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七百一十八章 安律师归来(第四更!)

第七百一十八章 安律师归来(第四更!)

  老道把手机挂断了,

  但女人声嘶力竭地喊声却依旧不绝于耳,

  似乎还在书屋的上空不停地回荡着,

  书屋的氛围,

  一下子降到了冰点,

  一种压抑的氛围,正在慢慢地弥漫开去。

  老道双手捂住自己的脸,

  用力地揉搓着,

  似乎是在强迫自己清醒过来。

  周泽的手指则是在茶几上轻轻地滑动,

  却刻下了一道道纹路。

  老张也是舔了舔嘴唇,

  只是,

  当他的目光扫向周泽时,却不自觉地吓了一跳。

  周泽的眼神,很冷,非常的冷;

  一般来说,

  自家老板在躺在那个靠窗位置的沙发上拿起报纸时,

  是最惬意和最慵懒的时候,

  就像是一只宠物猫,在被按摩着毛发,眼睛都能舒服得眯起来。

  但现在,

  无论是出于以前当刑警的经验还是出于对书屋众人的了解,

  老张清楚,

  自家老板这次是动了杀机。

  常言道,人是会变的。

  老张不清楚是不是因为一系列的事情,促使老板的性格开始发生变化,还是按照安律师当初所说的那样,老板的性格正在和体内那位恐怖存在的性格,正在进行互相影响。

  总之,周泽和他一开始认识时,真的变化很大,变得,越来越杀伐果断了,平时看不出什么来,但真正遇到事儿时那股子戾气,真的是毫不犹豫就爆发了出来。

  周泽手指微微一颤,

  “Biu!”

  一道灰色的闪电瞬间来到了周泽面前茶几上,

  撅着屁屁,

  摇摆,

  摇摆,

  再摇摆。

  花狐貂算是这阵子日子过得最惬意的一个了,其他人要么身上受伤要么心里受伤,但只有它整天除了睡还是睡。

  当然,得先排除掉随时可能被爆鞠的阴影。

  其实,

  之前在医院那边和老头儿以及陈警官交手时,花狐貂是出了力的,但它出力的方式也仅仅是浅尝辄止,并没有真的下死力气卖命。

  周泽那时也没有真的强求它去拼命,因为周泽清楚,花狐貂之所以听自己的命令,是因为它怕疼。

  如果强逼着它去拼命,它被老头儿和陈警官给打了,反正都是疼,反正都要受苦,它会做出怎样的选择?

  估计,

  它很大可能会直接反水吧。

  毕竟,周泽才是它最恨的一个,把自己硬生生地从“冬眠”的地方拖拽出来。

  别看它这么萌,但心眼儿,可小着呢,当时在地洞里,书屋差点被它给全灭。

  “老板。”

  老张马上走到了沙发边,想说什么,却又不知道该怎么说出口。

  毕竟,无论谁遇到这种事儿,都肯定是气的。

  普通人气气也就算了,

  但问题是,

  书屋里普通人真的太少太少了。

  自打许清朗融合了海神一部分之后,已经不能算是真正的普通人了。

  而书屋仅剩的一个单纯活人老道,

  有点像是土木班里的女生一样,

  还是被欺负的那个。

  周泽伸手在花狐貂身上抚摸着,

  尤其是那只类似柯基的屁股,

  手感是真的好,让人爱不释手。

  “有些人,既然想找死,就可以真的去死了。”

  周泽很平静地说道。

  死去的那个学生暂且不论,

  但他的那个妈,

  当真是印证了那句: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这种恶心人的垃圾留在世上做什么,浪费粮食么?

  “老板…………”

  老张觉得自己还是应该阻止一下。

  周泽瞥了老张一眼,笑了笑,道:“能查到地址么?”

  “…………”老张。

  “算了,也不难为你了。”

  周泽抬起头,

  想了想,

  用人之际,

  结果书屋现在能派出去做事儿的人,实在是太少,明明一大帮子人,现在不是伤了就是残了,要么就是有照顾“伤者”的任务。

  “我去吧。”

  小萝莉这时主动走了过来。

  “你家那口子已经醒了么?”

  小萝莉白了周泽一眼,

  但还是点点头。

  “行吧,你去吧,然后你不用出手。”

  说着,

  周泽伸手拍了一下花狐貂的屁股,

  “叽~~~~”

  花狐貂叫了出来。

  “杀个人,没事吧?”

  花狐貂很委屈地回过头,看着周泽。

  过了许久,

  才心不甘情不愿地点点头。

  “老板,不至于的,不至于的,这个…………”

  老张还想继续劝说,

  但周泽似乎浑不在意,也一点都愿意不听的样子。

  “哟呵,这么热闹啊。”

  这时,

  书店门被推开,

  一个穿着西服虽然独臂却依旧难掩风骚的中年男子出现在了门口,

  弯腰,

  鞠躬,

  一派风流,

  面带微笑道:

  “诸位,我回来了。”

  ………………

  安律师是那种,他在的时候,和不在没啥区别,但如果真的不在,就会觉得很不方便的一个人。

  有点像是马桶塞,

  平时搁在那儿你还觉得占地方,

  但要是真出事儿时,

  没他在,

  你总不能亲自拿手掏吧?

