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七百二十二章 再见小姨子

第七百二十二章 再见小姨子

  老道事先涂抹了加了符水灰烬的牛眼泪,所以这时候也能看见里头的这位。

  这位双脚在上面,脑袋在下面,整个人像是一件大衣被反向折叠塞进去的一样。

  当然了,他不是活人,也就用不着去修炼什么软骨功。

  看着他身上和手里拿着的女士内衣,

  老道都觉得脸色发红,

  他在书屋工作这么久了,每晚来上门的鬼也见了不少,各式各样的都有,

  但这种极端癖好的老哥,

  老道还真是第一次见。

  俗话说得好,

  人死如灯灭,

  就算有哪些执念放不下吧,

  但这种纯粹的yu上的事儿,

  也早就看开了才是,

  毕竟你连肉身都没了,罪恶之根和罪恶之窟,

  也就无从谈起,

  比太监都要清净。

  周泽伸手,把这家伙抓了出来,这家伙也没反抗,就这样被周泽抓举了出来,挂在了手中,摇摇晃晃。

  浑身上下没几两肉,但双手依旧死死地抓着手中的女士内衣。

  “是他做的么?”

  周泽问身边的安律师。

  老实说,

  这家伙虽说一看就不是什么好鸟,

  但也不像是什么罪大恶极的样子,那些杀人的厉鬼周泽也见过不少,只是眼前的这位,身上只有靡靡之气,没什么凶煞的感觉。

  “喂,人是你害死的么?”

  安律师伸手拍了拍男子的脸。

  男子有些茫然,似乎不能理解这是什么意思。

  过了少顷,

  男子才恍然道:

  “我没杀人,我没杀人啊!我真的没杀人,我不杀人的!”

  “你在女生宿舍做什么?”老道问道。

  “我喜欢在这里的啊,这里有那么多漂亮还有味道的内衣,我真的超级喜欢这里的!”

  男子耿着脖子说道。

  他很坦诚,而且,他也很二;

  二得让人觉得,他根本不可能杀人。

  用狼人杀里的话来讲,就是他已经逻辑爆炸愚钝可爱到拿不起一张狼牌……

  “我也就是偶尔晚上,这里的女生睡觉之后,我压在她们身上和她们一起做个梦,她们也是很舒服的,我保证,她们也是很期待的,我保证!”

  周泽摇摇头,

  示意安律师帮忙先抓住他,

  然后,

  周泽指甲在面前画了一个圈儿,

  打开了地狱之门。

  “不!不!不要!求求你,不要!不要啊啊啊啊!!!!!!!”

  男子忽然声嘶力竭地喊道,

  他不想下地狱,

  去了地狱之后,他就没办法再找到类似的美好生活了,他觉得现在很美好,跟在天堂一样。

  周泽没搭理他的哔哔,

  甚至连书屋的程序都没走,

  直接一把攥住对方的头,无视对方的挣扎,丢入了地狱之中,而后手指一握,地狱之门直接消失。

  这种人,

  还是最适合接受地狱的思想生活再教育,

  相信地狱的关怀和温暖,能够帮助他重新找回人生的方向。

  做完了这些,

  周泽片刻没再停留,马上出了这间寝室,老道和安律师也马上出来,三个大男人一起站在门口大口地喘气。

  实在是里头的味道真的是那种难以想象的压抑。

  “我以为女生宿舍都是干干净净透亮的呢。”

  安律师一边深呼吸一边说道。

  “贫道也是这样想的。”老道也附和道。

  “一样米养百样人吧,只能说大部分女生宿舍会比男生宿舍干净,但鸟多了后,什么林子也就有了。”

  周泽站直了身子,继续道:

  “刚刚送下去的家伙明显不是我们要找的目标,我们要找的那家伙,到底在哪里?”

  眼下,

  这件事已经不再是只涉及到老道的事儿了,自己身为通城鬼捕头,缉拿作恶的鬼,本就是职责。

  这时,

  安律师的手机响了,

  安律师接了电话,

  “喂,老张啊,怎么了?你不是走了么,你又回来了?

  有新的发现?

  行,

  等等,我去接你,我们现在在女……

  女生宿舍楼对面的食堂吃夜宵呢,

  嗯,好,你过来吧。”

  挂断了电话,安律师对周泽道:

  “老张说那边又查出了一些线索,他不清楚会不会和案子有关系,他人马上就到。”

  “那我们先下去吧。”周泽道。

  三人一起下了宿舍楼,

  严格的宿管阿姨在粉红色的烟雾面前,毫无反应。

  等出去之后,

  安律师有些意兴阑珊道:

  “本来还幻想过什么时候来女生宿舍找女朋友尝试一下,这次是真的留下阴影了。”

  “女朋友?”老道反问道。

  “女性朋友。”

  安律师瞥了老道一眼,

  “我去那边等一下老张,老板你们先歇着。”

  安律师先去了,

  老道在旁边看了看,道:“老板,你想喝点什么么?”

