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七百零六章 头断!(求月票!)

第七百零六章 头断!(求月票!)

  陈警官除了眼眸的变化,其实身上并没有其他特殊的表现,依旧是那个人,也依旧是那个模样,普普通通,湿漉漉,甚至还略显一点点的狼狈。

  并没有头上长角,身后也没有冒出什么火焰,所谓的天地异象什么的,更是无从谈起。

  但她就仅仅是往那儿一站,

  那股子气势就自然而然地流露了出来,

  上位法兽之威,

  恐怖如斯!

  莺莺和小萝莉则是快速地来到了许清朗身边,把许清朗搀扶住,她们倒是没有傻乎乎地再喊出去助阵要一起帮忙或者“死要死在一起”的话语。

  她们清楚,

  眼前的这个级别的对战,真的不是她们所能够参与的了,强行进去,只能变成周泽的累赘。

  现实永远不可能和言情剧那般脑残。

  许清朗似乎从昏迷中清醒了过来,但身上到处都是裂痕,只能睁着眼,在莺莺的搀扶下继续看着眼前的局面。

  他目光有些暗淡,

  居然,

  没能直接成功么?

  周泽双手甩了甩,

  长长的指甲在地上摩擦出了一串火花,

  纯白色的眼眸,配上冷峻的表情,给他带来了一股肃杀之气。

  怕?

  不存在的!

  周泽还在维系这种感觉,而维系这种感觉的同时,其实就必须得抑制住自己本能地理性思维。

  怕?

  担心?

  两败俱伤?

  甚至是,

  死亡!

  这些东西,通通都得抛诸脑后,只有这样,才能催发出僵尸体质的最极端的战力。

  比起学赢勾的那种举重若轻神乎其神的境界操作,

  周泽觉得还是“半张脸”的这套模式更适合自己。

  陈警官动了,

  她开始了奔跑,

  速度其实不是很快,

  宛若一个普通的女人在跑一样,

  但是她身后原本属于人的影子,

  却在慢慢地被拉长,

  一头独角兽的模样,

  隐约地出现。

  “唔……”

  莺莺和小萝莉张大了嘴,

  她们似乎猜出来了陈警官的真正身份,

  同时也都万万没想到,

  陈警官居然是这个身份。

  “砰!”

  周泽和陈警官撞到了一起,

  陈警官一把抓住了周泽的脑袋,

  而后一膝盖压了下去!

  “轰!”

  周泽整个人被倒摔在了地上,

  但与此同时,

  周泽双臂撑开,指甲飞舞,企图拼着自己受伤的同时将陈警官绞杀。

  然而陈警官只是倒退了几步,就躲开了攻击范围。

  不过在下一刻,

  周泽的头就从水泥砖中破了出来,

  双腿迅猛发力,

  直接窜到了陈警官的面前。

  陈警官再度挥拳,

  空气中都传来了炸裂声,

  “砰!”

  这一拳实打实地打在了周泽的脸上,

  但周泽根本就不防备,完全任你来,

  脸都被一拳打得转过去了,

  但身子依旧保持先前的姿势,

  双手举起,

  死死地抓住了陈警官的头,

  把她的脸,

  向自己的胯下位置强行压了下去!

  同时,

  膝盖提起!

  “砰!”

  陈警官的脸被狠狠地砸在了周泽的膝盖上,

  随即,

  周泽转身,

  手肘位置锁住对方的脖颈,

  腰部发力,

  身体扭曲,

  转身一拔!

  “轰!”

  陈警官被摔砸了出去,落地后砸出了一个坑,而后又连续地弹了好几次才止住了身形。

  周泽站在原地,一只手托住了自己的下巴,只听得“嘎吱嘎吱”的声响,脖子才重新活动开了。

  那边的陈警官则是缓缓地站起,一根根红色的丝线从医院位置勾连出来,一直连系在她的身上,刚刚身上出现的一些创口,在短时间内居然完全复原了。

  老头儿的肉身已经被海神和周泽的联手给彻底重创了,导致老头儿不得已操控了陈警官出来应战,与之相对应的,这座医院,也从一定程度上来讲,被老头儿过度给了陈警官。

  陈警官一只胳膊扬起,

  身体左右轻侧摇摆,

  脚下再度开始了奔跑。

  周泽双臂下垂,两颗獠牙在唇边若隐若现,也开始奔跑起来,径直怼了上去!

  两个完全靠肉身近身搏杀的存在,

  交手起来,

  毫无花哨,

  就是拳拳到肉的往死里摩擦,

  没什么法诀、手印、阵法,

  就是看谁的肉身更狠,看谁的力量更大!

  “砰!”

  双方又再度对撞到了一起,两个人都把自己的身子当作了一件兵器,毫不怜惜!

  陈警官双手举起,

  准备抢先发动攻势,

  但周泽身体一弯,

  抱住了陈警官的身子。

  “轰!轰!轰!!!!!”

  陈警官的拳头一次次地砸在了周泽的后背位置,

  打得周泽身子一颤一颤,

  那震耳欲聋的闷响轰鸣当真是吓人无比,

  但周泽却一点都不在意,

  “吼!”

  一声怒吼之下,

  周泽强行把陈警官压在了身下,

  而后,

  开始了更快地奔跑!

  “轰!轰!轰!轰!轰!!!!!!”

  宛若推土机的扛推,

  陈警官的身子被周泽按在地上,

  一阵迅猛摩擦!

  而且冲向的方向,

  正是医院大楼!

  地上,

  已经出现了一条深深的沟壑,陈警官脸上却一直没露出其他的神采,医院里,依旧有血线在不停地联系着她,大楼内的那口钟声,响动得频率越发的吓人。

  “嘎吱!”

