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七百零五章 替天行道!

第七百零五章 替天行道!

  老头儿的这次归来,其实是信心满满,实际上,他这次确实比上次可怕多了,可怕的地方不是在于他这具身体里到底蕴藏着多少力量。

  而是根据人内心的“恶”所幻化出来的能力,正如他歌中所唱的那般“捂住你的眼,捂住我的眼”那般,让人防不胜防。

  只可惜,人算不如天算,他自己本人可能都没想到,在自己最志得意满以为复仇本就是手拿把攥的时候,居然牵扯出了谛听,且被谛听一下子斩断了那些根根线线,把原本的优势直接抹平,甚至还倒挂了上去,让其处境一下子就变得极为尴尬。

  就像是一个充气娃娃,已经被人拔掉了气塞。

  老头儿心里一直带着忌惮,因为他清楚自己上一次应该是死在书屋众人手中的,虽说现在的他还没感受到那种能够让他真正畏惧和惊恐的气息,但他自己本人却一点也不敢掉以轻心。

  人的名树的影,更何况老头儿面对的还是当初的苦主呢。

  不过,

  就在老头儿觉得形势已经被自己完全把控的时候,

  被他一脚踩在身下的许清朗眼眸中的绿色的又在瞬间重新凝聚,

  刚刚被老头儿以法诀打散的妖气又在顷刻间回归,

  海神不愧是一位即将化蛟的存在,

  许清朗嘴巴张开,

  舌头忽然窜了出来,舌尖位置还带着分叉,瞬间卷住了老头儿的脖颈,身子像是化作了水一样,直接游走贴身,脸出现在了老头儿的后脑勺位置。

  一层层的绿色的光芒顺着舌头直接侵入了老头儿的身体,像是带有极为恐怖属性的剧毒一样,霸道刚猛。

  “呵呵,

  意不意外,

  惊不惊喜?”

  …………

  “这画面我好像看过。”莺莺开口道。

  小萝莉点点头,“好像在哪部动漫里看过。”

  “我说的不是动漫。”

  “哦。”

  小萝莉没接话,因为她第一次觉得,原来把舌头伸出来辣么长,

  是一件这么恶心的事情。

  随后,

  她的目光又再度看向了站在自己前面的老板,老板还在找状态?

  事实也的确如此,

  周泽一直在找感觉,

  正如同当初他从赢勾那里获得的那些能力一样,别人可能需要去拜师学艺,或者去图书馆进行钻研进修,但在周老板这里这就全都不是事儿。

  当初周泽之所以能主动进入僵尸状态,其实也是在赢勾一次次苏醒之后,周泽慢慢熟悉了那种感觉,对力量的了解和掌握,有了更深层次的认知。

  毕竟,

  无论是赢勾还是那半张脸,

  他们当初所能展现出的力量,

  其实都依托于周泽的这具身体,

  力量基数在这里,

  无非就是一把剑,

  放在小孩手里,放在少年手里,放在成年人手里,放在斗师手里,放在斗王手里以及放在斗宗强者手里的区别。

  当然了,

  赢勾的层次太高,

  而且他现在又陷入永恒的沉睡之中,

  所以,

  周泽这次回忆寻找的,

  其实还是上次在云南和癞头和尚对决时,

  那半张脸的意识落于自己身上时的那种感觉。

  那种疯狂,

  那种狠厉,

  那种倔强和桀骜,

  代入简单,同时高效。

  只是因为毕竟那位的精神烙印已经消失了,所以需要周泽多废点功夫。

  不过,

  海神确实是按照之前所说,

  帮周泽创造出了条件。

  老头儿想要挣扎,双手抓住了勒在自己脖颈上的舌头,但舌头上似乎带着一种诡异的力量,竟然将老头儿的力气给卸掉了大半,老头儿无法挣脱开,哪怕是想要腾挪,都极为艰难。

  海神的目光看向了周泽,

  催促道:

  “还没好么?”

  “嗡!”

  周泽缓缓地睁开眼,

  眼眸之中,是一片白色,

  同时,

  身上的僵尸气息开始肆无忌惮地宣泄开去,

  灾厄、

  诅咒、

  怨恨,

  等等情绪开始交加。

  “唰!”

  周泽的身形出现在了老头儿面前,

  和之前一样,

  指甲直接刺向了老头儿的身子。

  “噗!”

  老头儿的胸口被剖开,

  撕裂出了一个巨大的创口。

  “咚!!!!!!!”

  钟声忽然急促地响起,

  老头儿的身子一阵模糊,

  海神微微皱眉,这具身子所能承受的力量已经到极限了,同时,他有些贪婪地扫了一眼眼前的这个书屋老板。

  如果他能取代眼下的这个,成为自己在人间的行走,成为自己的代言人,

  该多美好?

  这具身子,

  才能承载住自己去自由发挥吧?

