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七百零九章 愤怒的铁憨憨!

第七百零九章 愤怒的铁憨憨!

  陈警官的拳头再度举起来,

  她也是有些累了,

  两个都是肉身无比强悍的存在,

  一番厮杀,

  都毫无美感。

  武侠里的一剑封喉,在这里并没有出现,他们更像是两只未开化的野兽,做着最为原始的搏杀。

  甚至是当一方失去战力时,

  另一方想要杀死他,还得花费这么多的功夫。

  这感觉,如同两位成名已久的武林宗师在万众瞩目中上台比武,结果互相祭出了王八拳。

  但这一切,

  也该结束了。

  这一拳,

  陈警官静下了心神,

  手指攥紧,

  而后,

  砸了下去!

  “吧嗒!”

  然而,刚刚习惯性出现的“砰”没有响起,那种大地都在震颤的威势也没有再发生。

  周泽还剩下的一只手抬起,

  接住了陈警官的这一拳。

  他居然还有力气!

  陈警官都有些服了,到了这个地步了,居然还在挣扎么?

  “你都让我有些佩服了。”

  陈警官笑道。

  “呵…………呵…………”

  下一刻,

  陈警官的脸色忽然一变,

  因为她发现自己的手根本就没办法挣脱周泽的掌握,

  无论自己向那个方向发力,都是一样,对方的手像是一只巨大的钳子,死死地把自己给禁锢住了!

  怎么回事!

  到底是怎么回事!

  陈警官赤红色的眼眸里,终于出现了波澜,千年的王八万年的龟,活了这么久的岁月了,智商自然不可能低。

  “哗啦!”

  陈警官的手被向下一拽,

  周泽躺在地上的身子猛地坐起,

  这一切,

  都来得太过于突然,

  陈警官只觉得一股恐怖的力道倾轧了下来,

  自己的身子不由自主地被带着向下靠去。

  而周泽坐起时,肩膀直接撞在了陈警官的胸口位置。

  “砰!”

  在这个时候,无论是陈警官还是其他人,其实都来不及去注意到那胸前的高耸被瞬间压瘪得过程了,

  因为陈警官整个人已经被撞得倒飞了出去,

  落地时,整个人的身子还在地上不停地摩擦着,一路滑行了数十米才停了下来。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出来混的,总是要还的。

  之前陈警官把周泽抽飞来抽飞去的,

  现在,

  轮到周泽把这笔帐收回来了。

  周老板的本就是个睚眦必报的性格,从不标榜心胸开朗,能眼下报仇绝不拖到晚饭后。

  而那一位的脾气,

  就更不用说了,

  脾气性格更是炸裂。

  打狗,

  还得看主人呢?

  何况是外来的狗,

  来咬我家的狗?

  陈警官落地后迅速抬起头,看着前方坐着的周泽,眼里满是骇然。

  刚刚的感觉,刚刚的举重若轻,刚刚的气势,

  不可能的,

  他怎么可能忽然有这种变化?

  难道是他之前一直在隐藏?

  但他隐藏的目的是什么?

  难道仅仅是想要给自己舒舒服服地打一顿然后他自己也就舒服了么?

  其实,

  陈警官心里也闪现出了一种很奇怪的感觉,

  仿佛这一幕,

  好像有些似曾相识。

  但记忆被尘封得太久太久了,已经很难再在短时间内追寻到,而且,那又不是什么美好且值得没事做拿出来回忆的东西。

  周泽坐在那里,

  伸手,

  摸了摸自己的脸。

  半边脸已经塌了,

  老实说,

  现在的周泽看起来很狰狞,

  而随后,

  他将脸上挂着的那已经近乎脱离一大半的皮肉给撕下来的一幕,

  则是让人直接头皮发麻!

  撕下来之后,

  周泽还犹豫了一下,

  把自己的皮肉放在眼前,

  似乎是在犹豫到底吃不吃掉他,

  人们常说吃啥补啥,

  那么也就是似乎没啥比吃自己身上的肉更补的了吧?

  但周泽脸上随即又露出了嫌弃之色,

  把这块肉向陈警官那儿随意地甩去。

  “啪!”

  陈警官低下头,

  看着自己脚下的那块碎肉,

  有些不能理解。

  一直到周泽嘴里又发出了“咋咋咋咋”的声音,

  对陈警官勾了勾指头后,

  随即又指了指那快肉,

  陈警官脑子忽然就炸开了,

  愤怒的情绪瞬间填满整个心胸,

  他,

  他,

  他居然,

  在喂狗!

  獬豸的逆鳞,在今天,被同一个人,撩拨了两次!

  最痛苦最屈辱的回忆,在短时间内,被反复地撕开!

  佛祖曾割肉喂鹰,

  而今,

  周泽撕肉喂狗。

  “你今天,死定了。”

  陈警官抬起头,看向了周围的结界,她不傻,她刚刚清晰地感知到了,周泽体内莫名地又出现了一股可怕的力量,而就是那一股力量在先前接下了自己的拳头将自己用肩膀撞开。

  但她是獬豸,

  她还有本尊!

  放眼阴阳,

  当今天下,

  谁敢真的拍胸脯保证说能够承受得起法兽的滔天怒火?

