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七百一十七章 告你!(第三更!)

第七百一十七章 告你!(第三更!)

  “老板,真的要穿这个么?”

  “给我穿上吧。”

  “哦,好。”

  莺莺拿起旁边黑色的卫衣,给老板穿上,卫衣是大尺码,足足5xl;

  一般来说,这种尺码都是特意给肥佬准备的。

  徐乐的这具身体,不算很高,也就一米八三。

  穿上这件衣服后,周泽整个人几乎都“隐藏”进了衣服里,好在因为本就是长款的原因,也有不少“潮男”喜欢这种穿戴方式,所以倒没有显得不伦不类。

  “老板,这个也要装上么?”

  “装上。”

  “但是会痛唉,我不会装。”

  “靠上就可以了。”

  “真的么?”

  “快点。”

  “哦,好。”

  “嘶…………”

  痛,这是真的痛,莺莺没经验,而且这假肢似乎只注重在装饰美化上了,其余的功能性显得很低。

  但硬塞还是塞上去了,至于痛的话,反正周泽抵抗力强,这阵子连续断胳膊断骨头好多次了。

  说自己习惯了,有点太贱了。

  但至少也算是有些麻木了。

  “呼…………”

  一切准备就绪,

  周泽准备下楼了。

  许是铁憨憨苏醒的原因,这次身体伤势恢复的速度确实比以前要快许多,刚醒来时动一下都疼,不到两天的时间过去,现在已经勉强可以下地活动了。

  一旦可以下地,周泽就忍不住就想下楼去自己最喜欢的沙发位置上去躺一躺下,谁知道这种悠闲的日子还能持续多久?

  唉,抓紧时间活在当下吧。

  拒绝了莺莺的搀扶,周泽自己慢慢下了楼,恰好看见老道坐在吧台后面,有些神不守舍。

  周泽先慢慢挪动到了沙发前,缓缓地坐下,选了一个不会让自己伤势牵引疼痛的姿势,摸索了许久,终于躺了下来。

  一时间,

  只觉得身心舒畅,

  仿佛全身上下的毛孔都得到了舒张,

  又像是完成了一件神圣的仪式,自己整个人都沐浴在了光辉之中。

  莺莺去熨烫报纸和准备茶水了,

  周泽特意说不要咖啡。

  老道还是坐在那里,周泽下来似乎也没看见,一个人朝着店门口在发着呆。

  “老道?”

  周泽喊了一声,

  他总觉得老道有点不正常。

  不会是因为老头儿的事情精神上出现什么问题了吧?

  老道没反应。

  “老道?”

  周泽又喊了一声。

  老道有些木讷地回过头,看向周泽,目光慢慢地聚焦,

  道:

  “老板,你可以下来咧。”

  声音有些沙哑,鼻子红红的,想装作高兴惊喜的样子,但实在是太过于勉强。

  “你怎么了?猴子出事儿了?”

  周泽下意识地想到了猴子,

  我艹,

  猴哥不是挂了吧?

  “猴砸还好,没大碍了,在退烧了,我……我……”

  老道欲言又止。

  就在这时,一辆警车停到了书屋门口,老张带着两个警察一起下来了,俩警察站在外面没进来,老张一个人走了进来。

  老张先对周泽点了点头,见周泽已经能躺在沙发上了,他显得很高兴,但很快又转向了老道所在的方向,快步走了过去,

  问道:

  “老道,你认不认识一个叫孙铁成的人?”

  “孙铁成?”老道眼里露出了一抹茫然之色。

  隐约间,他似乎猜到了老张的来意了,但他是真的不能确定昨晚给自己打电话的那个学生,是不是叫孙铁成。

  因为,

  因为他资助的孩子太多了啊,

  这怎么记得过来?

  “这个学生昨晚跳楼自杀了,我们查了他的通话记录,发现他在死前手机里最后一次通话,是和你。”

  老道身子哆嗦了一下,

  是他,

  果然是他。

  “你喜欢吃啥?”

  “我好给你准备。”

  “不,是爷爷手机快没电了。”

  “所以,你赶紧点菜,然后麻利地跳吧,快点儿!”

  自己当时的话语声不断地在自己脑海中回荡,

  他,他,他,

  他是真的没想到,

  那娃儿真的会跳啊!

  之前,老道心里还有一点点的幻想,现在老张一来,等于石锤了。

  “是和我打电话的。”老道回答道。

  这件事,赖不掉的,而且,既然事情发生了,以老道的性格,在这种事情上,也不会去赖。

  “你们是什么关系?”

  老张问道,随即,似乎是担心自己语气过重了,

  道:

  “放心,这件事和你关系不大的,我只是来问问情况。”

  毕竟大家都是自己人,而且老张也清楚老道的为人,事实上,整个书屋的为人他都清楚,要说书屋里的人会莫名其妙地去害普通人,他老张第一个不信。

  书屋里的人,最容易遭雷劈了。

  在这个前提下,谁敢去乱跳?

