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七百一十四章 脸呢?

第七百一十四章 脸呢?

  手机那头沉默了,

  老道没再说话,

  他的话已经说得很明白了,

  老子这么一大把年纪了,供你们学费供你们生活费,

  还得供你们玩手机泡妞?

  你们怎么不说跟老子姓呢?干脆来个认祖归宗?

  哪怕当个九千岁,

  也好啊。

  在通城上大学,也没见你来买一袋水果来看看我,现在这样来要挟我,当老子老年痴呆了?

  你跳就跳吧,

  大不了给你做顿好的,

  来书屋时给你践行。

  别人来书店只能吃套餐,

  给你优惠vip待遇,可以点餐,

  你还要咋滴?

  你跳啊,

  你他妈倒是跳啊。

  “嘟……嘟……嘟……”

  手机被挂断了,

  哦,

  那就应该没跳吧,

  没听说谁跳楼之前还得挂断手机的,

  让手机跟着人一起纵身一跃下来,

  然后“啪嗒”一声,

  碎裂的声响,

  想想都挺有画面感的。

  老道继续给猴砸擦拭着身子,他现在也只能做这些,如果猴子现在没出事儿,他可能还会出去看看那个寻死的宝宝,但现在猴砸都躺床上这个样子,他再出去?他有病啊他。

  “小猴子还没醒么?”

  莺莺走进来问道。

  “嗯,还没醒,烧还没退。”

  “放心,它不会烧坏猴脑的。”

  “……”老道。

  “你继续看着吧,情况有变化了打电话通知一下,老板很关心大家。”

  老道点点头,虽说莺莺的精神传达很生硬。

  “老板怎么样了?”

  “老板还好,就是不能吃东西,我再去看看别人。”

  “好,你去忙吧,这里有我看着。”

  转过头,

  老道又看着猴子,埋怨哼起来:

  “你赶紧起来啊,千万不要让我白发人送黄发人啊……”

  “噗哧!”

  莺莺还没走,听到这里忽然笑了出来。

  “咋滴咧?”老道有些疑惑地问道。

  “还好猴子没去染毛做杀马特。”

  “嗯?”

  “否则你就得哭,你赶紧起来啊,千万不要让我白发人送赤橙黄绿青蓝紫发人啊……”

  老道的脸一下子严肃了起来,

  然后,

  绷不住了,

  “哈哈哈哈哈哈!!!!”

  莺莺又去把别人都看了一遍,老实说,最可怜的还是躺在隔壁药店里的郑强他们仨,不过他们虽然还没醒,但身体状况都趋于良好,醒来只是时间问题而已。

  只是这帮鬼差来到这里后,说实话也没帮上什么忙,直接被料理了。

  但仔细想想,自己似乎也没资格用这种想法去想他们,因为包括自己在内,真正在这件事上出了力的,似乎也就是老板和老许两个人。

  莺莺是不知道老道在整件事中所起到的“中流砥柱”的作用的,

  事实上,

  连老道自己本人也不晓得。

  查看了一圈后,莺莺又走回了卧室,老板还靠在床上,看着电视。

  莺莺平时电视看的不是很多,也就偶尔陪着老板一起看看,其余时候不是玩游戏就是在看书。

  今天她决定去找几本菜谱看看,

  总觉得一路走来,

  道阻且长,

  革命尚未成功,自己还需努力。

  电视里,一个男子站在自己家里,面对着一群拿着枪对着自己的人。

  男子本能地举手做投降手势,

  但他体内似乎又有一个声音响起:

  “为什么举手?”

  “投降啊!”

  “为什么投降,丢人!”

  然后男子的手不停地举起放下,

  接下来,

  男子开始“大杀四方”。

  莺莺觉得这个情节有些莫名其妙,

  但老板却看得津津有味,不顾牵扯自己的伤口还笑了起来。

  “这电影好看么?”莺莺走过来问道。

  “还挺有意思。”

  是挺有代入感的。

  看着《毒液》里主角和那位的互动,

  周泽很快就能联想到自己和铁憨憨。

  “那我找时间再自己从头看一遍,老板,需要咖啡么?”

  “不用了。”

  猫屎很贵,喝一半流一半,太糟蹋东西。

  莺莺上了床,靠着周泽跪伏了下来。

  伸出手指,

  在周泽的胸口上轻轻划动,

  打着圈圈儿。

  嗯?

  “怎么了?”

  周泽伸手,把莺莺搂住。

  “老板,人家觉得自己好没用啊,这次,都没能帮上什么忙,只能站在外面看着。

  那个结界起来后,人家不停地捶打着它,但就是捶不破,只能隐约听到里面传来的打架声音和爆炸的声响。”

  明明就在眼前,

  明明真的不远,

  却什么忙都帮不上,

  这种无力感,

  确实让莺莺的心情很失落。

  “有些事儿,是没办法的,这次的事情,有点复杂。”

