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七百一十二章 野火燎原

第七百一十二章 野火燎原

  醒来时,

  周泽发现自己正躺在床上,

  莺莺在旁边伺候着。

  这一幕,实在是太熟悉了,也太常见了,似乎自己每次受伤昏迷醒来后,睁开眼时,看见的,总是莺莺。

  张了张嘴,

  却发现自己说不出话来,

  这具身子,正在诠释着什么叫“即将散架”。

  尝试了一遍之后,周泽发现自己能做的唯一动作,只是眨眨眼,而且是一只眼。

  “老板,你再休息休息,不急的,不急的。”

  周泽闻言,又闭上了眼。

  又睡了一觉,这一次,没做梦,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等醒来时,窗外,已经彻底黑了。

  莺莺正拿着热毛巾在给周泽擦拭着身体,她知道自家老板的洁癖习惯,哪怕老板受伤没有知觉时,她也依旧会把老板收拾得干干净净的。

  “莺……”

  “嗯?”

  莺莺扭过来,看着周泽,道:

  “老板,你饿了么?”

  周泽摇摇头。

  全身上下,一阵犯酸,很不舒服,不过还是在可以承受的范围之内,且和之前那次醒来不同的是,这一次这具身体,似乎恢复了一些活力。

  许是因为铁憨憨醒来的缘故吧,身体的机能得到了进一步的提升。

  周泽尝试坐起来,

  结果刚刚被后背靠在了床头后,

  只听得“咔嚓”一声脆响,

  胸口位置断裂的骨骼因为这次移动产生了集体位移,

  这酸爽,

  像是有十多个华佗在给你玩儿刮骨疗毒。

  “老板,你不要乱动啊,你躺好,我来动。”

  “嗯……”

  周泽已经没力气反驳了,确实是不敢再动了。

  莺莺小心翼翼地给周泽背后放了两个枕头,调整好角度确认周泽不会滑落后,又把毛巾在热水盆里洗了一遍,继续给周泽擦身子。

  “老板,那颗珠子,我放在那里了,就是发现你时,你手里捏着的那枚。”

  周泽的目光投向了床头柜,那里有一个玻璃瓶子,里头有一颗黑色的珠子,和小孩子玩的弹珠一样的大小。

  有些事情,他有些不记得了,事实上,每次铁憨憨苏醒掌握身体时,周泽基本都陷入了沉睡,而且这次沉睡得更彻底。

  不过,

  既然是自己昏迷后依旧捏在手心里的东西,

  应该是个宝贝吧?

  这也是铁憨憨给自己传递的消息。

  “老张居然也在那家医院里唉,结界破了之后,我才看见老张从医院大楼里跑出来,他先来看了看老板你,然后就把那个女人给抱走送医院了。”

  莺莺说到这里时,特意看向周泽,补充道:

  “老板,要紧么?”

  言外之意,要不要她去医院把那个女人斩草除根。

  在女僵尸的世界里,善恶这种东西早就模糊了,她只在乎周泽的看法和决定。

  周泽微微摇头,

  他相信铁憨憨把该解决的事情都已经解决好了,

  自己暂时也就没必要对着之前的事情去画蛇添足。

  “还有,那些不见的人都回来了,但除了老道和死侍,却都昏迷着,在隔壁药店检查了,说都是重度营养不良。

  小猴子被老道放在房间里亲自照顾,那头小僵尸也被林可放在房间里照顾,甄美丽被死侍安置在菜园那边照料。

  剩下的那三个鬼差,就都在隔壁药店病房里躺着,有芳芳在照顾。“

  周泽点点头,示意自己知道了。

  想来,那些人应该都是被老头儿给封锁在了某个特定空间里,老头儿被解决后,他们自然也就回来了,但也受到了一定的伤害。

  不过,

  只要人没死就好。

  这一次,说实话,书屋的防御还是太弱了一些,明明集结了不少人,却还是让人差点端了整个老巢。

  以后,可不能每次都这样玩儿惊险时速啊,次次都在刀尖上跳舞的话,哪怕运气再好,也总会真的出一次意外的。

  “安律师来电话了,说那边的事情,他安排好了,明天就回来。”

  莺莺继续给周泽汇报着这几天的情况,

  周泽就躺在那儿安安静静地听着。

  等身子擦拭好了之后,莺莺先端起装着毛巾的脸盆,问道:

  “老板,要我搀你下去透透气么?”

  周泽摇摇头,示意不需要,他现在活动,是真的有些不方便。

  可惜猴子现在也昏迷着,如果猴子还在的话,倒是可以弄点泥巴给身上涂抹一下,可以加速一下恢复。

  但现在猴子既然还在昏迷着,你再去取尿的话,好像有点太禽兽了一些。

  莺莺去楼下换了一盆水又上来,

  拿着洗干净的热毛巾,开始给周泽小心翼翼地擦脸。

  “嘶…………”

  “疼了么,老板?”