  普通人犯个法,可能还存在个能不能逃脱法律制裁的庆幸心理,但老天要打雷,谁能躲得掉么?

  “他是我资助的学生。”

  老张张了张嘴,点点头,继续问道:

  “所以,他是临死前想找你告别的么?”

  按照正常人的思路来看待这件事的话,

  很自然地就会联想到这个原因,

  那个学生可能遭遇了什么挫折或者干脆是有什么心理疾病,准备轻生了,在临死前,打电话给资助自己同时也是自己最景仰感激尊重的那个人,做个告别。

  老道摇摇头,

  几乎是带着哭腔道:

  “他找我要钱买手机,我拒绝了。”

  “…………”老张。

  老道深吸一口气,

  继续道:

  “而且……而且……而且我还催促他赶紧跳,我来给他做饭好上路。”

  老张皱了皱眉,表情有些凝重。

  “老张啊。”

  这时,

  坐在沙发那边的周泽开口喊道,刚刚老张和老道的对话他都听到了。

  “老板?”

  老张看向周泽。

  “那个学生,真的跳楼了?”

  “对,跳楼了,在和老道挂断电话十分钟后吧,因为他跳下去摔死时下面正好有排练完晚会的学生回宿舍经过教学楼,被当场目击了整个跳楼过程。”

  “老道没给钱买手机,所以那货就跳楼了?”

  周泽自己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天底下,

  怎么会有这种奇葩?

  “这件事还没调查清楚,我们正在排查是否有他杀的可能,也在调查死者的关系网和其他的一些情况。”

  “老道啊,你难受个什么劲儿,人是自杀,又不是你杀的,别什么事儿都往自己头上背,都七十多的身子骨了,你能背多少东西?

  你又不是泰山府君,人家能背一座泰山呢,你这身子骨还能背多重?”

  老道资助学生的事儿,周泽是知道的,当初记得还为这件事吵了一架,记得那次是老道受伤,加上直播那边出了问题,钱一时无法周转,结果几个学生家长直接打电话来骂人催钱。

  不过那一次后,老道还是坐着轮椅去把钱汇了过去。

  他一心执拗如此,周泽在旁边看得再气也没有办法。

  毕竟这是人家自己赚的钱,他想怎么花,别人有什么指手画脚的资格?

  “我知,我知。”

  老道点着头。

  但有些事情能想明白是一回事儿,能不能想通跟个没事儿人一样,就真的太难为人了。

  “好,我的问话问完了,书屋有监控吧?”

  老张记得老道在上次装修时,给书屋装了监控。

  “有的,有的。”老道回答道。

  这是要找老道的不在场证明了。

  “嗯,你的情况有些特殊,我们会给你保密的,这件事,我争取不会让它影响到你的生活。”

  如果真的是因为资助人拒绝给你买手机你才跳楼的,

  这个新闻,

  绝对会在社会上引起轩然大波。

  不管舆论偏向哪一方面,

  都会让当事人的生活受到很大的影响。

  哪怕不是出自书屋鬼差的角度,老张身为警察也不希望像老道这样子的人心里再受什么伤害。

  小萝莉这时从楼上走了下来,

  她手里还拿着一捧衣服,应该是小男孩的脏衣服。

  见老张也在这里,似乎是在谈话,她没表现出什么特殊的兴趣,直接去卫生间找洗衣机了。

  莺莺这会儿把刚熨烫好的报纸拿给了周泽,报纸有几份,一份是当地的报纸,其余的都是面向全国的报纸。

  结果,

  放在最上面的本地报纸的首页,

  居然就是“通城大学昨日发生学生跳楼自杀案件!”

  难得,

  纸媒的反应速度能这么快。

  周泽有些腻歪地把报纸给翻合上去,拿起莺莺刚端上来的茶水,然后皱了皱眉,想着自己喝了水后还得让莺莺拿手帕像个婴儿一样擦嘴擦下巴,就不想喝了。

  这时,

  老道的手机响了,

  又是一个未知号码。

  老道接了电话,

  没开公放,

  但电话那头女人的声音哪怕不开公放都已经完全“炸裂”了出来:

  “你个挨千刀的啊,你个天杀的王八蛋啊!

  你为什么不给我们家成子钱,为什么不给啊!

  你资助他上到大学,

  结果忽然不给钱了,

  这是什么道理啊!!!!!!

  现在成子死了,都是你害死的,都是你害死的啊!

  你这混蛋啊,你这没人性的东西,我们家成子才多大啊,才多大啊,现在人没了,人没了啊!

  你等着,

  我要告你,

  我要去法院告你,

  我就不信,这个世上就没有王法了,就没公理了!!!!!!”

  ——————

  下午一觉醒来,发现我们月票榜第一了。

  现在的第二来势汹汹,差距很小很小,

  龙负责爆发,

  投票的事儿就交给大家了,

  如果真的让第二名再爆上来,

  说真的,

  太丢人了!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