这个不感兴趣,所谓的磁疗以及那家医院到底是在搞什么名堂,他心里也有点数。

  让他满意的还是礼盒里中那张银行卡里的余额,以及所承诺的接下来一个季度的报刊广告位。

  薛向凯看了一会儿稿子,就起身离开办公室去了厕所。

  在隔间的坑里蹲了下来,手里还拿着一份今天报社的报纸。

  薛向凯从小到大一直养成且维系着一个习惯,那就是上厕所后,用报纸擦。

  拿报纸擦,在二十年前,算是一种很普遍的现象。

  那时拿洁白温柔的草纸擦屁股,是一件很奢侈的事情。

  薛向凯一直借此机会提醒自己要忆苦思甜,其实还是因为他习惯了报纸擦时的硬度和质感。

  蹲着,

  摊开报纸,

  其实没什么好看的,

  也就随便打发打发时间。

  “捂着你的眼啊,捂着我的眼啊…………”

  “谁!”

  薛向凯喊道。

  这个声音很陌生。

  外头的声音消失了,薛向凯皱了皱眉,低下头,继续看报纸。

  “你眼瞎啦喂,你眼瞎了哟!”

  “谁啊,有病啊!”薛向凯怒吼道。

  他在报社地位很高,骂人也没什么忌惮。

  “有病。”

  薛向凯继续低头看报纸。

  “噗通!”

  忽然间,

  像是有一双手猛地攥住了自己的双腿,

  薛向凯只觉得自己被倒转了过来,后脑勺砸在了瓷砖上,摔在了地上。

  他想爬起来,

  但是他的双手像是被固定在了地上一样,根本就无法动弹。

  “哗啦啦…………”

  刚刚拿在手上准备用来“擦”的自家报纸此时飞舞了起来,

  一张张地落到了薛向凯的脸上,

  与此同时,

  蹲坑那边的冲便器管子似乎裂开了,

  一条小小的水柱喷射了出来,

  开始打湿薛向凯脸上的那一叠报纸。

  薛向凯下意识地摇头,开始挣扎,但因为手脚都不能动,只能继续这样被动地承受着。

  他感到自己无法呼吸,

  胸口越来越闷,

  他想要呼救,

  却叫不出来。

  到最后,

  在这个卫生间隔间里,

  薛向凯躺在地上,慢慢地,一动不动了。

  “又死了一个,嘿嘿,那边就可以再抓一个。死一个,就能抓一个,嘿嘿嘿。”

  “捂着你的眼啊,捂着我的眼啊…………”

  …………

  老道打了个呵欠,

  他平时在书屋里睡得都比较晚,但也没今天这么晚,都八点钟了!

  猴子呢?

  “猴砸!猴砸!”

  老道喊着,不过没敢太大声。

  平时到点后,猴子都会下来和他回房间爷俩一起睡觉的,今儿个是怎么了,和那只傻貂一起睡了?

  老道忽然有种儿大不由娘的失落感,

  但还是起身去找了找,

  他先上楼梯,到了自己房间里看了一下,没看见猴子。

  从过道经过时,老道在老板房间门口停下了脚步,小声问道:

  “莺莺啊,猴砸你看见了么?”

  老道知道有时候老板睡着了,莺莺只是在旁边躺着,不睡的。

  然而,

  这一次莺莺没有回应。

  都睡着了么?

  老道有些疑惑地摇摇头,

  犹豫了一下,

  还是伸手推开了老板的卧室门,

  床上,

  空无一人!

  咦,

  老板不是早就和莺莺上来睡觉了么?

  老道砸吧砸吧了嘴,

  下意识地揉了揉裤裆,

  然后走到了许清朗的卧室门口,伸手敲了敲:

  “老许啊,老板他们去哪儿了啊。”

  没人回应。

  老道打开了门,

  探头向里看看,

  屋子里也依旧空无一人。

  咦,

  奇了怪了啊。

  老道又跑到安律师的房间,安律师人在四川,但小男孩在的啊,结果屋子里仍然没人。

  那只狐狸住的房间里也没人。

  老道感觉到不对了,

  一边把手放在裤裆位置,做好随时掏枪……哦不,

  掏符纸的准备,

  一边又走向了自己的房间。

  再度推开自己房间的门,

  一开始很正常,

  当老道走进去之后,

  忽然觉得风大得很,

  吹得他一阵左摇右晃,最后还是没能把握住平衡,一屁股摔坐在了地上。

  “嘶!”

  老道倒吸一口凉气,

  这屁股下面像是一大片碎石头,

  那酸爽,

  啧啧。

  顾不得下面痛了,

  老道睁开眼,马上环顾四周,

  而后,

  他彻底懵逼了。

  他发现自己,

  正坐在一处山峦的顶峰,

  四周全是悬崖!

  “妈嘢,额老年痴呆咧!”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