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七百零七章 你是旺财啊!

第七百零七章 你是旺财啊!

  看见前面的那座喷泉了么,

  此时的老头儿,在脑袋被取下来之后,

  也很像一个微小型喷泉。

  只是可能是因为之前流血流得实在是有点多了吧,

  导致他并没有像喷泉那般迅勇喷勃,

  而是和小孩童滋尿一样,

  “吧唧”“吧唧”“吧唧”……

  一股接着一股,

  一段续着一段,

  哄一下,吹一下口哨,彪一下。

  陈警官就站在他身边,手里还提着他的头。

  若是此时有摄影师在这里拍张照,绝对能捕捉到最为精美的画面。

  一个光着身子的女人,

  一个没有头的老者,

  鲜血,

  黑暗,

  加上医院的背景,

  带着一种令人窒息的美感。

  是啊,

  正如老头儿自己之前所说的那样,

  他只是一个泼皮破落户,

  哪怕再能折腾,

  再能蹦跶,

  和肉食者之间,其实还是有着很大很大的差距。

  獬豸作为上古存在至今的法兽,又怎么可能这么轻轻松松地被控制住?

  成为你的牵线木偶?

  谛听在下面一个偶然感应,也能直接隔空切断老头儿的那些线,让老头儿之前的所有布局和自信都付诸东流,不得不被迫变成了这种面对面地简单原始厮杀。

  獬豸比谛听能差了?

  怎么可能这么容易被料理?

  再怎么说,它也是和赢勾一个年代的存在。

  陈警官眼眸神采正在慢慢地褪去,只是在这个时候,她的眼眸里还是带着不敢置信和愤怒。

  至少目前,这还是老头儿的眼神。

  “你在拿我做筏!你在拿我做筏!”

  被陈警官抓在手里的头颅开口沙哑地喊道。

  他很愤怒,他很不甘!

  他本该是人间的一股“清流”,想当初第一次来书屋时,在分身数个的前提下,几乎差点把书屋团灭!

  他强大,他优秀,无论他再偏激,再自私,你也无法去抹杀掉他的那些让人忌惮的特质。

  但这本就不是一个公平的游戏,

  本就不是一个对等的对决,

  第一次来书屋,

  他是被赢勾打爆捶死,

  第二次来,他比第一次更优秀;

  结果先被谛听将军,又被獬豸反制,

  他所面对的对手,

  实在是太可怕了,

  哪怕他使劲地去跳跃,也无法去企及这些人的高度,甚至连他们的脚趾,都没能够得着。

  陈警官的目光开始慢慢褪去,取而代之的,则是一抹冰冷的红。

  红光开始逐渐取代一切,

  到最后,

  彻底将一双眸子完全覆盖。

  在其身后,

  獬豸独角兽一样的伟岸影子慢慢地显现出来,

  真正的法兽之威,

  让人震慑!

  它就是法,法就是它,

  别人活在香火里,

  而它,

  则是存在于法度之中。

  陈警官闭上了眼,再缓缓睁开,面色依旧平静,但却真的像是彻底变了一个人一样,硬是要描述的话,应该是比之前多了一些“人”的感觉。

  你能感觉到她的个体意识,能感知到她的性格存在,不再仅仅是那一具被操控的木偶人。

  它的手指开始发力,

  “砰!”

  手中的头颅开始龟裂,

  内部不断地发出破碎的声响。

  但并没有像是西瓜一样直接炸裂开,而是被那密密麻麻的破损裂痕给覆盖住。

  鲜红的液体开始流淌出来,

  这不是老头儿自己本人的血,

  而像是一种蜜蜡,用以封存东西封闭缝隙,

  老头儿的整个脸上,都被条条杠杠的血色给完全遮盖住,看起来像是一件精致的瓷器艺术品。

  同时,一道道血线从医院里扩散出去,将这块区域给完全包裹,隔绝了外面的莺莺等人,也隔绝了来自外面的一切“感知”,包括,这头顶上的“天”。

  此举,是不想让老头儿直接死,

  把他打成了残血之后,还禁锢着他,打算等之后腾出手来后,再慢慢地炮烙。

  小萝莉当初也曾听说过老头儿的威名,他每次都是隔一段时间出现,消失后,又再出现,周而复始。

  但这并不是意味着他真的可以无拘无束,

  他的自由自在,

  是建立在真正的强者和高层无视他的原因上。

  做完了这些,

  陈警官的目光转向了周泽。

  周泽还单膝跪在地上,手掌不停地在颤抖着,眼眸里的白色已经在褪去,但周泽仍然在强行支撑着。

  在胸口位置,

  周泽那里明明没有伤口,

  但是僵尸煞气依旧在不停地挥发出来,这是被阵法伤到的原因,体内的煞气已经被洞穿,而煞气,才是僵尸真正的立身根本。

  “你认识我?”