  周泽笑了,

  因为脸部受伤严重的原因,这笑容看起来很是诡异,皮肉无法完全覆盖住头骨,那白色的骨骼随着笑容若隐若现。

  “旺财,吃啊。”

  声音有些沙,

  发音也有些不标准,

  但那种调侃逗弄的语气,

  却完完全全地展现了出来。

  “你,找死!”

  “叫,再叫几声,旺财,你知道么,你叫得真好听。”

  周泽默默地用一只手撑着地面,

  有些艰难吃力地站了起来,

  身子有些摇晃,

  仿佛一个沉睡了很久的人,第一次起床,整个人都有些不习惯了。

  对空气,对阳光,对环境,包括,对这具身体。

  “尤其是你现在还没穿衣服,叫起来就更有感觉了。”

  站起身后,

  周泽的身子似乎有些失去了平衡,

  开始左摇右摆,

  仿佛喝醉了酒一样,

  他想找个东西靠一下,

  但这里是医院的小广场,

  四周空荡荡的,因为之前战斗的影响和破坏,除了坑还是坑。

  在周泽身子快要倒下的时候,

  陈警官动了,

  她双腿猛地蹬地,

  整个人如同出了炮膛的炸弹,

  撞向了周泽。

  来势之快,让人惊愕,空气中似乎还发出了焦烟的味道。

  周泽似乎是愣了一下,

  身子一侧,而后单手一按。

  电光火石之间,

  不光是躲避开了陈警官的冲撞,

  还抓住了陈警官的肩膀,

  而后,

  “轰!”

  一声巨响,

  陈警官双腿陷入了水泥地之中,

  整个人看起来就矮小了下去,

  周泽则是一只手撑在陈警官的肩膀上,稳定住了身形。

  “旺财,你真好。”

  “吼!”

  陈警官双臂张开,身上的独角兽影子愤怒发狂,双脚直接从地下踩出,企图抓住周泽的身子,她成功了,她抓住了周泽仅剩的一条手臂。

  然而,

  当陈警官准备发力时,

  周泽目光忽然一凝,

  喉咙里发出了一声颤音,

  一道炙热的白气从残破的嘴巴里喷吐而出,

  宛若凶兽苏醒。

  正在发力的陈警官只感觉自己身下一轻,

  自己整个人竟然被周泽举了起来。

  “来啊,我们继续玩!”

  “砰!”

  周泽将陈警官狠狠地摔在了地上。

  “砰!”

  “可笑!”

  “砰!”

  “荒谬!”

  “砰!”

  “自不量力!”

  “砰!”

  “罪大恶极!”

  “砰!”

  “你松不松手?”

  “砰!”

  “还不松手么?”

  “砰!”

  “来,你继续抓着啊!”

  一切的一切,仿佛是先前一幕的回放,只不过二者的角色来了一次互换。

  敢打我的人,

  很爽是吧?

  很爽是吧?

  反了天了你!

  陈警官不是不想松手,

  而是周泽的手臂肌肉位置,似乎出现了一股可怕的吸扯力,竟然将其双手给死死地锁住。

  论打架,

  论用肉身打架,

  比经验?

  比战术?

  你得分和谁比!

  当年一统幽冥之海时,赢勾自己都不清楚到底灭杀了多少魔神,

  更何况上古黄帝和九黎争夺天下,

  赢勾可是先锋大将,立功无数。

  最后会被“狡兔死走狗烹”,性格原因和不跪黄帝不可能是主因。

  事实上,

  历朝历代能够有资格被“飞鸟尽良弓藏”,能享受这种待遇的人,真的不多。

  这也可以看作是一种荣耀,一种证明!

  来啊,

  打啊!

  周泽手臂一甩,

  而后一脚踹了出去,

  “砰!”

  陈警官整个人被踹飞,

  再度摔在了地上,

  但这次的力道极为恐怖,

  落地时并没有滑行多远,

  而是直接在身下砸出了一个巨坑,连旁边的医院大楼也因此开始摇晃起来,似乎地基受到了严重影响。

  陈警官躺在坑里,

  上半身和下半身,似乎被截断了一样,那一脚,蕴藏的力量对她的身体造成了严重的影响。

  但哪怕是到现在,

  陈警官还是无法理解,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到底是怎么了!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

  为什么?

  当尘土慢慢消散之后,

  周泽的身子还是站在那里不停地摇晃着,

  他最后没办法,

  踉踉跄跄地坐了下来,

  目光在自己身上扫视着,像是在检查自己的身体。

  陈警官躺在坑里,周泽也没直接上来继续踩,一切的一切,仿佛先前的重演。

  直接杀了你,

  似乎太无聊了,

  既然大家都自我感觉良好,

  当一回死于话多的反派体验一下,又如何?

  比比谁命硬?

  比就比呗。

  周泽的情绪忽然产生了极大的波动,

  一股怒火忽然升腾了起来,

  其身后,

  赫然出现了一道虚影,

  很模糊,

  但对于躺在坑洞里的陈警官来说,

  却如遭电击!

  “你!你!你!你是………………”

  周泽压根就没看陈警官,

  他的怒火完全在自己身上,

  因为他发现了一件让他很愤怒很不能理解也是很无法接受的一件事:

  “混账!

  放着我的东西不学,你居然去学那个家伙!”

  ………………

  现在距离第一还差21847张票,

  咱们已经爆掉了第二了,

  现在的目标,

  就是第一!

  可以输,不可以怂!

  龙这个月会争到31号的最后一分钟!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