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七百二十章 有鬼

第七百二十章 有鬼

  大学生活是真好啊。

  站在天台上的安律师这般地感慨着,

  已经是夜里了,

  但放眼向下看去,

  依旧人声鼎沸。

  虽说这些年随着大学的不断扩招以及民办的加入,

  大学生是已经越来越不值钱了,

  但能够在人生中获得将近四年的时间,无忧无虑地去自由去放飞自己,本就是一件很珍贵也很奢侈的事情。

  “所以,你为什么要跳楼呢?”

  好好活着,

  不好么?

  还是,

  另有原因?

  安律师从兜里取出了一张符纸,这是许清朗画的符纸,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许清朗为了练习画符,曾画出了许多很低级很鸡肋的半成品。

  这些符纸,基本都做了大放送,毕竟符纸的成本也不低,但卖废纸又不值钱。

  老道像是捡宝似的搜罗了大头,

  安律师当时只是象征性地找了一些自己觉得有意思的符纸收集了起来。

  这张符,用途很简单,一定程度上来说,比鸡肋还鸡肋,就是纯粹地贴自己脑门儿上疯狂压制自己的生气,让自己变成“病人”或者“霉运缠身”的模样。

  请鬼上身时倒是可以用这个,方便给鬼上身创造出一个良好的环境。

  之前勾薪那里倒是有那种黑色的药汁儿,效果比符纸好多了,但上次给老板喝了用完了,没办法,高端的东西用不起,只能勉强拿老许的山寨货来凑凑数了。

  安律师将符贴自个儿脑门上,

  还得控制自己不去反抗,

  跌跌撞撞,

  摇摇晃晃。

  旁边的老张看得一阵心惊肉跳,生怕安律师就这样摔下去了,万一真的稀里糊涂地摔死了,那乐子可就大了。

  安律师倒是没真的摔下去,

  他的眼睛一直眯着向下看着,

  然后,

  下面一切正常。

  安律师咬了咬牙,很无奈,然后看了眼身边的老张,有些不满道:

  “你的同事都走了吧?”

  “都走了啊。”

  “那你也下去吧,别待在这儿。”

  “我?”

  老张指了指自己。

  “你站在这儿飙着浩然正气,什么东西敢出来?”

  “额……好。”

  老张下去了,

  一边下楼还在一边琢磨着浩然正气是什么东西。

  随后,

  安律师才重新站稳了身形,

  重新聚集了精神,

  身子缓缓地又开始摇晃起来,

  而后,

  低头向下探望下去。

  下方的那个布娃娃还在不停地摇摆着,

  但却开始摇摆出了一个诡异的姿势,仿佛不再是它在随风飘摇,而是它在坐着秋千在不停地来回荡着。

  “嘻嘻嘻………………”

  “哈哈哈………………”

  孩童的笑声传来,

  清脆动听,

  而眼前的下方,

  一下子变成了一座酒池肉林,

  无数的美女在其中穿行,

  衣着丁点,春光无限,各种姿势,任君采撷;

  安律师顿觉口干舌燥,

  妈的,

  自己心里头正想这个呢!

  他下意识地抬起脚,

  向下踩去。

  下方,

  脸上带着两撇小胡子的布娃娃脸上露出了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

  不过,很快,它就愣住了,因为它没有看见上面的那个人一脚踩空摔下来,而是打了个一个转儿,又踩了回去。

  “嘶啦!”

  安律师撕下了自己额头上的符纸,

  想拍手,

  却发现自己现在只有一条手臂,

  有些无奈地拍拍自己的大腿,

  “啪啪啪!”

  “兄嘚,终于找到你了!”

  ………………

  老道去照顾猴子去了,他不是一个脆弱的人,他的人生,从诞生伊始到如今的七十出头,走得可不容易。

  心里不舒服终究是不舒服的,不过他还能坚持住,该干嘛就干嘛,也不会把自己整得茶饭不思日渐憔悴。

  把那个女人的电话设置成黑名单之后,那个女人又换手机号打了好几个电话过来,老道只能把手机给关机了,世界也终于清静了。

  TCTV新闻频道开始插播新闻,速度很快,同时,微博上的视频采访开始不断地被炒热,一开始的几个微博,原本评论只有几十个的本地所谓大V,一下子上了热搜的前五。

  网络本就是一个更浮夸的名利场,看似美好,却更为简单轻易地披上了功利的面纱。

  在这里,

  流量可以化作金钱流淌,

  金钱也能燃烧成流量沸腾;