  莺莺有些关切地问道。

  周泽忽然想到了什么,

  艰难地开口道:

  “镜……镜……子……”

  “精、、、、、子?”

  莺莺愣了一下,

  伸手指了指下面,道:

  “老板,放心吧,人家前几天帮您换衣服时就检查过了,还在的。”

  “…………”周泽。

  莺莺以为周泽放心了,继续给周泽擦脸,为了防止周泽疼,还故意把嘴凑到周泽脸庞,轻轻地吹了吹。

  其实,莺莺的身子正在发生着一些她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变化,许是血脉确实正在进化的原因吧,她已经没以前那么冰了。

  周泽记得刚见到莺莺时,莺莺整个人都是冰的,无论是手脚还是其他地方。

  但在不知不觉间,莺莺坐久了的椅子上,也会留下温暖,比如现在她吹气时,周泽还能感觉到暖呼呼的感觉。

  就是不知道下面,

  到底解冻了没有。

  这个暂时也不方便去问,更不方便去检查,

  当然了,

  最重要的是,

  现在的这具身体情况,

  也不方便去验收。

  不过,

  有一件事周泽可以确定,那就是自己现在的这张脸,应该很富有艺术气息,毕竟曾被陈警官压在身上一顿狠捶。

  自己最近受伤的频率也太高了,周老板记得自己似乎刚从病床上下来没多久,就又得躺了上去。

  还真是生命不息,受伤不止。

  他之前还想拿着镜子欣赏一下,

  现在见莺莺擦拭的面积和自己的感知稍微判断了一下“坍塌”的面积和幅度,

  想想还是算了吧,

  万一自己把自己给吓出抑郁症来,也忒搞笑了。

  等脸上也清理好了后,莺莺开口问道:

  “老板,你是吃点东西还是再休息一会儿?”

  “吃点东西吧。”

  房间门被从外面推开,许清朗走了进来,他抓着拐杖,身上也裹着很多绷带,只是手里还夹着手机,道:

  “我刚点了黄焖鸡米饭。”

  “这个,不营养吧?”莺莺有些不满意。

  “你去买只鸡,炖个汤吧,别把你家老板毒死就好。”

  嘤嘤不说话了。

  好气哦,

  自己在房屋数目上超过了他,

  但忘记了,

  他还会做饭!

  “怎么样,没事儿了吧?”许清朗问周泽。

  周泽摇摇头。

  “呵呵。”

  许清朗笑了笑,目光,看向了放在周泽床头柜位置的那颗珠子,冥冥之中,他有一种感应,他知道那珠子是谁最后留下的。

  “等你和我的伤,再好一些,我们再聊聊接下来的事儿吧。”

  许清朗的意思是,他不想再给那位机会再来一次了。

  周泽点点头。

  “我回去躺着了,我这身子现在也到处都是问题,感觉提前步入老年了。”

  许清朗转身,离开了房门口,回自己房间去了。

  过了大概五分钟的时间,

  有人提着外卖袋子走了上来,

  是老张,

  他敲了敲门,

  莺莺过去把门打开。

  “你们,点的外卖?”

  老张有些诧异地把手中的袋子提过来,

  “刚好在楼下碰见了外卖员,我就接过来了,老许的那一份我刚给他了。”

  莺莺接过了袋子,走到床边,打开盒子准备给老板喂饭。

  周泽坐在床上,看着走进来的老张。

  老张抿了抿嘴唇,道:

  “陈警……

  小陈……

  那个女人,

  没生命危险了。”

  周泽不置可否。

  老张以为周泽在生气,他从周泽嘴里知道了这次的事情后,他也是一时有些消化不了,但他还是没忍心看着陈警官躺在那里自生自灭下去,光着身子不说,还受了这么重的伤。

  其实,

  周泽没对这个生气,没杀陈警官,本就是周泽和赢勾一起的意思,既然没杀,肯定是要救的,无论是周泽还是赢勾,都没兴趣做那种故意不杀她再让她光着身子等死的事儿。

  “那个,那家医院的调查已经开始了,各方面都很重视。

  地方调查组已经进驻调查了,现在那个钟院长和一干副院长以及其他负责人已经被刑拘了。

  央视已经在批评地方监管部门的不作为,故意的漠视好放纵不说,还利用监管手段的落后和模糊地带,客观上已经沦为了XX行为和XX组织的保护伞。”(摘自央视财经评论——小龙按)

  听到这个消息,

  周泽又看了一眼旁边床头柜上的玻璃瓶子以及里头的那颗黑色珠子,

  脑海中不禁浮现出老头儿捂着自己的眼睛跳动的画面。

  “捂住你的眼啊,捂住我的眼……”

  其实,很多的罪恶,在它们刚刚出现,且还很弱小时,如果不装瞎的话,

  它们,

  根本就不可能有那个机会去野火燎原……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