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七百一十三章 麻利地跳吧!

第七百一十三章 麻利地跳吧!

  老头儿,也就是许清朗的那位师傅,他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其实真的很难用简单的话语来形容出来。

  一个人,假设他活到70岁,那么他总共就活了70年,613200小时,36792000分钟。

  用区区几句话概括一个人,往往是不准确的。

  不过,有一点可以确定的是,他很让人讨厌,但同时,他似乎也活得很纯粹。

  但周泽是真的不想再碰到这个家伙了,

  谁知道下一次这家伙到底又会变成什么样子,想出什么花招来?

  这颗珠子,

  应该能给出一些线索吧,

  找到那个老头儿真正的本质,

  而后,

  将其彻底摧毁掉。

  至于他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反正又不用周老板去给他定性,也不用担心什么这种那种的影响,他又不去编历史书,每个字都得反复斟酌。

  站在纯粹个人角度来看,

  老头儿彻底消失,

  才是对周泽来说最好的结局。

  “老板,先把口服液喝了。”

  莺莺把口服液的瓶子送到了周泽嘴边,慢慢地倒了进去,然后,很尴尬的事情出现了,周泽只觉得自己脸上一凉。

  因为自己脸上有一大块区域连皮肉都没有了,白骨露出,所以口服液倒进去时,竟然从侧脸位置渗透了出来。

  “唉……”

  周泽自己也有些哭笑不得了。

  “啊呀!”

  莺莺马上拿纸巾给周泽擦拭。

  “算了,不吃了,也没什么胃口。”

  吃一半,还来不及咽下去,就得从自己脸上漏出来一半,这滋味,简直比养老院里的那些生活不能自理的老人还要可怜。

  至于插食管这个选择,周泽是直接排除了,那其实也很痛苦,说句不好听的,感觉自己就像是封闭养鸡场里的一只只鸡,连转身的空间都没有,每天就吃和喝然后下的鸡蛋再被流水线送走聚集起来。

  他又没到那种万不得已的时候,可不想遭这个罪。

  “老板,要不,我用嘴喂饱你吧?”

  周泽摇摇头,

  “去看看其他人现在怎么样了,回来和我说说。”

  “好的,老板。”

  莺莺起身,帮周泽再检查了一下床铺就离开了房间。

  ……………

  “我说啊,你咋这么头铁捏?”

  “你有什么看不开的?”

  “你又不是人,只是一个猴子,你好好的猴子没事做吃吃香蕉cos一下你的老祖宗大不了再玩玩偷桃,

  过得不幸福么?

  非得自己给自己找罪受;

  啧啧啧,

  你这没良心的东西,

  我都七十出头了,

  也没几年好活了,

  我还巴望着你能给我送终呢,

  逢年过节,还得靠你在坟头上烧点纸钱意思一下,也没白费我养你一遭。

  可你现在这样子,

  逼得我白发人送黄毛人么?”

  老道一边小声地骂着一边把猴子脑袋上的毛巾取下来,在旁边水里洗了一下,挤出水,折叠了一下,又放在了猴子的脑壳上。

  紧接着,

  老道又拿出酒精,给猴子擦拭身子。

  猴子现在不光是营养不良的问题了,它还在高烧不退,一直皱着眉闭着眼,时不时地龇牙咧嘴,很难受的样子。

  但老道清楚,

  它这是有心事儿,这是梦靥了。

  它是灵猴,天生聪慧,但越是聪明的东西它一旦钻了死脑筋进死胡同了,就越是难出来,这种折磨和伤害也就越严重。

  别人只是营养不良,慢慢打着葡萄糖下来,将养将养,等身子恢复了元气,也就好了,但偏偏就是自家这个猴砸……

  老道当真是担心得很。

  “你看开点咧,你看开点咧,都是活了几辈子的猴咧,

  都没我这个小年轻看得通透,

  你这是几辈子一把年纪都活到屁股上去了么?”

  老道唉声叹气着,

  但猴子的状况还是不好。

  这时,

  老道的手机响了,

  他看了一下来电提示,发现是通城的电话号码,上面并没有备注名字。

  “喂。”

  老道接了电话。

  “陆爷爷,是我啊。”

  “额,你是?”

  老道还真的想不到他是谁,

  把手机点了外放,然后查看了一下通话记录,这个号码是第二次打电话给自己,上一次打电话来,是一年前。

  不过,喊自己爷爷的,老道大概也能猜出一些来了。

  他自己又没子女,自然不可能有什么孙子辈儿的了,很多受到自己资助的孩子,会喊自己爷爷。

  “陆爷爷,我啊,我是小光啊,陆爷爷你不记得我了么?”

  小光?

  四哪锅?

  我怎么一点都想不起来?

  “啊,原来是小光啊,爷爷怎么可能不记得你呢。”

  “陆爷爷,我现在不想活了。”

  “哦,那就不活了呗……啊!

