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七百章 师徒情深!(第五更!)

第七百章 师徒情深!(第五更!)

  上午,周泽醒来,下了楼,照例先冲个澡,再坐到自己习惯的靠窗沙发位置。

  莺莺端上来咖啡,递上来熨烫好的报纸。

  而这时,许清朗也从楼上走了下来。

  “早餐想吃什么?”

  “随便吧,胃口不是很好。”

  “那就煮小馄饨了。”

  “嗯。”

  许清朗转身进了厨房,

  周泽端起咖啡,

  喝了一口,

  “啪”一声,

  把报纸扬起,甩了一下,

  脆耳,动听。

  周泽认为,这是生活中最美妙的声音之一。

  外头是黑云压城城欲摧,

  但里头,

  依然是小桥流水人家。

  就像是过好自己的小日子和关心国家大事一样,一通牛皮吹完,纵论天下,第二天你还是得起个大早去菜市场买新鲜便宜的菜。

  莺莺坐在周泽对面,手里捧着手机,像是在看什么视频。

  视频里出现了很压抑很阴森的曲调,而莺莺看着看着却“噗哧”一声笑出来。

  周泽好奇了,放下报纸,问道:

  “在看什么?”

  “魔术呢,老板,感觉底下的观众真的好配合。”

  “魔术?”

  莺莺把手机屏幕对向了周泽,点了重新播放。

  视频中,是一个让人很熟悉的舞台背景,略带油腻的画风,而当主持人的声音响起时,一切的一切,就太有辨识度了,后来这位主持人演小品家喻户晓。

  “这是,春晚吧?”

  “春晚?”莺莺有些不明所以。

  视频开始继续,一个男子走到舞台中央,摆上来两只癞蛤蟆放在地上,随后男子双脚踩在只穿着袜子踩在了两只癞蛤蟆的身上。

  “亲爱的观众朋友们,接下来,我们的气功大师,就要发功了,请大家,拭目以待!”

  “幽幽幽幽幽幽………………”

  有点像是聊斋的背景音乐响起,

  给人一种玄而又玄的感觉。

  少顷,

  大师嘴里包了一口水,

  对着面前的红砖一喷,

  红砖直接裂开!

  下方观众一起热烈鼓掌,主持人连声惊叹不可思议!

  等大师往后退了几步,

  镜头一下子就捕捉到了那两只之前被大师踩着的蛤蟆身上,

  两只蛤蟆居然还能继续活蹦乱跳地爬来爬去,

  观众们再度惊呼,疯狂鼓掌!

  随后的一个节目,是有点类似“缩骨功”的样子,钻笼子进出,笼子的金属框子可能有弹性,但需要大力气撞开,最开始让几个戴着红领巾的小孩上去试验,结果都钻不进去。

  等之后两个气功大师进去后,速度很快,一撞就进去了,再一撞就又出来了。

  配合着背景音乐和主持人的惊叹的话语,

  场面依旧无比热烈,掌声雷动。

  以现代人的目光来看,这无非是很常见的一种把戏,但在当年,却能登堂入室,冠之以大师的称号。

  “老板,这魔术好无聊,但背景音乐和主持人的声音真的好逗。”

  “嗯,在当初,魔术不叫魔术,叫气功。”

  “气功?”

  “对,气功,或者也可以叫特异功能吧。”

  “所以,老板,视频里的观众是真的把他们当大师在看待么?而且是那种很了不起的大师?”

  “嗯,是的。”

  “那时候的人这么傻啊。”

  连来自清朝的莺莺,都是不信这个东西的。

  “信的人只是很小的一部分。”周泽说道。

  “那大部分呢?”

  “在那儿装瞎。”

  “吃早餐了,聊什么?”许清朗从厨房出来。

  馄饨是之前就包好的,调个汤底再把小馄饨下进去,很快就能出锅了。

  两滴麻油,一撮葱花儿香菜,配上适量的调味品,

  那滋味儿,当真是鲜美得很。

  许清朗端了三碗出来,

  周泽起身,坐到桌边,拿起汤匙,开始吃了起来。

  许清朗在周泽对面坐下,也一口一口地吃着。

  “还是没消息啊。”许清朗有些担忧道。

  明明距离那么近了,但敌暗我明所造成的不安全感,确实是很折磨人,最重要的是,这一次他的师傅,和上次相比,似乎更懂得隐忍的道理了。

  他倒是希望自己那位师傅能和上次那样,直接杀上门来,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但这样一直干吊着又算是个什么意思?

  “我觉得吧,现在应该不是先担心这个事儿。”

  周泽咬了一个馄饨下去,喝了一口汤,抽出一张纸巾,擦了擦嘴。

  “怎么了?”许清朗问道。

  周泽指了指旁边的第三碗,

  那一碗馄饨安安静静地被放在那里,莺莺是不吃的,许清朗这也不是给莺莺准备的。

  “你没发现,今天的早上,有点冷清么?”

  猴子呢?

  老道呢?

  黑小妞呢?

  白狐呢?

