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七百二十一章 色中恶鬼!

第七百二十一章 色中恶鬼!

  夜晚的风,带着些许凉意,周泽拄着拐杖从车里走了下来,步履有些飘,厚大的黑色卫衣,搭配上骷髅头口罩,看起来像是一个深夜出来的cos爱好者。

  老道从驾驶室出来,马上过来搀扶。

  “老板,你其实可以不用出来的。”

  老道这倒不是虚情假意,是真的关心,老板都这个样子了,还特意出来,还是为了自己的事儿。

  周泽摇摇头,没解释。

  安律师在电话里说了,自杀案件“有鬼”,

  这是真的“有鬼”的意思。

  但安律师又说了,这个东西,他一个人没办法解决得了,作为一个昔日的巡检,他说他对付不了一只鬼,这显然有点太看低阴司的牌面了。

  哪怕老安被剥夺了官身和出身文字,比之冯四儿上来时那般牛气哄哄的模样确实有所不如,但老安的本事,书屋里的人还是信服的。

  只是这次的鬼,有点特殊,有点难抓,安律师没办法,只能向书屋请求了援兵。

  书屋现在“伤兵满营”,

  那三个外地来的鬼差手下,还都躺在药店里继续“思考人生”;

  能出来活动帮忙的话,除了莺莺也就个小萝莉,至于死侍,自己还没养好呢,而且他也不适合去对付“鬼”这种东西。

  按理说,

  安律师应该申请要个小萝莉或者莺莺过来帮忙,但他在电话里直接说如果老板可以的话,可以请老板亲自过来。

  然后说了一大堆好话云云,

  比如如果老板坐镇在这里,一切魑魅魍魉也就只剩下摇尾乞怜的份儿了等等。

  实际上,

  安律师的心思,周泽大概也能猜得出来。

  可能是在自己说了先去四川之后,安律师就感应到了什么,虽然周泽没公开赢勾苏醒的消息,哪怕是当时的当事人莺莺他们也不知道,但安律师对这方面一直是比较敏感的。

  作为曾经阴司的中级干部,办公室政治站队以及察言观色的本事,绝对是过关的。

  周泽来了,还特意带上了老道。

  莺莺和小萝莉被周泽留在了书店里看家同时照顾那几个“病人”。

  这件事,

  既然和老道牵扯上了关系,

  在结束时,他如果能站在旁边做个见证,也算是另外一种的“解铃还须系铃人”吧。

  老道为了书屋,虽说一直感觉他没做什么事儿;

  但你无法否认,

  书屋的很多麻烦,很多对手,

  都是被老道莫名其妙地克死了,也算是另外一种的“御敌于国门之外”吧。

  如果说老张是书屋的政治正确,

  那么老道就是书屋正儿八经的“门神”。

  无限接近因果律武器,

  周泽就差宣布“承诺不率先使用老道“了。

  可能,这是和人的命格有关吧。

  安律师坐在教学楼台阶上,手里拿着那只布娃娃不停地摇晃着,在这深夜的校园里,像是一个怪叔叔。

  外加安律师现在体内“火焰腾腾”,如果不是知道现在自己还有事儿,安律师真想去抚慰一下这些刚刚绽放的祖国花朵。

  见周泽和老道过来了,

  安律师长舒一口气,马上起身走过来。

  “老板,你看看这个。”

  说着,

  安律师把手中的这个带着两撇小胡子的布娃娃交到了周泽手里。

  周泽沉吟了一会儿,

  吐出俩字儿:

  “真丑。”

  “…………”老道。

  安律师在旁边深以为然!

  “上面还残留着鬼气,这是被附身过?”周泽问道。

  “是的,曾经被鬼物附身过,所以有鬼气的残留,而且还自带着一点点的影响。

  这是我站在天台边往下看时发现的,不出意外的话,当时那个叫孙铁柱……”

  “铁成。”

  “哦,铁成宝贝;

  就是站在天台上打电话,被那个鬼附身在这个布娃娃身上勾引迷惑地跳下去的。”

  “所以,那个娃儿,是被鬼害死的?”老道马上问道。

  这是他的一个心结,

  不能说老道迂腐,

  也不能说老道太圣母,

  老道只活一个念头通达,这件事,关系到他日后能否继续通达下去。

  比如那些围观跳楼现场的群众,哪怕在下面不耐烦地一直喊着:

  “快跳啊!”

  “跳不跳啊,我还等着回去给孩子做饭呢!”

  “赶紧跳啊,太阳这么大要大家等多久啊!”

  这时跳楼的人喊了一句:“好,你们让我跳我就跳!”

  而后纵身一跃,

  吧唧,

  死了。

  你看看这些起哄的人晚上回去睡觉时做不做噩梦。

  “那它去哪里了?”

