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七百一十章 大餐!

第七百一十章 大餐!

  酸味,

  是很多人味蕾最爱的味道之一,

  醋,

  也是因此诞生,

  自那之后,

  人们对“酸”的追求,

  也就慢慢演变成了——吃醋。

  此时此刻,

  一股酸涩的味道似乎正在弥漫,

  宛若一大缸镇江香醋被打破了,

  汩汩汩地流了满地,

  醋海翻腾,

  也不过如此了。

  陈警官躺在坑里,因为周泽之前的那一脚,让她的身子受损极大,尤其是脊椎那边,近乎断裂,她很难再继续有什么作为。

  其情形,

  和之前周泽被老头儿用鲜血布置的大阵给洞穿煞气真的很相像。

  而且,

  二人背后,

  其实都站着一个“庞然大物”。

  不过很可惜的是,

  这个结界,

  先前在陈警官看来,是帮助她隐藏了气息,让她得以获得更大的自由度,但是在眼下,却成了她的催命符。

  最憋屈的是,

  因为这结界的存在,

  导致她完全没办法把眼下她刚刚得到的这震惊消息给传递出去!

  他,

  居然没死!

  他,

  竟然没死!

  那个当年打断了自己的一只角,将自己踹出去地狱的人,

  竟然还活着!

  恨,深入骨髓的恨,

  畏,沁入血脉的畏,

  又恨又怕,这可能就是獬豸内心深处,对赢勾的真实情感写照吧。

  当年,它在自己最高光的时候,想要去染指地狱,把属于法度的光辉撒照到地狱之中,让阴阳得以严整。

  但那一次失败之后,

  哪怕是他“陨落”了,

  它都没有再一次踏足地狱。

  陈警官在那里到底在想什么,经历着怎样的内心挣扎,

  周泽这边都没功夫去理会的,

  眼下,

  他正在火起!

  非常非常的大火!

  这种感觉,

  这种感觉,

  这种感觉,

  就像是一个丈夫,为了这个家,辛苦奔波几年,怀揣着喜悦回家推开门时,发现家里有一双男人的拖鞋!

  他是赢勾,

  该死,

  他可是赢勾!

  可恶,

  混账,

  看门狗,

  咸鱼!

  有时候,

  最痛苦的是不是你最恨的人就站在你面前,而你又打不过他。

  而是你最恨的人,

  就在“你自己”。

  你还能怎么办?

  把自己打一顿?

  自己左右互搏?

  正因为是这样,

  赢勾此时真的是气得都要炸了!

  他感觉到了背叛,

  是的,

  背叛!

  短暂的双边沉默之后,

  陈警官动了,她双手支撑着身子,双脚一起发力,挺直了起来之后,只听得骨骼位置传来了一阵“咔嚓咔嚓”的声响,像是被重新接骨了一般,使得自己又站了起来。

  她没有再去冲向周泽,

  而是在站起来之后,

  拼了命地冲向了结界!

  她要打破结界,

  她要把这个消息传递给自己的本尊,

  他既然还活着,

  那他就必须得死!

  必须得死啊!

  因为她能够清楚地看出来,这位哪怕现在还在这里,但他却不是当年的那个他了。

  复仇,

  复仇,

  复仇!

  自上古时期就结下的深仇大恨,历经无数岁月的沉淀,如今已经是比山高,比海深!

  这边陈警官的动静,

  终于引起了周泽的注意。

  他抬起头,

  看向了那边,

  停止了自己和自己生闷气的过程。

  终于,

  在这一刻,

  满腔的怒火,

  似乎终于找到了一个可以宣泄的点!

  就决定是你了,

  旺财!

  周泽依旧坐在地上,

  唯一的手掌一把拍在了地面,

  低喝道:

  “咖……………………………………………………啡!”

  拖了很长的音节,

  因为他真的想改口,

  但很难改,

  但再这么僵持下去,

  人陈警官不说打破结界了,

  直接回到本尊床边叫本尊起床收衣服的时间都够了!

  “轰!”

  五根完全由煞气凝聚而出的铁链从地下突破而出,

  无比粗壮,且又黑又长!

  须臾之间,

  就封死了陈警官的去路,

  在她和结界仅剩下半米不到的距离时,

  周泽堵死了她的希望!

  陈警官回过身,看着身后还坐在那里的周泽,低吼道:

  “你怕了么?”

  不敢让我本尊苏醒,

  你怕了么?

  周泽笑了,

  点点头,

  道:

  “对,我怕了!”

  然后就是,

  “报纸!”

  “轰!”

  一道道黑色的罡风,

  直接砸了下来,

  一次又一次,

  一遍又一遍,

  狠狠地捶打在了陈警官的身上,

  陈警官身形被锁住,

  根本就无法躲避,

  再加上这具分身的特殊性,她只是肉身强悍,却没有施展术法的能力。

  之前和周泽战斗时就是这样,

  最后之所以杀周泽折腾了这么久,也是因为她只能肉搏,没有其他的能力。

  而眼下,

  真的是风水轮流转,

  轮到周泽开挂了!

  你不能用术法,

  我能用啊!

  “轰!”

  “轰!”

  “轰!”

