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六百九十九章 谛听!(第四更!)

第六百九十九章 谛听!(第四更!)

  老道不觉得自己有什么恐高症,在自己这一生里,他去过的名山大川真的不少,现在很多名山风景区基本都做了相应程度的旅游开发和基础建设,寻着台阶往上走,累是累,但真不算什么危险。

  而老道当年那会儿爬山哪有这么好的条件,不也都挺过来了?

  但以前爬山再怎么爬,也不会爬到这种地方上来啊,除了自己身边这几十平的落脚地,外围可都是高耸的悬崖。

  白雾还在下方,天知道这悬崖到底有多高。

  老道也没敢往边上爬一爬去做什么细看,这个高度,这个环境,不恐高的人也得“恐高”起来。

  这是梦?

  且不管这是不是梦,

  都够吓人的,

  老道也没那个勇气纵身一跃,高呼一声:“既然这是梦,那就醒来了吧。”

  或者,

  这是自己老年痴呆,出现幻觉了?

  这的确是老道的第一反应,这他娘的自家卧室门又不是“任意门”,一开门往里一走怎么就跑这个鸟地儿来了?

  老道坐在那里沉思了良久,

  也没想出个什么头绪,

  不是他没想过这可能是有人在对自己设局,而是因为老道的水平有限,还真没想到过这个世界上还有这种“整人”的法子。

  以前哪怕有比较高级一点的“待遇”,也一般都是自家老板去享受,他就是个打酱油的,不抢戏。

  手,是一直放在裤裆位置的,那是自己男人勇气的来源。

  老道准备以不变应万变,他觉得自己应该还在书屋里,不管发生什么事儿,自己只要能咬牙撑下去,不要放弃,等老板他们来搭把手就好了。

  他乐天派,想得开,从不觉得自己多牛逼,安安静静地扮演着属于自己的角色。

  然后,

  过了半个小时,

  老道坐在山峰顶上,

  感觉这张老脸都要被这凛冽的山风给吹浮肿了,

  但问题是,

  下面的剧情呢?

  什么危险啊,

  什么黑影啊,

  什么异兽啊,

  都到哪里去了?

  老道一直保持着随时掏符的动作,手臂都因此僵硬了。

  心里一万匹草泥马奔腾而过,

  这是什么鬼?

  把贫道拉进来,

  然后就丢这儿不管了?

  那你为什么不给贫道安排个阳光海滩,再搭配点穿着比基尼的大妹子?

  喂,

  人呢,

  人咧?

  你倒是弄个动静出来啊,

  我日你个仙人板板,

  别拿豆包不当干粮啊!

  不带这么瞧不起人的啊!

  你是想把贫道拉进这里来,被风吹死么?

  还是把我饿死?渴死?

  喂,

  你说话啊,

  来个人啊,

  来个东西搭理一下我啊!

  老道的心态发生了变化,因为这也太尴尬了,这是什么事儿啊?

  他不知道的是,

  在他身后的位置,

  本来有一座庙,

  只是现在,

  这座庙看不见了,

  而庙里应该坐着一个戴着面具的菩萨,

  庙不见了,

  菩萨自然也就不见了。

  按照正常节奏来说,

  原本应该是菩萨出现,

  指着老道:

  “你眼瞎啊,

  当初居然信了我的话!”

  但这一切都没有发生,

  整个节奏就像是老式DVD被磨花的光盘,卡带严重,出现了密密麻麻的雪花点,放不下去了。

  而老道,

  本该是这块区域里的小主角,

  但主角来到摄影棚后,

  发现摄影棚里真的只有自己一个人,

  其余导演、配角、灯光、服装全都放假了。

  老道甩了甩自己酸疼的手腕,

  哀嚎道:

  “来人啊,喂,来个人说说话啊?

  至少来个人,挽尊一下吧?

  这要是等出去了,大家聊自己都遇到了什么危险,

  难道贫道我就说自己跟个傻子一样坐在这里吹了半天的风?”

  …………

  黑茫茫的大山荒泽之中,

  绵延着一条巨大恐怖的身影。

  童子腰间系着一支毛笔,怀里揣着一本册子,但手上,却拿着水桶和刷子,正站在一处山谷上,帮忙擦拭着那里的污渍。

  就在童子面前不远处,

  有一个硕大的凹坑,

  童子清楚,以前是没有这个的,自从上次谛听和菩萨一起出去了一趟回来后,这个坑,就出现了。

  他没敢问谛听这个坑是怎么出现的,

  任何人对自己吃亏和不光彩的事,总是不愿意提起的。

  但联想着地狱里现在的传言,

  据说是有一个人,

  站在了谛听身上,

  硬生生地踩出了这个坑!

