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七百零一章 抠脚

第七百零一章 抠脚

  “哒,哒,哒…………”

  陈警官侧过头,看见不远处,那个老头儿的身影又出现了。

  老头儿背比之前佝偻了很多,不似之前那般挺直,在其身后,不断的有黑色的烟雾升腾出来。

  “你怎么又回来了?”

  陈警官问道。

  此时的她,还躺在马路上,不过这块区域此时都被类似于雾霾的存在所笼罩,不会有人注意到这里。

  寻常厉害一点的妖魔都能弄出这种阵仗,对于眼前的这个老头儿来说,就更是小菜一碟了。

  而且,他和寻常的妖魔不同,他本人就精通阵法一类的东西,布置结界算是看家本事。

  “你看不出来么?”

  老头儿声音有些疲惫,走到了陈警官的身边,

  伸手挠了挠自己的后背位置,

  “不知道哪个大人物被惊动了,还特意对我出手,像是示威和警告一样,斩断了我的一些东西。”

  “不是我。”

  “我知道不是你,你都装瞎这么久了,怎么可能就这样出手?”

  老头儿坐了下来,

  此时的他,

  更像是一个穷途末路的可怜人。

  不过,

  陈警官清楚,这些都只是表象。

  可能老头儿确实是遭受了一些打击,但和“山穷水尽”可没半点关系。

  他之所以表现出这种做派,可能只是想玩玩罢了,又或者是他不屑于在他瞧不起的人面前“精神奕奕”。

  “你不是说要去报仇的么,找那家书店?”

  老头儿点点头,“是啊,走到半路,又回来了。”

  “回来了?”

  “听起来,你似乎对那家书店并不陌生?”老头儿看向陈警官,问道。

  陈警官没回答。

  “是了,高贵的法兽,怎么会忽然来到这里,还和书店下面的一个警察关系这么好,呵呵,我早该猜出来的。

  只是,很好奇,上一次把我打死的那位,到底是谁?”

  “你不知道?”

  “我是真的不知道,我只知道我来了很多次,也走了很多次,次数太多,也就容易紊乱了,我感觉我不是人。”

  我感觉我不是人,

  这是老头儿指着自己鼻子说的话。

  明明是一句骂人的话,但他说起来却理所应当。

  “或许,我真的就不是什么人吧,是人的话,怎么可能死不掉呢?

  这个无所谓了,我的确是不记得上次是具体怎么死的了,只记得那家书店,是我最后的终点。”

  “你以为我会告诉你什么?”

  “我不期待你会告诉我什么,真的。

  你们这类存在,高高在上,俯视众生,受众生膜拜;

  我这种东西在你们眼里,和街面上的泼皮破落户没什么区别。

  就像是一滩狗屎,你们觉得臭和脏,所以才懒得理会。”

  “你还没告诉我,你为什么又回来了?”

  “我怕啊,我怕我又要被打死了。

  被打死了其实无所谓,反正我又死不掉,但又稀里糊涂地回来,结果又稀里糊涂地再去那家书店,然后又死了,周而复始,我不是怕现在,

  我是怕以后我会每次都傻乎乎地跑那家书店去送死,唉,死不了已经很痛苦了,还得每次同样的轮回,得多无聊?

  本来嘛,我觉得自己有了新的手段,这一次不出意外,自己应该比上次要厉害那么一点点,但被地下的不知道哪个恐怖存在,斩断了那些线,等于我之前的很多布置和计划都被搁浅了。

  我甚至觉得,那家书店的背景,是不是很恐怖?”

  陈警官眼里露出了思索之色,她之所以来到这里,进入这具身体,其实是为了调查自己的分身在通城失踪的事情。

  查来查去,值得关注的,也就是那家书店。

  不可否认,那家书店确实有些奇怪,那个老板也不是寻常的鬼差,但她认为,自己的通城分身失踪,和对方很难产生绝对的联系。

  那个老板,不是自己分身的对手,最起码,不可能真正灭了自己的分身。

  同时,她认为,那个灭掉自己分身的和上次杀了这个老头的,应该是一个人。

  “你现在?”

  “线断了,计划搁浅了,主动出击是不成了,只能守株待兔了。”

  老头儿伸手指了指旁边的这家医院,道:

  “这里,是我这次出现的原点,我倒是希望,这里能是我这次的终点,当然了,我不见得会输。

  鹅鹅鹅!!!!”

  老头儿忽然抽搐了起来,

  过了好一会儿才恢复正常,

  脸上露出了一抹开怀的笑容,老怀甚慰的样子:

  “哈哈哈,我那个徒儿是真的想煞他师傅了,真热情!”

  老头儿低下头,看了看自己的胸口位置,

  太热情了,

  那具分身,

  估计都被捅烂了吧。

  “他们为什么会来?”