  老张像是见到了救星,赶紧把整件事告诉了安律师。

  安律师一边拿着面纸擦拭着老张喷在自己脸上的唾沫一边不住地点头,

  老张今儿在警局食堂吃了炒大蒜,再加上上火,

  所以这口气……

  好不容易听完了,

  安律师马上拍了拍自己的胸脯,

  对周泽道:

  “老板,既然保持了这么久的干净的身子,总不能随随便便地就破了,不管怎么说,哪怕是它去杀人,但总有一份因果会落在咱头上。

  虽然你有那个特殊的鬼差证,哦不,现在是令牌了,但也没必要冒这个风险。

  一个人渣家庭而已,

  把他们整得生不如死,

  真的是再简单不过的事儿了,

  放心,

  这事儿交给我了。”

  周泽不说话了,当然,也没继续坚持自己之前的打算。

  论整人且是对付普通人的手段,周泽还是信得过安律师的脏活儿技术的。

  安律师笑了笑,

  走到了老道面前,

  伸手抓住了老道的肩膀,

  近乎吼道:

  “你怎么就改不掉做好人的毛病呢?

  只顾着自己给钱时舒服有成就感是吧?

  实在不行,你在这个通城中小学大学里,每天支个摊位,或者包一个食堂窗口,弄个免费午餐晚餐什么的活动不也一样的么?

  这年头,

  谁又比谁过得容易了?

  不管哪里的人,家里没病人且有手有脚的前提下,供不起孩子上学,扯蛋呢!”

  老道被说得不住点头,他的心,确实是有些乱了。

  安律师看得有些于心不忍,

  而且,

  他还真不敢往死里把老道给得罪了,

  一个人,

  活在世上,

  绝大部分终其一生,都无法找到一个大腿可以去抱;

  结果,

  他现在有两条!

  而且都是潜龙在渊的格局,

  从龙之臣啊!!!!!!!!

  安律师又拿起纸巾,给老道擦了擦脸,柔声道:

  “放心吧,一切有我呢,我会帮你处理好的,放心,放心。”

  说着,安律师还把老道搂进自己怀里,拍着他的后背,自言自语道:

  “其实,有时候,我真的是把你当作我上辈子的爸爸,他人也很好,和你一样是个老好人。”

  “然后呢?”小萝莉在旁边冷眼问道。

  “然后他被人忽悠得倾家荡产,我一个民国富二代公子哥,本来差点去黄埔的,结果家道中落,被追债的给砍死了。”

  安抚结束,

  安律师看向吧台,

  伸手刚准备说些什么。

  “律师,你的咖啡!”

  莺莺已经把超霸杯咖啡递给了安律师,

  还没忘记上次老板交给自己的“咖啡伴侣”。

  安律师很激动地接过了“超霸杯”,

  对莺莺竖起大拇指,道:

  “莺莺啊,你越来越漂亮了。”

  已经承受过“老板娘”赞美的莺莺,

  不为所动。

  “咕嘟咕嘟咕嘟!!!!!!!”

  混合着“咖啡伴侣”的过期雀巢速溶被安律师一饮而尽,

  像是喝酒一样,

  放下杯子还用手肘擦了擦自己的嘴。

  “咂…………”

  安律师似乎才记起来什么,道:

  “老板,疗养院那边都安排布置好了,新装修的房间很赞,适合去疗养晒太阳度假,你什么时候有空去?”

  “最近吧。”

  “额,这么心急啊,可以可以。”

  安律师眼珠子一转,似乎是猜到了什么,但也不是很确定。

  “先把这件事解决好。”周泽提醒道。

  “放心吧,我先做个布置,整人嘛,得欲扬先抑,这样爽感才高,就像是店里那些书一样,得让人踩脸仇恨值积攒起来,待会儿打起脸来时,才够爽。”

  安律师拿起手机,打了个电话,

  “喂,你们都死了没有?

  没死的话,看看工作群消息,都给老子动起来!

  别的公司现在都在砍年终奖,

  你们是不是想我也砍啊!”

  巴拉巴拉地说了一大通之后,

  安律师晃了晃手机,

  道:

  “等着看好戏吧。”

  说完,

  安律师又勾起老张的肩膀,

  “走,老张,咱们去现场看看。”

  “现在?”

  “对,现在。”

  “你是怀疑什么?”

  “废话,一个先前还想着卖可怜买新苹果手机的智障,

  你告诉我,

  他哪里来的勇气去自杀的?

  不是我瞧不起这种自私的白眼狼,

  你让他们去舔人靴底,他们能比任何人都起劲。

  你让他们去死,

  呵呵,

  他们敢个屁!”

  ………………

  这是第四更,

  晚上还有第五更,

  求月票!!!!!!!!!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