  其实,

  周泽醒来后也仔细想了一下,

  尽量没有漏过一个细节,

  但还是觉得很多地方有些“雾里看花”,似乎事情的发展不是一条直线,而是一条曲线,到底是谁在这里拨动了琴弦,

  周泽真的是一无所知。

  这种感觉,

  似乎和自己与铁憨憨一起走奈何桥前很相似,

  记得当初铁憨憨说过,

  有人会帮忙开路,

  然后自己就真的从奈何桥走出来了。

  而这一次,

  老头儿的行为方式明显就像是已经悄无声息间把三路的高塔都推掉了,

  结果却又改变了方针,开始秀操作,然后被秀团灭了,反被打出了一波抗推。

  而且,这次的事情,哪怕没有赢勾最后阶段的苏醒,自己如果运气好一点的话,也不见得会输。

  还是自己被老头儿的阵法破了煞气,导致自己失去了大部分的行动能力,最后不得不靠着拼一把的态度去不停地咬和吞咽陈警官的鲜血,希望赌一把,赌从上次吸食了海量尸毒之后,赢勾距离苏醒只差一丢丢了。

  一念至此,

  周泽最多的还是怅然,

  还是自己的操作出了一些纰漏,被老头儿抓住了机会啊。

  “老板,我觉得自己真的好没用,现在都很难帮上你什么了。”

  “有你在我身边,我已经很满足了。”

  这是真心话,不是敷衍,这辈子苏醒不久,莺莺就来到了自己的身边,许是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促成了二人现在的关系,但不得不说,在周泽心里,莺莺的位置真的很重很重。

  人总得有点在乎的东西,也总得找点在乎的人,否则这样子的人生,得多空虚和无聊。

  “下次,也这样吧,我叫你不要出手时,你就不要出手,让我去前面解决。

  如果解决不了,

  或者,

  或者我被解决了,

  你得帮我继续活下去。

  上次说好了的,去孤儿院领养一个孩子,姓‘周’,以后给我烧点纸钱。”

  “其实,老板,当时我是真的想到这个的,但我还是宁愿…………”

  “其实,有时候死很简单,活着反而不容易,你就让我自私一下吧,反正我一向都很自私的,对吧?”

  莺莺想了想,似乎也没想通什么,只是继续把手指放在周泽胸膛位置画圈圈。

  画着画着,

  莺莺发现自家老板胸口位置的两个点,

  石更了。

  咦,

  有趣,

  继续发动攻击!

  周泽抓住了莺莺的手,

  继续道:

  “其实我真的很不想搭理那些事儿,但现在我算是看清楚了,哪怕我躲得再厉害,也终究躲不过去。

  所以这件事,你必须得答应我,咱们不是拍电视剧,没必要整得山无棱天地合才敢与君绝的套路,懂吧?”

  “嗯,我懂了。”

  “嗯,乖,叫一声听一下。”

  “嘤……”

  “叫两声听一下。”

  “嘤嘤……”

  “嘿嘿。”

  “不过,老板,你这次真的好厉害哦,我看见许娘娘被KO了之后,我都觉得一切都完了。

  结果没想到老板你力挽狂澜,结界消失之前,其实人家都没想到会是这样子的一个结局。”

  “其实,都是些跳梁小丑吧。”

  “嗯,是的呢,那些家伙在老板你面前,都是上不得台面的东西。

  所以,我一直很反感安律师他们的那种看法,他们总是认为老板最大的依靠是体内的那位祖……”

  莺莺想了想,

  “祖宗”那个词,还是不想说出口,

  但“小三”似乎也不合适,

  只能道:

  “那个家伙,他们都以为老板你是靠他,但我不这样想,人家一直觉得,老板才是最厉害的。

  不管是那位还是那座泰山什么的,都只是给老板你打下手的角色。”

  “你这个想法很健康阳光,要一直保持下去。”

  “对嘛,你看这一次,那个还没醒来,但老板你还是能变得这么厉害,把他们都解决了,这才是老板你的真本事呢。

  以前,只是自己既然养了狗,干嘛不放狗打架,自己乐得轻松,对吧?”

  周泽并没有告诉莺莺他们,

  赢勾已经苏醒的这件事,

  一来是没机会聊天,大家昏迷的昏迷,受伤的受伤,二来,是这次周泽自己的私心,哪怕是对待自己最亲近的人,保留一张底牌,往往能让自己更有底气一些。

  而这次老头儿的结界,也的确是把赢勾苏醒的这件事,给隐瞒下去了。

  “对,我们家莺莺说什么都对。”

  周泽伸手,在莺莺鼻子上刮了一下。

  莺莺笑得很开心,“所以我才会跟着老板你的啊,因为老板最棒了,跟着老板你,有安全感。”

  “嗯。”

  躺在床上,

  享受着自家女仆真心实意且“不顾实际”的马屁,也是一种很好的享受。

  我孰与城北徐公美?

  君美甚,徐公何能及君也?

  听起来,还是爽歪歪的。

  就在主仆二人你侬我侬时,

  周泽心底忽然传来了一道声音:

  “你…………的…………脸…………呢…………”

  ——————

  从上海回到家两天了,很想直接爆发,但龙还是缓了两天,得把思绪整理一下,不然强行爆发只能冲字数,这样不好。

  现在马上过零点了,这样吧,爆发从零点后开始。

  求月票吧,

  咱月票马上到十万了,

  龙还没体验过一个月的月票有十万的感觉呢。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