  还有在书屋对面的那几个鬼差,他们饭点也是过来搭伙的。

  平日里饭点敲一下盆子,就跟饿死鬼投胎一样马上坐了过来的那帮家伙,

  今儿个,

  怎么都这么安静?

  许清朗放下了汤匙。

  “莺莺,去隔壁菜园看一下。”

  “好的,老板。”

  “那我上去看看。”许清朗走上了楼梯。

  少顷,莺莺先回来了,面色沉重道:“老板,菜园子里没人,连死侍都不见了。”

  许清朗随后也走了下来,道:“楼上没一个卧室有人的。”

  半个晚上的时间,

  书屋里的员工一下子消失了这么多个。

  周老板不会认为是自己压榨员工太狠了,所以这些员工都集体抛弃自己跑路了。

  不过,想了想,

  周泽手指轻轻勾动,

  “嗡!”

  一道疾风迅速窜来,

  眨眼之间,

  树懒一样的花狐貂就趴在了周泽的肩膀上,还用自己的一只肉爪在揉着自己的屁屁。

  痛呢~~

  周泽笑了,伸手在花狐貂脑袋上弹了一下,

  “你这货,倒是还在。”

  许清朗站在原地,面色阴沉。

  周泽摇摇头,点了根烟,缓缓道:

  “我怎么有种自己一点都没长进的感觉,上次是这样,这次也是这样,都是等人家出手后,我才后知后觉。”

  记得上次自己是在网咖渠明明的办公室里,

  莺莺拼了命想给自己发警报。

  好在,有一点值得安慰的就是,莺莺现在还好端端地站在自己身边。

  从比较自私的角度来说,其他人,嗯嗯了也就嗯嗯了吧;

  只要莺莺没事儿,周泽就能抵得住,并不会觉得这天,已经塌了下来。

  周泽承认这个感觉很自私,但又有什么办法呢?

  一碗水尚且难以端平,何况是人情远近?

  “我想,可能不是我们没长进,而是我们的长进速度,没他快。”许清朗开口道。

  “这个自我安慰,给你一百分。”

  周泽站起身,伸了个懒腰,继续道:

  “接下来,那位到底打算做什么?”

  周泽和老许都没去商讨那些失踪的人现在到底如何了,

  他们是否还活着,是否已经死了?

  因为现在讨论这个,没什么意义。

  “老板,外面又下雪了。”

  莺莺指着落地窗外说道。

  是下雪了,

  不过是雨夹雪,

  而且雨势似乎还不小的样子。

  对于很多地方的年轻人活着小孩子来说,下雪是一件很有趣的事儿,而“雨夹雪”则是一个很让人苦恼的名词。

  既给了你对雪的希望和幻想,却又往往能把你想堆雪人的念头给浇灭。

  “他这是还没轮到我们?又或者,是把我们几个重点仇恨对象单独留着,想玩一些变态的东西?”

  许清朗没回答,默默地走到书店门口,站着。

  周泽耸了耸肩,

  其实有一点他不知道的是,

  如果不是因为老道的原因,

  导致地狱的谛听出手斩断进程,

  可能现在的周泽和许清朗,也早就“被眼瞎”了。

  …………

  一辆三轮车,

  从马路对面缓缓地被推了过来,

  三轮车上放着很多画卷,

  车夫是一个上了年纪的老头,

  他没靠近书屋太近,在马路边的路灯下停住了。

  许清朗的目光,盯住了他。

  车夫弯下腰,

  把自己的黑色鸭舌帽摘了下来,

  露出了地区支援中央的发型,

  微微一顿,

  像是在刻意地酝酿着情绪,

  脸上的表情从刚刚的淡漠逐渐变得有温度起来,

  带着激动,

  带着喜悦,

  带着慈祥,

  生硬得像是把自己脸上的皮给扒拉下来,

  又重新用胶水重新黏贴了一个新的一样。

  然后张开双臂,

  脚尖微微踮起,

  “啊,啊,哦,哦,额…………”

  这是在试麦。

  试麦结束,

  老头儿表情生动,声音动情地张开双臂对着站在门口的许清朗亲热的呼喊道:

  “徒儿,

  师傅想死你了!”

  这一幕,

  让周泽想起了之前看的视频里的那位主持人,每年春晚上来的第一句话就是:亲爱的观众朋友们,我想死你们啦!

  许清朗有没有激动周泽不知道,

  许清朗有没有热泪盈眶周泽站在他后头,也看不见。

  但周泽可以看见的是,

  许清朗主动走向了那个老头,

  步速很快,

  可以看出老许的迫不及待。

  老头儿脸上的笑容更加灿烂,宛若山楂花的绽放。

  许清朗投入了老头儿的怀抱,

  没有“嘤”的一声,

  师傅我好想你啊,小拳拳捶你胸口,

  老许表达感情的方式更为简单粗暴,

  他抽出了铜钱剑,

  直接捅入了自己师傅的胸口,

  然后,

  抽出来,

  再捅进去,

  抽出来,

  再捅进去,

  循环往复,

  感情真挚,

  动作激烈,

  师徒情深之至,不过如此了。

  :。: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