  一连串的狂轰之下,

  地上没有坑了,

  因为整个医院广场就已经成了一个巨大的坑洞,

  旁边一侧的医院大楼墙壁都已经坍塌了下来。

  周泽站起身,

  迈开了步子,

  走向了那坑洞的中央。

  陈警官的身上,依旧被锁链锁着,整个人,都已经血肉模糊了,她匍匐在地上,身体不停地在颤抖着。

  身后的那道影子,

  也已经变得很淡很淡,

  不复之前的嚣张,

  且在周泽一步一步走近时,

  被激发出了埋藏在心底最深层的恐惧,

  竟然开始颤抖起来!

  老实说,

  陈警官确实很美,

  对于獬豸为什么会选一具女性分身的这件事,

  周泽也不是很清楚。

  因为真的就和周泽到现在都不清楚自己刚刚收的那只花狐貂到底是公的还是母的一样,

  当年赢勾只顾着把那个上门呵斥自己尸位素餐要惩罚自己的獬豸给痛扁了一顿,

  把头上的一根角拔了下来做成了酒杯,

  却真的没想过要把獬豸的身子翻开,

  瞅瞅看獬豸到底是雌还是雄。

  不过,

  此时,

  陈警官哪怕之前再好看,

  身材再好,

  经历了这样一番疾风暴雨之后,

  估计哪怕是真爱,也没办法违心地唱出“你在我心里是最美”的歌来了。

  周泽弯下腰,

  狰狞的面容凑到了陈警官的影子旁边,

  咧开嘴,

  露出了牙床和白骨,

  森然地笑着。

  黑影不动了,

  是真的不敢动了,

  它是分身没错,

  但它的思维和情绪以及记忆,

  其实和本尊是一样的,

  所以它继承了本尊对赢勾的真实情感反应!

  “你刚刚说我,怕了?”

  赢勾伸手,

  勾住了这只影子。

  是的,

  徒手抓影!

  而后,

  像是拔草一样,

  慢慢地往外扯动,

  影子开始扭曲和挣扎,

  但它的反抗,

  只能给周泽带来更大的施暴快感。

  “呵呵。”

  陈警官的身体,开始剧烈地抽搐起来,似乎是随着獬豸的被剥离,她的身体也无法再承受住这种伤势,即将崩溃。

  周泽眼里露出了一抹挣扎之色,

  “妇人之仁!”

  似乎是经历了一番很纠结的内心挣扎,

  周泽最终还是弯下腰,

  伸手在陈警官的身上拍了一下,

  而后手掌又拍向了旁边的地面。

  “轰!”

  又是一声巨响传来,

  身边无辜的地面又被削平了一层。

  而陈警官的身体则是不在抖动了,甚至连呼吸都恢复了平稳,身上的伤势重是重,但还是能抢救一下的。

  “你要的这群手下,有什么用?

  都是一群废物,

  你还在乎他们的感受?

  那帮家伙,除了那个老…………”

  周泽打住了话头,

  转而看向了那道影子,

  再度伸手,

  将影子抓了过来,

  往外无情地拔动!

  “咔嚓!”

  影子被拔了出来,

  在周泽掌心位置幻化出了一个独角兽的模样,

  它很想保持自己的形象,

  不怕不怕不怕,

  真的不怕!

  但那种模样,

  一看就是勉强在绷着罢了,其实心底当真是怕得要死!

  很搞笑,

  法兽,

  居然会如此畏惧一个人。

  不过再联想到之前老头儿所说的那般,它居然还找了块红布蒙住了自己的眼,此时的这个情况,其实也就没那么令人意外了。

  “帝尧把你养得太好了,太娇生惯养了你。”

  周泽看着巴掌上的獬豸,像是在和一个手办聊天。

  “帝尧把你推出来,只是装个面子,你当初却当真了,当真就当真了吧,你知道当初我为什么要给你扳断一只角么?”

  獬豸的影子没有回答。

  “一是因为你太烦了,吵到我的瞌睡了。

  二则是因为,你说你既然是法兽,头上留两个角做什么?

  一心一意就好了,

  两个钻头哪有一个钻头更尖锐?”

  说着说着,

  周泽自己都笑了,

  “旺财啊,

  这是我们第二次见面了,

  我说我怎么就醒来了呢,

  之前似乎是吃了不少,但没吃饱。

  但还是靠你,

  我才能补足苏醒前差的那一点点,

  否则,

  我还真的醒不来了。”

  “你刚刚说我怕了,你很高兴是吧?是啊,我怕了,隔壁的旺财长大了,从小奶狗变成了大狼狗了,我也病了,瘸了,瘫了,也不敢打你了,因为我是真的怕你咬我啊。

  但,

  旺财啊,

  你是法兽啊,

  当年,

  那么多人死了,

  我也死了,

  但为什么,

  你就没死呢?

  你是法兽啊,

  你按理说应该是冲在最前面,为你所要的法度第一个牺牲的,但你为什么却没死呢?

  别的不学,

  却偏偏学个装瞎。

  有意思么?”

  说着说着,

  周泽扬起手,

  把拳头往自己嘴里去送,

  獬豸身体开始剧烈的挣扎,它知道自己即将面临什么了!!!

  “乖,别乱动。

  反正都是要被我吃下去,

  你不动我还能整个吞下去,

  你乱动的话,我只能嚼碎你再咽下去了,

  你选哪一个?”

  “…………”獬豸。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