  很快,这个小站视频记者采访大妈的视频开始不断地出现在很多用户的视线之中。

  视频里,

  大妈在学校的学生宿舍里放声嚎哭,

  气息绵延,带着古老的腔调。

  其实,很多地方的女人都是天生的歌唱家,农村白事儿上,那些平时恨不得咒对方早点死的妯娌们,在停灵时有个专门的“哭”的环节。

  周泽一直觉得古人的智慧真是让人高山仰止,

  肯定是因为古代的生活太压抑了,

  所以借着这个机会给大家提供一个可以释放的场所,

  哭得动情,哭得感天动地,宛若一个合唱乐团,此起彼伏,“争奇斗艳”。

  女人在哭声中把事情说清楚了,

  她还是带着点脑子的,

  自私的人,往往不傻,一般都是精致的利己主义者。

  她说自己儿子是被骗来上大学的,家里很穷,穷得揭不开锅的那种,儿子很孝顺,原本想孝敬家里,出去打工,但被一个人骗他说要资助他上大学。

  儿子信了,来到了学校,品学兼优,但那个之前说好要资助他的人,却直接不接电话玩消失了。

  叙述到这里,

  还无法引起观众网友的共鸣,

  所以,

  也不知道是这位大妈自己的聪明,还是旁边那个拍摄视频的记者提醒的结果,

  那个自助者被说成了是一个知名道士,来宣道的,说要代替三清在人间行善,结果拍了照片宣传结束之后,就玩失踪了。还卷走了他通过这次宣传社会上捐赠过来的善款云云。

  这几年,明星骗捐的事儿层出不穷,当事情往这边拐过去之后,网络上当即群情激愤,这已经不是诈捐了,这是骗捐啊!

  视频中,跳楼自杀的学生,被塑造成了一个三好学生,品学兼优,学习刻苦,人见人爱,花见花开,老师同学都竖大拇指。

  而那个资助人,则是狼心狗肺,作秀,诈捐,黑心,不知廉耻。

  孩子上了学之后,发现没人资助,自己的父亲母亲都有重病,虽说视频里,女人哭得中气十足,但人家说她有病,就有病呗。

  没了资助人之后,孩子觉得自己的上学给父母增添了天大的压力,想不开,就自杀了。

  大妈在视频里一边哽咽一边哭诉着,

  号召社会上的好心人帮帮忙,

  她要告学校,

  她也要告那个资助人!

  …………

  周泽刷着手机,一边刷一边在笑,不见丝毫怒气。

  莺莺也看见了这些消息,放下手机,有些奇怪地看着自家老板,问道:

  “老板,你不生气么?”

  周泽摇摇头,“干嘛生气?”

  “啊,额……”

  莺莺嘟了嘟嘴。

  “儿子死了,被学校通知来学校的一个普通大妈,哪里能找来记者给自己拍视频‘伸冤’?

  这个世界上,确实是有好记者有良知的记者,包括我们国内,也有很多伟大的为了向公众揭露真相甚至不顾个人安危的记者。

  但他们毕竟是少数,而且正好在学校里游逛发现了这个素材准备为正义发声?”

  “老板,你的意思是,这是被安排的?”

  “这热搜上去,你知道得花多少钱么?”

  莺莺摇摇头,但还是开口道:“但应该很贵吧。”

  “嗯,应该真的不便宜,她没那么多钱的,也搞不出这种阵仗来。”

  “那视频里说的那些……”

  “还行吧,其实很多地方很牵强附会,能吸引一些没脑子的家伙看了一点就直接为了正义发声,帮忙声讨什么的。

  但里面很多细节和逻辑,经不起推敲的。”

  “是嘛,他们本来就说的是假话嘛,老道人那么好……”

  “这是故意的。”

  周泽打断了莺莺的话。

  莺莺眨了眨眼,

  很显然,

  女僵尸苏醒以来,虽然对这个时代一直在不停地学习和融入着,但是想让她很快领会网络上的一些套路,还是有些为难她了。

  最重要的是,她对世界的认知,很大部分是为了方便自己能一直留在周泽身边伺候为目的的,她对这个社会,对这个人间,对人类,骨子里,其实淡漠得很。

  “一下子锤得太满了,谎话编得太真的话,就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

  只有这种牵强附会一点的,让一部分人得以保持些许清醒的情况下,再把整件事来一个反转,效果才会最好。

  傻子一般不会认为自己是傻子,傻子都会认为自己很聪明;

  所以一旦他们发现自己被骗了,往往会很愤怒,我这么聪明的一个人,居然被你欺骗了,可恶!”

  周泽放下了手机,

  身子往后靠了靠。

  “所以,老板,这是安律师安排的?”

  “应该是吧,人死了不算,还要把人彻底搞臭,老安这次,可是下了血本了啊。”

  “他有钱。”

  “也是。”

  周泽像是想到了什么,提醒莺莺道:

  “这几天晚上注意留意一下,那个白眼狼的照片,你见过的,看看他会不会到咱们书屋来。”

  周泽记得自己以前见过那位戴着“衣冠禽兽”帽子的老师,

  这一次,

  他倒是挺期待那头白眼狼会是怎样的一个形象。

  这时,

  周泽的手机响了,

  是安律师的电话,

  “喂,老板?”

  “是我。”

  “死因查出来了,不是自杀,也不是谋杀;

  这里头,

  有鬼。”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