  啥,孩子啊,你别干傻事啊,别干傻事啊!”

  “爷爷,我现在很迷茫,真的很迷茫,我现在人站在学校大楼天台上,我想跳下去。”

  “孩子,可千万别想不开啊,生命来之不易,你得对得起你父母啊。”

  “爷爷,我当初之所以报通城的大学,就是想着能和你近一些的,想好好报答你一直以来的资助。

  但我现在真的发现,

  这个社会,真的很不公平,不,实在是毫无公平。

  我家是穷,但我也是个人啊,我也有我自己的尊严,也有我的人格,我以为当我考进大学之后一切都会被改变,但直到今天我才发现,原来一切都没办法改变了,一切早就定格了。”

  “孩子,你到底遇到什么事儿了?你别吓唬我。”

  “爷爷,我想最后见你一面,你能来么?”

  老道拿着手机看了看还躺在床上昏迷不醒的猴砸,

  犹豫了一下,

  道:“孩子,爷爷现在有急事儿,暂时走不开,你有什么事儿,你直接说吧。”

  “看来,我确实是一个无关紧要,是一个多余的人了,呵呵…………”

  手机那边的声音,显得很绝望和凄凉。

  老道揉了揉鼻子,

  把手机放在旁边说着话,一边继续给自己猴砸擦着身子。

  猴砸的身子忽然颤抖了起来,这可把老道吓坏了,马上紧张地看着,抚摸着它的头,一时间连手机那边的情况也顾不得了。

  似乎手机那边也是等待了许久,

  见没消息了,

  手机那边开口道:

  “爷爷,你还在么?”

  小猴子终于平静了下来,

  老道也是长舒一口气,

  呼……

  这才注意到手机,

  回道:

  “在,爷爷我在呢。”

  “爷爷,你喜欢过女孩么?”

  “喜欢,喜欢过。”

  “我也喜欢了一个女孩,我觉得她也喜欢我,我们是很单纯的那种互相喜欢。”

  “嗯,嗯,那挺好,挺好,这有啥想不开的呢?喜欢嘛,就去追求嘛。”

  “但是今天,我遇到了一件令我很难看的事情,我约她一起去自习室,她也来了,旁边还有一个她的朋友,她和她朋友坐下来再聊手机,然后还指着我的手机说,你怎么还用这么老的手机。

  爷爷,我知道这样不对,但我当时真的很想找个缝儿钻下去,我不该把它觉得很丢人,但我那时真的觉得好丢人啊。

  我毕竟还只是一个凡人,真的。”

  “嗯。”

  “我感觉她看我的眼色也变了。”

  “没那么严重,真的没那么严重,俩人如果喜欢的话,和手机有什么关系?”

  “我知道我这个想法是错的,但我真的受不住,我是真的想不开,我忽然觉得自己这辈子活得很没意思,太没意思了。

  爷爷,如果没有你的资助,我走不出大山,也考不上大学,更来不了城里。

  有时候,我也在想,如果我没继续上学,而是出来打工,兴许我的日子,可能还会更开心自由一些。”

  “你这就偏激了,偏激了啊,生活是自己争取来的,你现在哪怕有点条件不好,但以后的日子,还可以靠自己的双手去争取的嘛!”

  老道把猴子额头上的毛巾拿下来,清洗打湿,重新折叠。

  “爷爷,我很感激你,真的,我一直很感激你,是你,让我从山里走出来,见识到了这个世界的繁华。

  但是,爷爷,我又很恨你,也是你,让我知道了,我自己到底有多贫穷。”

  “额…………”

  老道把毛巾重新放在了猴子的额头上,仔细看着猴子的反应。

  “爷爷,我不想活了。”

  “别有这种想法啊。”

  “爷爷,我想跳下去,我觉得,如果跳下去的话,就一了百了了。”

  “孩子,千万别,千万别,这个世界上,没有过不去的坎儿,真的,没有过不去的坎儿。

  你要知道,那些欠了几百万的老赖还能美滋滋地继续活着呢;

  你得多向他们学习学习。”

  “爷爷,我准备跳了。”

  “别啊,万事好商量,好商量!”

  “爷爷,这里好冷啊。”

  “傻孩子,快回宿舍吧,宿舍被窝里不冷。”

  “爷爷,跳下去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吧。”

  “额,不是……”

  “爷爷,我不想死,其实我还不想死。”

  “嗯,对啊,不能死,真的不能死。”

  “爷爷,我想要个最新款的苹果手机。

  有了它,我就可以不死了。”

  老道愣了一下,

  问道:

  “你喜欢吃啥?”

  “什么?”

  “我好给你准备。”

  “爷爷,你答应给我买手机了?”

  电话那头,传来了欣喜的声音。

  “不,是爷爷手机快没电了。”

  “啥?”

  “所以,你赶紧点菜,然后麻利地跳吧,快点儿!”

  :。: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