  “抹茶拿铁吧。”

  “好,贫道去买。”

  老道去对面的奶茶店了。

  周泽在旁边的长椅伤坐了下来,

  这注定是一场猫捉老鼠的游戏,

  周泽并没有把它真的当回事儿,

  抓住它,解决它,也仅仅是时间问题而已。

  要是混到现在,连一个作恶的恶鬼都抓不住,那周泽真的可以找块豆腐撞死了。

  拿出手机,

  随意地翻阅着一些东西,

  这时,

  几个女生从自己面前结伴走过去,

  说说笑笑,

  像是在谈论什么晚会的彩排。

  有一个声音,让周泽很熟悉。

  这么巧?

  隐藏在肥厚的卫衣帽子下的脸,早就被遮挡住了,而且周泽还戴着口罩,比逃犯隐蔽都要深。

  林忆没注意到自己这个名义上的姐夫就坐在这里,大大咧咧地往前走着。

  但林忆身边的一个女生却停下了脚步,拉了拉林忆的手。

  “陈雅,干嘛?”

  陈雅?

  有点耳熟啊。

  周泽开始回忆起来,

  最先回忆出来的,

  是一双丰腴白皙的大长腿,

  带着一种令人气血喷张的香味。

  周泽记起来了,

  似乎自己上次去小姨子宿舍掀开被子认错的那个女生,就叫陈雅。

  “你朋友?”

  陈雅指着周泽说道。

  “什么?”

  林忆有些诧异,弯腰,靠近了周泽。

  “你是?”

  面对这个问题,落荒而逃的话,有点太丢人了,鬼都不怕,还怕活人么?

  只是,

  让周泽有些意外的是,这个叫陈雅的女人,眼力这么尖的么?

  自己都包裹成这个样子了,居然还能被认出来?

  不就是看了一次你的腿么。

  周泽抬起头,看着林忆,没有躲避,只是很平静地道:

  “真巧。”

  “徐乐,你打扮成这个样子…………”

  林忆有些难以接受,

  自己印象中的姐夫,其实还是很帅的,以前倒是挺怂挺怂让人很看不起的样子,但最近一两年变化真的很大,自己也已经接受他了。

  只是,

  眼前这个姐夫,

  怎么打扮得跟痴汉一样……

  “有点事儿,帮朋友一个忙,调查一个案子,你们早点回宿舍吧。”

  “你在办案?”林忆很诧异道,“不是啊,你是在做卧底么,但你这个样子,不是告诉别人你…………”

  林忆在组织措辞,尽量不要让自己说出一些伤人的话。

  “老板,抹茶拿铁来了。”

  老道走了过来,把拿铁递给了周泽,然后看了看这几个漂亮女孩儿,道:

  “你们好。”

  “您好。”

  “您好。”

  “回宿舍吧,这里没你们的事儿。”周泽催促道。

  自己身体残缺了,脸都只剩下了半张,这个样子给莺莺看无所谓,给其他人看,肯定会吓到她们。

  其实,这也是因为双方关系的不同吧。

  有人就曾说过很有哲理的话,一对情侣是否真的走到一起了,取决于你敢不敢在他(她)身边肆无忌惮地放屁。

  “行吧,那我们先回去啦?”

  “回去吧回去吧。”

  就在这时,

  安律师和老张也来了,老张穿着警服,倒是作证了周泽之前说的“办案”事实。

  “徐乐,你不开书店了,去…………”

  “当辅警了,赚点外快。”

  周泽懒得再解释了,直接站起身,却很不巧的是,拐杖在地上卡住了,周泽身子一阵摇晃,本来没什么问题的,拐杖只是更方便一点,没拐杖以周泽现在的身体掌握程度也不会摔倒。

  但旁人不知道,

  尤其是那个陈雅,眼疾手更快,一把搀扶住了周泽。

  她本想抓住周泽的手臂的,但正好抓着的是周泽的假肢。

  只听得“咔嚓”一声,

  陈雅觉得自己抓着的那只手被自己抓下来了。

  周泽反应很快,一把抓住了对方的手,往回一用力。

  “咔嚓”,

  假肢又被不动声色地装了回去。

  再看陈雅,

  她只是笑了笑,

  似乎已经意识到了周泽装的假肢,没有丝毫的畏惧害怕神色。

  “喂,还要抱多久啊,徐乐你怎么用拐杖了?”

  旁边的林忆看不下去了,

  这可是她姐姐的菜啊!

  虽然这盘菜现在已经和自家姐姐越走越远了,上次自己还特意跟他说回去哄哄自己姐姐,谁知道他还是一次没回去。

  但哪怕是自己的闺蜜室友,也不能吃自家姐姐盘子里的菜!

  “啊啊啊啊啊啊!!!!!!”

  旁边一个同行的女生忽然发出一声尖叫。

  “你叫什么啦!”林忆有些没好气地对身边的另一个同伴道。

  “不是……你们……你们……快看……看……屋顶上……

  有人……有人……

  有人要跳楼!”

  …………我是要跳楼的分割线…………

  “啊啊啊,啊啊啊……

  你们,你们看,

  有人,有人,

  有人要投月票了!”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