  终于,

  陈警官的一只脚死死地扣住了地面,

  身形瞬间笔挺了起来。

  周泽这次没能压得住她被她弹起。

  随后是陈警官的一拳砸来,

  “砰!”

  周泽被抽飞了出去,

  落地时单手先着地,

  而后单膝跪在地上滑行了很长一段距离。

  陈警官身子一阵摇摆,

  依旧不喜不悲,

  其身上的衣服,早就在刚才周泽的摩擦之中彻底地毁掉,当她站起来时,剩余的部分残破衣服更是直接滑落,露出了里面的身子。

  只是,

  在这个时候,

  没人会去在意这种细节,

  陈警官依旧笔直地站着,像是一支倒插在那里的钢笔。

  周泽身上则是显得狼狈得多了,

  恐怖的伤口随处可见,

  一些位置上,更有骨骼被砸错位从皮肉里凸显出现的狰狞,

  但事实上,

  两次交手,

  周泽其实是占据上风的一方,

  往往能够在一击之下迅速占据优势,

  然而,

  这抵不住此消彼长的强行拉拽,

  可以说,

  这场对决,

  对于周泽来说,

  相当的不公平。

  自己再拼,自己再狠,

  当你面对的对手在作弊无限续费时,

  你一次次的攻势也只能沦为颓然和无力。

  周泽的目光瞥向了边上的那个老头儿,

  老头儿已经很久不说话了,

  他跪在那里,

  满口的血沫子,嘴唇嗫嚅着;

  从其胸口那道伤口位置不断流出的鲜血,

  已经覆盖了他脚下的一大片区域,

  伤口有僵尸的煞气和海神的毒液,

  根本就无法愈合,

  只能不停地被“伤害”下去。

  他是在控制着陈警官没错,

  但这也无法改变自己已经快要油尽灯枯的尴尬局面。

  事实上,

  如果不是陈警官恰好躺在这里,

  以之前海神的算计和手腕,加上周泽的完美配合,真的已经可以给这次的事情落下帷幕了。

  但人算不如天算,

  包括老头儿本人在内的所有人谁都没想到,

  事情会发展到这个局面。

  陈警官举起左手,

  再度冲刺了过来。

  周泽双臂撑开,

  继续刚猛面对,

  直接对着又冲了过去!

  哪怕身上再狼狈,

  哪怕局面对自己再不利,

  也没有后退认输的道理!

  “轰!”

  麻木,

  枯燥,

  却又是真正的激爆!

  双方第三次撞在了一起,

  似乎每一次,

  他们都会下意识地共同地把自己的身子,当作一块大铅球,投掷向自己的敌人。

  陈警官一只手扣住了周泽的胸口,

  另一只手破开了周泽的格挡,

  抓住了周泽的膝盖位置,

  而后猛地抬起!

  这个姿势,

  倒是在摔跤李经常被出现,

  也并非意味着被举起来的那位彻底GG了,

  若是周泽能用自己的手或者双腿锁住陈警官的脖子或者上半身其他位置,倒是还有继续转圜僵持的可能。

  但也不知道是为什么,

  或许是太累了,

  或许是这具身子在先前几次的交锋之中已经破败了不少,

  周老板没能锁住陈警官,

  转而被陈警官狠狠地甩了出去。

  于空中,

  周泽身形忽然强行一转,

  改变了方向,

  径直向着老头儿那儿极速而去!

  这是擒贼先擒王!

  陈警官见状,

  迅速奔跑赶来。

  许清朗面色忽然一变,惊呼道:

  “不好!!!”

  在周泽距离老头儿只有五米的距离时,

  老头儿忽然抬起了自己的头,

  失去眼球的眼窝子里,

  黑黢黢的一片,

  他咧嘴,

  他笑了,

  喃喃道:

  “怎么,才来啊?”

  顷刻间,

  老头儿鲜血覆盖的脚下区域,

  瞬间清晰,

  一道破煞阵法早就隐藏其中,

  是老头儿以自己的鲜血悄然布置下的,

  就是以自己当作诱饵,

  等着周泽“擒贼先擒王”!

  “阵,启!”

  许清朗的一切,都师承自老头儿。

  老许的阵法造诣很高,那么他师傅的阵法,自然就更为恐怖了。

  且古往今来,

  为了对付僵尸以及亡魂一类的阴暗存在,

  佛道两家先祖不知道研制出了多少专门针对的阵法。

  周泽刚入其中,

  一股玄奥的牵扯之力以极为迅猛的姿态爆发出来,

  周泽体内的煞气更是因此被直接洞穿。

  一时间,

  周泽意识中一阵天旋地转!

  身后,

  隐约感到了一缕恐怖的杀机,

  周泽没有继续向前,

  而是用尽体内的气力蹬地,

  十根指甲向前一挥,

  强行系列了阵法,

  向侧面脱离了出去,堪堪避开了从后赶来的陈警官的冲撞。

  但刚一离开阵法,

  周泽就觉得一阵无力,

  “噗通”一声,

  跪伏在了地上,

  胸口不停地起伏着,

  眼眸里的白色也开始慢慢褪去,逐渐露出了瞳孔本来的黑色。

  “呵呵,哈哈哈哈…………”老头儿大笑着,“还是我赢了,我赢了,我赢…………”

  “噗哧!”

  老头儿的笑声戛然而止,

  因为陈警官来到了他的身边,

  一只手抓住了他的天灵盖,

  一扭,

  一拉,

  一拽,

  头,

  断了!

  ………………

  距离第二名只差两千票了,今天是双倍月票的最后一天,也就是只差一千票而已,

  兄弟姐们,

  帮龙,

  把他给爆了爆了爆了!!!

  先拿回第二,

  再慢慢刚第一!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