  周泽问的是那个鬼的“本尊”。

  其实,事情到了这一步了,已经算是进入了鬼差的管辖范围。

  阴司于阳间设置鬼差捕头的“站点”,有点像是一个个地方基层派出所,而这种鬼害人的事情,就是当地阴司派出所的责任,且责无旁贷。

  “还在找呢,这玩意儿,有点怪,寻常的鬼害人的话,通常会表现出很深的怨念,隔着大老远就能嗅到了。

  但这个不同,我只能隐约感觉到它似乎就在附近,但是它具体在什么问题,我找不到。”

  “那就慢慢找吧,我就不信了,它能躲到天上去。”

  周泽现在有种刚刚在关外打了蛮族骑兵现在调转回头镇压农民起义军的感觉,

  也是,

  老头儿的事儿刚刚过去没多久,

  再去对付寻常的鬼物,哪怕是现在正在害人的厉鬼,

  也是有点欠缺挑战性了。

  这不是在立Flag,

  在铁憨憨苏醒的今天,

  周老板的信心那可真的是爆棚得无以复加,

  内部程序员玩家,连土豪玩家都能被他当猴子耍,别说那些普通玩家了。

  “怎么找?”

  老道参加活动的积极性很高,他是迫切地希望那只鬼被抓住,然后绳之以法,把这件事给彻底了结的。

  至于舆论新闻上的反转什么的,

  他不是很在意,

  他这个网红,利用网络赚钱的达人,对于网络到底是个什么尿性,自然再清楚不过了。

  而且,

  也不知道是庆幸还是令人无语吧,

  那个跳楼自杀的孙铁成虽说在电话里口口声声地说他是为了报答资助之恩才选择报考通城的大学的,希望距离老道近一点云云。

  但实际上,他没来看过一次老道,自然不晓得老道所在的位置,就连孙铁成她妈,有的,也就是一个手机号,不懂得老道在书店里工作。

  所以,

  不管网上再怎么沸反盈天,

  现实中的书屋其实依旧波澜不惊。

  “这个布娃娃给我,我试着看看能不能感应得到。”

  周泽把布娃娃放在了地上,然后慢慢地坐了下来。

  指甲长出,一团团烟雾开始聚集,而后将指甲刺入了地面。

  很快,

  烟雾开始发散,

  让人很意外的是,

  它居然分散出了十多条线。

  不过,其中有一条线最粗。

  “跟着最粗的走吧。”

  周泽拄着拐杖起来,烟雾自指尖不停地扩散出去,指明着方向,安律师和老道分别站在周泽身体两侧,大家一起往前走。

  等快到了生活区时,

  周泽才回忆起来,这所学校自己好像来过,好像自己那个名义上的小姨子林忆就在这里上学来着。

  自己上次是来干啥的?

  军训?

  猫妖?

  然后,

  让周泽更意外的事情出现了,

  这条最粗的黑线,

  最终引导着周泽等人一步步地走到了学校生活区的一栋女生宿舍楼前。

  而且,这栋楼,还真的是林忆住的那栋楼。

  不可能那么巧的吧?

  “进去么?”

  安律师问道。

  周泽点点头。

  安律师打了个响指,一团粉红色的烟雾将三人一起笼罩,而后大家就在严厉如同护小鸡的母鸡的宿管阿姨眼皮底下,堂而皇之地走入了这栋女生宿舍。

  周泽记得上次来时,还是老张出示了警官证,但的确是没老安这样子来得方便。

  三人一起上楼,

  让周泽心里稍安的是,

  这条黑线不是指向的小姨子所在的寝室。

  老实说,

  周泽真的不想林忆再出什么事儿了,

  她作为鬼差附身然后精神失常的受害者,

  眼下平静的生活才是她最需要的,这些乱七八糟的事儿,不应该再去继续打扰她。

  “宿舍里没人呢。”

  安律师查看了一下说道,

  然后不等周泽吩咐,直接用自己的白骨手打开了宿舍门锁,推开门,走了进去。

  “呕!”

  “咳咳……”

  “我艹!”

  三个大老爷们儿,

  进入这间女生宿舍后,

  没有任何粉红色的想入非非,

  也没有一点一丝的刺激和暧昧,

  反而被这一股子恐怖的恶臭味给熏得差点直接昏厥了过去。

  “啪嗒!”

  安律师把灯打开,

  然后三人一起目瞪口呆,

  宿舍的床上,

  散乱对方的内衣,

  地上,

  床底下,

  到处都是发酸发臭没丢弃的外卖盒子,

  安律师抬起脚,

  他脚底下,居然还带着一个带血的姨妈巾。

  “这是女生宿舍?”

  安律师觉得很难以置信,有种三观崩塌的感觉。

  周泽连续咳嗽着,这个地方,他真的是片刻不想待,但还是克制着不耐,走到衣柜那边,伸手直接把这个衣柜的门被拽开!

  一个全身上下黑漆漆的男子正以一种极为诡异夸张的姿势倒着缩在狭窄无比的衣柜里,

  胸口位置手上,堆满了女式内衣。

  当周泽拽开衣柜门时,

  男子显得很诧异,

  他有些不敢置信地指了指自己的脸,

  道:

  “你……能看见我?”

  ………………

  大家可以看一下起点书评区置顶帖,现在开展了两个活动,月底会进行抽奖,一等奖是手机一部,然后还有许多现金红包奖励。

  :。: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