  童子觉得有点夸张了,但眼见为实,作为整个地狱距离谛听最近的唯二人之一,他知道这个很难作假。

  况且那些东西传得越来越邪乎,

  还说那个人把天上的血月召唤了下来,

  砸向了宋帝王城,

  随后在大战中,

  把血月再度招了下来,

  当作兵戈横扫阴司大军,

  打爆了不知多少个阎罗的法身。

  可惜了,

  童子知道自己的斤两,

  他不是以功德和绩点获得的判官玉碟,

  而是因为他伺候打扫谛听有功,

  地藏王菩萨发出法旨,

  赏赐了他一个“判官”身份。

  他也曾还阳去过阳间,

  阳间的变化真的很大啊,

  他还去过那家书店,

  但一想到那家书店,童子就不敢继续想下去了。

  谛听就在自己脚下睡着,他却不敢有任何的掉以轻心。

  那件事,

  那个发现,

  他可是一个人都没说起过啊。

  因为他身份特殊,所以阴司大军出征时,他并不在里头,也没人敢特意跑这里来,把“弼马温”特意招过来参战。

  童子知道自己的身份为阴司所看不起,就是那些巡检见了自己,表面恭敬,背地里,依旧认为自己在沐猴而冠。

  他却没生过气,

  因为他本就是个幸进,人家笑得又对,何必生气?

  关于那件动荡的结局,

  也是众说纷纭,

  有人说阴司大军截杀了那个人,

  因为那个人最后燃烧起来了,化作了飞灰。

  有人说是地藏王菩萨出手,镇压了凶魁!

  也有人说,那个人直接走了奈何桥,宁可削掉一切,重新来过,也不愿意在阴司大军面前低头。

  很多种说法,具体该信哪一个,童子自己也不清楚,但心里还是期待着是最后一条吧,

  这么伟岸精彩的一个人,

  就这么彻底落幕了,

  未免太过可惜了。

  就在童子一边擦拭着脚下的黑岩一边在想着心思的时候,

  身下的山峦忽然震颤了起来,

  童子稳定住自己的身形,

  有些疑惑道:

  “哪里痒了?我给你挠挠?”

  一双如同普通山岳一般巨大的赤红色眼眸扭转了过来,

  声音宛若自天上来,

  惊雷滚滚。

  “有人,敢挑衅菩萨的威严!”

  “谁,在哪里?我去灭了他!”

  忠心三连击完成!

  “在阳间,呵呵,在阳间,这气息,有些陌生……”

  谛听像是在自言自语着。

  “给阴司递条子吧。”童子建议道。

  “哦…………”

  谛听忽然发出了一声感叹,

  像是听出了些什么线索,

  缓缓道:

  “是…………器。”

  “什么器?”

  童子小心翼翼地问道,因为他刚刚真的没听清楚,不是谛听声音太小,事实上,这么大的一个体积的存在,声音怎么可能小了去?

  实在是中间的音节太过模糊了。

  “呵呵,那就不去理它了,菩萨曾交代过,和那方面沾边的东西,一概不碰,随它吧。”

  “嗯,随他吧!”童子使劲地点头附和。

  “但想拿菩萨作筏,

  未免太过狂妄了一些,

  他毕竟只是……器,

  ……都不在了,

  一个……器,

  安敢这般张狂!”

  “@#%¥%+!!!!!!”

  童子忍不住开骂了,

  你丫的要在我面前装逼就装逼吧,

  但你能不能不要故意模糊音!

  不带你这样吊胃口的啊!

  “我不去洞察你究竟在哪里,也不去观测你到底在做什么,凡是关于你的一切,我都可以故意视而不见!

  只是菩萨还在闭关,然而,菩萨之威严,不可侵犯!”

  “哼!”

  一声闷声,

  从山峦之中传出,

  冥冥之中,

  宛若有一把刀,

  斩了下去!

  …………

  “捂住你的眼啊,捂住我的眼;

  看不见啦喂……喂啦见不看,眼的我住捂……”

  在一处传销据点大门口,正在一边擦拭掌心中的鲜血一边蹦蹦跳跳兴高采烈的老头儿忽然愣住了。

  他举起了左手,

  但事实上举起的却是右手,

  他往前走了几步,

  但事实上却是后退了几步。

  他的脸上,

  露出惊喜的神色,

  但内心里,

  其实是慌得一比!

  他像是卡带了一些,

  整个人开始有些错乱起来,不停地颤抖,不停地往前又往后,像是跳起了机械舞。

  过了许久,

  只听得什么东西破碎的声音传来,

  老头儿的后背佝偻了下来,

  眼窝彻底凹陷了下去,

  瞳孔之中只见黑色,不见其他。

  一团团黑气,

  从老头儿的后背上开始升腾起来,

  老头儿整个人看起来一下子苍老了好多。

  不过,

  至少目前来看,

  老头儿比之前恢复正常了。

  老道满脸地不敢置信,

  有些茫然地看着脚下的地面,

  呢喃道: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怎么惹得大人物出手了?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怎么可能会这样?”

  但很快,

  老头儿脸上的神色被鹰隼般的气质给取代,

  嘴角露出了诡异的笑容,

  强撑着挺直了身子,

  面向书店所在的方向:

  “好可惜啊,不能再这样慢慢玩了。

  乖徒儿哎,

  你想师傅了吧?

  师傅我也想死你了喂!

  师傅,

  来了哦!”

  ………………

  这是第四更,晚上还有!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