  以陈警官对那家书店的了解,他们似乎很咸鱼……

  “因为那家书店里许多人,还有几个动物,都被我捂住了眼。

  我很难和你解释,哦不,你这种人应该也懂,这个世界,分阴阳,但也有其他的几个面。

  用现在科学的话语来说,叫空间维度。

  我把他们关了进去,

  本来想慢慢折磨死他们,

  但现在那些线被地下的不知道谁给斩断了,

  我杀不了他们,

  但他们也别想出来,

  除非,

  我死。”

  “很狗血的戏码。”

  “是啊,为了救朋友,主动来找恶魔单挑。”

  说着,

  老头儿伸手放在了陈警官的大腿上,倒是没有任何的不敬动作,只是搭在上面,

  “只有在这座医院范围,我才能继续有捂住别人眼睛的能力,现在离开远了,就做不到了。

  所以,我走到半路时,才不得不又折返回来。

  还有一个原因就是……

  我放不下你!”

  说着,

  老头儿伸手攥住了陈警官胸口上的那个角,

  直接拔了出来。

  陈警官发出了一声闷哼,

  身体一颤,

  “看吧!”

  老头儿手中的角,有一小半部分,已经融化了。

  “唉,你们这种高高在上的人物,确实不是我这种泼皮无赖所能了解的。这都困不住你,真的,头痛。

  算了,

  我布置一个阵法,镇压你一会儿吧。

  我又不能灭了你,在这里,我还能屏蔽掉你本尊对你的感知,但如果灭了你,很可能马上就又有好多个分身过来。

  你们这种大人物啊,能力这么强,干嘛都喜欢装瞎呢?”

  老头儿很无奈地用手拍了拍自己的脑袋:

  “搞不懂,真的搞不懂。

  好像有一部讲蜘蛛精的电影里,

  有这么一句台词:

  能力越大,责任越大。

  结果到你们这里,却是能力越大,越能装瞎。

  就像是这家医院,

  你去问问这家医院门小超市的大爷,这家医院对面的小吃一条街的摊贩,甚至可以问问这家医院旁纸盒厂里还在做工的老奶奶。

  他们都知道这家医院是什么德性,所谓的磁疗不就是XX么?

  大部分人是知道的,甚至很多人在说这家医院时,是直接说的是XX窝点。

  但没用,

  它依旧开在这里,

  依旧到处是广告,

  依旧上电视,

  依旧被采访,

  依旧被肯定。

  你说搞笑不搞笑?

  啧啧啧,

  法兽大人,您是聪明人,您的智慧,横亘了上古到如今,

  能坐在上头的,都是聪明人啊。

  底层的小鱼小虾都能看出的问题,聪明人难道看不出来?”

  老头儿用力地抓了抓自己的头发,

  “其实我也是绝望的,我不是气你们装瞎,而是气你们继续这样装瞎的话,

  我又得死去活来,

  我是感慨我自己,

  命苦啊。”

  ………………

  周泽看见许清朗不停地捅着自己师傅,

  其师傅的表情由惊喜到惊愕再由惊愕到欣慰,

  像是自己的孩子终于长大了一样。

  捅完之后,

  师傅变成了灰,

  落在了地上,

  不过它推来的车子,倒是还在,车子上的画,也还在。

  周泽走了出来,问道:

  “是分身?”

  记得上次遇到那个老头儿时,

  那个老头儿几乎是分身好几个,把书屋里的人在几条战线上一起暴打。

  “是。”

  许清朗点点头,他其实早就看出来了,所以毫无顾忌地上去捅烂了其分身,发泄一通。

  周泽走到车子旁边,拿起里面的画卷,展开。

  第一幅图里,是白狐跪伏在棺材前磕头,血流如注。

  第二幅图里,小猴子被一个三只脚的婴儿咬着脑袋,极为痛苦。

  许清朗也走了过来,一起打开画卷查看。

  接下来的画卷中,

  有死侍站在教堂门口身上插着无数把利刃的身影,

  有黑小妞把自己种在地里旁边有一个老太婆笑呵呵地看着,

  另外还有郑强、月牙他们等等。

  “这是什么意思?,他们被关起来了?”周泽问道。

  “应该类似于一种被封印。”

  “单独把我们留下了?”

  周泽认为,在悄无声息之下封印了这么多人,他自问自己也很难幸免,当然了,至于能不能把自己封印住,周老板还是有信心去挑战一下的。

  “要么是他自己出了什么问题,到我们这里为止,不得不停了下来。

  要么就是他故意把我们几个留到最后,不想让我们死得那么干脆。

  哦,对了,这幅画里的医院,你认识么?”

  许清朗把画卷举起来,

  画中是一个老者,站在医院大门口,上面写着XX磁疗医院。

  “认识,这几年挺火的一家医院,专门骗傻子钱的。”

  “他应该是叫我们去那里,这些画中的人,是他的人质。”

  “骑士斗恶龙,救公主?”

  “算是吧。”

  许清朗没问周泽到底去不去,因为这没什么好问的。

  辛辛苦苦积攒下来了这么多的家底家当,

  怎么可能就这样放弃掉了?

  况且,

  自己那个师傅,

  也是大家终究要去面对无法跳过去的一个坎儿。

  “咦,这里还有一幅画,夹在这个缝儿里。”

  莺莺从车里下面取出了一幅画,摊开。

  这幅画的画中和其他的画卷截然不同,

  其他人都是很惨,

  你可以看出他的危机,

  甚至能够对应到他们的经历和身份,

  但在这幅画里,

  你只能看见老道儿一个人坐在郁郁葱葱的山峦上,

  斜躺着,吹着风,

  同时,

  他还在抠脚……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