  但这也只是想想而已,

  海神并没有忘记在那个雨夜,

  那个恐怖存在和自己双目对视时所说的话语,

  他说:

  “让你见识见识真正的海。”

  海神此时的心情,就像是一个男青年路上遇到了一个能让自己心动满意的女孩,但目光再转移,女孩却牵着另一个男的的手。

  当然了,在这种情况下,任何的念头都只是稍纵即逝,也不可能像电视剧里那样直接来一段又臭又长的回忆杀。

  舌头消失,

  许清朗的身子直接飘荡了出去,

  软绵绵地落在了地上,

  海神离开了,

  他也尽力了。

  老头儿发出了一声怒吼,

  在没了海神的束缚之后,

  他一只手直接攥住了周泽的手腕,而后狠狠地向外一拔,却没能拔得出来。

  “哦~~

  有感觉了,

  上次是你杀了我么!”

  周泽眼眸里依旧是纯白一片,

  而后举起了自己的右臂,

  老头儿像是一根串串香一样被周泽举了起来。

  “咚!!!!!!”

  钟声依旧,

  老头儿眼里露出了一抹狠厉之色,

  硬是放开了自己的胸口,

  顺着周泽的手臂向下滑动!

  周泽却猛地一甩,

  老头儿像是一块牛皮糖一样,被狠狠地甩了出去,砸落在了地上,一连串的翻滚之后,老头儿重新站了起来,步履显得有些踉跄。

  “呼呼…………呼呼…………”

  老头儿大口地喘着粗气,

  其背后的黑烟以更快的速度正在挥发。

  周泽站在原地,

  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双手,

  而后举起手,

  放在了嘴边,

  他张开嘴,

  想要把手送入嘴里,

  但很快,

  周泽的手臂开始颤抖,

  似乎是在极力克制着自己的这股子冲动。

  吃手一时爽,但之后又得顶着一双白骨手招摇过市,就不是太方便了。

  老头儿缓缓地下蹲,

  不停地喘着粗气,

  眼神之中的光彩,

  也在慢慢地暗淡下去。

  “呵呵,哈哈哈哈哈………………”

  老头儿忽然笑了起来,如癫似狂。

  忽然之间,

  整座医院都黑了下来,

  一道道凄厉的惨叫声传来,

  响彻整个医院大楼。

  …………

  “他疯了。”小萝莉惊愕道。

  “他就没正常过。”莺莺抬头看了看天。

  果然,

  随着下方的一声声惨叫不断出现,

  上方的乌云,

  也在顷刻间攒聚起来,

  黑压压的深处,仿佛蕴藏着一股难以用言语描述出来的威压。

  小萝莉面色变得有些凝重,

  “要打雷了啊。”

  莺莺脸上则是露出了关切和不忍之色,

  难道,

  老板又要被雷劈了?

  …………

  周泽抬头看了看上方,又很平静地低下头继续看着前面的那个老头儿。

  老头儿的身子在不断地鼓胀着,像是一个重新充气的气球。

  “很抱歉,我本来不想用这种方式的,因为实在是太过于简单和粗暴了,我不是很喜欢。”

  周泽眼眸里都是白色,脸上的神情也极为淡漠,对周围的一切,似乎都不是很在意。

  “人,毕竟不能在两个地方跌跟头,我可不想,再来一次,我还得死在你的手里。”

  老头儿身上的白大褂开始裂开,

  和周泽一样,

  他也不在乎天上蠢蠢欲动的天劫。

  似乎随时都可能落下让其灰飞烟灭,但他不在乎。

  他不怕死,

  如果天劫能让他彻底消亡,

  他将甘之如饴。

  老头儿一只手继续捂着自己的胸口伤口,

  另一只手的食指和无名指则是叉开,

  猛地刺入了自己的眼眸之中,

  指尖一弯一勾,

  只听得“噗哧噗哧”宛若榨汁的声音传来,

  老头儿居然硬生生地把自己的两颗眼珠子给抠了出来,

  “滴哆”两声,

  落在了地上,发出了两声轻响。

  老头儿双手张开,

  胸口位置的伤口还在汩汩流血,

  他却浑不在意,

  他的脚开始踏步起来,

  唱道:

  “捂住你的眼啊,捂住我的眼;

  看不见啦哟,看不见啦喂!”

  周泽斜着头,看着老头儿,似乎不能理解老头儿到底要做什么。

  因为他能清楚地感知到,

  老头儿的生机正在飞速地流逝着。

  老头儿唱着唱着,嘴角露出了一抹阴沉的笑容,而后双手一掀,身子一退,高呼道:

  “捂住啦,捂住啦,你的眼,你的眼!!!”

  话音刚落,

  老头身后的喷泉开始喷出了鲜红色的鲜血,

  而在下方的已经变得一片殷红的池子里,

  陈警官的身子,

  缓缓地站了起来,

  诡异的曲调正在缓缓地弥漫开去;

  她的眼睛缓缓睁开,

  眼神里,

  带着极为浓郁的压抑和戏谑的神采,和老头儿的失去眼眸之前的目光,很像。

  同时,

  陈警官缓缓开口道:

  “既然高高在上的法兽大人装瞎,

  那就由我来,

  替它执法,替天行道!”

  ………………

  这几天龙在参加年会活动,更新难以固定,等活动结束后,龙就专心继续爆发。

  双倍月票最后一天,

  求月票!

  距离第二差八千票,其实就差四千张,差距真的不大!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