  陈警官开口道。

  同时,

  她在慢慢地走向了周泽,

  宛若一个女王,

  在俯瞰着自己脚下的奴隶。

  周泽咬着牙,还在挣扎,他想站起来,但身子现在却一直在颤抖,体内的气力也在不断的下滑,这种感觉,很难受,也很憋屈。

  如同你明明有一架性能很好的飞机,

  却没有燃料让它飞起来。

  “你……认识我吧。”

  陈警官走到了周泽面前,

  周泽甚至可以看见对方那一双洁净的脚丫子。

  没有涂指甲油,显得很干净,哪怕是一番对战之后,她的身上除了一些伤痕以外,并没有其余的污渍。

  “呵,你认识我。”

  第三遍了,

  陈警官一只手抓住了周泽的脖子,

  将周泽举了起来。

  周泽眼眸里的白色显得很杂乱。

  “看来,我要找的人,应该就是你了。”

  在这个通城,

  在这个地方,

  能伤害到她分身的,

  真的只有周泽了。

  可能之前的周泽并没有表现出来那么恐怖的实力,

  但是在刚刚面对老头儿时,

  周泽所展现出的力量,

  已经足够了。

  虽说,这并不是当初周泽杀死她分身的真正力量。

  “呵呵。”

  陈警官伸手,在周泽脸上抚摸着。

  周泽眼里的白色在此时完全褪去,露出了他本来的瞳孔。

  “你的手,拿开。”

  周泽开口道。

  “哦?”

  “你的手,拿开。”

  “我要是不呢?”

  陈警官的手轻轻地在周泽脸上继续抚摸着,

  它似乎很享受这种感觉。

  看来,

  老头儿有一点说得没错,

  高位者只是站得高,但他们也会装瞎,也会有这种各种和普通人相类似的兴趣和思想。

  比如,

  享受这种作为胜利者的余韵,

  他们并没有真正地脱离所谓的低级趣味。

  “我很好奇,你为什么要灭了我在通城的分身?你知道我是谁么?

  还是,

  是谁命令你做这个事的?”

  陈警官没有直接杀周泽的原因,还有一点,那就是它认为自己是“至高无上”的存在,所以它不认为普通人会随随便便地挑衅自己,它要寻根究底,它要一网打尽。

  “命令?”

  周泽咧开嘴笑了。

  “你的煞气已经被打散了,身子也伤了,在这个时候了,以我的生命视角来看,低头,并不算丢人。”

  “哦,是么?”

  “是的,没有什么,比生命的存续更重要的了,这是我这无数年来,总结出的道理。

  所以,

  说吧,

  把你知道的,都说出来,

  是谁命令你做这件事的?

  我分身无数,损失一具分身并不算是很大的损失,我更在乎的,是我的威严是否被冒犯了。”

  说着,

  陈警官看了一眼旁边那个被自己刚刚蜡封住的老头儿头颅,

  “我本来不想和他认真的,但他居然妄图操控我,一个卑贱的渣滓,一个破烂的余波,竟然敢妄图操控伟大的我!

  他,

  该死!”

  “你是法兽。”周泽道。

  “嗯?”

  “居然说你总结出了,没什么比活着更重要的道理。”

  “怎么了?”

  “你是法兽。”

  “……”

  “你是法兽。”

  “……”

  “你他妈是法兽啊!”

  周泽眼里的白色再度浮现,

  “呵呵,他是个渣滓混账玩意儿,但有一点他说的没错,你就是在装瞎!”

  陈警官微微皱眉,似乎很不耐周泽的挑衅和讽刺,手指刚准备发力,

  但周泽身体一下子绷紧,双手猛地抓住了陈警官的手腕,

  低下头,

  獠牙显露,

  直接刺了进去!

  陈警官伸脚,

  直接踹中了周泽的腹部。

  “砰!”

  周泽整个人倒飞了出去,

  落在地上一连串地翻滚。

  白色,还在覆盖着眼眸,但周泽的身子,却在不停地抽搐着。

  陈警官又一次慢慢地走了过来;

  “我的耐心,很差的,我为什么还留着那颗头,也是因为这个家伙虽然很臭,但这里布置出来的结界,却很不错。

  虽然隔绝了我和本尊的联系与感知,

  却能让我在这里更自由一些,做事情事,没必要那么拘束。

  但我的时间,却依旧不会有很多。”

  “砰!”

  陈警官又是一脚踹过去。

  周泽再度被踹飞,

  落在地上后,周泽发出了一声闷哼。

  他和老头儿拼了个你死我活,

  两败俱伤,

  现在却被眼前的这位,捡了便宜。

  “你还在执拗什么?你还在坚持什么?

  把你该说的赶紧说出来,

  等待我的裁决。

  你是知道的,

  我是谁,

  也清楚的,

  我们之间的差距,

  对吧?”

  周泽很艰难地抬起头,

  嘴角带着一抹戏谑的笑容,

  没有畏惧,没有彷徨,也没有失措和茫然,

  只是盯着陈警官,

  开口道:

  “我当然知道你是谁啊。”

  “既然知道,你就应该懂得…………”

  “你是旺财啊!”

  “…………”陈警官!

  ————————

  距离第二就差一千票了,也就是只差五百张月票!

  就差一步了,

  就差一步了,

  把第二爆掉!

  :。: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